第755章 神级高手的恐怖/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木子转过头去,说:“陈德凯,好久不见了。”

此人正是陈德凯,山城市特殊部门的探员,雷系异能者,当初他只是个一级异能者,如今已经升了四级,也算是升得比较快的了。

陈德凯一惊,道:“木子?怎么是你?”

李木子道:“陈中尉,你来得正好。你来评评理,我该不该教训他。”

陈德凯立刻严肃起来,道:“木子,你尽管说。”

花老爷子觉得后脊背发凉,他们居然认识!

李木子说:“我师父好心出手为那女人的家人治病,谁知道她居然拖欠我师父的诊金。一共三千七百万,你说,我该不该教训她?”

陈德凯立刻怒了,道:“你们花家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元女士肯出手救你们的家人。是你们花家祖坟上冒青烟,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德,你们不感谢人家元女士,还敢拖欠诊金?简直岂有此理!”

花老爷子彻底懵了,连特殊部门都帮着那小丫头说话?特殊部门不是管束异能者,保护普通人的吗?

洪师傅和花家有很深的交情,开口道:“老爷子,对方可是神级高手啊,整个华夏又有几个神级?欠人家的,你还是还给人家吧。”

花冬梅还是不死心。说:“治什么病要花这么多钱,这不是敲诈勒索是什么?”

陈德凯冷笑了一声,说:“别说元女士亲自出手治病,就是她所炼制的丹药,一枚就值这个价钱了。很多异人打破了头想要,你们居然还敢嫌弃贵了,真是天大的笑话。”

说罢,他道:“元女士是全华夏唯二的九品炼丹师,你这么做,是和全华夏的异人作对。总之,你们花家好自为之吧。”

说完,陈德凯冷哼一声,拂袖而去,花冬梅急了,说:“你们怎么这样啊,保护我们普通人是你们的义务,怎么能够……”

话还没说完,陈德凯已经走远了,花老爷子有些肉疼,但人家已经说得这么清楚明白了,他要是还不肯还钱,那就是找死了。

他咬了咬牙,说:“冬梅,立刻把钱还给这位女士。”

“爷爷!”花冬梅还想说什么。但一看到自家祖父的脸色,心头一抖,只得点头道,“是,爷爷。”

花老爷子脸色不善地对李木子说:“怎么样。这下子你该满意了吧?”

李木子看着花冬梅将钱打到了卡上,冷笑了一声,道:“本金已经拿到了,至于利息,我会很快跟你们讨要回来的。”

说罢。她手上掐了个法诀,漫天的蔷薇藤蔓全都如蛇一般游走,最后爬上她的手臂,缠绕着她,变成了一条漂亮的手链。

李木子转身而去。众人都心有余悸,脸色很难看。

洪师傅用看死人一样的眼光看了一眼花老爷子,说:“老爷子,您曾经对我有恩,有句话我要提醒您。您或许不知道神级高手有多么恐怖。但我知道。他们只要打个喷嚏,就能让我们这些所谓的暗劲高手粉身碎骨。虽说还没有达到移山填海的地步,却也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了。你们得罪了她,只要消息放出去,都不需要她们动手,这小小一个花家,很快就会消失。”

说着,他看了看四周的花家人,道:“老爷子,如果我是您,现在就开始准备,带着所有人离开山城市,走得越远越好,最好是去国外,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

说到这里,他拱了拱手,道:“老爷子,就此别过吧,我也要出门去避避风头了。”

说罢,他走得匆忙。仿佛害怕被花家人给缠上了一般。加快了脚步,消失在门外。

花老爷子脸色很难看,花冬梅小心翼翼地望着他,大气都不敢出。

“你干的好事!”花老爷子怒气冲冲地吼道,“你和你那个没本事的爹一样,只会给我找事!”

花冬梅跟自己父亲很有感情,心中对花老爷子本来就有怨气,如今更是新仇旧恨一起爆发出来,怒道:“老爷子,既然花家不能保护我们这些子弟。那我们还为花家做什么贡献?今天把这个赶出去,明天把那个扫地出门,你迟早要做孤家寡人!”

已经很久没人敢这么跟花老爷子说话了,他气得发抖,指着花冬梅,恨不得将她乱棍打死。

花冬梅干脆豁出去了,道:“不用你赶,我自己走!从今往后,我再不是花家人了!”

说罢,也顾不得其他人的反应。加快了脚步,匆匆跑出了门去。

花老爷子本来身体就不好,被她这么一气,顿时就捂着自己的胸口,双眼发直,倒了下去。

众人一阵手忙脚乱,花老爷子好半天才缓过来,大喊了一声:“逆女!以后,以后不要让她进花家的门!”

众人答应着,心中暗自窃喜。

但他们没有想到,灾难已经如同一张网一般,向他们罩了下来。

花家拖欠我的诊金,并且还出言不逊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山城市。

云永清第一个出手了。

花家旗下的企业,只要在山城市的。就会发现这段时间生意越来越难做了,银行也不放贷款,订单越来越少,甚至有不少人出手,暗中对付他们。

不到半个月,花家在山城市的公司全都塌方式地倒闭,花老爷子毫不手软,只要是手中公司倒闭的,全部赶出家门,一口气居然赶走了二十来个。

花家的人。人人自危。

他们开始明白,他们这是得罪了神级高手,被人给报复了,而花老爷子是肯定不会为他们出头的,于是他们都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纷纷将资金抽走,投往国外。

到了一个月之后,花老爷子发现连公司总部都维持不下去要倒闭了,紧急召集子女开家庭会议,却发现一个都没有到,让人去一查,才发现大部分就逃到了国外。

他坐在偌大的大厅之中,看着空荡荡的座位,顿时觉得浑身发冷。

他终于明白,这次是自己被抛弃了。

他第一次体会到被抛弃的滋味。

如此痛苦。

我涨红了脸。捂着胸口倒下,这一次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出现,他只能挣扎着,一步一步走向死亡。

花家老爷子心脏病发作,身边无人。当场死亡。

刚刚兴起的花家,一下子就崩塌了。

正午的阳光从层层叠叠的树叶之中洒下来,落在我的脸上,我心中有些不真实感。

李木子不过是将花家得罪我的消息传出去,根本没有说什么,就有一大群人替我除掉花家,神级的威望可见一斑。

就在这时,一只手伸了过来,递给我一只青花瓷的酒杯。

杯中装着琥珀色的酒,尹晟尧道:“尝尝吧,这是我刚刚酿的桃花药酒,加入了七十二种药材,看合不合口味。”

我接过来,饮了一口,道:“里面加了白术、碧落草、兰桂芝……全都是珍贵灵植,每一样都价值连城,你还真舍得,在酒里面加了这么多。”

“因为……是送给你喝的。”他深深地凝视着我,说。

我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看到他眼中的那一抹深情,心中不禁荡漾起一层淡淡的涟漪。

我嘴角微微上钩,脸颊微微发红,侧过头去,又喝了一口,说:“真是好酒。”

尹晟尧道:“是不是因为花家的死,心中有些惆怅?”

“也不是惆怅,只是感觉不真实罢了。”我道。

他笑了笑,道:“你出身平民百姓,修炼之后也没有加入任何势力,一路都是靠自己的打拼而来,才会有这种感觉。身在高位者,很多时候都不需要自己动手,甚至不需要说话,很多人在揣测你的心思,只需要一个眼神,他们就会想尽办法为你做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