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8章 瓮中捉鳖/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愣了一下,说:“不是说,那些妖魔鬼怪,还有犯了重罪的异人,全都关在特殊部门总部下面吗?难道是……”

谭委员长道:“不,特殊部门下面是关了一些东西,但绝对不是最强大最穷凶极恶的。真正最强的,关押在另外一个地方,那个地方,被成为黑血炼狱。”

我皱起眉头,这名字还真是中二。

“这个黑血炼狱,到底在什么地方?”我问。

“黑血炼狱离首都市不远,里面关押的,全都是能在华夏掀起腥风血雨的邪恶东西。”上官允也开口道,“具体地点,只有特殊部门的决策层才知道。据说这座监狱建在地下,布有极为强大的阵法,而且五步一哨、十步一岗。戒备森严,只要进去了,就永远别想出来。”

我沉吟片刻,问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把他们都杀了?费这个事儿干什么?还得随时堤防他们逃跑。”

谭委员长笑了笑,说:“君瑶。有些妖魔鬼怪是杀不死的,能够将他们关起来已经不错了。不然,那些罪孽深重的鬼魂,为什么不直接魂飞魄散算了,却要关在地狱深处呢?”

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唐明黎开口了:“把他们关在地狱之中,是要生生世世受刑,对他们来说,魂飞魄散反而是恩赐。但是你们这座黑血炼狱之中,恐怕没有那么高级的配置吧。”

谭委员长嘴角扯了扯,悻悻地笑了两声。

总指挥道:“不管如何,这份图纸绝对不能落在撒旦教的手上。谭委员长。你先去查看一下,这段时间有没有人接近图纸。再联络监狱那边,让他们加强警戒。”

谭委员长点头道:“是,总指挥。”

而此时,在某座地下建筑物中,全副武装的战士们到处巡逻着,一间间特殊金属所制作而成的铁门之中,关押着恐怖的生物。

而在地下第六层的一间牢房里,却摆放着精致的家具,仿佛这里不是监牢,而是五星级高档酒店。

一个穿着古装的男人坐在沙发上,一头青丝长发在头顶绾成了一个发髻,衣服上绣着一丛丛青竹,手中端着一只英国骨瓷的茶杯,正在优哉游哉地喝茶。

就在这时,他耳朵里忽然响起一个雷鸣般的声音,道:“姓梁的,你算的卦到底准不准?”

说话的是被关押在隔壁的一个妖物。

牢房和牢房之间都布有隔音和防御的阵法,本来凡人之间是不能沟通的。

但隔壁那妖物有一种非凡的本领,能够穿透这些阵法,直达男人的耳中。

男人嘴角微微上勾,道:“我的卦什么时候错过?”

旁边那妖物道:“哼,我就再信你这一回!我已经被关在这里六十七年了,度日如年。只要能把我放出去,我愿意做任何事。”

男人呵呵一笑,说:“稍安勿躁,那个人就要出现了,她一定能将我们放出去。”

说着,他抬起头来,漂亮的双眼之中浮现出一道女人的身影。

“我有感觉。她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阿嚏!”我重重地打了个喷嚏,忽然一只手伸了过来,手中拿着一张白色的手绢。

我看了唐明黎一眼,说:“我有纸巾。”

唐明黎霸道地说:“你把这手绢当纸巾用,用完就扔了吧。”

说罢,将手绢硬塞进我的手里。转身就走。

我满脸的无奈,用手绢擦了擦,上面还留有他的味道,是一股熟悉的薄荷香味。

我沉默了片刻,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中。

我转身离开了,但我不知道的是。唐明黎又转了回来,手一伸,那张用过的手绢飞了起来,落在了他的手中。

我来到休息室,上官允已经在等我了。

“元女士,我来取上次我们说好的丹药。”他道。“为了拔除这些钉子,这段时间我们上官家损失了好几个高手,还有很多人受了伤,等着你的丹药救命。”

我手一挥,几十只玉瓶出现在桌上,道:“这些够了吗?”

“够了。”他将玉瓶全都收起。道,“今晚会有一场苦战,元女士,你要小心。”

我点了点头,道:“你也小心。”

他的目光变得深邃而殷切,深深地望着我。说:“元女士,其实,你还是关心我的,对吗?”

我愣了一下,躲避着他的目光,道:“你不要想太多,我对你,最多只是血脉亲人之间的关心。”

上官允眼底浮现一抹苦笑,说:“只是亲人?”

