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 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总指挥越写越快,飞廉所弹出的水滴也越来越多,到最后一杯水全都用完了,他将杯子一扔,双手猛地往前一推,总指挥所写出的无数江河湖海全都被他这一掌生生挡住。

总指挥眼中光芒骤闪,挥舞手中的大笔,再次写下了两个字:天下。

以天下之力,狠狠打在了飞廉的身上。

飞廉双目一凝,快速掐了一个法诀,将力量聚集在手中,再次打出一掌。

哗啦一声。所有的文字,全都成为了齑粉。

总指挥脚后跟一蹬,整个人跳了起来,抓起受伤的老冯,迅速退到了电梯中,乘坐电梯回到了指挥室。

我快步走过去,执起冯九零的手,给他把了把脉,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总指挥皱着眉头问:“怎么样?”

“情况不容乐观。”我说,“他中了毒。”

总指挥一惊:“什么毒?”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毒素。”我皱眉道,“如果要研制特效解毒药,至少需要两天。”

总指挥沉声道:“他已经等不了两天了。”

我拿出了一颗解毒丹药给他吃下,道:“这颗丹药可以帮他续命一天。”

总指挥脸色更沉,道:“还是不够。”

这时,我脑海之中浮现出飞廉的声音:“元姑娘,我的手中就有解药,只要你愿意自己来取。”

我脸色有些难看,唐明黎似乎明白了什么。道:“君瑶,不要去。”

我抬头看向屏幕,飞廉仿佛能够感觉到我的目光,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总指挥很矛盾,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好兄弟死,却也不能请我去帮他拿解药。

典狱长双手抱胸。冷冷道:“你要是敢去,我会杀了你。”

我瞥了他一眼,说:“你为什么这么恨他?”

典狱长冷眼看着我,并不回答,我说:“你跟他,有私人恩怨吧?”

典狱长嗤笑一声:“他这么阴险狠毒,我跟他有私人恩怨很奇怪吗?”

忽然,躺在椅子上的冯九零浑身抽搐起来,猛地睁开眼睛,鲜血从他的眼中流出。

他死死地抓着椅子扶手,满脸的痛苦,把扶手都给捏碎了。

总指挥咬牙道:“解药,我去拿!”

“你去也没用。”我说,“他不会给你的。”

还有后半句我没有说出口,就算要抢,以他的实力,也抢不到手。

唐明黎道:“好,我陪你去。”

“你敢!”典狱长挡在了我的面前。

典狱长忽然抽出那支笔,快速写了一个“囚”字,这个字在半空中幻化成一道篱笆墙,围住了典狱长。

“快走!”总指挥高声道。

我点了点头,快步冲进了电梯,唐明黎和上官允也紧跟其后。

轰!

典狱长击碎了篱笆墙,冲了出来,却看见电梯门已经关上了,顿时气得眼睛发红,转头看向总指挥,道:“你身为特殊部门的总指挥,居然因私废公,我看你怎么跟上面交代!”

总指挥沉声道:“等老冯获救之后。我自然会去向上面的人请罪,不劳你费心。”

典狱长快步走到他的面前,声音严厉,道:“你根本不知道他有多可怕,你这是在自掘坟墓!”

“拿到解药之后,哪怕拼了这条性命。我也绝对不会放他离开监狱一步。”总指挥一字一顿地说。

典狱长笑容里满是讥讽,道:“很快你就会知道,自己有多天真。”

电梯停在了第六层,唐明黎瞥了上官允一眼,道:“你来干什么?”

上官允冷言道:“我对这个飞廉很感兴趣,想要来见见他。不行吗?”

唐明黎讥笑道:“只怕你有来无回。”

“那就有来无回!”上官允道,“不需要你操心。”

我没去搭理他们,快步来到了第九号囚室前,飞廉抬起头,四目相对,他的双眼就像有着某种魔力一般。将我深深了吸了进去。

我像是身陷沼泽之中,在里面拼命地挣扎,却找不到生路。

忽然,一只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就像是有人向我伸了一根树枝,将我从沼泽之中生生拉了出来。

我顿时回过神来。看向身后的唐明黎,他的双眼亮如星子,说:“君瑶,小心一些,这个人很厉害。”

我点了点头,心中对飞廉有了几分厌恶。

“真是太可惜了。”飞廉叹息一声。说,“差一点,你就成了我的俘虏了。”

“你死心吧。”我打断他,说,“我不会放你出去的。”

“你不想要解药了吗?”他问。

我沉默了几秒,说:“我们走吧,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飞廉一愣,见我真的要走,居然笑了起来。

“三天之内,你身边的某个人,会死。”

我步子一顿,侧过头来,道:“你说什么?”

