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你师父要见你/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死死地盯着秤盘,满脸的紧张。

金秤终于停了。

秤盘居然比秤砣要重!

我惊得说不出话来,难道在上天的眼中,我元君瑶是个邪恶之徒吗?

这么些年,我开办济世药业,开发出各种各样的药物,救老百姓于水火,至于杀人,我杀的都是异人,而且都是生性邪恶。或者对我有恶念的坏人。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连黄卢子和九灵子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而沈文泰却冷哼一声,道:“金母娘娘,金秤的考核已经出来了,此人心思险恶,不能留在仙界,将她打回原形吧。”

瑶池金母微微颔首,道:“按照往日的规矩办吧。”

云华夫人道了一声“是”,转头严厉地说:“将这个女人送回凡间!”

“是。”两名身穿盔甲的仙女走上前来,拖起我就往外走,黄卢子二人急了,拱手道:“金母娘娘……”

瑶池金母道:“天命难违,上天不允许她留下来了,她就必须走,二位不必多说了。”

两人无法。只得对我说:“元丫头,不要担心,你好好修炼,将来总有飞升成仙的那一天。”

我不在乎这次能不能留下,我只是想不通,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上天竟觉得我是邪恶之人?

就在两个女兵将我拉到殿门前时,忽然听见空中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道:“且慢!”

瑶池金母一怔,道:“什么人?”

金光一闪而过,一个身穿金色服饰的中年男人落在了大殿前,他仙风道骨,下巴上留着一撮黑色的胡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道:“见过金母娘娘。”

瑶池金母本来一直板着脸,见到他才微微笑了笑,道:“原来是广成子,许久不见了,一向可好?”

我心中一惊,原来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广成子!

这广成子大有来头,据说他是元始天尊的弟子,上古时代修行于崆峒山。

《庄子》一书中,有黄帝问道于广成子的故事,可见他是黄帝的尊师,法力十分高强,地位十分尊崇。

广成子笑道:“劳金母娘娘惦记了,我这把老骨头,还算硬朗。”

我心中默默地想,你的修为至少都是混元大罗金仙,有漫长的寿数。寿数未到,就不会衰老,居然自称老骨头,你让那些衰老的凡人们怎么想?

瑶池金母和广成子客套了几句,说:“不知道你今天来我瑶池。有何贵干?”

广成子转过头来,冲我笑了笑,道:“实不相瞒,我是为了这个姑娘而来。”

瑶池金母有些吃惊,笑道:“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姑娘不过是个凡人而已,居然惊动了你们这么多仙人。”

广成子笑道:“金母娘娘,你知道,我一箱嫉恶如仇,如果有什么不平的事情。我都会争着出头。”

瑶池金母奇怪地问:“有什么不平事?你尽管说出来。”

广成子朝着那漂浮在空中的金秤一指,说:“这金秤不公!”

瑶池金母哈哈大笑,说:“广成子,这金秤乃是上古之物,真正的通灵仙器。怎么可能不公,你不要开玩笑了。”

广成子道:“我所言句句属实,如果金母娘娘不信,我可以当场拷问这只金秤。”

瑶池金母点头道:“好,你问吧。”

广成子对那金秤道:“好你个金秤,居然收受贿赂,让良善之人成为邪恶之人,你认不认罪?”

金秤仍然漂浮在空中,一语不发。

广成子冷哼一声,怒道:“看来不动大刑。你是不会说真话的了。”

说罢,他手腕一翻,一条金色的长鞭出现在手中,然后狠狠一鞭子打在了金秤之上。

金秤一阵剧烈地颤抖,秤盘翻了过来,上面的头发掉落在地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发丝里掉了出来。

众人都是一惊。

连坐在上面的瑶池金母都微微往前倾了倾身子,道:“那是什么?”

广成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从地上捡起了一根银针,那针非常非常的细,比头发丝还细,隐藏在发丝之中,一点都看不出来。

众仙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沈文泰更是黑着一张脸,眼中闪过一抹厉芒。

广成子道:“金母娘娘。这就是金秤所收受的贿赂,一切真相大白了。”

瑶池金母怒道:“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做这样的事情!这简直就是不把我们瑶池放在眼里!”

广成子道:“金母娘娘不必担心,要找出此人并不难,只要将您那面光明镜拿出来照一照,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

瑶池金母点头道:“来人,去请光明镜。”

不多时,一名美丽的仙女就捧了一面镜子过来,那是一面唐代风格的铜镜,铜镜背面铸刻着一个灿烂的太阳。

沈文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广成子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抹鄙夷的笑容。

那捧镜的仙女来到我那束头发面前,将铜镜对准了发丝,镜面本来是模糊的,忽然荡漾起了一层淡淡的金光。刹那之间便变得清晰了起来。

镜中,沈文泰在拉着我来瑶池的时候,乘我不注意,将一根极细的银针藏在了我的头发之中。

这个动作非常的快,以他的修为。我根本发现不了。

我不敢置信地望向他,原本以为他只是对我有偏见罢了,没想到他竟然是个阴险狡诈之辈。

瑶池金母皱起眉头,黄卢子立刻道:“沈仙君,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沈文泰沉默了片刻,拱手道:“我被心魔所惑,做下这种事情,实在没脸见金母娘娘。在下自请前往极寒之地,苦修十年,磨练心性。”

瑶池金母淡淡道:“我无权处罚你,如今东华帝君已死,继任者还在凡间,来人,将此事禀报天帝。由天帝定夺吧。”

说完,她看向我,道:“至于这位姑娘,你可愿意留在仙界?”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广成子道:“金母娘娘。我受人所托,要请这位姑娘过去说话,还请娘娘宽限点时间。”

瑶池金母思忖了片刻,说:“这样吧,给你一天的时间。一天之后,一天之后,你若要留下来,我便给你安排差事,如果你不愿意留。我便着人送你回凡间。”

我感激地说:“多谢娘娘。”

“去吧。”瑶池金母挥了挥手,道。

从瑶池里出来,我谢过了黄卢子两位前辈,然后问:“广成子前辈,请问是谁要见我?”

广成子笑道:“当然是你的师父。”

我心中一喜,道:“师父知道我来了?”

广成子点头道:“那是自然,你且跟我来。”

说罢,他拿出一方手巾,往空中一扔,那手巾骤然变大,我踏上方巾,回过头问:“两位前辈不一起来吗?”

黄卢子笑道:“你们师徒相见,我们跟去凑什么热闹?”

我点了点头,跟着广成子飞过了重重云彩,来到了一座仙山之上。

那仙山上亭台楼阁无数,方巾悬停在一处院落中,我朝下一看,院中有人正在下棋。

我的脑中闪过当年那道为我抵挡攻击,不惜降临人间,差点失去生命的身影,从方巾上一跃而下,高兴地喊道:“师父!”

那道身影缓缓地转过身来,我终于看清楚了他的脸。

他的容貌在仙人中,并不算是最俊美的,但这一身的气质,却绝对出尘脱俗,哪怕众仙环绕,他依然是其中最风姿绰约的那一个。

“君瑶。”他淡淡地笑道,声音和我在直播间里听到的一模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