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3章 是去是留/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目光如剑,抬起手,蝶恋花剑早已经折断,就算我乾坤袋中有剑,但那些剑等级太低,早已经不堪使用。

而此时,我的手微微握起,仿佛拿着一柄看不见的宝剑。

这就是剑意的第二阶段:手中无剑,而心中有剑。

无我境!

我飞身而起,强大的剑气化为一道道金色的匹练。那些匹练在半空中飞舞着,速度并不快,却拦截住了所有的暗红色石头,让那些燃烧的火石狠狠地撞上来,又顷刻间被粉碎。

连唐明黎和尹晟尧都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谁都没有想到,我会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而我,手执无形之剑,穿过了金色匹练和黑红色石头,来到了那团黑气的面前。

看着那团黑气,我以一字一顿地说:“撒旦。”

黑气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猛地放出一波强大的能量,那能量强得震断了好几根石柱,也震断了我体内好几根肋骨。

然而,剧痛无法阻拦我,连死亡也无法阻拦我!

“撒旦。受死!”我厉喝一声,剑气在手中凝聚成型,如有实质,刺进了黑雾之中。

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那团黑气骤然散开。消散在空中。

我缓缓地落在地上,抬眼一看,从极已经逃走了。

“可恶!”我怒吼一声,将手中剩余的剑气一挥,接连斩断了两根石柱!

哪怕我挖掘出了自己的潜力。仍然被他给跑了。

如果不是撒旦出来搞破坏,此时从极已经被我杀得身首异处!

还是不够强啊!

至少,我杀了撒旦。

心中一松,我身体摇晃了一下,差点摔倒,唐明黎和尹晟尧想要过来搀扶我,只可惜他们伤得比我重,根本无法动弹。

“师父!”李木子忽然冲了过来,将我扶住,我有些无力,说:“你悟道了吗?”

李木子点头道:“我悟了。”

“那就好。”我松了口气,就在这时,师父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君瑶,前往天界的通道很快就要关闭,下一次开在哪里,连我也不知道,你若要留在天界,就赶快进来。”

我愣了一下,看向外面的那座幽深山洞,有些犹豫。

“君瑶。”尹晟尧靠在石壁上。冲我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说,“你去吧。”

我皱眉道:“那你呢?”

“我的修为不够啊。”他叹息道,“现在的我,就算前往天界。也无法成为东华大帝,没有人会服一个走后门的帝君。”

他目光坚定,说:“我会堂堂正正地承受天雷,前往仙界。”

然后,他的目光又变得柔和。道:“君瑶,不用担心我,在天界等我,我一定会尽快来见你的。”

这时,唐明黎发出一声嗤笑。道:“伪君子,你明明不希望她走,却还说这样的话,你是想用苦肉计逼着她留下来吗?”

尹晟尧不满地瞥了他一眼,说:“没错。我的确不希望她走,但她又不是我的所有物,当然有权利去寻找自己的‘道’,我不会以爱情的名义禁锢她。”

他一字一顿地说:“我和你,不一样。”

唐明黎眼底满是不屑:“说得冠冕堂皇,归根结底,不过还是不希望她走罢了。”

他看向我,说:“想来,她也不会走了。”

我满脸无奈,对着天空行了一礼。说:“师父,我决定留在凡间,从极不死,我绝不飞升。”

天帝沉默了片刻,道:“你是修道之人,立下的誓言是必须要实现的,从极的事情本来与你并无多大干系,你真的要赌上自己的飞升之路吗?”

我正色道:“师父,谁说从极与我无干?杀了他,是我道侣的目标。自然也是我的目标,何况他三番五次地陷害我,如果我咽下这口气,于道心无益。”

顿了顿,我又道:“何况,他是我师父从异世界所带来的东西,哪怕是为了师父,我也要将他铲除!”

天帝沉默了。

良久,他才长长地叹息一声,道:“上天能够赐给我这样的弟子,是我的福分。君瑶,我会在天上等你,等你飞升之后,我会实现你的梦想,带着你去三千大千世界中游历。”

我心中一喜,道:“多谢师父!”

“不必谢我,通往仙界的通道已经关闭了,让这小子跟你说几句吧。”天帝道。

接着,窦麟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元姐姐,请你转告我外公和我爸妈。我……我对不起他们。”

他的声音有些哽咽,但遇仙是多么难得的事情,既然有这个机缘,自然要把握住。

他年纪轻轻,却知道有舍才有得的道理。道心确实坚定。

其实,每一个飞升的修道者,都会面临这样的抉择,一旦飞升到了天界,在凡间的一切,都必须舍弃。

亲人、爱人、朋友、弟子,还有人间的权势和地位,一切的一切,都是过眼云烟,飞升之后,又要从底层开始做起。

我安慰他道:“你放心,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的父母亲人的。”

窦麟点了点头,说:“谢谢你,元姐姐。”

我又对师父说:“师父,他修为很低,请您多多照顾他。”

经过沈文泰这件事,我知道天界也并不是世外桃源,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那依然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

窦麟修为这么低,如果没有人照拂,恐怕会过得很艰难。

天帝道:“这个你尽管放心。广成子看中了这小子的气运,打算收他为徒了。”

我松了口气,广成子实力强大,在天界的地位也非常高。有他罩着,我算是彻底放心了。

就在这时,天空忽然暗了下来,唐明黎道:“不好,巨木秘境也要关上了,我们必须立刻出去,否则只有等下一个百年。”

我上前去搀扶尹晟尧,给李木子使了个眼色,让她去搀扶唐明黎,唐明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从我身上扫过的目光里,有着一丝哀怨。

我顿时汗如雨下,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好像我是个始乱终弃的女人似的。

在出去的路上,我们找到了阿信和白宁清,阿信运气不错,又领悟了一块石碑上的内容,而白宁清经过这一次的顿悟之后,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有些不同了,他穿着一身白衣,给人飘飘欲仙之感。

唐明黎说,他知道另外一条捷径,便带着我们从一条偏僻隐蔽的小路走了出去。

兽潮早已经过去了,不知道死了多少倒霉蛋,但活下来的人一定收获颇丰。

这次之后。华夏又会出现很多强者,整体实力也会提升一个台阶,我们的国力也会越来越强。

所有人都飞速往出口赶,天空越来越暗了,当黑夜彻底降临的时候,便是通道彻底关闭之时。

通道处人多如潮涌,我放出神级威压,众人不由得立刻退到一边,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

我抬起头,目光冷冷地在他们身上扫过,他们仿佛被针蛰了一下,立刻垂下头去,不敢与我对视。

我们出了秘境,立刻进了军营,给唐明黎和尹晟尧治伤,而更多的人却一刻也没有停留,迅速朝着森林深处逃了过去。

每次从秘境里出来,都会有很多宵小之辈,仗着自己的修为高,去抢劫别人的宝物。

甚至还有些地仙身份的人,也隐藏在暗处,拉下了脸面去抢夺神级、或者品级更低者的东西。

虽说现在有国家驻守,但这种事情,防不胜防啊。

谭委员长和窦麟的父亲都在门口焦急地等待着,见了我,谭委员长立刻迎上来,道:“君瑶,你看见我家麟儿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