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0章 第九号囚室/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镜中出现了一片璀璨的星空,星空中有一颗星辰猛然间大亮,光芒从镜中打了出来。

小女孩大惊失色,张开一道黑色的盾牌挡在身前。

我冷笑道:“区区萤火,也妄想与星辰争辉。”

话音未落,星光已经打在了黑色盾牌上,将它射穿,径直落在小女孩的身上。

小女孩整个人都呆住了,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般。

那个牵着她的女人惊道:“魔女殿下?”

不老魔女忽然张开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团火焰从她的口中喷出,她的身体在剧烈的高温之下,迅速地化为了飞灰,消散在半空之中。

黑暗领域一下子消失了,众人看到了地上的碎肉尸体,都惊恐地大叫起来,四处逃窜。

此时,谭委员长带着人赶了过来。他们已经抓住了李章,打死了那个少女。

李章脸上的人皮面具已经取下来了,一脸的灰败。

唐明黎将那件东西拿了出来,那是一只黑色的芯片,只有指甲盖那么大一只。

谭委员长伸手去接,唐明黎忽然将手缩了回来。脸上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

谭委员长在心里骂了一句:小狐狸!

“唐家主,你放心,山城市的那块地,你一定能拿到手。”他说。

我皱了皱眉头,说:“山城市的地?什么地?”

唐明黎将芯片递给了他,说:“没什么,只是买了一块地,准备建一座避暑山庄,夏天去避暑罢了。”

“山城市热成那样,你去避什么暑?”我不满地问。

谭委员长捏着芯片,说:“君瑶,唐家主看中了南月山上的一块地。”

我眉头皱得更紧了。说:“南月山?那岂不是离我的灵植园很近?”

唐明黎瞥了谭委员长一眼,谭委员长一脸无辜,转身道:“把这个叛徒给我带回去好好审问!”

我沉默了一阵,说:“我回去了,唐家主,告辞。”

唐明黎道:“你不问问我地的事情?”

我说:“在哪里买地,是你的自由,我不感兴趣。”

唐明黎眼神如同藤蔓一样爬上我的背,说:“那是一块风水宝地。”

我没有再说什么,快步走出了商场,却听见耳机里响起谭委员长的声音,语气阴沉:“君瑶,出事了。”

我和唐明黎都赶到了车库的指挥部,谭委员长拿着那张芯片,说:“这里面也是病毒,好在我多留了一个心眼,只烧了一台电脑。”

我和唐明黎互望了一眼,心中十分震惊。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个局,是个障眼法,真正的地图,在李章儿子的手中!

此时,想必那地图已经落在了撒旦教的手中了。

撒旦教真是狠啊,派出了华夏地区的领袖不老魔女当炮灰,我们不信也得信了。

谭委员长满脸愤怒,一拳打在桌上,怒吼道:“撒旦教!”

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差点晕倒,我立刻将他搀扶着坐下,给他把脉。脸色有些凝重,立刻拿出金针,刺入他体内的几个大穴,又往他后背击了一掌,将灵气打入他的心脉之中。

他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然后软软地靠在椅子上。脸色灰败。

我皱眉道:“谭委员长,我上次给你把脉的时候说过,你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了,这次又气急攻心,伤了心脉。我可以救你一次、两次,但救不了你十次、百次。”

谭委员长叹息一声,说:“如今华夏是多事之秋,我就算想退休,也不行啊。”他高声道,“快扶我起来。黑血炼狱绝对不能有事!不然华夏危矣!”

在首都市郊,几十公里的地下,黑血炼狱之中,地下第五层,整整一层,都是典狱长的办公室。

这里装修得极为豪华。有专门的办公区域和休闲区域,此时,典狱长正躺在大理石制作而成的豪华浴池之中,热气从水中袅袅而起,将整间浴室都蒸腾在一片云雾之中。

浴池中的人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破水而出。抹了一下脸,然后靠在垫子上,用毛巾盖住自己的脸。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他扯下毛巾,露出了几分厌恶之色。

所有打扰他泡澡的人,都该死!

他拿起手机,声音极不耐烦:“谁?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忽然,他的脸色凝重起来,道:“你说什么?黑血炼狱的地图泄露出去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他勃然大怒,一把捏碎了手机,从浴池中出来,穿上浴袍,大步走进办公区域,拿起电话道:“立刻给我启动一级戒备!所有人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要是黑血炼狱有一丁点的闪失,我唯你们是问!”

