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7章 神秘监狱/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允可是个心思无比狠毒的人物,又对撒旦教十分仇恨,他动起手来,是绝对不会心软的。

成干事颓然坐下,说:“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我还有什么话好说?”

谭委员长道:“我可以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在特殊部门内发展了多少下线?另外几个人又发展了哪些下线,只要你全都告诉我,我自然会想办法放你一条生路。”

成干事哈哈大笑,说:“谭委员长,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当年我三儿子为特殊部门而死,你们是怎么对待他的?你们说。他胆小怕事,不敢迎战那只厉鬼!不仅不给他烈士的称号,还将他除名!谭委员长,那可是我最喜欢、天赋最高的儿子!”

谭委员长怒道:“当初如果不是你儿子临阵脱逃,他所带领的那个小队,根本就不会全军覆没!你儿子是人,难道那些人就不是人吗?他们就没有父母吗?”

成干事冷笑一声,道:“人都死了,事情真相如何,不还是凭你的一张嘴说吗?既然你们对我儿子不公,就别怪我背叛你们!想要知道我所发展的下线?呵呵,做梦!”

上官允冷眼看了看他,说:“委员长,把他交给我吧,保证不到一个小时,你就能得到想要的名单。”

谭委员长沉默了片刻,道:“不行,我不能滥用私刑。授人与柄。放心吧,我们特殊部门有的是办法,能从他们的口中撬出秘密。”他侧过头,正好一个女人迎面走来。

那女人身材婀娜,披着一头长发,身上穿着黑色的职业西装,但这么正式的穿着,在她身上一点都不显得老气,反而将她的身材包裹得玲珑有致,冷艳诱人。

“委员长,您叫我?”那女人上前一步,道。

谭委员长对我们说:“这就是我们特殊部门的审讯官,她的名字不方便说,代号‘血红’。”

血红看着我说:“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恐怖女主播吧,元女士,你好,很荣幸见到您。”

“你好。”我伸手和她握手,她却低下头,拿起我的手,在我手背上印下一个吻。

我愣了一下,立刻将手缩了回来,唐明黎和上官允的眼中也闪过了一抹阴霾。

唐明黎一个箭步上前,站在我的身侧,道:“血红女士这是干什么?”

“只是吻手礼而已,何必这么紧张呢?”血红瞥了他一眼,对这个英俊无匹的帅哥没有任何的感觉,转头看向我的时候,眼中却有几分温柔,“元女士,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共进晚餐。”

我嘴角抽搐了两下,说:“那个……以后再说吧。”

我心惊肉跳,这位血红女士,不会也喝过我的血吧?

不知道她的真名,我连查都无从查起。

血红笑了笑,说:“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保证让他们全都招供。”

我对她的审讯方式还真有点兴趣。可惜不能围观。

从特殊部门出来,上官允道:“元女士,我送你回家吧。”

唐明黎淡淡道:“就算要送,也是我送,什么时候轮到你?”

我见二人又要吵起来,连忙说:“不用送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正说着,一辆越野车开了过来,向东阳从车窗里伸出脑袋,说:“师父,快上车吧。”

我暗暗松了口气,这小子真是好样的。回去要多奖励他几颗丹药。

我朝二人笑了笑,说:“两位家主,回见。”

说罢,匆匆上了车,对向东阳道:“快,快走。”

向东阳一脸的诡异。说:“师父,您怎么像见了鬼似的?”

我白了他一眼,说:“不该问的别问,赶快走!”

向东阳嘿嘿一笑,说:“师父,那两位家主似乎都对你有意思呢。唐家和上官家都是首都市数一数二的家族。师父您现在一挥袖子,整个首都市,都要抖上三抖啊。”

我冷声道:“怎么?你以为我有今天,靠的是男人?”

向东阳连忙道:“师父,我不是这个意思。您乃堂堂神级高手,又是九品炼丹师。谈笑间樯橹飞灰湮灭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我揉了揉有些生疼的太阳穴,说:“都是孽缘。你师姐怎么样了?”

