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2章 封神大典/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怎样,我都罩你。”我说,“你好好养身体吧。”

向东阳犹豫了一下,问:“元女士,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笑了笑,说:“怎么?不想我帮你?”

“不是……”他顿了顿,眼神变得坚毅,说,“元女士,我早已经不相信这世上有不求回报的人。请告诉我您想要什么,如果我能做到,一定会做。”

在过去的一两个月里,他经历了人情冷暖,早已经不是那个只知道惹事的纨绔子弟了。

“我看中了你。”我刚开口,就看见他浑身抖了一下,咬着牙说:“元女士,我不想出卖自己的肉体。”

我嘴角抽搐了两下,在心里呵呵干笑了两声,开什么玩笑,我对你这小孩子一点兴趣都没有好吗?为什么把我当成乘人之危,强抢美少年的恶人?

“我看中了你的资质。”我面无表情地说,“想要收你为徒。”

向东阳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真,真的?”他激动得浑身发抖。“您真的愿意收我为徒?”

“我不会随随便便收徒。”我严肃地说,“我的徒弟,天赋必须要好,但人品也不能差。”

他连忙说:“师父,我的人品很好的。”

这小子直接喊我师父了。

我双手抱胸。靠在沙发上,说:“听说你之前欺男霸女,打架斗殴,无恶不作?”

他清秀俊美的脸上一红,说:“师父。你别听他们乱说啊,我虽然是纨绔了一点,但我从来没有做过欺男霸女的事情。上次得罪方家,就是因为方家的老四在夜店对一个女孩动手动脚,我替那女孩出头,才跟他狠狠打了一架。这次我落难,方老四还跑出来揍了我一顿,我腿上的伤,就是他打的。”

“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自然要调查清楚,先治好你的病再说。”我道。

他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如果您治好了我,才发现我是个坏人……”

他眼前一花,我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一把卡住了他的脖子,盯着他的眼睛,冷声道:“如果你是个坏人……我既然能给你重生的机会,也能让你生不如死。”

我的眼神让他感觉浑身发冷,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把他吓了个半死之后,我又露出了一丝笑容。道:“把今天的固元丹吃了,好好休息吧。”

向东阳只得乖乖地退回了房间里,这一天我就在酒店里修炼度过,第二天一大早,打开电视。正在播放新闻。

著名企业家某某某出车祸身亡。

著名影星在拍摄新片的时候,威亚出了问题,从半空中摔了下来,当场死亡。

著名慈善机构负责人某某某在情人家中过夜的时候心脏骤停猝死。

这些人都在那个名单上。

上官允已经出手了。

这时,向东阳走了出来。打了个哈欠,说:“师父,我昨晚睡得真好。两个月以来,这是我睡得最好的一场觉。”

“不要叫我师父。”我纠正他,“叫我元女士吧。”

他有些委屈。说:“师父,您不是说过会收我为徒吗?”

我瞥了他一眼,道:“你如果能通过我的考验,我才会考虑收徒。”

他目光坚定如磐石:“我一定能。”

倒是有几分志气。

“你觉得身体如何?”我岔开了话题。

他活动了一下子筋骨,惊喜地说:“师……元女士。你的丹药真有用,之前我全身都痛,整天都没什么精神,今天却觉得精神百倍,身上也清爽多了。”

“很好,毕竟年轻,恢复起来也很快。”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先给你疏通一下经脉吧。”

他满脸喜色,道:“是,多谢元女士。”

我让他脱掉衣服。只穿着一条短裤,躺在床上,我站在床边,双手掐了一个法诀,然后点在他的胸口。一道灵气冲进他的经脉之中,开始冲刷堵塞经脉的淤血。

对他下手的人,恐怕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下了毒手,这些淤血不是一天凝结而成,将经脉堵了个严严实实,让他从小就体弱多病,他能活到现在,已经是烧高香了。

疏通经脉的过程很痛苦,他全身一个劲地冒冷汗,仿佛从水里捞起来一般,却死死地咬着牙不肯出声。

花了整整一个上午,疏通了几根经脉,他的身体也到了极限了,我收起灵气,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你这病不是一朝一夕能治得好的。休息一下,吃颗固元丹,再去洗个澡吧。”

向东阳吃了一颗药,身上有点力气了,才发现自己的皮肤上凝了一层薄薄的污垢。

那层污垢也不知道是什么,居然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臭味,比垃圾堆里的味道都臭得多,他差点吐了,立刻冲进了浴室,洗了整整一个小时,才将污垢洗干净。

洗完澡之后,他觉得身体轻盈,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还摆了一个健美先生的姿势。

我默默地想:这小子是逗比吗?

“把衣服穿上。”我说,“打理一下头发,跟我走。”

“去哪儿?”他问。

“去上官家参加封神大典。”

和上次晋升七品不同,那次不过是普通的宴会,请客吃饭而已,而突破神级,在古代是有一个很盛大的仪式的。只不过现代人嫌麻烦,不想劳心劳力,搞得那么轰动罢了。

举行封神仪式的地方,是上官家在郊区的山庄,有很大的广场,此时已经人山人海,首都市有头有脸的人几乎都到了。

这么年轻的神级,谁敢不给面子。

我带着向东阳无声无息地走了进来,虽说我现在的名气很大,但见过我真容的少之又少,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但是,却有人注意到了向东阳。

“哟,这不是向家的那个弃少吗?”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

向东阳脸色一沉,缓缓回过头,咬牙切齿地说:“方老四!”

方四少嘴角带着一抹鄙夷的笑意,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道:“哟,穿得不错啊,是榜上了哪个大款了?”

跟在方四少身后的男人走上来,笑道:“向东阳,反正你都是要卖的,我当时给你介绍的秦先生有哪点不好?”

这个男人,正是他曾经的好哥们——刘家敏。

向东阳眼中的愤怒和恨意像刀一般,要将二人千刀万剐。

“看什么看?”方四少伸手就来打他的脸,“你以为你还是向家的少爷吗?”

向东阳反应极快,一巴掌打开了他的手,方四少心中暗惊,几天前他还是要死不活的样子,怎么转眼就生龙活虎了?

向东阳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别碰我。否则我一定会把你的脑袋给拧下来。”

看着他的眼神,方四少心中居然生出了几分恐惧。

他在怕?

他居然怕这个丧家之犬?

方四少勃然大怒,一巴掌朝着他的脑袋打了过来:“你一个弃子,也敢对我动手!”

忽然,他的手顿住了。

我抓着他的手腕,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他顿时毛骨悚然。

我将他往外一推,然后对向东阳说:“你还是定力不够,被人一激就动了怒。两只蝼蚁而已,何必去理他们?”

蝼蚁?

两人大怒,正要发火,却一眼看到我的容貌,眼睛顿时就亮了。

“呵呵,这位女士,听你的口音是外地人吧?”刘家敏笑嘻嘻地说。“你别被这个小子给骗了啊,他早就不是什么向家的少爷了,连份工作都找不到,只能在垃圾堆里翻吃的,你如果要找男友,我身边这位可是方家的四少,方家你知道吧?那可是首都市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