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 和凝/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一边打一边怒吼:“我名义上是典狱长,其实我也是囚徒,这座黑血炼狱,不仅仅是用来囚禁他们的,也是用来囚禁我的!我恨他很久了,既然你是他的人,今天我就乘你还没有放走飞廉,先除掉你!”

我缓缓拿出白骨长笛,吹奏起了那首安魂曲《夜未央》,谁知典狱长更加愤怒:“你上次拿出这笛子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的,那笛子明明就是和凝那混蛋的东西!”

我继续吹奏。渐渐地,三人的动作都慢了下来,最后实在打不下去了,各退了一步,典狱长的脸色很不好,瞪着我说:“和凝在哪儿?叫他出来!我要见他!我要他放我出去!”

“等我见到了他,会转告他的。”说罢,我将笛子一收,朝着总指挥和谭委员长告了辞,又对唐明黎二人道:“多谢两位的帮助,我会去找和凝,向他要人。”

唐明黎皱眉道:“君瑶……”他顿了顿,叹息道,“好,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朝他点了点头,再次回到了元宅。

李木子还在昏迷,看着她胸前的那个青紫色的巴掌,我心中一阵阵酸痛。

和凝。你为什么要打伤我的徒弟?

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又给李木子喂了一瓶丹药,小心翼翼地为她盖上被子,看着她苍白无血色的脸,轻声说:“木子,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说罢。我来到炼丹室,用特制的朱砂在地上画了一个符咒,然后割破自己的手心,一挥手,将血洒在了符咒之上。

滋滋滋。

符咒立刻亮了起来,冒起一阵阵的青烟。

“和凝!”我高声道,“快来!”

我一遍遍呼叫他的名字,血蒸发干了,我就继续洒,一次又一次,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异象。

尹晟尧、唐明黎这些吃了我血的人若是在这里,一定会为之疯狂。

“和凝!出来!”我对着天空,高声道,“我知道你能听到我的声音!这个符咒,是当年神族之中,在危急之时求援所用,你不会听不到!赶快出来!难不成你想亲眼看着我活活血尽熬死吗?”

说着,我再次将一把血洒进了符咒之中。

和凝还是没有出现。

我咬紧牙关,拿起玉剑,抵在自己的胸口处,说:“如果你真的听不到,我就只能用心头血了。”

说罢,我一剑刺向自己的胸口,就在快要刺进皮肤之时,一只手忽然伸过来,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一惊,抬起头,看见一个人影出现在面前。

那个人,长着奥丁的模样,高鼻深目。活脱脱一个外国人,可是他那双眼睛,却亮如星子,和我记忆中的那道身影完全重合。

“和凝?”我惊喜道。

奥丁叹了口气,说:“你这又是何必呢?”

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说:“你为什么要打伤李木子。带走向东阳?现在他在哪儿?你要是不说清楚,今天就别想走了。”

奥丁笑了笑,道:“你留得住我吗?”

“我可以试试。”我眼底浮起一抹战意。

奥丁摇了摇头,道:“我今天不是来跟你打架的。向东阳我有用,用完之后会还给你。”

我拉着他,不肯放手。道:“说清楚,他是我弟子,是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一件东西,说借就借的。”

奥丁满脸的无奈,说:“你想知道什么?”

“你并不是附身在奥丁的身上。对吧?”我这一句话,如同石破天惊,“我能够感觉到,我们之间,血脉相连。”

奥丁有些惊讶:“你居然看出来了?我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

我心中暗暗松了口气,他要真是夺舍了一个外国人。我还真有点不能接受。

“你为什么变成奥丁的样子?”我问,“你想要在撒旦教里干什么?”

他盯着我的脸,看了半晌,忽然伸出手,想要抚摸我的脸,我愣了一下。立刻后退了一步,躲开了。

他轻笑了一声,道:“别紧张,我对你没有那方面的兴趣,你是我血缘上的后代,我们之间要是有什么,不是乱伦吗?”

没等我回答,他又说:“你想知道我要做什么?那就跟我一起来。”

说罢,他朝我伸出了手,道:“敢吗?”

我没有丝毫迟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说:“有什么不敢的!”

