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 石棺里的唐明黎/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中叹息,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

我这才知道,顿悟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这时,我突然想起我还开着直播呢,不如拿出来看看,说不定观众们知道些什么。

九灵子等前辈一直都没有说话,他们不开口,自然有他们的理由,我也不好去问,便看了看山海大陆观众所发的弹幕。

山海大陆的观众们也在热烈地讨论。

【刚才那个石碑看起来像是一种符箓?我好像找到点感觉了。可惜主播一下子就走过去了,多停留一会儿多好。】

【前面的你不知道吗?这个可以暂停、可以往回播放,还可以截图,从镜子里把截下来的画面给取下来。】

【什么?还有这种操作?】

【看到右边的几个按钮了吗?按那里就行了。】

【可是我这些按钮是灰色的啊。】

【废话,要充会员才能使用。】

【怎么充?】

【点开右边最上面的图标。】

【哇靠,一年的会员居然要十块上品灵石?抢钱呐!】

【呵呵,才十块灵石,也就我一个月的饭钱,充了!】

【土豪无人性!我还是先充一个月的吧。】

我顿时满头黑线,这个直播间到底是何方神器啊。居然可以在山海大陆里面收取会员费!

我咨询过黑岩TV,他们的服务器只有“人”字号直播间的内容,也只能从“人”字号直播间的打赏中抽取提成。

那么,山海大陆的会员费,到底是被谁收走了呢?

难不成。在我们之上,还有另外一个更高的文明,正在暗处悄悄的观察着我们吗?

这个直播间来得很蹊跷,似乎从一开始就颇为不凡,我从未仔细想过它的来历,如今细细想来,竟觉得细思恐极。

不过,想再多也没有用,如果真有这么些人,我在他们面前。不过是蝼蚁而已,根本无法反抗。

既然如此,想得越多,烦恼就越多,何必去自寻烦恼呢?

我继续看直播间里的弹幕。

【这块石碑上面的字,一定是一位刀客留下的,我好像感觉参悟到了什么,不行,我也要充会员,截图下来,说不定能够领悟刀意。】

【还有这块无字碑,刚才居然有字显现,好像是一种施针的针法?】

【我怎么没有看到字?】

【废话,这肯定不是谁都能看见的。】

我看得暗暗心惊,原来这片碑林是一座大宝库啊,这些碑文包罗万象,连隔着屏幕,都能让那些观众有所参悟。

可是,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难道今天要入宝山空手而回?

我不死心,继续往里走。渐渐地石碑少了,我绕过一块石碑,赫然看见前面立着一只石棺!

那石棺上面什么花纹都没有,只是比普通的棺材要大上一倍,我走上前去。绕着它走了一圈,然后推开了棺材盖子。

当看见里面的情况时,我彻底惊呆了。

里面躺着一个人。

唐明黎?

他怎么会在这里?

不对,难道是从极?

我仔细看他的衣着,他所穿的衣服和之前在时空树前所见到的一模一样。身上的气息也的的确确是唐明黎,而不是从极。

我和唐明黎交往过一段时日,他身上的气息,我很熟悉。

“唐家主?”我轻轻地喊了一声。

没有回应,我不敢再喊。他的脉象很平缓,也有呼吸,说不定是在顿悟,我要是惊醒了他,可就是犯了大错了。

这个时候。我发现棺材盖子内壁有什么东西在发光,一看,居然是一块蓝色的宝石。

那蓝宝石成人拳头大小,蓝得十分纯粹,我仔细看了一眼,竟然感觉整个人都被吸了进去似的,而里面竟然是一片浩瀚的宇宙星空。

那种感觉十分玄妙,我在星空之中徜徉,进入了一种玄而又玄的状态,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忽然间,周围的那些星辰全都动了起来,围绕着我不停地飞舞,然后在我面前汇聚,凝成了一柄剑的形状,然后剑尖对准了我,猛地朝着我刺了过来。

我并没有躲闪,反而张开了双手,迎接它的到来。

星辰所幻化的剑刺进了我的身体,我身体一下子弓起,发现自己的灵台之间一片清明。

我再次领悟了剑意,从剑意第一阶,到了剑意的第二阶。

剑意第一阶:手中有剑,心中也有剑,乃自我境。

剑意第二阶:手中无剑,而心中有剑,乃无我境

剑意第三阶:手中无剑,心中也无剑,乃真我境。

领悟剑意,进入自我境的,已经极难极难,一旦参悟,便是进入了以剑入道的门槛。

但自古以来,无数的剑修终其一生,都无法参悟剑意的第二阶。

剑乃众兵器之王,剑修实力强大,威力刚猛,只要参悟了第一阶就能越级挑战,参悟了第二阶,那是天才一般的人物,实力无可限量。

而一旦领悟剑意的第三阶,那世间万物皆可为剑,可成就剑仙之名。

我在那片星空之中睁开了眼睛,手中出现了一把星辰凝聚成的剑,忽然。我眼中闪过一道厉芒,一剑刺出,无数剑招从我的剑光下飞舞而出。

之前我领悟剑招之时,被人打断,只学到了两招。而此时,我领悟剑意第二阶段,那些消失的剑招又仿佛都回来了,我毫无阻碍地就使了出来,如行云流水一般。竟像是早就学会了。

剑招光学会还不行,必须精通。

我在那片星空之中不停地舞剑,将所领悟到的十六招全都演练了无数遍,直到完全了然于胸,臻于化境,才舞出最后一个收剑的姿势,收起了星光剑。

就在这时,我猛然间睁开了眼睛,从那种玄而又玄的境界之中醒了过来。

我发现,自己竟然也躺在那棺材之中。侧过头,唐明黎就躺在我的身侧,他也已经醒过来了,正目光幽幽地望着我。

我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连忙起身。想要从棺材里出去。

他忽然抓住了我的胳膊,说:“别急着走。”

我脸上的神情有些尴尬,说:“晟尧会来找我,让他看到我们这个样子,怕是会误会。”

一听到尹晟尧的名字,唐明黎眼底迸发出一抹怒意,将我压在棺材中,翻身而上,骑在我身上,然后低下头,和我靠得很近,盯着我的眼睛,说:“元君瑶,如果我说,过去的事情。我都想起来了,你会不会回心转意?”

我愣了一下,道:“你说什么?”

唐明黎说:“这具身体是以前那个唐明黎的,我的灵魂与他的肉身融合,渐渐地。他的记忆会融合进我的灵魂之中,我也会记起一切。”

我很震惊,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他认真地说:“我知道,你爱的是以前的唐明黎,而不是现在的我。但我已经融合了他的记忆,他即是我,我即是他。”

他抓住我的手,说:“你愿意回到我身边来吗?”

我沉默了片刻,说:“我不能。”

他皱眉:“为什么?”

我说:“我现在已经和晟尧在一起了,我不能朝三暮四,离开他又和你在一起。”

“为什么!”他一拳打在了我的脸侧,眼中满是怒气,“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爱过。”我说,“但那已经过去了。”

唐明黎抓着我的肩膀,咬牙切齿地说:“就算过去了,我也要它回来!”

说罢,他低头想要吻住我的嘴唇,我手腕一转,一道剑气从他的胸口处扫过,他一惊,纵身而起,棺材盖子飞了起来,他从石棺内飞出,而我也跟着飞了出去,凝气成剑,一剑刺向他的咽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