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 藏经阁/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走啊!”白胡子老头怒斥道。

旗袍女人咬了咬牙,转过身,艰难地逃走。

而此时,尹晟尧已经操纵小山法宝,将铃铛给顶了起来,白胡子老头眼中生出恶光,又吐了一口血,双手掐了一个法诀。身体之中飘出一大排符箓,将我们团团围住。

“九环符箓阵?”尹晟尧眯起眼睛,老头疯狂地大笑道,“今天我就算死,也要和你们同归于尽!”

他眼中突然迸发出一股凶光,大喊一声:“爆!”

“轰!”离我最近的一张符箓爆炸了,巨大的冲击力让我胸口发闷,差点吐血。

环绕在我们周围的符阵次第爆炸。几乎将这一片区域炸成了废墟。

老头哈哈大笑,道:“我死也拉了两个垫背的,死而无憾了!”

说完,他仰面倒下。闭上了眼睛。

爆炸的烟雾散尽,尹晟尧和我齐齐走了出来。

此时,东华大帝的玉玺悬在我们头顶。

正是它保护了我们。

尹晟尧朝着地上的尸体看了一眼,眼中露出杀意:“铲草除根,不能留下活口!”

说罢,他将小山扔出,那小山穿过重重叠叠的森林猛地落在了逃走的旗袍女人面前,瞬间长成了一座高山,拦住了她的去路。

我和尹晟尧已经杀到了。

“东方景,不用跑了,你跑不掉。”尹晟尧沉声道。

东方景转过头,恶狠狠地问:“我大哥呢?”

“你大哥已经死了。”尹晟尧道,“放心,你的两个哥哥,会在黄泉路上等你。”

在三人之中,东方景的实力最弱,刚刚突破神级中期,修为还没稳定,如今听说两个哥哥都死了,心神大乱,竟然有了走火入魔的迹象。

她双眼通红,怒吼一声:“我要杀了你们!啊!”

话音未落,尹晟尧的黑色长剑就划过了她的喉咙,鲜血一下子喷涌而出。

她瞪大了眼睛。似乎不相信自己这么容易就死了,拼命地捂着自己的脖子。

尹晟尧面沉如水,手指一挥,黑剑又飞了回来。横切而过,将她的脑袋彻底斩了下来。

我心中暗惊,尹晟尧的剑招之中竟然也暗含剑意,每一招每一式都如蛟龙出海、鸾凤腾空。充满了大家气派。

他九品的时候就有神级的战斗力了,如今的战力达到了什么样的地步,连我也无法预料。

“君瑶。”他说,“这三人身上的东西你都收起来吧。尸体我来处理。”

“这个泰山三英,到底是什么人?”我一边在他们衣服里搜索,一边问。

“他们是泰山天姥的三个弟子。”尹晟尧道,“更是嫡亲三兄妹。一百多年前曾十分活跃。那个时候他们是九品高手,出入上海滩高档场所,名流、帮派大佬争相巴结。后来三人要突破神级,便回到了泰山修炼,一隐居就是一百多年。”

我微微皱眉,道:“我们杀了他们,那个什么泰山天姥会不会来找我们报仇?”

“会。”尹晟尧道,“所以才要毁尸灭迹。”

我表示同意。

从泰山三英身上,我找到了三只乾坤袋,不过里面的空间不大,每人只有一两件法器和一些灵植。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泰山三英这么穷。他们进巨木秘境之后肯定也没有得到什么好东西,因此才会想到来找我一起寻宝。

这几件法器都在七八品左右,倒是可以给尹晟尧的弟子使用,只是怕泰山天姥认出来。

尹晟尧道:“这个简单,回去之后,抹去法器上的印记,重新祭炼一下,改变它的外形就行了。”