我硬着心肠,冷酷地说:“我们还不算亲人,最多,只是盟友罢了。”

上官允眼底的苦涩变成了愤怒,他深深地望了我一眼,道:“好,今天的话,我记住了。”

说罢,他拂袖而去,我却暗暗松了口气。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傍晚,特殊部门已经张开了天罗地网,笼罩住了那座商场。

按照唐明黎所得到的消息,今晚,李章就会在商场里和撒旦教的人见面。

这座商场今天周年庆,在做打折促销的活动。人山人海,李章果然是个心思缜密的人,特意选了这么一个地方。

要隐藏一滴水,最好的办法是放进大海之中,要隐藏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是放进人堆里。

何况,就算被我们发现了,他也可以藏进人群中,让我们投鼠忌器。

此时,我和唐明黎坐在商场的一家咖啡馆里,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坐在玻璃墙壁边,张开神识,时刻监视着周围的一切。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都戴上了人皮面具,变成了另外两个人,长相都很普通,扔进人群中就找不出来,气息也收敛了起来,除非神识和修为都比我们高,否则根本发现不了。

我一边喝咖啡一边说:“唐家主,你连这么隐秘的事情都能够查到,撒旦教中,恐怕有你的人吧?”

唐明黎勾了勾嘴角,说:“我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

我将咖啡喝完,又叫了一杯,说:“从我认识以前的唐明黎开始,他的消息都非常灵通,仿佛整个华夏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东西,我一度以为他是做情报工作的。”

我用银色的小勺子轻轻地在杯中搅动,说:“后来,我才知道,唐家真的有一个极为庞大的情报部门,手中有大量的线人。”

将那小勺子放到一边,我抬起眼睑,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说:“撒旦教经营多年,在华夏留下了这么多暗桩,唐家恐怕也在全世界最大的几个异人组织里安插了间谍吧?”

唐明黎嘴角微微勾起,道:“我爷爷只在华夏的宗门和世家里安插人手,他年纪大了,跟不上时代。以为还和以前一样,国外的异人组织不敢来华夏。”

他用勺子在奶泡上拉出一个花来,继续说:“从我执掌唐家的情报部门以来,就开始在国外安插人手,现在已经初见成效。”

咖啡馆里的光线很黯淡,桌上放着一只台灯,彩色的玻璃灯罩将我们的脸映照得有些妖异。

我望着唐明黎的面容,有些恍惚。

他所说的接手,指的是以前的唐明黎吧?

他果然慢慢想起了一切。

他的眼睛亮如星子,仿佛能够看穿我的灵魂。

我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假咳了一声,说:“吃点糕点吗?”

唐明黎看了盘子里的蛋糕一眼。说:“说起糕点,还是你做的桂花糕最美味。”

我心头一颤,现在的唐明黎没有吃过我做的糕点,吃过的是以前那个。

我爱过的那个人。

他用小夹子夹了一块方糖,放进了我的咖啡杯中,说:“你喜欢吃甜食,一颗糖不够,要两颗才合你的口味。”

我的心颤抖了一下,说:“我不口渴了,还是关心关心今晚的行动吧。”

唐明黎眼底闪过一抹狡黠,说:“今晚的事情不必担心只等着瓮中捉鳖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了什么,道:“有一个异人进来了,火系四级的修为。”

那个异人长得很普通,我用神识在他身上一扫,眼睛一亮,按下耳朵里的通讯器,说:“火系四级异能者。三号门,易过容!”

谭委员长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这次行动由他亲自指挥,他眯了眯眼,道:“明白,已经派人盯着他了。”

我用神识一扫。竟然没有发现跟着那个火系异能者的人,心中暗暗惊讶,特殊部门之中人才济济,盯着他的那个人,异能一定是隐藏。

那个火系异能者在商场之中漫无目的地逛了一圈,最后坐在了一家冷饮店中。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旁边的两个女孩朝他走了过来,向他问路。

他朝着旁边一指,两个女孩笑着向他表示感谢,转身就走。

我眯起眼睛,就在刚才指路的时候,那火系异能者悄悄地将一个东西塞进了女孩的手里。

他的动作非常快,也很隐蔽,整个过程不会超过一秒,但还是被我的神识准确地捕捉到了。

很显然,谭委员长也发现了,他脸色一沉,道:“动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