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5章 瑶池金母/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瑶池宫殿十分巍峨,里面的布置奢华无比,连地面都是仙玉制作而成,踩上去叮咚作响,倒像是在奏乐一般。

“嘻嘻,那就是遇仙的凡人?”

“长得倒是挺漂亮的嘛。”

“你们看她那鞋,那就是凡间的高跟鞋吗?”

“不对,我听说高跟鞋的鞋跟是细细的一根。没有她穿的这么粗。”

“我倒是听说粗的细的都有。”

“听说这些鞋子来自西方世界,凡间非常流行。”

我抬头看了看,旁边的亭台楼阁上,不少的仙女都在倚栏而望,对我指指点点,不时地掩嘴而笑,就像我是什么稀罕的动物似的。

走了一阵,我们来到了一处巍峨的大殿,进入其中,那雕满了各种古朴花纹的玉柱不知道有多少米,抬起头,一朵朵云彩飘荡其中。竟然看不见穹顶。

而一个个身穿彩衣,披着披帛的美丽仙女在云彩之中飞舞,有的在奏乐,有的在跳舞,美轮美奂。

我在心中感叹:原来,这就是仙界!

就在这时,我们进入了正殿之中,云华夫人停下了步子,对着上方道:“参见瑶池金母。”

我转过头来,看见那高高的台阶之上坐着一个美丽的女子,从容貌上来看,像凡间的三十来岁,还很年轻,但有一种成熟的韵味,身上穿着一件华贵的衣裳,头上戴着凤冠,身后的架子上立着一只翠色的鸟。

那就是传说中的神兽——鸾鸟了。

我和沈仙君也齐齐低头拱手,道:“参见金母。”

瑶池金母低头看向我们,目光一扫,最终落在了我的身上。

“这位姑娘,就是遇仙之人?”她开口道,声音里透着一股威严之气。

我拱手道:“回金母娘娘的话,在下正是。”

瑶池金母打量了我一阵,并没有多说什么。道:“来人,请金秤。”

一位仙女捧了一只金色的秤来,那称就和民间所使用的称差不多,那秤砣是金色的。上面雕刻着一只神兽。

云华夫人道:“这金秤能称出人心,若你是善良之人,秤盘这一头就会比较重,如果你是凶恶之人。秤砣那一头,就会垂下去。”

我愣了一下,这不就跟埃及那个什么阿努比斯差不多吗?人死之后把心脏挖出来,放在天平上称。一边是真理的羽毛,一边是人的心脏,如果心脏重,死者就能进入天堂。如果羽毛重,死者就会进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等等,他们难道要挖我的心脏?

我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谁知道挖了心脏会有什么后遗症?

沈仙君冷声道:“怎么?做贼心虚了?”

我皱起眉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我和这位沈仙君才第一次见面,为什么他对我敌意这么大?

云华夫人也冷声道:“怎么?姑娘不愿意?”

我咬了咬牙,罢了,就算挖出心脏也没什么。那么多遇仙的故事,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谁因此而死的。

我正要说话,却忽然有个仙女跑了进来,道:“金母娘娘,黄卢子、九灵子两位仙君求见。”

我心中一喜,太好了,两位前辈到了,我也算是有后台的人,不用担心被这个沈仙君穿小鞋了。

只不过,我师父阴长生怎么没有来?难道是两位前辈没有来得及通知师父吗?

瑶池金母道:“请他们两位进来吧。”

“是。”仙女退了下去,没过多久,便看见两个人大步走了进来。

我侧过头去。第一次看到了两位前辈的容貌。

那穿着一身青袍,腰上挂着一个药葫芦,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老者,一看便是黄卢子前辈。

而那个穿着宝蓝色长袍的男人,正是九灵子前辈。

令我想不到的是,九灵子前辈的外貌居然这么年轻,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容貌虽然长得一般。但配上仙人的气质,那也是顶尖的型男。

这和我想象中的白胡子老爷爷的形象简直天差地别。

两人齐齐拱手,道:“见过瑶池金母。”

瑶池金母点头道:“两位仙君忽然前来瑶池,有何贵干啊?”

两人道:“回金母娘娘的话。我们是为了这位姑娘而来。”

沈仙君和云华夫人都露出惊奇的神情,瑶池金母也道:“你们二人认识这位姑娘?”

黄卢子笑道:“金母娘娘有所不知,我在凡间有个弟子,这姑娘是老朽弟子的媳妇。”

九灵子点头道:“正是如此。”

沈仙君忍不住问:“黄仙君。你都成仙一千多年了,你在凡间怎么还有弟子?难道没有成仙吗?”

黄卢子有些不满,说:“沈仙君是故意嘲笑我吗?谁不知道现在凡间灵气稀少,要成仙千难万难,已经有好几百年都没有人飞升了。”

沈仙君皱了皱眉头,又将我上下打量了一遍,说:“真是奇怪了,这姑娘不会超过三十岁吧?黄仙君,你那弟子不忙着修炼,赶紧飞升仙界,反而找了一个这么年轻的姑娘做媳妇,真是不务正业啊。也难怪上千年都没有飞升。”

黄卢子一下子就怒了,呵斥道:“沈文泰你是什么意思?我平日里没有得罪你吧?你为什么今天处处和我作对?”

我心中暗暗惊讶,原来这位就是沈文泰。

古书《神仙传》里第一卷就曾提到,有个名叫沈文泰的修道者。出身九疑山。

据说他炼制了一颗“红泉仙丹”内服,又使用“五行灵符”之法,延年益寿,达到了长生不老的境界。

他曾经在世界各地游历。据说在安息国停留了六百多年,最终找到了一个可以穿衣钵的弟子——李文渊。

他将自己的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了李文渊,然后举霞飞升,进入仙界。而他的弟子李文渊,则将他的丹道传播于世。

在晋代葛洪所著的《抱朴子内篇·金丹》一书中,就曾记载了“李文渊丹法”。

可惜,流传下来的都只是一些零散的丹方和细枝末节的手法,真正的炼丹精髓早已经消散在漫长的历史当中。

沈文泰冷哼一声,道:“不管什么事情,都大不过一个理字。难道就因为这姑娘与你们相识,就可以不按照规矩办事了吗?”

黄卢子怒道:“你!”

同行是冤家,沈文泰和黄卢子互相看不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二人每次见面都吵架。

九灵子冷哼一声,道:“沈仙君,恐怕真正因私废公的人是你吧?谁不知道,当年因为凡女月姬的事情,你对遇仙之人都心存偏见,更是看不得遇仙的凡女。如果是别人也就罢了,但这次事关元丫头,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沈文泰一听到“月姬”两个字,脸色立刻就变了,怒气冲冲地道:“好,好,黄卢子、九灵子,今天这仇,我沈文泰是记下了,以后我什么都不干,就招呼你们!”

九灵子冷笑道:“沈仙君好大的气性,连修道都不修了,专门搞内斗。”

我忍不住在心中给两位前辈竖起了大拇指,这口才,真不是盖的。

沈文泰还要发火,忽然听见上面的瑶池金母道:“好了,三位仙君不要再吵了。不管这位姑娘是谁,都要经过金秤的考验,才能够留在天界,否则就要打落凡尘。”

沈文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道:“金母娘娘圣明。”

黄卢子上前道:“丫头,你别害怕,只要将一缕头发割下来,放在秤盘上就行了。”

我点了点头,拿出一把匕首,将自己的一缕发丝割下来,放在秤盘上,只见那金秤漂浮在半空之中,秤盘和秤砣此起彼伏,互相摇动了一阵,然后慢慢地停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