“师姐已经醒了,就是身体不太舒服,我已经送她回家了。”向东阳道。

我点了点头,此时,天空已经黑了,夜色如同厚重的幕布,笼罩着这个世界。

首都市风起云涌,恐怕再也不会宁静。

回到家,我给李木子检查了一下,那撒旦分身附身之后,会消耗人体内的元气,好在她被附身的时间不长,没有伤到根本,调养一段时间也就好了。

向东阳又开始闭门修炼,第二天一早,我就接到了谭委员长的电话,让我赶快过去一趟。

正好,我在房子周围所布的防御阵法已经完成了,阵法之中用了好几块上品灵石,还加入了向东阳的血。

他是百鬼不侵之体,血液也有着相同的功效。

就算撒旦再派出一个替身,也绝对进不了我元府。

我没有开车,直接乘坐飞剑掠过天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特殊部门的总部。

走进那间办公室,唐明黎和上官允都已经到了,血红站在一旁,朝我露出一道浅浅的笑容。

我发现,总指挥居然也到了,他脸色阴沉。目光如炬,整个人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他晋级了?

“好了,人已经到齐了。”谭委员长说,“血红,说说你昨晚的成果吧。”

血红点头道:“是,委员长。昨晚我对四个嫌犯都进行了审讯。他们都已经招供,这里是他们给出的名单,上面的人全都是他们发展出的下线。”

谭委员长接过来看了看,转身递给了总指挥,问血红:“这个名单准确吗?”

血红道:“我可以用我的人头担保,他们说的。绝对是实话。”

谭委员长道:“你做事,总指挥是放心的。”说罢,又转过头来,对总指挥道:“好在我们的探员都是经过严格的政审,他们发展的人并不多。总指挥,请您下令。对整个总部进行清洗。”

总指挥沉默了半晌,眼底浮现出一抹怒意,道:“他们居然敢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事情,真是猖狂至极。”

他微微眯起眼睛,道:“在总部他们都敢这么做,我们的分部,不知道被他们安插了多少人!”

谭委员长压低声音,说:“总指挥,现在是多事之秋,不宜在全国范围内搞大清洗。”

这时,上官允道:“这一点总指挥放心,我调查过,撒旦教毕竟人手有限,他们在首都市安插了许多暗桩,其他省市安插的人并不多,最多也就一两个,翻不起什么大浪。”

总指挥看向我们,道:“这次多亏了几位。我们才能铲除部门内的毒瘤,我在这里,代表特殊部门,感谢各位。”

我连忙道:“总指挥言重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总指挥问血红:“李章的下落问出来了吗?”

血红道:“李章很狡猾,谁都不知道他的下落,连他的老婆女儿都不知道。”

总指挥身体微微前倾,说:“血红,你认为他在什么地方?”

血红沉默了片刻,说:“我怀疑,他并没有离开首都市。”

“啪啪啪。”唐明黎鼓起掌来,道。“血红女士果然聪明。”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谭委员长一惊,说:“唐家主,你难道查到了什么线索?”

唐明黎严肃地道:“各位,我得到了准确消息,李章就在首都市内,就在今晚,他和几个撒旦教的重要人物即将见面。”

他狭长的眼睛一扫,看着谭委员长,道:“他会将一件重要的东西,交给撒旦教。”

谭委员长脸色有些难看:“什么东西?”

唐明黎微微一笑,说:“特殊部门中,有什么东西是撒旦教感兴趣的?”

谭委员长脸色骤变,道:“不可能!以他的权限,不可能拿到那件东西!”

总指挥皱起眉头:“难道是……”

谭委员长道:“总指挥,如果他真的拿到了那个东西的设计图纸,问题就严重了,我们绝对不能让那东西落在了撒旦教的手中。”

总指挥冷声道:“这个李章还真有本事。我们严防死守,除了几个最高决策者之外,其他人连那东西在哪儿都不知道,他却能拿到手。”

谭委员长脸色凝重地沉默了半晌,道:“难道最高决策者里……”

总指挥沉声打断他,道:“没有证据不要随口胡说!”

谭委员长闭上了嘴巴,唐明黎道:“两位,如果特殊部门要继续跟我们合作,最好告诉我们李章拿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才好做下一步的部署。”

谭委员长还想婉转拒绝,却听总指挥道:“告诉他们吧。”

谭委员长只得道:“他偷走的,很可能是监狱图纸。”

“监狱?”我奇怪地道。“什么监狱?”

几人的脸色都有些奇怪,良久,唐明黎才开口道:“是专门关押异人重型犯的监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