说罢,他重重地挂上了电话,来到落地窗边,窗户上显示的是都市的风景,那么的繁华鼎盛,璀璨的灯光比星空还要迷人。

但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他在墙边一按,玻璃上的画面就变了,变成了外面的走廊。四面墙壁全都是特殊金属制作而成,枯燥而乏味。

这里禁锢了他的人生和岁月,他厌恶这里,却因为种种原因,必须留下,一步也不能离开。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打开门,立刻有一个年轻男人迎了上来,道:“典狱长,您要去哪儿?”

“去地下第六层。”典狱长沉声道,“我要去见那个人。”

年轻狱卒愣了一下,说:“典狱长说的是……第九号囚室的那位?”

“没错。”

年轻助理连忙说:“典狱长……您要不要再考虑一下?那个人非常危险……”

典狱长冷声道:“我到什么地方去,是不是要经过你批准?”

年轻助理连忙低下头,道:“典狱长,您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也是担心您的安危……”

典狱长不再看他,冷声道:“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了。”

年轻助理面如死灰,黑血炼狱的工资很高,哪怕是最底层的狱卒,一个月的工资也相当于一个国企的高管,但可怕的是,一旦被炒鱿鱼,就会被洗去记忆,永远别想再记起这里的事情。

更可怕的是,据说洗去记忆的机器有百分之一的失败风险,一旦失败,就会变成白痴!

而他,马上就要去考验考验自己是不是有成为百分之一的运气了。

典狱长来到地下第六层,最深处的那间房。

这座监狱全都是用特殊金属制作而成,墙壁之中还藏有阵法、符箓高手所留下的阵法和符咒,就算有通天只能,也很难从监狱之中逃脱。

典狱长在墙上的密码锁中输入了一个密码,然后将脸凑了过去,扫描虹膜。

虹膜通过,面前的金属门缓缓地打开,里面是一层特殊的玻璃,玻璃上浮现金色的符文。

玻璃的后面,是一间装修得极为奢华的房间,房间里的一切都是最顶级的,有很多物件拿钱都买不到。

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端坐在黑色丝绒沙发上。手中端着英国骨瓷的茶杯,漂亮的狭长双眼,眼角微微往上吊,为他添了几分妖媚。

“好久不见了,典狱长。”男人嘴角上勾,说,“我猜你也该来了。”

玻璃上映照出典狱长的影子,他长得挺拔高大,身材颀长,再加上这一身笔挺的制服,看起来非常的帅气。

“飞廉。”典狱长说,“听说你曾经卜过一卦。我想知道,占卜的结果。”

飞廉笑了起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典狱长?”

典狱长沉默了半晌,说:“听闻你的卦象中说,在双月的夜晚,会有一个女人到来,将你们全都放出去?”

飞廉将茶杯轻轻放在一旁,道:“典狱长的消息果然很灵通。不过你听错了,我从来没有说过,将我们‘全都’放出去。”

典狱长微微眯起眼睛,道:“哦?那你的意思是,她只会放你一人离开?”

“也不是。”飞廉道。

典狱长冷哼一声,道:“你怎么也变得婆婆妈妈了?”

飞廉站起身,缓缓来到他的面前,隔着一面画满了符箓的玻璃,与他四目相对,道:“天意难违。你不必再问,双月之夜很快就会来临,用不了多久,你就能亲自见证答案。”

这时,一个狱卒快步跑了过来,说:“典狱长。谭委员长到了。”

典狱长眼中光芒一闪,朝飞廉看了一眼,道:“看住他,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要来向我报告。”

“是。”金属门缓缓地合上,在关闭的刹那,飞廉嘴角勾起,说:“来了。”

我、唐明黎和上官允在谭委员长的带领下走进了一座民宅。

那民宅已经年久失修,塌了一半,门上挂着一个硕大的牌子:闲置危房,注意安全。

屋子里长满了杂草,几乎没有地方下脚,谭委员长来到正厅,蹲下身子,抓住角落里的一块石头,用力一转,地面哗啦一声开了,露出一条金属阶梯,阶梯的尽头是一台电梯。

电梯门打开,一个穿着邋里邋遢的老男人坐在电梯里,正在打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