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 你想歪了/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向东阳是首都市里一等一的纨绔子弟。

向家在首都属于二等家族,家里修为最高的是个神级中期的高手,在年青一代中,倒是出了好几个天才人物,如果让他们成长起来,用不了五十年,向家就能跻身一流家族。

而这个向东阳,却是家里的废柴,从小就不能修炼,他自己也自暴自弃了,仗着自己的父亲是向家家主最喜欢的儿子,在首都市里横着走。

从十六岁开始。他就和一群狐朋狗友在首都市里闹腾,经常和人打架斗殴,还在夜场里跟人抢女人,总之,什么事情都敢做,一说起他来,整个首都市就没人不摇头的。

我却微微皱了皱眉头,之前检查他身体的时候,他的元阳明明还在,这资料里怎么说他荒淫无度,欺男霸女?

看来,传言里的水分很大啊。

两个月前,向家家主重病过世,没过两天,他父亲就暴毙而亡,母亲也出了车祸,向家人还拿出了一大堆证据,证明他父母经营家族产业的时候。贪污受贿,挪用家族资金,新的家主一怒之下,将他的财产全部收回,然后将他赶出了向家。

原本的纨绔子弟,一下子就变成了丧家之犬。

之前一直巴结他的人们。全都抛弃了他,对他冷嘲热讽,没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援手,甚至还想尽了办法侮辱他,折磨他。

其中折磨他最狠的,是他以前的好哥们。刘家的老三——刘家敏,两人一起打架喝酒泡女人,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

没想到向东阳走投无路,去投奔这个刘家敏,刘家敏假意收留了他,却在他的饭菜里下药,把他药翻了之后,将他交给了一个老头。

向东阳长得很好看,是现下最流行的那一类男生女相的奶油小生,之前就有很多人看上他了,只是碍于向家少爷的身份,没有人敢动他,现在他身上的光环全都没了,这些人就向他伸出了魔爪。

好在向东阳不是傻白甜,留了一个心眼,饭菜只吃了一点,当那老头想要对他动手动脚的时候,他抓起旁边的水果刀,捅了自己的胳膊一刀,清醒过来,一脚踢翻了老头,跑了。

从那之后,他不再相信任何人。向家和他以前得罪的那些仇家要折磨他,他自然不可能找得到工作,身上也没有钱,只能捡垃圾度日,还经常被别的拾荒者打。

资料看到这里,我算是什么都明白了。他也洗好了澡,穿上了浴袍,走了出来。

我回过头,道:“来得正好,把衣服脱了吧。”

向东阳吓了一跳,义正辞严地说:“我不做皮肉生意。”

我满头黑线。这小子的小脑袋瓜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

“你胳膊上的伤一直没有好好处理,已经感染化脓了,再不处理,你这条胳膊就别想要了。”我说。

他脸有些红,似乎对自己想歪了有点不好意思。

他将浴袍脱了一半下来,只露出半边手膀子。其他地方盖得严严实实的,估计是之前被一个老头上下其手,有了心理阴影了。

他的伤口很恐怖,还在流脓,里面生了蛆,不过洗澡的时候。他将那些蛆都给弄了出来。

我可以想象,那个过程有多痛,但他咬着牙一声不吭。

好样的。

我拿出刀,说:“这些腐肉必须割掉,过程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我深吸了一口气,抓起一条毛巾,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来吧。”

我直接下刀,一块腐肉掉了下来,他疼得脸色苍白,额头上全是冷汗。

但他咬紧了牙关。浑身瑟瑟发抖,却忍者没有动。

我心中很满意,他这股强大的毅力,在将来的修仙中很有用。

我加快了速度,刷刷几刀,精准地将腐肉全都割了下来。然后拿出丹药,分为两半,一半捏成粉,洒在他的伤口上,一半给他吃下。

伤口迅速结痂,他满脸的震惊,说:“这,这是什么仙丹?居然这么快?”

我说:“你现在身体很差,先吃点固元丹,固本培元,滋养身体,等把身体养好了,我再帮你疏通经脉。”

他满身汗水,朝着我深深鞠了一躬,说:“您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

我笑了笑,说:“好好休息吧。”

我住的是套房,他在其中一间房里睡下了。我也回了房间,盘腿修炼,第二天一早,敲门声响了起来。

我缓缓睁开眼睛,从卧室出来,看见向东阳一脸紧张,道:“不用担心,有我在。你回房间去,我不叫你,你不许出来。”

向东阳点了点头,退回了屋中,我在沙发上坐定,一挥手,门开了。

门外站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身后跟了两个七品的修道者,身姿婀娜,一身的贵气,嘴角带着一抹浑浊的笑意,说:“女士,我能进去吗?”

虽然用的是疑问句,然而她的眼中满是倨傲,全身上下透着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很显然,她并不知道我是谁。

我冷淡地说:“请问阁下是?”

“我是向家的人。”女人道,“我叫向柔玲。”

我淡淡道:“我认识你吗?”

女人眼底闪过一抹怒意,但依然彬彬有礼地说:“有什么话。进去再说吧,在走廊上说,恐怕不太合适。”

“好吧,进来吧。”我的语气里透着一丝随意,也不请他们坐,向柔玲自己坐了下来,道:“听说女士昨晚收留了一个流浪汉。”

“的确有这么回事。”我说,“怎么,那个流浪汉是你们向家的人?”

向柔玲道:“他曾经是我们向家人,只不过他们一家在家族之中犯下了大错,家主已经将他逐出家门。”

我摸了摸下巴,道:“嗯,这件事我知道了,阁下还有什么事吗?”

向柔玲眯起眼睛,说:“女士,我不管你是谁,向东阳是个祸害,你收留他,恐怕会有麻烦。”

“哦。”我身子前倾,问,“那么,我会有什么麻烦呢?”

向柔玲冷声道:“他是程先生要对付的人。”

“程先生是哪位?”我问。

向柔玲眼神犀利,说:“一位神级高手。”

她原本以为,只要说出了神级高手四个字,我一定会吓得屁滚尿流,立刻将向东阳给赶出去,谁知道我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说:“哦,知道了。”

向柔玲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说:“女士,你知道你是在跟谁作对吗?”

我呵呵一笑,道:“我知道,但是,你们知道吗?”

向柔玲眼睛下的肌肉抽搐了两下,深深地望了我一眼,站起身来。道:“该说的,我们向家都已经说了,既然阁下不听劝,就不要怪我们心狠手辣。”

向柔玲走了,向东阳从房间里出来,有些担心,说:“元女士,我……还是走吧。”

我问:“程先生是谁?”

向东阳眉头紧皱,说:“程先生,全名程凯之……”

“等等,程凯之?”我打断他,“程家的族老?”

向东阳一愣,道:“您知道?”

真是有意思啊,我笑了笑,这个程凯之,就在上官允的那个名单上。

他要对付向东阳?堂堂神级高手,对付一个普通男孩?

这其中难道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隐情?

“你怎么得罪他了?”我问。

向东阳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据说是我母亲得罪过他。但我想不通,我母亲没有修为,只是个普通人,怎么会得罪一个神级高手?”

我打量着他,觉得事情没有我想的简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