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 他的真实身份/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今一切都有了解释,就是从极在里面捣鬼!

从极目光凌厉,道:“如果不是被你们所逼,我又怎么会和国外那些污秽的邪物做交易?”

尹晟尧眼中满是怒意,道:“从极,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是要彻底堕入魔道?”

从极冷笑道:“堕入魔道又如何?现在的我,有实力杀了你们,更有实力杀上天宫去,找天帝那个混账东西算账!”

尹晟尧眯起眼睛,道:“当年东华大帝是真的做错了。他不该在众人都要杀你的情况下,出言救你一命。”

唐明黎冷哼一声,道:“当年若不是他妇人之仁,哪里会有今天这些事情?”

尹晟尧站起身来,冷声道:“既然我是他的继承人,就应该改正他的错误。”

从极冷笑道:“就凭你们?”

他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扫过,道:“你们的灵气已经耗尽,还受了重伤,如何杀我?”

尹晟尧坚定地说:“知不可为而为之。”

从极冷哼一声,道:“既然如此,那就来试试吧。”

说罢,他手中的金轮忽然亮起了金色的光芒,上面所镶嵌的无数宝石熠熠发光,符文流动不休,光芒四射。

“去!”她大喝一声。那金轮猛然飞了出去,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焦急地说:“师父,求您救救他们。”

“先等等。”阴长生道,“他们应该还有后手。”

话音未落。就看见二人召唤出了玉玺,此时二人已是强弩之末,再也不能留手,都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玉玺漂浮在空中,射出一道金光。齐齐打在了那金轮之上,金轮发出嗡地一声响,被那两道金光生生挡住。

但是,金轮居然没有被击退!

从极冷声道:“这金轮是我在从极渊之中炼制而成,乃是仙器,虽说在人间无法使用太强的力量,但对付你们已经足够了。”

我一阵心焦,那玉玺虽说等级比金轮高多了,但在凡间也被压制住了,何况二人又是肉体凡胎,根本无法使用玉玺中那磅礴无边的力量。

尹晟尧和唐明黎艰难地苦撑着,忽然,尹晟尧没能撑住,猛地咳出一大口血来,我心中一痛,握紧了拳头,道:“师父,我要去救他们!”

阴长生一把拉住我,道:“隔着镜子挡不住他,跟我走。我们去通道入口,他若是闯进了仙界,我再将他打下凡间。”

我急道:“可是……尹晟尧他们……”

“放心,他们俩不是那么容易丧命的。”阴长生道,“此时不宜惊动太多人。君瑶,跟我走!”

我回头深深地看了四合八荒镜一眼,咬紧了牙关,一把将镜子取了下来,跟在他后面而去。

窦麟也只得跟在我们后面。只见我师父拿出了一把玉尺,将玉尺往空中一扔,玉尺骤然变大无数倍,我纵身而起,站在玉尺之上。划过天空,疾驰而去。

阴长生回过头来,问道:“窦麟,你来之时,是在何处?”

窦麟道:“在仙山之前。”

我心中更是疑惑。为什么我偏偏却到了那个沈文泰的洞府之中?还差点中了他的奸计?

阴长生似乎也有些怀疑,但他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他就到了仙山之前。

这座仙山十分巍峨高大,举头望去,目所能及之处,都是亭台楼阁、琼楼玉宇。

窦麟看了看面前空旷的平原,道:“当时,我就是从这里出来的。”

我举起镜子,镜中的二人再也支撑不住。那金轮上所镶嵌的宝石全部亮了起来,发出嗡地一声响,一股强大的能量辐射而出,玉玺的光芒一下子暗了下去,化为一道光,钻回了二人的身体之中。

而金轮猛地一舞,二人被强大的能量掀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我看得心神俱碎,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阴长生的脸色更加难看了,道:“能够拥有这么强的力量。他至少接受了上千人的献祭。”

我倒抽一口冷气,上千人?

那是个什么概念?

阴长生眼底现出了凛冽的杀意,道:“真是该死!”

从极抬起手,金轮在他手上旋转飞舞,他缓缓来到二人面前,道:“我早说过,你们不过是螳臂当车,注定要死。”

他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真是让人为难啊,是先杀你,还是先杀你?”

两人冷眼望着他,眼中只有愤怒,没有恐惧。

“还是选你吧。”从极看向唐明黎,道,“上一次让你逃过一劫,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起死回生。”

我焦急地看向阴长生:“师父!”

阴长生沉默着,始终没有表态。

从极伸手朝着唐明黎一指,那缩小了无数倍的金轮便漂浮到他的面前,快速地旋转着。接近他的喉咙。

只要再前进一步,就能削掉他的脑袋。

“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从极感叹道,手往前一伸,那金轮便朝着唐明黎的脖子刺了下去。

“不!”我失声大叫。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阴长生忽然一伸手,一道金光射进了镜子之中,直直地打在那金轮之上。

当!

一声脆响,金轮飞了出去,从极立刻伸手,将金轮抓在了手中,惊讶地环视四周,道:“是谁?”

他看了看手中的金轮,沉默了片刻,忽然哈哈大笑,道:“是你吗?”

他上前一步,指着天空,怒道:“我等了这么多年,就等着再次见到你,将你那张高高在上的面孔撕碎,狠狠地踩在脚下!”

我惊讶地看向阴长生,难道我师父和从极有什么恩怨?

怎么感觉,有哪里不对?

这时,唐明黎也笑了起来,道:“你还打算继续看戏吗?如果你早愿意出手,这个混账东西怎么可能安稳地活这么久?”

从极冷笑一声,道:“他当然要让我活着。只要我活着,就能牵制住你们两人,别忘了。论在天界的身份和地位,你们俩可是最能威胁他的人。”

听到这里,我就算再傻,也能猜到一些了,不由得惊讶地抬起头,看向站在面前的阴长生。

他目光冷峻,如同一座大山,安稳地立在那里,却仿佛能镇压得住世间的一切邪恶。

天帝!

他是天帝!

这个想法让我惊得说不出话来,后退了两步,差点没站稳。

这时,尹晟尧开口道:“从极,不用挑拨离间了,天帝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又怎么会不知道?”

从极哈哈笑道:“你们觉得自己很了解他?他活了千百万年,比你们大了不知道多少岁,他要将你们玩弄于股掌之中,轻而易举。”

尹晟尧还想说什么,从极忽然阴鸷一笑,说:“你们知道,我从何而来吗?”

唐明黎一惊,脸色沉了下来,道:“你想说什么?”

从极道:“当年你母亲怀着你,在泰山上曾经吃下一颗黑色的蛋,你不想知道。那颗蛋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吗?”

唐明黎眯起眼睛,道:“你有话就直说。”

从极朝着天空看了一眼,道:“天帝陛下,不如由你亲自来告诉他,我从何而来?”

我满脸的不敢置信,难道那颗黑色的蛋,和他有关。

天帝沉默着,我的心却一阵阵揪痛。

难道……这一切,真的是师父为了排除异己,对付东华帝君、东岳帝君兄弟俩,所布下的生死局吗?

原来,死了这么多人,最后的大boss,竟然是我师父阴长生?

不对,他不是阴长生,阴长生只是一个汉朝时期飞升成仙的仙人,而他曾经经历亿万劫难,已经活了千百万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