“很好。”他紧紧回握住我的手,我顿时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我正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到处都是破败老旧的房屋,墙壁上用红色的油漆写着一个大大的“拆”字。

似乎是某个待拆的老城区。

他拿出一只玉瓶,说:“把这个涂在脸上。”

我拿起来闻了闻。没有什么味道,涂在脸上冰冰凉凉的,他说:“在脑中想一张脸,和你的容貌相差越大越好。”

我在脑海中描绘出一张妖艳的脸蛋,很快,他就说:“好了。”

我睁开眼睛,摸了摸脸,又拿出镜子照了照,发现镜子里是一张美艳得过了分的女人的脸,但与我之前的脸完全不同,连气质都变了,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很好。”奥丁点了点头。表示很满意,然后拿出一套衣服给我,道,“换上吧。”

我皱起眉头,看了看那几片布,说:“你就让我穿这个?”

他说:“以前的奥丁喜欢妖艳的女人,你这个模样,正是他喜欢的类型。”

我只得换上了那件衣服。

这衣服很紧身,将我的身体勾勒得前凸后翘,领口开得很低,露出了大半截胸,而下面又端。露出了大半截白生生的大腿。

我感觉很不舒服,道:“这个奥丁的口味还真重,这身衣服简直是内衣外穿。”

奥丁哈哈大笑,道:“不是他口味重,是你太保守。好了,跟我来吧。”

他带着我走进了里面的院子。这座院子已经成了废墟,他手一挥,两块大石头滚到一旁,他又走上前去,凌空画了一个小魔法阵,地面上顿时裂开一个口子,露出通往地下的阶梯。

下面居然有一个很大的空间,向东阳被捆得结结实实扔在这里,一看到我们,就冲我们龇牙咧嘴,满脸的愤恨。

我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没有受什么伤。

但我不能露出丝毫的担忧之色,靠在奥丁身上,娇笑道:“这就是那个百鬼不侵的小子?倒是个小鲜肉呢,鲜嫩得要掐出水来。”

我的神情很生动,再加上娇媚的声音,活脱脱就是个纵情声色的尤物。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等消灭了撒旦教,我就可以去拍戏了,拿个金鸡奖什么的,绝对没有问题。

奥丁搂住我的腰,轻浮地说:“怎么?看上了?你这样我可是会吃醋的。”

他的演技才是真正的出神入化。

我连忙撒娇道:“我怎么会背叛你呢?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向东阳被堵住了嘴巴,对着我们呜呜地吼着,我说:“奥丁先生,不如把他嘴上的布扯下来,听听他到底在说什么。”

向东阳在我腰上摸了一把,道:“这小子太聒噪了,你要是想听,就听听吧,不过,恐怕会污了你的耳朵。”

我笑道:“我什么话没有听过?”

说罢,我一把扯下了堵住他嘴的布料,他立刻大喊起来:“贱人,赶快把我给放了。不然我师父来了,一定会要了你们的狗命!”

我嗤笑一声,道:“你师父来了,我们连她一起杀。”

刘东阳眼中满是鄙夷:“就凭你们,也想杀我师父?我师父是什么人物,你们这些蝼蚁。也配跟她相提并论?”

我脸色一沉,上前就是一个耳光,打得他的俊脸一歪,他愤怒地瞪着我,朝着我吐出一口鲜血。

我躲开那一口血,拿起布又塞回了他的嘴里。道:“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奥丁走过来,抱住我的腰,说:“宝贝儿,别生气,教宗很快就要来了,到时候这小子的灵魂就要献给我们伟大的主人撒旦,就让他嚣张一会儿吧,以后就没有嚣张的机会了。”

我嘴角一勾,道:“好,就让你多嚣张一会儿,待会儿,我要好好欣赏你吓得屁滚尿流的蠢样。”

向东阳恶狠狠地瞪着我们,仿佛恨毒了我。

没过多久,奥丁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搂住我的肩膀,说:“宝贝儿,教宗就要到了。”

我心中一震,终于要见到撒旦教的教宗了,我杀了他的儿子,他不会善罢甘休,迟早要来找我。

既然他来了,就怎么能让他活着回去呢?

没过多久,门忽然开了,几个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人冲了进来,侍立在楼梯两侧,接着,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沿着楼梯缓缓地走了下来。

我在心中嗤之以鼻,撒旦教在华夏的势力已经损失了一大半,他居然还搞这么大的排场,真是找死。

教宗步伐稳健,来到我们的面前,奥丁嘴角一勾,道:“教宗,您终于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