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5章 来做个交易/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唐明黎和上官允二人走了进来,道:“君瑶,出了什么事?”

我焦急地说:“东阳不见了!”

二人的神色变得很凝重。

“是我太自信了,以为布下了一个防御阵法就能挡住那些人。”我握紧了拳头,脸上布满了寒霜。

唐明黎按住我的肩膀,说:“君瑶,你冷静一点,我会查到是谁干的。”

“没时间了。”我眼神变得凌厉,“有个人知道。”

上官允道:“元女士,你相信那个飞廉?说不定就是他派人干的。”

“如果真是他干的,我更要去找他了。”我转头看向他。眼神冰冷如刀。

上官允看到我的眼神,一下子愣住了,眼神不由得一沉,说:“他在你心中就那么重要?”

“他的我的弟子,当然重要。”我怒道,“在你上官家主的眼中,恐怕没有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的人吧?我的心情你是不会明白的。”

说罢,我再次召唤出飞剑,朝着黑血炼狱飞去。

总指挥还没有离开,我大步来到他面前,道:“我要再去见飞廉。”

“不行。”典狱长走上前来,沉声道,“你不能再见他!”

“向东阳出事了。”我对总指挥道,“他是百鬼不侵之身,我们要对付撒旦,必须要他帮忙。”

典狱长冷哼一声,道:“你敢肯定,撒旦教一定比他还要邪恶吗?”

总指挥也道:“君瑶。你可要想好,不要还没除掉饿狼,又放出了食人猛虎啊。”

我严肃地说:“总指挥,我救了老冯,这次,请你务必帮我。”

我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帮助你救了老冯,你可不能过河拆桥。

总指挥沉默了下来,典狱长冷声道:“怎么,你已经因私废公,错了一次,还要再错第二次吗?”

我深深地望着总指挥,等待着他的答案。

他的目光在我们二人的身上扫过,道:“你可以再去见他,但绝对不能放他出来。”

“可以。”我点头。

典狱长怒了,对总指挥道:“你相信她?”

总指挥斩钉截铁地说:“对,我相信他。”

“愚蠢。”典狱长冷哼了一声,道,“他们居然让你这么愚蠢的人当上了总指挥,看来华夏要亡了。”

总指挥看着我走进了电梯,嘴角忽然一勾,道:“典狱长,如果换了别人,我不会允许她去见飞廉。但她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典狱长问。

“很简单,不管什么事,只要落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就一定会变成好事。”总指挥道,“如果不信,我们可以打一个赌。”

典狱长眯起了眼睛。

我再次站到了飞廉的面前,飞廉嘴角带着笑容,道:“怎么样?现在相信我所说的话了吗?”

我厉声道:“我弟子到底在什么地方?”

飞廉笑了笑,道:“你弟子不是我绑走的。”

“那是谁?”我继续问,肯定不会是撒旦教,如果是撒旦教下的手,他们会直接杀了他,而不是废那个力量将人劫走。徒生事端。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真没想到,我背后居然还潜伏着一只黄雀。

飞廉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必须放我出去。”

我沉吟了片刻,道:“我要怎么做。才能放你走?”

此时,站在屏幕前的典狱长露出了一分杀意,道:“总指挥,让我去杀了那个女人,否则,以后你们就自己来守这座监狱吧。”

总指挥紧盯着屏幕。说:“那么着急干什么?看下去再说。”

“很简单。”飞廉道,“你只要说出这句话:‘我放你们走’,就可以了,我们自己就会离开。”

“你们?”我眯了眯眼睛。

“还有我隔壁这个。”他指了指旁边牢房,说,“他有特殊的传音技能。可以穿透这里的墙壁,这些年,多亏他和我合作,我才能够生活得这么惬意。”

我嗤笑了一声,说:“你的惬意,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的吗?”

飞廉笑了起来。道:“你这么夸我,我会骄傲的,美丽的元女士。”

我不想跟他废话,道:“我可以放你走,但是我要先找回徒弟。”

我顿了顿,道:“到时候。我自然会来说出那句话。”

飞廉笑而不语,我道:“怎么,你不相信我?”

飞廉似笑非笑地说:“我活了漫长的岁月,见过很多人,人性的狡诈和贪婪,我早已经了如指掌。元姑娘,只要你愿意对着自己的心魔发誓,我就愿意相信你,如何?”

