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京城弃少/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种灵植是火属性,用来炼制琉璃辟火丹,吃了之后,可以抵御三昧真火。

今天的运气不错,随便上个街,就能在路边遇到好东西。

我小心翼翼地将辟火琉璃草给挖了出来,放进了乾坤袋中。

就在这时,我注意到了几十米外的那张长凳,一个少年躺在上面,蜷缩成了一团。

现在已经十月了。再加上前几天的一波寒流,首都市已经很冷,那少年身上裹着一条又脏又破的棉絮,还是冷得发抖。

我微微眯了眯眼睛,缓缓走了过去。

当我走近那长凳之时,他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猛地跳了起来。

“你也是来侮辱我的?”少年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黑猫,全身脏兮兮的,散发着令人作呕的酸臭味。

我借着路灯光,看了看他的脸,他脸上很脏,但看得出来长得很清秀,冲着我发着狠,龇牙咧嘴的,还真像一只流浪猫。

当然。他吸引我的注意,并不是因为他长得像猫,而是因为他的额头在夜晚之中放着淡淡的金光!

就在刚才,他睡觉的时候,我看到了那道金光。但一转眼就消失了。

我的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气运。

那是这少年的气运。

和凝的记忆中记载着,很多神识强大的人,能够看到别人的气运。

如果运气很不好的,额头发黑,身体就像被一团黑雾缠绕着一样。这种人,喝水都塞牙缝,走路都要绊倒。

而普通人的气运,是淡淡的白色。

运气好的,是红色的,也就是咱们常说的红光满面。

只有气运极高的人,才会头冒金光!

眼前这个少年,是有大气运的人。

可是,看他这个潦倒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啊。

不过,再转念一想,他无家可归,在公园里睡觉都能遇到我,这算不算好运气?

“你是谁?”他怒气冲冲地瞪着我,说,“我不认识你!难道你是那些夜场的女人?连你们都要来嘲笑我,落井下石?”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指着我,咬牙切齿地说:“是李澜他们叫你来的?你回去告诉李澜,他们最好把我给弄死。我要是不死,总有一天会来找他们算账!”

说罢,他根本不再理我,转身躺在长椅上,裹着那床垃圾堆里捡来的破棉被。继续睡去了。

我沉默了片刻,大步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脑袋。

他大叫一声,奋力挣扎起来,我在他胸口一按。他立刻就不能动了,用愤怒和恐惧的目光盯着我。

我用神识在他体内查探了一番,心中暗惊。

这少年的身体很糟糕,所有的经脉都堵塞了,别说修炼。恐怕他过了四十岁之后,身体就会渐渐出问题,生出许多毛病来,甚至有瘫痪的危险。

但是,他竟然是极为少见的变异土灵根。

我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样的灵根。以前只在一些古书上面见过。

我突然想起,之前在巨木秘境的藏经阁中,我得到过一本地级上品的秘籍——万物衍化诀。

世间万物,皆出于土中,土滋养了万物,乃万物之母。

这个万物衍化诀的威力非常强大,一旦练到大成,就能够操纵万物。

只不过,想要修炼到那个境界,除了悟性和勤奋之外。最重要的是天赋。

变异土灵根,最适合修炼这个功法了。

我有些无语,怎么会这么巧?

难道冥冥之中,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我不由得看向这个野猫一样的少年。他的气运果然逆天啊。

和这种气运逆天的人在一起,是很有好处的,不然为什么那么多家族想要娶天运之女呢。

而且,土生木,他如果跟李木子结成道侣,对李木子的修行也有很大的好处,两人双修,必定会事半功倍。

我美滋滋地想着,突然愣住,等等,那阿信怎么办?

阿信那小子,平日里油嘴滑舌的,但我能够看得出来,他对李木子是有感情的,他看她的眼神里。带着一丝倾慕、又有一丝宠溺,如同一潭化不开的春水。

至于李木子对他如何,倒是看不出来,那孩子以前在感情上受过伤,要打开她的心扉,并不容易。

罢了,缘分天定,那丫头最后和谁在一起,还要看她自己的缘分。

我将手收了回来,他满脸的愤怒,一获得自由就扑上来想要打我,我一挥手,在他地上翻了几个跟头,倒在了地上。

他咬牙切齿地说:“你是他们派来杀我的?”

我笑了笑,说:“怎么?想杀你的人很多吗?”

他咬牙发狠道:“你要杀就杀吧,我就算变成了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他嗤笑一声,说:“怎么,他们派你来杀我,都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吗?”

我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他十八、九岁,应该还没满二十。

“我不是来杀你的,我是上天派来救你的。”我说。

他冷笑了一声,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显然不信。

我叹息一声,说:“你是变异土灵根,这样的灵根百年难得一遇,是修炼的好材料。”

他眼中光芒闪烁了一下,说:“你撒谎,我小时候我爸妈就请了高人来给我看过,他说我的身体柔弱,没有天赋,经脉还都堵塞了,根本无法修炼。”

我道:“你的经脉的确是堵塞了。”

他眼中的光彩又渐渐地暗了下去,我继续说:“你经脉堵塞,不是天生,而是人为,有人故意将你的经脉堵住,让你无法修炼。”

他露出震惊的神情,似乎想到了什么,眼底的恨意更浓。

我说:“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他瞥了我一眼,咬了咬牙,说:“我叫向东阳。”

向东阳,我想了想,这个名字没有听说过,不过首都市似乎有个向家。

“你是向家的人?”我又问。

他眼底怒意更浓,恶狠狠地说:“我已经不是向家人了。”

“你被向家赶出来了?”我毫不留情地戳了他的伤疤。

他愤怒地说:“向家也配赶我走?是小爷我看不起向家无情无义,不是他们不要我,是我不要向家了。”

嗯。的确是被赶出来了。

“想不想修炼?”我问。

他沉默了片刻,吞了口唾沫,道:“我经脉堵塞了,没法修炼。”

“知道我是谁吗?”我问。

他摇了摇头,说:“我不认识你。”

“我是恐怖女主播。”我说。

他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惊道:“你,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恐怖女主播?我以前还给你打赏过!”

“那你就该知道,我是九品炼丹师。”我说,“你经脉堵塞,在我这里还算是个事儿吗?”

他握紧了拳头,脸上满是激动,却又有些不敢相信,说:“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可以不信。”我说,“但这是你唯一咸鱼翻身的机会,能不能抓住。就看你自己了。”

说罢,我转身就走,他犹豫了几秒,大步追了上来,噗通一声跪倒在我的面前,大声说:“请您务必帮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我回过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这少年的眼神中充满了恨意,却一片清澈,并不是阴险狡诈之辈。

“跟我走吧。”我道。

“是。”他满脸的喜色。

我将他带回了所居住的酒店,让他去浴室里洗了个干干净净,然后打了个电话给云永清,让他利用手中的人脉,帮我查一查这个向东阳。

少年的澡还没有洗完,我就拿到了向东阳的资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