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2章 腿都吓软了/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低呼一声,道:“我想起来了!”

众人都看向他,他指着李木子道:“我想起她是谁了!她叫李木子,是大名鼎鼎的九品炼丹师——恐怖女主播的弟子!我以前看过她的直播!”

这个消息就像一个炸弹,瞬间就在宾客之中炸开,陆父双腿一软,差点晕倒。

“原来她就是恐怖女主播啊,叫什么来着?好像姓元?”

“这下子向家和陆家惨了,居然和她作对。不知道人家的运气好到逆天吗?”

“以后咱们还是离向家和陆家远点吧,不然要是惹怒了人家,被桃源拍卖行拉入了黑名单,我们想买丹药都没地方买去。”

有的家族开始悄悄溜走,原本人山人海,到处是看热闹的人,这下子全都走了个干净。

陆父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指着向家家主一阵痛骂:“向俊英!我们陆家跟你们没有仇吧?你们为什么这么害我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向东阳拜了一位九品炼丹师为师?”

向俊英沉着一张脸,说:“亲家……”

“别叫我亲家,我当不起你的亲家!”说完,他往前走了几步,朝我行了一礼,说:“元女士,我们不知道是您,刚才得罪了,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们愿意奉上一点小小的心意,作为补偿。”

我冷冷道:“你们想要怎么补偿?”

陆父咬了咬牙,一脸肉痛地说:“我们愿意奉上一根千年人参,请元女士笑纳。”

李木子嗤笑一声。说:“千年人参?我家用千年人参炖鸡,天天吃。”

陆父脸色一白,深吸了一口气,说:“我们陆家,还愿意奉上一棵三百年分的毕秀草。”

李木子双手抱胸。说:“这还差不多。”

陆父心疼得脸部肌肉都在颤抖。

向东阳又道:“婚事呢?”

陆父道:“退婚,立刻退婚。”

“等等。”向东阳道,“要退也是我梦凡姐姐退。”

陆父一愣,连忙说:“是,是向女士退。”

李木子朝我看了一眼,见我露出满意之色,道:“你可以走了。”

陆父如蒙大赦,立刻叫来自己的保镖,抱起儿子就往外走。

一时间,屋子里只剩下了我们和向家的人。

李木子一马当先,说:“怎么?向家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跟我师父叫板?”

她顿了顿,眼中光芒闪烁:“还是……你们向家攀上了大树,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向西来皱着眉头道:“不管阁下是谁,总要讲个理字,你们大闹婚宴,把个好事生生变成了坏事,到哪里也说不过去。”

李木子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我们这是从包办婚姻中将可怜孤女救走,到哪里都占得住理。反而是你们,对自己的亲戚都这么狠毒。何况是外人了。我看以后谁敢跟你们向家合作。”

这就是红果果的威胁了,向家人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向俊英咬紧了牙关,沉默了好一阵,才说:“西来。让他们走吧。”

向西来一惊,道:“父亲,要是让他们就这么走了,以后谁还会把我们向家放在眼里。”

“难道你还想和九品炼丹师硬扛吗?”向俊英转过头去,脸上又急又狠。“让他们走!”

李木子正想嘲讽他们几句,笑话,什么叫让我们走?难道我们想走,他们还拦得住吗?

你惊动了我们,不出点血。拿出一点好东西来,还想让我们走?

这时,我打断了她,说:“好了,最近是多事之秋。不要在无谓的事情上浪费时间,我们走。”

李木子对向家人哼了一声,说:“算你们走运。”

我们几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离开了皇后饭店,刚刚走上马路,我的心中忽然生出一丝危机感,伸手就将向东阳拉到身后。

几乎与此同时,方圆五百米之内,猛地升起一股黑色的能量,在天空中蔓延,合在一起。如同一个巨大的黑色锅盖,以酒店为圆心,狠狠地盖了下来。

轰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声,黑色能量所笼罩的地方,里面的一切都化为了焦土。无数碎石飞扬起来,夹杂着普通人的尸体,如同末世一般的景象。

爆炸持续了五分钟,等向东阳几人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被埋在了地下。

这周围全是高楼,爆炸之后,高楼倒塌,将方圆五百米之内全部掩埋了起来。

这些崩塌的房屋下面,有一些空洞的地方,若是运气好。没有被压着,躲在了这些空洞之中,还能撑到救援赶到,就能活命。

我们此时就在一片狭窄的空洞中,李木子和我们走散了。向东阳和向梦凡有我护着,没有生命危险。

此时,我们几人都灰头土脸,向东阳搀扶着向梦凡,向梦凡似乎被吓得不轻,灰尘蒙在她的头上和脸上,就像抹上了一层灰色的腻子粉。

“梦凡姐,你振作一点。”向东阳在她脸上用力拍了拍,她这才回过神来,颤抖着说:“我。我们死了吗?”

向东阳道:“放心,有师父在,我们不会死的。”他侧过头看向我,说:“师父……”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我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身体摇晃了一下,伸手扶助旁边断裂的钢筋,才没有摔倒。

“师父?”向东阳惊道,“您,您受伤了。”

我吐出一口血沫,咬牙道:“撒旦教这次真是被逼急了,居然敢在华夏的首都干这种事情,这是逼华夏向整个撒旦教宣战!”

向东阳焦急地望着我,我拿出一颗疗伤丹药,放进了口中。说:“我的经脉端了几根,需要打坐疗伤,东阳,你能帮我护法吗?”

向东阳郑重地点了点头,道:“师父。交给我了,他们要是想伤您,必须踏过我的尸体!”

我点了点头,拿出了那幅美人图给他,教给他启动的口诀,说:“一旦有危险靠近,就把这个打开。”

他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师父。”

我盘腿坐下,开始运功疗伤。向梦凡躲在向东阳的身侧,满脸的内疚,流下泪来。

“东阳,都是我,是我害了你们。”她痛苦地说。“你们不该来的,这就是个陷阱啊。”

向东阳沉默了一会儿,说:“梦凡姐,我问你,向家到底有什么阴谋?他们跟撒旦教。到底有没有瓜葛?”

向梦凡道:“我是偷听来的,他们说你的体质很特殊,上面想要你死,只要我们能帮助他们杀了你,他们就会给向家数不尽的资源。”

向东阳脸色一沉。咬牙道:“向家居然真的跟撒旦教勾结,还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这根本就是叛国!”

向梦凡紧张起来,问道:“那个撒旦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你是什么体质,他们非要杀你不可?”

向东阳握拳道:“那当然是因为小爷我是他们的克星!”

他昂起头。咬牙切齿地说:“我之所以有今天,都是他们搞的鬼!杀父之仇、杀母之恨,不共戴天!只要小爷我不死,等我的实力越来越高,迟早要将撒旦教一网打尽!”

向梦凡一脸的担忧:“可是我听他们的语气。撒旦教似乎很强大,东阳,你一定要小心啊!”

向东阳得意地说:“我师父可是九品炼丹师,神级高手,有师父在,小爷我才不担心呢。”

就在这时,他忽然警觉起来,向梦凡吓了一跳,往他身边靠了靠,说:“怎,怎么了?”

“奇怪,我刚才感觉到周围好像有人。”他皱眉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