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我们迟早一战/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单腿跪地,拱手道:“徒儿拜见师父!”

“别那么多礼。”他拉住我的胳膊,将我扶了起来,道,“君瑶,让你受委屈了。”

我摇头道:“只要能见到师父,受多少委屈,我都不怕。”

此时,广成子从天上下来,朝着师父拱了拱手。笑道:“人已经送到了,我就不打扰二位师徒重逢了,告辞。”

说罢,他乘着那块方巾,转身而去。

阴长生微笑着说:“君瑶,坐吧。”

我点了点头,在仙玉做的石桌旁坐了,他亲自给我倒茶,我连忙拦着,说:“师父,你这不是折煞了我吗?”

说着,立刻站起身来,给他倒了一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端着茶,盯着他的脸看。他笑了笑,说:“怎么?师父脸上有什么吗?”

“我之前一直在想,师父到底长什么样子,今天终于见到了。”我笑嘻嘻地说。

阴长生道:“觉得如何?”

我道:“和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阴长生哈哈笑道:“你这丫头。喝茶吧。”

此时,那座碑林宫殿之中,水潭里的水猛地一起,尹晟尧、白宁清等人破水而出,稳稳地落在了岸上。

虽然在水中走了很久,但尹晟尧和白宁清二人连衣服都没有湿,而阿信和李木子修为不够,跟落汤鸡似的,立刻用灵气将身上的水都蒸发掉。

尹晟尧侧过头去看了一眼地上的异兽骸骨,伸手摸了摸骨头上的剑痕,说:“这畜生是被剑气所杀。”

白宁清眼中闪过一抹光芒,道:“君瑶的剑术又进了一步。”

尹晟尧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道得意的笑容,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穿过碑林的时候,几人脸色一沉,道:“谁?”

“是我。”众人回头,看见窦麟从石碑后面走了出来,他身上的气质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君瑶呢?”尹晟尧大步走向他,沉声道。

窦麟犹豫了一下,说:“之前我看见碑林的字,陷入了顿悟之中,等我醒来,发现元姐姐不见了,她还在我的四周画了防御阵法……”

尹晟尧眼中闪过一抹怒意,冷声道:“如果君瑶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

窦麟望着他的背影,心中生出一丝寒意。

这位尹晟尧尹宗主给人的压力好大。他面对他,就像是蜉蝣面对巨兽一般,对面只要轻轻动一动手指头,就能将他碾碎。

众人继续往里走,忽然之间。白宁清停下了步子。

尹晟尧侧过头,看见白宁清死死地盯着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一个诡异的图纹。

他,居然陷入了顿悟之中。

“师父,怎么办?”阿信低声问。生怕惊动了白宁清。在别人顿悟的时候打扰,那可是不死不休的死仇。

尹晟尧道:“让他在这里顿悟吧,我们继续往里走。”

没走出去多远,连阿信也停下了脚步。

他仿佛被勾了魂儿一般,缓缓走到一块石碑前。那石碑上是密密麻麻的文字,看起来有些像苏美尔人的楔形文字,普通人根本看不懂。

尹晟尧在他四周快速地布了一个防御阵法,一回头,发现李木子也坐在一块石碑前。望着石碑上那个绿色的大字,目光发直,眼中却似乎有万千光华流转。

尹晟尧轻轻叹息,这是他们的机缘。

他又给李木子布了一个阵法,便走出了碑林。

尹晟尧一抬头,就看见那口石棺,而石棺前坐了一个人,那人盘腿而坐,手中拿着一口宝剑,杵在地上。双目微闭,似乎在修炼。

尹晟尧眯起眼睛,冷冷道:“唐明黎。”

唐明黎睁开眼睛,缓缓看向他,道:“尹晟尧,我知道你会来。”

尹晟尧怒道:“废话少说!你把君瑶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唐明黎嘴角勾起,道:“我以前的记忆,慢慢地恢复了。”

尹晟尧一惊,脸色更加阴沉。

唐明黎笑道:“你没有告诉她吧,我的灵魂和这具肉身融合之后,记忆也会慢慢复苏。”

尹晟尧沉默片刻,道:“她知不知道,并不重要。”

唐明黎嗤笑一声,道:“是吗?可惜她自己并不是这么想的。”

尹晟尧上前一步,冷声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唐明黎说:“我不过是告诉了她真相罢了。她很生气,你居然瞒着她。她已经不信任你了,而且……”

他顿了顿,说:“她同意回到我的身边。”

“这不可能!”尹晟尧高声道,“君瑶不是那么容易动摇的人。”

唐明黎笑了一声,道:“动摇?你怎么知道,那是所谓的‘动摇’?或许在她的心中,一直都有我,只有我,而你。不过是我的替代品罢了。”

尹晟尧眼底升腾起一股怒火,那怒火如此之盛,几乎要烧掉他的理智,让他化身魔鬼,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和唐明黎拼命。

但是,他强大的意志力将这股怒火压制住了。

他沉默着,冷冷地盯着唐明黎。

良久,他才开口道:“不,君瑶没有答应你任何事情。”

唐明黎将手中的剑横放在膝上。说:“你对自己就这么有信心?”

尹晟尧道:“如果你真的得到了她,此时一定早已抱着她向我炫耀,而不是一个人在这里坐枯禅。”

“何况……”他顿了顿,眉尾勾起,道,“君瑶对我有很深厚的感情,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挑拨得了的,我对此很有信心。”

唐明黎眼底弥漫起一股凛冽的杀意,身体四周的温度开始急剧下降,连身后的石头棺材都长出了一层冰冷的寒霜。

“正好。”他缓缓站起身来,将手中的黄金剑出鞘。

那黄金剑与以往似乎有些不同了,剑身上弥漫着一股冲天的杀气,在出鞘的刹那,发出一声嗜血的怒吟,仿佛连整个碑林。都为之颤抖不已。

“我在那石头棺材里领悟了一些东西。”唐明黎道,“正好可以用你来试一试我的剑。”

尹晟尧自然不会退缩,身体之中也弥漫出一缕缕能量,在身体四周形成了一道道旋涡。

“很好。”尹晟尧道,“我们之间。迟早都有这一战。”

而一直站在远处的窦麟,却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他把寻宝鼠藏在了衣服里,此时寻宝鼠在衣服里拱来拱去,好不容易钻了出来。对着窦麟吱吱地叫。

“什么?”窦麟低声道,“你说那边有宝物?”

他抬头看了看剑拔弩张的两人,压低声音道:“快带我去找吧。”

寻宝鼠人性化地点了点头,从他手中跳了下来,朝着外面跑了出去。窦麟也紧跟其后。

两人都发现他离开了,但谁都没有心思去管他。

他们的敌人是彼此,从来都是如此。

忽然,尹晟尧动了。

他拔出自己的黑色长剑,直直地刺向了唐明黎的面门。

唐明黎将黄金剑一挥,当地一声脆响,两把武器硬生生地撞在了一起,所形成的能量猛地辐射开来,一阵地动山摇。

幸好这是上古遗迹,若是在外面,就刚才那一招,一栋大楼就没了。

窦麟跟在寻宝鼠后面,来到了那座山洞前,他朝里面看了一眼,黑漆漆的,但里面所溢出的气息却让他感觉很舒服。

“小宝,里面真的有宝物?”窦麟问。

寻宝鼠小宝点了点头,还比了一个很大的动作,告诉他那宝物很大很大,错过了一定会后悔。

窦麟一咬牙一跺脚,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走!”

说着,大步跑进了山洞之中,消失在洞穴的深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