我握紧了拳头,望着他的眼睛,他的那双眸子深如天空,就像一个深不可测的陷阱。

而我,必须跳下去。

“好!”我高声道,“我向自己的心魔发誓,只要找回了徒弟向东阳,我就放你和隔壁的那个东西出去,若有悖誓言,就让我永不能飞升。”

飞廉笑了。就在这时,我再次开口,道:“不过,我有条件。”

“哦?”飞廉做了个“请”的动作,说:“有什么想要的,尽管说。”

“放你们出去,可以,但是,你们也必须答应我,不能作恶。”我上前两步,来到他的面前,低头看着他。说,“我不可能放两个杀人魔出去滥杀无辜,如果你答应我,这个交易才作数。”

飞廉笑容中浮现出一抹淡淡的讥讽,道:“小姑娘,这种不平等的条约,为什么我要答应你?”

“不平等条约?”我呵呵冷笑一声,道,“说出这种话来,可见你也不怎么聪明。”

他身子往后靠,倚在沙发上,说:“愿闻其详。”

“你知道现在这个时代。外面是什么样子吗?”我问他。

“知道一点。”他说。

“现在的华夏,强盛繁华,人口众多,物产极为丰富,有着很多新奇玩意。”我说,“在这个时代生活。只要有钱,每天都可以过得很快乐,作恶有什么意思?阁下有着漫长的生命,将这大好的时光用来吃喝玩乐多好,却偏偏用来凌虐别人,那要错过多少好玩的东西?”

这时,隔壁忽然传来一个声音,那声音洪亮如雷鸣,直接在我的耳朵里炸开。

“飞廉,跟她废什么话?把她擒下,你有的是办法逼她说出那句话。”

“不行啊。”他叹息道,“我答应过那个人。必须她心甘情愿放我走才行。”

“嘁!”隔壁那人道,“真是麻烦。”

他抬头望向我,说:“你知道,为什么我明明不能出去,却多次策划越狱吗?”

我沉默片刻,道:“因为你喜欢看人痛苦。”

他用勺子敲了敲茶杯。道:“元姑娘,你果然很了解我。”

“现在你该改改你的爱好了。”我冷淡地说,“不然,你就要永远留在这里。”

他笑道:“怎么,你的弟子不要了吗?”

“当然要。”我说,“但是,他现在应该没有生命危险,我不过是多花点时间罢了。”

我摊了摊手,道:“这种互惠互利的事情,为什么要拒绝呢?就为了你那点小爱好?”

他将杯子里的残茶饮尽,我以为他会继续跟我讨价还价,没想到他居然非常爽快地道:“好,我答应你。”

我都想好下面要说的话了,他居然一下子就答应了,这么爽快,让我都有些怀疑。

不会又是一个陷阱吧?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笑道:“怎么?我答应了,你反而不相信了?放心吧。我说到做到,不然也不会在这里关这么多年了。”

“好,我信你。”我说,“现在,可以告诉我,我那个弟子在什么地方了吧?”

他将喝完的茶往托盘里一倒。仔细看了看,脸色忽然变了:“竟然是他?”

“谁?”我连忙问。

“那个把我关进来的人。”他的脸色有些凝重,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啊,他不是已经走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那个人到底是谁?”我追问道。

他脸色有些阴晴不定,将托盘放下。然后拿起了勺子,在那几只杯子上面轻轻地敲打起来,一首清脆动人的乐曲从他手中流淌而出,我越听越心惊,到了最后,竟然惊得说不出话来。

“和凝?”这个名字从我口中吐出了出来,“将你关在这里的,是和凝?”

这首曲子,分明就是和凝的曲子啊!

连我都吹奏过无数次,如此熟悉,如此深刻。

这是一首上古民歌,当初那个冒充和凝的家伙,就吹了这首曲子,只不过有几个音调和凝给改了。

他侧过头来,深深地望着我,说:“看来,你真的认识他。”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道:“我明白了,告辞。”

说罢,我匆匆离开了第六层,回到了指挥室,一进门,忽然一道掌风朝我袭来,我身形一起,骤然后退,双手交叠在胸前,硬生生挡下了这一掌。

唐明黎和上官允已经到了,他们立刻冲了上来,和偷袭我的典狱长战斗,典狱长沉着脸道:“原来你是和凝的人!和凝那个混账东西,如果不是因为他,我怎么会在这里关了这么多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