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 向家来人/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明黎温和地说:“先吃饭吧,吃完之后,我们再谈谈撒旦教的事情。”

没想到,这一说就说了一个上午,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我又只得留他吃了一顿饭,一直到了晚上,吃完了晚饭他才离开,我额头上忍不住冒出十字型青筋,他就是来蹭吃蹭喝的吧?

就在这时。向东阳兴冲冲地跑出来,激动地说:“师父,我,我找到气感了!”

我愣了一下,惊呆了。

他才刚刚疏通经脉,我还没有教他练功的窍门,他自己拿着唐明黎给的功法,就练出气感来了?

这悟性也太逆天了一点吧?

突然很自豪是怎么回事?我收了一个天才弟子啊!

“说说,你是怎么找到气感的?”我道。

刘东阳说:“师父,我在电脑上仔细看了功法的内容,将口诀背下来,试着练了练,刚开始的时候感觉有些迟滞,经脉里很不舒服,但下午的时候,就找到了敲门,引气入体了。”

我给他把脉,果然发现他体内有一缕灵气,虽然很微弱,但确实是入门了。

我点头道:“很好。既然你已经引气入体,我就将万物化生诀也教给你,两种功法一起修炼,要做到融会贯通。”

现在很多人认为两种功法不能同时修炼,其实是误区。

就像读书一样。哪有学了语文,就不学数学的道理?

只不过有些功法是相克的,那的确不能一起修炼,只要属性相符,而修道者天赋又足够的话,双管齐下,自然威力更加强大。

我正在教授他修炼的诀窍,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我有些不快,对刘东阳说:“去看看吧。”

“是。”刘东阳起身开门,打开门的刹那,他皱了皱眉头,正要将门关上,却听外面的人叫了起来:“东阳,别关啊,我是你姐姐啊。”

刘东阳脸色阴沉,说:“我已经被赶出了向家,早已经不是向家的人了,你们还来干什么?”

那尖锐的女声说:“东阳,你就算不认我们。也不能不认你心姐姐啊。”

刘东阳看向站在她身后的那抹灰色的身影,眼底闪过一丝不忍,没有说话。

我道:“东阳,是向家人来了吗?让他们进来吧。”

向东阳侧开身子,沉着脸。说:“进来吧。”

向家一共来了三个人,一男二女。

这三人都是年轻人,没有长辈。

那男人二十多岁,看上去十分沉稳老练,而那两个女人。一个美艳动人,身上所穿,全都是名牌,脸上带着几分娇气,平日里肯定是被父母捧在手中。娇生惯养长大的。

而另外一个少女,比向东阳大个两三岁,长得……

我不知道如何形容那少女,从她的眼神来看,她是个清纯的少女。但这女子的容貌却生得十分魅惑,仿佛她看你一眼,你就能沉浸在她的眼眸之中,再也无法爬出来。

艳骨。

天生艳骨!

这个女孩若是生在古代,恐怕是会引起男人们争夺,引发战争的祸水啊。

可是,看她身上所穿的衣服,似乎过得很不好?

那女孩朝我看了一眼,见我在打量她,立刻将头垂了下去。

“元女士。很荣幸能见到您。”那年轻男人似乎有些激动,微微弯腰,行了一礼,说,“我叫向西来。这是我妹妹向思睿和堂妹向梦凡。”

原来那个穿了一身灰扑扑的衣服,留着齐刘海,天生艳骨的少女就叫向梦凡。

我冷淡地说:“三位到我元家来,有什么事吗?我记得向家已经将东阳赶出家门,据说连族谱里的名字都抹去了,按道理说,你们应该没有什么关系了吧?”

向西来连忙说:“是这样的。之前之所以将东阳赶出门,是有人陷害东阳和二叔,诬陷二叔在管理家族的产业时,中饱私囊。贪污受贿。家主一气之下,才将东阳赶走。后来家主气消了,觉得这件事很蹊跷,又吩咐人重新严查,这一查。查出了事情真相,二叔并没有做这些事情,都是七堂叔,为了代替二叔管理家族产业,不仅对二叔下了杀手,还诬陷他。”

说到这里,他义愤填膺地说:“家主知道之后,气得差点晕倒,将七堂叔给抓起来了,还让我们来将东阳请回去。至于七堂叔如何处置,家主说,看东阳的意思。”

向东阳听到父亲死亡的真相,脸色惨白,浑身发抖。

我看向他。道:“东阳,你愿意跟他们回去吗?”

向东阳缓缓来到向西来的面前,冷声道:“回去告诉他们,不要认为找了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卒子出来顶罪,就能骗得了我。当初那些事情是谁做的,大家心里都清楚,所有陷害我父亲、害死我母亲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向西来一脸的真诚,说:“东阳,你一定是对家主有什么误会。肯定是有人在你面前挑拨离间。家主对当初赶你离开的事情很后悔,也很自责,你跟我回去,让家主跟你解释清楚,好不好?”

向东阳脸色阴沉。道:“不必了,真相如何,我自然会去查证,三位,请回吧。”

向思睿上前道:“东阳,你就算不把我们放在眼里,那梦凡呢?全家就数梦凡对你最好,你被赶出家门的时候,还是梦凡拿了自己存了十几年的私房钱给你,你才没有被饿死、冻死。你就不能看在她的面子上,回去一趟吗?”

向东阳看向那个天生艳骨的女孩子,那女孩子有些紧张地绞着衣角,向思睿用手肘打了她一下,说:“梦凡。你说句话呀。”

向梦凡犹豫了一下,说:“东阳,你,你回去一趟吧……”

向东阳眼底闪过一抹犹豫,见他为难。我开口了:“我不允许。”

几人都露出惊讶的神情,我冷冷道:“我才刚刚把他的身体给养好,他正是修炼的最好时机,这种时候,怎么能让俗务来打扰他?”

向西来连忙说:“元女士……”

我举手制止他说下去。淡淡道:“我是他师父,现在他父母双亡,爷爷也过世了,他的事情,我可以做主。”

李木子上前一步。道:“三位,天色不早了,师父和师弟还要修炼,请回吧。”

向西来和向思睿都露出不甘心的神情,朝着我弯腰行了一礼。道:“既然元女士还有事情,那我们以后再来。”

离开之时,向梦凡忽然转过身来,抓住向东阳的手,说:“东阳,你,你一定要好好保重。”

说罢,跟在向西来二人身后,离开了我家。

他们一走,我便道:“东阳,那女孩给了你什么东西?”

向东阳张开手,手中夹着一张小纸条,他打开纸条,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那纸条上写着:千万不要回向家!!

她特意打了两个感叹号,可见她有多么紧张和着急。

我勾了勾嘴角,道:“怎么,他向家难道是龙潭虎穴不成?你一回去,就要吃了你?”

李木子上前道:“师父,向家会不会和撒旦教有勾结?”

我微微点头道:“有这个可能,不然他们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想尽了办法让你回去呢。”

我转过头,对向东阳道:“先不要管他们,你好好修炼,突破一品之后再说。”

“是,师父。”他点了点头,便回了房间修炼。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他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有出房门一步,每天的饭食都是李木子送去,放在门口。

而这一个星期里,上官允和唐明黎在首都市里大肆搜查撒旦教的暗桩,整个首都风起云涌,波云诡谲,不时地便有哪位有头有脸的重要人物突然出事的消息传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