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巨木秘境/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晟尧冷冷道:“这巨木秘境与别的秘境不同,每个人所见到的世界都不尽相同,所传送到的地点也不同,根本无法共同行动。”

白宁清笑了笑,说:“无妨,我带了一件好东西来。”

说着,他拿出一面小圆镜子交给我,说:“我这还有一面,这是传讯镜,是上古时代传下来的宝物。哪怕是在阵法或者秘境之中,也可以传讯。”

我心中忍不住想:这可是个好东西。

不过,我拿这个,不合适。

我正要拒绝,尹晟尧忽然按住我的手,说:“既然如此。那就多谢了。”

白宁清意外地瞥了他一眼,笑了笑,道:“那咱们在秘境之中再见。”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午夜,所有异人都聚集在了一棵参天大树面前。

那棵大树足有二十人合抱粗。诡异的是,它居然早已经枯死了,树皮干裂,没有树叶,树枝干枯地伸向天空。像无数双厉鬼的手。

当十二点的钟声响起,那干枯的树冠之上,忽然出现了一团白色的光,那光越来越大,直到覆盖住了整个树冠。

我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撼。原来这棵树并没有死,这团白光,才是它的树冠。

尹晟尧站在我的身侧,说:“这棵树是上古时代的时空树,树中能形成一个波诡云谲的小世界。千百万年之后。甚至还能生长成三千小世界中的一个,从这个位面完全剥离出去。”

我点了点头,道:“怪不得上古时期,人们都把时空树叫做神树呢。”

就在这时,已经有人等不及了,纵身一跳,便冲进了那白色的树冠之中。

其他人见状,也都争先恐后地往里挤,纷纷隐没在光团之中。

我忽然想起,很久都没有直播了,干脆直播一次好了,就拿出了手机,打开了直播间。

只不过这次我只打开了天界和山海大陆的直播间,没想到我师父阴长生和黄卢子、九灵子前辈等人都在。

黄卢子十分得意,哈哈大笑道:“这小子不错,终于成功追到元丫头了,我死而无憾了,哈哈哈哈。”

“老东西,你拉倒吧,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你死不了。”九灵子笑道。

阴长生说话了:“君瑶,你且先等等,让我看看这个时空树。”

我惊了一下,连忙说:“师父。您看出来什么了吗?”

阴长生细细地看了半晌,尹晟尧忍不住道:“君瑶,怎么了?”

我说:“先等一等。”

眼看着众人纷纷进了秘境,尹晟尧却一点都不心急,静静地等着我。

就在这时。师父开口道:“君瑶,进入时空树是有诀窍的。里面有无数个地域,有的地域有法宝,有的没有宝物,有的甚至还有危险的陷阱。如果依靠运气。进去之后找个几年都不一定能找到宝物。”

我连忙低声道:“师父,我该怎么做?”

“这个简单。”阴长生道,“你按照我说的做。”

我点了点头,双手迅速结了一个法印,然后用特制的朱砂在自己和尹晟尧的手上都画了一道灵符。

“好了。”我说。“咱们走。”

尹晟尧并没有多问,笑了笑,拿出一面小镜子,说:“进去之后,尽快联系。”

我惊了:“这不是……白宁清的吗?”

尹晟尧嘴角一勾,说:“我偷来的。”

我满头黑线。

而此时,进入了秘境的白宁清摸了摸身上,发现镜子不见了,似乎想通了什么,咬牙切齿地说:“尹晟尧!咱们走着瞧!”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走进了那团白光之中。

忽然一阵天旋地转,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一座古宅面前。

那古宅显得极为阴森,天色阴暗,没有月亮。四周漆黑一片,只能看见棵棵大树,峭楞楞如同鬼一般。

这布景,可以直接拍恐怖片了。

山海大陆的观众已经达到了上千人,那边是没有电脑的,观众都是从水中或者是镜子里看直播,我怀疑是不是这个神奇的直播间加大了投放力度,直接将一千户人家的镜子和水池都变成了接收终端。

【这是怎么回事?我家的镜子怎么变成了这样?】

【前面的是新人吧?这位是恐怖女主播,她会时不时地直播如何升级打怪,很有意思的。】

【哈哈,给主播打赏几颗丹药吧。】

【前面的是傻子吗?知不知道直播是个很厉害的炼丹师?你打赏丹药干什么?该打赏灵植啊。】

【主播,我的梦想就是做个炼丹师,不如你开个直播,教我们如何炼丹好了,我一定会打赏很多灵石当做学费。】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都是些没用营养的话,便将手机放好,调整了一下摄像头。

这时,怀里有东西在发烫,拿出来一看。竟然是那面镜子,镜中现出尹晟尧的脸。

他此时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古代遗迹,石头所建造的建筑十分破败,但却壮观无比。

我们约定好。先在自己的这片区域搜索一遍,看能不能找到好东西,之后再会合。

我将镜头放好,抬头看了看挂在门楣上的那块黑色牌匾,上面写着:阴宅。

这名字起得还真言简意赅。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风。发出呜呜的声响,如同鬼哭,那两盏悬挂在牌匾旁的两只灯笼轻轻摇摆,将那阴宅两个字照得妖诡无比。

我走上前去,轻轻推了推门,黑色的大门发出吱呀一声轻响,开了。

屋子里很安静,听不见一丁点声音,连鸟叫虫鸣都没有。我展开神识在院子里一扫,发现东边似乎的厢房之中似乎有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秘境之中有禁制。我的神识可以使用,但只能看个大概,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我来到东厢房,门上了锁。不过那锁只是普通的生铁,我一用力,就将它给扯开了。

一开门,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和酒气迎面扑来。

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走进去一看,我立刻变了脸色。

这东厢房里。居然放着几十只巨大的酒坛,而每个酒坛口里,都露出了一颗少女的人头。

我立刻走上前去,摸了摸这些少女的颈动脉,还好,还在跳动,都还没有死。

只要没死,我就有能力将她们救活。

于是,我啪地一声,打碎了一只酒坛,将里面的少女给拖了出来。

那少女浑身被泡得有些发白,普通人这样泡,早就死了,这少女被喂食了一种药物,能够吊着她一口气。

酒坛里的酒撒了出来,我闻了闻,一股浓郁的药味。

我皱起眉头,药酒里的成分大多都是延年益寿的,但药效不大,最多也就是改善身体。加强免疫力,让人不生病罢了。

为什么要把人泡在酒里?

我拿出一颗药丸,给那少女吃下,又往她体内输入了一缕灵气,女孩幽幽醒转了过来,满脸惊恐,想要失声惨叫,被我一把捂住了口鼻。

我在她耳边说:“是我救了你,你要是想活命,就把前因后果全都告诉我。”

少女浑身瑟瑟发抖。点了点头。

我将手拿开,那少女抽泣着说,他本来是月来村的村民,阴家是当地的大地主,他们全都是阴家的佃户。

原来这座阴宅,是因为主人家姓阴。

少女告诉我,这些佃户要是交不起佃租,就必须将家里的女儿送给阴老爷做妾,不然全家都会被交给官府,流放几千里,大多都会死在路上。

但是这个阴家很怪异,进了他们家的少女,无论是做妾,还是做婢女,都不能再和家里联系,因此以前那些送了女儿过来的村民,根本不知道自己女儿过得好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