飞廉端起旁边的茶杯,说:“我刚刚用泡过的茶叶卜了一卦,你想知道占卜的结果吗?”

典狱长说过,他所占卜的结果,从来都没有错过。

上官允道:“元女士,不要上他的当。”

我沉默了片刻。走进了牢房。

“君瑶。”唐明黎伸手来拉我,却终究是晚了一步,只得也跟了进来,站在我的身侧保护我。

上官允自然也不甘落后,站在我另一侧。

飞廉看了看我们三人,笑道:“元姑娘,他们都是你的裙下之臣?”

我眉头皱起,道:“占卜的结果是什么?”

他手中拿着一只瓷器小托盘,托盘之中有一团散乱的茶叶。

“这是大凶之卦。”他说,“死气横生,不出三天,你身边。会有一个重要人物死去。”

“死的是谁?”我追问。

他摇了摇头,道:“从卦象上,看不出到底是谁,不过,只要让我见到他,我就能认出。”

上官允嗤笑一声,道:“说到底,你不过是想欺骗元女士,让她放你离开罢了。”

飞廉瞥了他一眼,道:“你没有爱上这个男人吧?”

我皱眉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么愚蠢的男人,不值得你爱。”飞廉道。

上官允眼底闪过一抹冷意。

“如果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要走了。”我冷冷道。

“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他叹了口气。说,“这样吧,我再算一卦,算算你的过去。”

说罢,他拿起另外一只茶杯和托盘,往上面一盖。打开之后,仔细盯着那茶叶看了半晌,说:“姑娘的前二十年,过得很苦啊。”

我沉默着,未发一言。

飞廉继续道:“在你二十岁那年,曾经历过一场巨大的变故。在那变故之中,你遇到了一个人。”

他抬起眼睑,望向我,眼神深邃:“这是一个改变你一生的人。”

见我脸色有些变,他微微勾了勾嘴角,说:“再来看看你的姻缘吧,咦……你的姻缘线上。怎么有两个男人?”

上官允和唐明黎都露出惊讶的神情,不敢置信地看向我。

“够了!”我粗暴地打断他,道,“不要说这些废话。你现在就直说吧,你要我怎么做,才会将解药和将死之人的名字给我?”

他放下托盘。说:“姑娘,你知道,为什么门洞大开,我却不走吗?”

“不知道,你直说吧。”我有些不耐烦。

他笑了笑,说:“因为多年之前,我曾许诺过一个人,除非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出现,来亲自放我走,否则,我不能离开这座牢房一步。”

我问:“我就是个命中注定的人?”

“没错。”他点头。

“为什么是我?”我不明白。

“只可惜,我的力量有限,占卜不到更详细的内容。”飞廉道,“直到你来到监狱,我才知道是你。”

见我不说话,他继续道:“我知道你还是不相信我,也罢,你走吧。等你回了家,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说着,他将一只玉瓶递给我,道:“这是解药,拿去给老冯吧。”

我心中一惊,大步走进了电梯。回到指挥室,拿出手机,给李木子打过去,却没有人接。

我脸色变得很难看,明明已经布下了阵法,却还是出事了。

我将药瓶递给老冯。跟总指挥说了一声,转身离开了黑血监狱,召唤出飞剑,也顾不得别人有没有看见了,御剑飞行,朝着元宅的方向飞驰了过去。

飞剑的速度接近音速,很快就回到了家,却发现元宅周围的阵法居然被人破了。

破阵的人非常厉害,手法十二分的精妙,可见是布阵的高手。

我直接跳进了后院,却看见李木子倒在了地上,身上裹满了藤蔓,就像裹着一条厚厚的毛毯。

我扯开藤蔓,将她搀扶起来。

“木子?”我给他把了一下脉,心中大惊,伤得非常重,全身的筋脉断了百分之八十。

扯开她的衣领,她的胸口上有一个紫黑色的掌印,就是这一掌,将她打得经脉尽断,好在这些植物保护了她,才没让她死。

我立刻拿出疗伤的丹药,给他全都灌了下去,但她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始终昏迷,好在她的经脉在慢慢好转,我将他抱了起来,送进了屋中。

但是,向东阳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