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1章 有师父在/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旁边那个男人似乎是陆家的人,大度地说:“没关系,谁家没有几个让人不省心的孩子?教育好就行了。”

他身后站了一个年轻人,一身西装革履,长得倒是挺好看的,就是眼睛发青、印堂发黑,一看就是纵欲过度,把身子给掏空了的。

向俊英就是向家的家主。他叹气道:“东阳啊,赶快把你姐姐放了,今天是她的好日子,你不要乱来,我先让人送你回家,等婚礼结束之后再说。”

说完,两个七品的高手走上前,朝着向东阳抓来。

向梦凡连忙说:“你们误会了,东阳这是来祝贺我结婚呢。”

她拉了拉向东阳,说:“东阳,你说对不对?”

她跟向东阳一个劲儿地打眼色,向东阳却装作没看到,冷声道:“你们逼着我姐姐结婚,还敢往我身上泼脏水,向俊英,你有多无耻。我今天算是见识了。”

向西来立刻上前道:“东阳,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家主毕竟是你的叔叔。”

向东阳冷笑道:“叔叔?气死父亲、害死兄嫂、抢夺侄儿家产,将侄儿赶出家门。世上有这样的叔叔吗?”

向俊英脸色一变,道:“东阳,你不要听信那些人挑拨离间,谁不知道我的为人?我行得端做得正,大家有目共睹。”

向西来也露出痛心的神情,道:“东阳,我知道,家主将你赶出家族,你对家主心存怨恨,但你也不能造谣诽谤家主啊。”

周围围观的人也对着向东阳指指点点。

“这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纨绔子弟向东阳吧?”

“呵呵,谁不知道他是首都市一等一的纨绔,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呵呵,他父母还贪污家族财产,这样的人,向家主只是把他赶出门,没有把他送进监狱。已经是法外开恩了,他居然还诽谤向家主,唉,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啊。”

“呵呵。向家主还是太仁慈了,这样的人要是在我们家,我早就……”

向东阳脸色涨得通红,愤怒地瞪着向俊英和向西来父子俩。两人眼底闪过一抹阴鸷和得意。

我和李木子本来还在休息室内看热闹,见此情形,自然不能再沉默了,大步走了出去。冷声道:“我看今天谁敢动我的徒弟。”

众人都震惊地看向我。

“她是谁?”

“听口音不像是首都人?”

“她刚才说什么,向东阳是她的徒弟?不是说向东阳是个废人,根本不能修炼吗?”

“咦,你们看。向东阳是不是晋升到了二品了?”

“真的啊,你不说我还没发现,怎么可能!”

这个时候,向俊英父子俩才发现向东阳已经成了修道者,脸色都有些变。

“你是什么人?”陆家的那个中年男人不悦地问,而陆七少爷一双眼睛却在我身上扫来扫去,满是淫邪之色。

李木子脸色一沉,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她已经出现在陆七的面前,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将他打飞了出去。

众人都是一惊,陆父大怒。道:“你们要干什么?”

李木子冷哼一声,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敢用那种眼光看我师父?找死!”

陆父气得脸色苍白,怒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这些人给我抓起来!”

李木子霸气地朝他们一指,道:“我看谁敢动!知道我师父是谁吗?”

众人面面相觑,有人嘀咕了一句:“不就是个外地人,还横上了。”

“就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吧?不知道咱首都什么都不多。就是权贵多啊。修为高了不起啊,咱们这里随便哪个家族出来个供奉,就能把你打趴下。”

“呵呵,小妹妹。我劝你做人还是低调一点的好,首都是什么地方?在这里,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也得卧着。”

李木子冷笑一声,双手快速结了一个法印,只见天花板上忽然伸下来几根藤蔓,将刚才说话的那几个人全都绑了起来,吊在半空之中。

众人再次一惊。

“你。你好大的胆子!”有人怒道,“居然敢动我们方家的人!我看你是找死!”

李木子的目光在他身上扫过,冷哼一声,道:“我就是动了。你能奈我何?”

那人气得脸色通红,大声道:“峰叔,动手!”

话音未落,暗处忽然出现一个人影,猛地朝着李木子冲了过来,李木子眼神一沉,这居然是个八品中期的高手!

“来得好!”她沉声道,忽然四周墙壁中有几条藤蔓破土而出。朝着来人缠了过去。

那人双手忽然出现两把弯刀,在半空一舞,将藤蔓全部绞碎,然后一刀劈向李木子的脑袋。

“师姐。小心!”向东来大惊,正要上前救援。

这时,我出手了。

众人根本没有看见我是如何出手的,那人就往后飞了出去,手中的双刀也脱手而飞,狠狠地插进了方家那人双腿边的地面,发出沉闷的声响。

“峰叔!”方家那人吓得面如土色,浑身瑟瑟发抖。

这两把刀要是稍微往旁边移了一下。他这条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向家父子的脸色很难看。

向俊英上前一步,道:“元女士,这是我们向家的家事,向梦凡是我们向家人。请您不要插手。”

我冷笑一声,道:“那你们是不是华夏人?”

几人愣了一下,道:“当然是。”

“那你们该不该遵守华夏的法律?”我又问。

几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我淡淡道:“华夏的《婚姻法》。第一条就是双方自愿,现在向梦凡不愿意,你们逼着她嫁给不喜欢的人,这就是违法。”

我挑了挑眉毛。道:“怎么?你们这些首都市的世家大族们,居然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吗?”

虽然这些人平日里干了不少践踏法律的事情,但是有些事情做得,说不得。说了就是政治不正确。

向俊英朝向梦凡看了一眼,说:“梦凡,你说说,你是不是自愿的?”

向梦凡犹豫了一下:“我……”

向俊英微微眯起眼睛。说:“梦凡,你可要想好了再说。”

李木子毫不客气地说:“怎么,你还敢当众威胁?”

向东阳抓住她的手,捏了捏,说:“梦凡,不要怕,有师父在这里,谁都不敢对你怎么样。”

向梦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神变得坚定起来,说:“反正我早就是无父无母的孤女了,你们也拿捏不住我!”

向俊英怒道:“梦凡!别忘了,向家养了你这么多年!”

我冷哼一声,道:“按照我华夏的法律,你们有责任养育亲戚家孤儿。何况她父母的财产不也在你们手中?那是你们应该做的,还想挟恩图报?”

我字字句句都离不开华夏法律,让几人完全无法反驳。

向梦凡死死拽着向东阳,手心里满是冷汗,但她依然坚定地说:“我不愿意嫁给这个男人,是他们逼我的!这个陆七少爷吃喝嫖赌抽样样俱全,还害疯了前未婚妻,首都市里没有一个世家愿意将女儿嫁给他,向家主却把我往火坑里推!”

陆父脸色黑得如同锅底,怒道:“你胡说八道!”

向东阳毫不客气地说:“怎么?你儿子敢做,你不敢认?谁不知道,他前未婚妻,一个海归的女博士,就因为在他几个狐朋狗友面前说了他几句,就被他给毁了?怎么,还想毁了我堂姐?”

陆父咬着牙,眼里淬满了毒:“好,好,你到底是什么人?今天留下个名号来,你给我们的侮辱,我们陆家以后会加倍奉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