我默默地想。这不就跟偷车一样嘛,把偷来的车重新刷漆,改变外观,就变成了一辆新车。可以随时出售。

车子还有办法找到蛛丝马迹,发现是偷来的,但法器却连一点点的痕迹都找不到了。

怪不得那么多异人都喜欢打劫呢,这果然是发家致富的大好方法啊。

我们将三具尸体全都清理掉。然后打算到周围再找找,看能不能找到别的法宝。

就在这个时候,包裹整个世界的重重迷雾忽然散开了,遥远的天际忽然出现一座高大的建筑。

那是一座高塔,足有整整九层,看上去十分的巍峨壮观。

“那是藏经塔!”尹晟尧露出一丝喜色。

“藏经塔?”我发现自己对巨木秘境一无所知。

尹晟尧道:“传说藏经塔中藏有十万册秘籍,天地玄黄四等,应有尽有。只不过这藏经塔并不是每次都会开放。我们的运气还真不错。”

他伸手揉了揉我的脑袋。说:“君瑶,你真是个福星。”

我嘴角抽搐了两下,露出无奈的神色,道:“运气太好了也会有烦恼啊。秘籍太多都不知道练哪一个。法宝太多都不知道用哪一个了。”

【……主播,这个逼装得有点大啊。】

【主播,分一点运气给我吧,我的运气简直差透了,上次进一个秘境,我不仅没有得到宝物,还被人抢走了一把飞剑。】

【哈哈,听说要分享别人的气运。必须和对方交合,得到对方的阳元或者阴元才行哦,前面的你有那个本事吗?】

【等我修炼到了渡劫期,就能破碎虚空。去找女主播了。】

【哈哈哈,前面的搞笑吗?你要是都修炼到了渡劫,那个时候还能轮到你吗?】

尹晟尧拉了拉我的手,说:“君瑶,快走,早日进藏经阁,就能多点时间挑选秘籍。”

我点了点头,和他一起乘飞剑朝着藏经阁飞驰而去。

渐渐地,四周的人越来越多,全都在往藏经阁里赶,等我们抵达的时候,藏经阁周围已经站满了人,全都在翘首期盼着藏经阁打开。

“尹晟尧!”白宁清气势汹汹地冲过来,道,“把我的镜子还给我!”

尹晟尧冷淡地瞥了他一眼,道:“什么镜子?”

白宁清愤怒地说:“你还敢狡辩?我那面传讯镜难道不是你偷的吗?”

尹晟尧一本正经地说:“不是。”

“你!”白宁清气得双目圆瞪。看向我,立刻变了一张可怜兮兮的脸,说:“君瑶,你可得给我做主。”

我顿时觉得太阳穴跳了跳,头疼起来。

“咳咳,这个……白少爷,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用丹药来跟你换传讯镜?”我压低声音,跟他商量道。

白宁清露出悲伤的神情,说:“君瑶啊,我们之间还需要这么生分吗?”

我无语,说:“白少,我准备了两颗七品的丹药。”

白宁清严肃地说:“君瑶,丹药我多的是。”

这位白少还真是难缠。

我忍不住问:“那么,白少想要什么?”

白宁清瞥了尹晟尧一眼,道:“我的要求不高,待会儿进去,让我跟着你就行了。”

尹晟尧冷笑道:“白少真是打的好主意啊,想要借君瑶的气运。”

白宁清道:“难道阁下不是吗?”

尹晟尧正色道:“君瑶是我的女人,我陪伴在她身边理所当然。”

白宁清眼底闪过一抹阴霾,说:“原来尹宗主和君瑶在一起,只是为了她的气运吗?”

“好了,好了,两位不要吵了。”我顿时觉得头疼欲裂,开口道,“白少,待会儿你就跟着我吧,不过能不能拿到好的功法秘籍,我可不敢保证。”

白宁清露出几分得意地笑容,挑衅似的看向尹晟尧,尹晟尧脸色很难看。

他有些后悔了,或许当时就不该偷他的传讯镜。

我忽然感觉一道视线落在了身上,侧过头一看,发现上官允正幽幽地望着我,那眼神让我有些不舒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