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 雷霆手段/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明黎道:“这个倒也不难,我有个办法……”

话还没说完,忽然一种危机感从心头升了起来,我脸色一变,大声道:“不好!向东阳有危险!”

我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却发现隔壁的门紧锁,根本进不去。

我面色一沉,手中凝出了一柄灵气长剑,一剑刺在门上,门轰然碎裂。一股邪恶的气息迎面而来。

“东阳!”我双手结了一个法印,在身体四周张开一个保护屏障,然后冲了进去。

这屋子之中居然充满了腐蚀性极强的邪气,在顷刻之间便将屋里的桌椅板凳之类全部腐蚀干净。

屋子里没有人。

我心中一阵乱跳,难道向东阳已经被腐蚀成一滩血水了?

唐明黎和上官允也跟着走了进来,上官允的脸色黑得吓人,而唐明黎却走到那张还未腐蚀完的桌子前,道:“这屋子里摆过水果?”

我道:“之前下人们给每个房间都端了一盘时令水果,我检查过,并没有发现问题。”

唐明黎笑了笑,道:“那水果的确没有问题,但这屋子有问题。”

他来到一面墙壁前,取下了墙上所挂的山水图,然后用手一挥,墙上便现出了一个漆黑的骷髅图案。

那图案有极强的腐蚀性。一出现就将墙壁腐蚀了下去。

这屋子从一开始就被下了密咒,这密咒上面又叠加了三层隐藏咒,都是精于此道的高手所下,如果不是密咒已经引发,恐怕连我也发现不了。

他又指了指那桌子。道:“这种密咒需要一件东西作为引子,它可以是任何东西,只要施咒的人在下咒时,将咒语打进去就行了。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个密咒的引子。就是某种水果。”

上官允眼中的愤怒化为了一层层黑色的气息,缠绕在他四周,撒旦教的人三番四次在他的山庄之内搞事,简直不把他放在眼中。

而此时,我的心口一片冰凉。

向东来已经死了吗?

他气运这么高,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死了?

因为我一时的疏忽,他就……

“师父。”清朗的男声从身后传来,我惊诧地回过头,看见向东来正从门外走了进来,被里面的情形吓了一跳:“我勒个去,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皱眉道:“你刚才到哪儿去了?”

向东来说:“我有些饿,看见那边橘子树上结了几个橘子,就去摘了几个过来。”

他扬了扬手中的塑料袋。

上官允似乎想到了什么,道:“你从门出去的?”

“不是,是从窗户出去的,没走门。”他有些不好意思,“从前门走要绕一大圈,所以我就翻窗户了。”

上官允眯起眼睛,道:“唐家主。启动这个密咒,需要有人操纵吧?”

唐明黎点头:“没错。”

上官允说:“山庄里有某个人,亲眼看到向东阳回到了房间,便立刻启动了密咒,但他没有想到。向东阳居然会翻窗户出去摘橘子。”

“当时这个人所在的位置,就在能看到屋子正门,却看不到窗户的地方。”他高声道,“来人!”

几个手下立刻鱼贯而入,弯腰行礼:“家主。”

上官允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扫过。道:“你们一直隐藏在暗中,随时等候我的差遣,告诉我你们刚才所在的方位。”

“是。”五人将刚才所藏匿的地方说了出来,其中有三个的方位都只能看见正门,看不见窗户。

撒旦教的奸细。就在这三人之中。

上官允目光在三人身上扫过,三人都低着头,什么话也不说。

忽然,他动手了。

他手一伸,三道金色的丝线从手心中飞了出来。钻进了三人的身体之中,三人都惨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

“家,家主。”其中一个手下惊道,“家主饶命啊,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上官允冷眼看着他们,道:“是不是,很快就能知道了。”

三人露出极度痛苦的神色,在地上不停地打滚。上官允淡淡地道:“我在你们身体之内,种入了一丝融化的金属,它的温度非常高,会在你们的经脉之中游走,从你们的血肉里。熬出油来,直到把你们的血肉全部熬尽。”

他的眼中一片冷漠,道:“这个过程非常痛苦,而且十分漫长,在剧烈疼痛七天之后,你们才会油尽灯枯而死。”

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极度的恐惧,不停地求饶。

上官允冷冷地说:“你们之中,到底谁才是撒旦教的奸细,乖乖招供,我可以给他一个速死。”

三人连连惨叫,却没有一个人招供,都说不是自己干的,还不停地表忠心。

上官允没了耐心,出手在他们的头顶上一点,三人脸色大变。惨叫声更加凄惨,身体之上渗出了一层油光,就像是刚刚从油罐子里捞起来了一样。

向东阳躲在我的身后,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凄惨的景象,以前的他,见过最惨的,也不过是一个得罪了权贵的男人,被几个大汉凌辱罢了。

当时,他觉得那人真是太惨了,后半辈子怎么过?

没想到,和今天所见到的酷刑比起来,那就像是小孩子的游戏。

就在这个时候,上官允忽然伸手一抓,三条丝线从三人脑袋里飞了出来,回到了他的体内。

三人一下子解脱了,倒在地上,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连那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一向冷心冷面的家主,居然放过他们了?

上官允再次出手,一把抓向旁边所站立的另一个手下。那人刚才并不在大门前方。

“家,家主。”那人惊恐地喊道,“冤枉啊,刚才我一直隐藏在东边的树丛里!”

上官允冷笑一声,问另外四人,道:“你们刚才看到他了吗?”

四人互相看了看,都摇了摇头。

他们都知道各自所隐藏的方位在哪儿,但不可能互相死死地盯着,又不是互相监视。

“也就是说,他是有机会离开树丛的。”上官允道。

那人连忙说:“家主明察,我并没有离开树丛。我家三代都在上官家做事,我父亲还为上官家牺牲,我们家族对上官家忠心耿耿,根本不可能背叛!”

上官允冷冷瞥了他一眼,道:“就是因为你家世代忠诚,才不会有人怀疑你。”

他冷哼了一声,道:“你一直隐藏得很好,可惜,你的本能背叛了你。我刚才对这三人用刑,你似乎很恐惧啊。”

那人连忙道:“家主雷霆手段,属下,属下怎么能不恐惧。”

上官允冷笑一声,道:“我会分不清你是为何恐惧?”

说罢,他一掌抓在他的脑袋之上,强大的神级神识强横地钻进了他的脑袋之中,将他的脑海搅乱。

搜魂!

上官允直接对他进行了搜魂!

那手下浑身颤抖,双眼翻白,就像是鬼上身一般,几分钟后,上官允将他扔在地上。他不停地抽搐,口吐白沫,晕了过去。

搜魂之法,是从人类的大脑之中强行提取记忆,会摧毁对方的大脑,让他成为白痴。

上官允睁开眼睛,冷冷瞥了那手下一眼,道:“我们上官家待你们家不薄,当年你父亲为上官家牺牲之后,我们给了你们家族一大笔资源作为补偿,不然以你的修为,怎么能有今天?没想到你居然因此恨上了我们家族,投靠撒旦教,简直罪无可赦!”

说罢,他又转向之前受刑的三人。说:“辛苦你们了,你们下去,各领一颗大还丹吧。”

三人都露出惊喜的神情,道过谢之后都退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