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9章 结成同盟 为雪皚的玉佩加更/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动声色地喝完了杯中的酒,上官允抬起头来,与我四目相对,道:“这是在举行人祭。”

我拿起筷子,慢慢地夹着菜,上官允道:“他们如果用外国人做人祭,死多少人都与我无关,但他们不该把主意打在了我的头上。”

他的眼中露出一丝杀意,整个水榭之中的空气都仿佛一下子冷了下来。

“正好,你和撒旦教有仇。”他看向我。“几个月前,撒旦教教宗的儿子偷偷潜入华夏,想要对你下手,最后死在了你的手上。”

我勾了勾嘴角,道:“上官家主虽然人不在山城市,但对山城市的事情却了如指掌啊。”

上官允笑了笑,道:“元女士现在是名人,你的一举一动,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遭到刺杀的事情,早就悄悄地传遍大江南北了。”

我嘴角抽搐了两下。道:“这么说来,我连一点隐私都没有了?”

“元女士这就过虑了。”上官允道,“胆敢窥探你隐私的人,早就被人解决了。”

“被谁?尹晟尧?”我挑了挑眉毛,说。

“不止。”上官允道,“唐明黎、白宁清、高晗、还有……我。”

说这个“我”字的时候,他的眼神有几分暧昧,我假咳了两声,掩饰眼中的尴尬。

上官允的眼神有些冷,说:“你杀了撒旦教教宗的儿子莱特,那教宗就这么一个孩子,他绝对不会放过你,迟早会对你下手,不如我们合作,来个先下手为强。如何?”

我道:“你有什么计划,先说来听听?”

“这段时日以来,我一直在搜集撒旦教的资料。”上官允道,“我拿到了一份撒旦教在华夏成员的名单。”

我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道:“总算是说到点子上了。”

上官允邪气一笑,道:“我就知道,你没有办法拒绝。”

“让我看看名单。”我说。

“且慢。”他抬手示意,道,“那名单非常珍贵,为了得到它,我损失了好几个得力的下属。你要看当然可以,但必须在结成同盟之后。”

老狐狸!

我在心中骂了一声,上官允不愧是上官允,阴险狡诈,行事十分谨慎。

我道:“结成同盟自然是没有问题,你想要我做什么?”

上官允笑了笑,道:“很简单,我要在全国范围之内,除掉这些人。他们为撒旦教做事,说他们叛国也不为过。想来,你也会同意。”

我点头道:“没错。说吧,你想要什么?”

“丹药。”他身子微微前倾,说,“我要你为我提供足够的丹药。”

我冷眼望着他。他笑道:“这是一场硬战。撒旦教在华夏经营已久,很显然是想将触手伸到我们华夏来。那些人中不乏实力高强之辈,要将他们连根拔除,我们上官家恐怕会损失很大。”

“可以。”我道。

“爽快!”他抚掌大笑,道。“君瑶,我就喜欢跟你这样的人谈生意,行事果决,从不拖泥带水。”

他端起酒杯,道:“来。干了这杯酒,我们就是盟友了。”

我也端起酒杯,两个杯子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

“现在可以给我名单了?”我问。

“当然。”他拿出一只信封,我从里面抽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打开一看,顿时就惊了。

纸不大,但上面的字很小,密密麻麻写了一页,有名字,也有身份,有不少居然已经潜入到了国家要害部门,甚至还有的潜入了国家的一些研究机构,这些年,不知道盗走了多少的国家机密。送到国外。

怪不得撒旦教这些年发展得很快,上次来对付我的时候,也能在特殊部门的围追堵截之下,悄无声息地潜入山城市。

原来是有内鬼!

我的眼中闪过一抹杀意,道:“你这份名单可靠吗?”

上官允道:“绝对可靠。”

我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晌,说:“好,我相信你。不过,上官允,如果让我知道,你利用这次的事情。残杀无辜,我不会放过你。”

上官允露出几分悲凉之色,苦笑一声,道:“原来在你心中,我是这种人?”

我淡淡道:“我与阁下相交不深。阁下是什么人,我并不了解,丑话自然要说在前头。”

这“相交不深”四个字就像一把刀,刺进了他的胸口,让他脸上的神色立刻就沉了下去。

他对我的想法,我知道,所以才要扼杀在摇篮之中。

有一个唐明黎就够让我头疼了,再加几个,我是嫌自己命太长了吗?

上官允站起身来,缓缓来到窗户边。掀开了窗帘,举目望去,能够看到湖面上错落有致的几座水榭。

那几座水榭都亮着灯,风轻轻鼓起他们的窗帘,隐隐约约露出几张脸。

忽然之间。兵器交击的声音响起,接着便是一声闷哼,一个人从窗户滚落了出来,落进了水中,激起了一朵巨大的水花。

那座水榭立刻就乱了起来,一道人影从水榭中冲了出去,速度极快,化为一道光,消失在了迷离的夜色之中。

上官允的嘴角勾起,露出一道神秘的笑容。我喝着酒,说:“他也是名单上的人?”

“路向东。”上官允道,“路家的老三,刚刚突破五品,今天出关,叫了三五个狐朋狗友到月华阁庆祝。他从三年前就投靠了撒旦教,从撒旦教的手中得到了不少的资源。这么快就能突破五品,正是托了撒旦教的福。”

我道:“你在月华阁里杀人,就不怕月华阁的人找你麻烦?”

上官允嘴角勾起一抹阴鸷的笑容,道:“我是个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的人吗?”

他不是。

我站起身来,道:“既然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告辞了,多谢款待。”

“你应当多招收一些追随者。”上官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回过头,他继续说:“你是堂堂九品炼丹师,整个华夏,九品屈指可数,但你手中的权势却很有限。如果你手下追随者成群,今日也不需要和我合作了,凭你的一人之力,就能够将这些人拔除。”

我冷淡地说:“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上官允道:“作为盟友,我当然希望你能够依靠我,但作为朋友,我却希望你能过得更好。”

我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刚走到门边,又听他说:“你现在所能依靠的,也不过是尹晟尧等人,但是,男人是靠不住的,权势还是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我步子微微一顿,却没有再回头。

上官允本来安排了人送我回酒店,被我拒绝了,我走在首都的街道上,此时夜色已经深了,但这座城市还笼罩在繁华之中。

我不得不承认,上官允说得对。

炼丹师通常战斗力都不怎么样,所以会招募一大批追随者,跟随在自己的身边,替自己做事。保护自己的安全。

我的战斗力不弱,因此从来没有想过招募追随者的事情。

我现在手中所拥有的唯一势力,就是云永清所领导的山城市散修。

但这些散修的天赋不高,做一些小事还行,但若是做大事,就不够看了。

经过一座街心公园,我忽然闻到了一丝淡淡的香味。

灵植?

我心中一动,转身走进了公园之中,扒开一丛花草,露出了长在里面的一株红色的小花,花还没有开,只是一个小小的花骨朵。

那小花非常不起眼,在现代的药典里也没有任何记录,但我却乐开了花。

这是……辟火琉璃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