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人祭/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到那个世界的时候,因为一点小小的失误,受了重伤,是一个奴隶女孩救了我,她把我藏在一座小山洞里,将自己少得可怜的食物分一半给我。我告诉她,只要我身体好了,实力恢复了,会给她数之不尽的金钱与权势,以我的力量。甚至可以让她成为那个星球的女王。”

“可是没有等到我恢复,她就不再来了。我担心她的安危,带着伤闯进了他们部落的祭坛,却看见她被活生生剥掉了皮肤,那些愚昧的人,还用她的皮制成了一面鼓,日日捶打,据说神最喜欢听少女皮肤所发出的声音。”

“我当时勃然震怒,复仇的火焰几乎将我烧成灰烬,我开始在那个原始部落里屠杀,杀光了整个部落的人。我觉得不解恨,生出了杀光这个世界的念头。”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说:“师父,你走火入魔了。”

“没错,我当时本来就受了重伤。又受了这样的刺激,被心魔乘虚而入。”阴长生继续道,“在我一连屠杀了数万人之后,那个世界的天道规则出手了,层层叠叠的雷云就像是天要塌了一般。天雷一道接着一道打下,仿佛不打死我,誓不罢休。我没办法,最后还是打开了时空通道,逃走了。”

虽然他说得很云淡风轻。但我知道,那时一定十分凶险,师父能够活着逃出来,实属不易。

他看向我,温和地说:“君瑶,别再庸人自扰了,你们凡间不是有句话吗?出了什么事,有我们这些高个儿顶着呢。”

我忍不住笑了,岔开了话题,说:“师父,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你这样的修为,去三千大千世界里游历。”

阴长生道:“会有那一天的,只要你能成为混元无极大罗金仙,就可以破碎虚空,在不同的世界里游走。只不过每个世界的天道法则都会压制你,让你的力量在那个世界能接受的范围之内,不然世界失去了平衡,很容易崩溃。”

我听得津津有味,忽然一个穿着道袍,梳着发髻。手中拿着一只拂尘的少年走了过来,朝着阴长生行了一礼,道:“主人,仙山那边传来消息,说又有一个凡人到仙界来了。”

阴长生微微皱了皱眉:“来的是什么人?”

那道童道:“回主人的话。那人十四五岁,是个修道者,自称‘窦麟’。”

我惊道:“原来是他!”

阴长生点头道:“他既然能来到仙界,说明他有成仙的机缘,你去说说。将他带过来吧。”

道童俯身行礼,道:“是,主人。”

那道童去了,我连忙问:“师父,如今巨木秘境之中有很多修道者。如果他们发现了那座洞窟……”

阴长生摇头道:“就算他们发现了洞窟,如果没有仙缘,那洞窟对他们而言,只是普通的洞窟而已。”

我这才暗暗松了口气,要不然凡间的修道者们来个组团仙界游。岂不是乱套了?

没过多久,便听见一声呼唤:“姐姐!”

我抬头一看,见那道童已经带了窦麟过来,窦麟高兴地从飞行法器上跳下,朝我跑了过来。

“姐姐,你也成仙了吗?”他激动地说,“太好了,我也成仙了,哈哈,没想到啊。别人修炼上千年,也无法举霞飞升,我不过是在秘境里历练,居然误打误撞就进了仙界了。”

说着,他将藏在衣服里的寻宝鼠给拿了出来,道:“这全多亏了小宝。”

那寻宝鼠十分臭屁的甩了甩尾巴,我笑了笑,道:“正好,我这里也有一只寻宝鼠。”

说着,我从袖子里将南风取了出来。那小宝一看到南风,立刻就扑了上去,南风吓了一跳,转身就跑。

于是,我们就看着这两只小老鼠在院子里上蹿下跳,一个逃一个追,闹了个不亦乐乎。

我说:“小宝……是公的吧?”

窦麟点了点头,道:“南风是母的?”

我有些无语,窦麟气呼呼地喊道:“小宝,你给我回来!怎么能对女孩子这么无礼?”

小宝怎么都追不上南风,最后垂头丧气地回了窦麟的手中,一脸的委屈。

窦麟骂道:“你还委屈了?我告诉你,就你这个追法,你一辈子都别想追到女孩子。”

小宝转过头看向南风,南风十分傲娇地转过头,根本就不看它,它更加难过了,用前爪捂住脸,钻回了窦麟的衣服之中,不敢出来了。

我心中默默地想:真是一对活宝啊。

我朝窦麟招了招手。道:“好了,别闹了,快来拜见我师父。”

窦麟规规矩矩地朝着阴长生行了一礼,道:“参见仙君。”

阴长生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道:“你就是窦麟?”

窦麟点头道:“正是。”

阴长生意味深长地道:“年纪轻轻。城府很深啊。”

窦麟不卑不亢地说:“回仙君的话,我虽然有些小机灵,但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请仙君明察。”

我也问道:“师父,如今东华大帝不在仙界,由谁来总管男仙之事呢?”

阴长生正要开口,我忽然心中一痛,再次感觉到了那种危机感。

“师父,能再让我用四合八荒镜看看吗?”我连忙说,“晟尧和……唐明黎他们,似乎又有危险。”

阴长生道:“这个不难。”便带着我们进了屋内,再次打开了镜子。

这一看非同小可,我惊得说不出话来,连阴长生也皱起了眉头。

原来,当时唐明黎骑在尹晟尧身上揍他的时候,那一拳没有落下,两人都感觉到一股危险正在悄无声息地靠近。

忽然,唐明黎抓住尹晟尧的双肩,带着他就地一滚,躲过了一击。

一个金轮打在了他们刚才所在的地方,一时间飞沙走石,巨大的轰鸣爆炸声让人耳膜都差点爆裂。

尹晟尧十分震惊,唐明黎居然救了他一命!

他不是恨他入骨,恨不得杀了他吗?为什么还要救他?

“是谁?”唐明黎怒道。

这时,一道身影从碑林之中缓缓地走了出来。那金轮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又回到了他的手中。

“两位,好久不见了。”那人冷冷地说。

“从极!”两人都十分震惊,不敢置信地打量他。

他穿着一身现代服饰,一头长发披在脑后,浑身上下带着一股凌厉的气息。

“不可能!”尹晟尧道,“你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不可能好得这么快!”

不,不对,他不仅仅是修复了之前所受的伤,连长时间待在凡间,被天道规则所压制的力量,也恢复了不少。

唐明黎沉着脸,说:“你接受了人祭?”

人祭?

我抽了一口冷气,阴长生也眯起了眼睛,眼中充满了危险之色。

自古以来,我华夏的神灵,都是不接受人祭的,以人为祭祀,那是逆天而行。

上古时代也曾有过一些接受人祭的神灵,但那些所谓的神灵,要么只是实力强大的鬼物,要么就是邪修。

至于那些用美女祭祀河伯之类的,不过是人类为了敛财而搞出来的,干这些缺德事的人。现在还在地狱里受苦呢。

宋代的时候,曾经有人用人祭祀鬼神,皇帝知道之后大为震怒,下令将此人千刀万剐,这也是华夏历史上第一次将陵迟正式作为刑罚来使用。

唐明黎继续道:“你去了国外?在国外接受了人祭?”

我这才想起,之前那个伪装和凝的洛嘉,不就是受他所指使?

国外的撒旦教,又怎么会突然对我感兴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