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教宗一下子掀开了罩在头上的兜帽,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沉声道:“她是谁?”

奥丁一把将我搂进怀里,说:“他是我在华夏找到的宝贝儿,已经皈依了我们撒旦教,奉伟大的撒旦为主人。”

他侧过头来对我道:“还不快见过教宗。”

我微微欠身行礼,道:“见过教宗。”

教宗眯着眼睛,将我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了几遍,道:“现在是多事之秋,我们在华夏的势力损失了大半,这个时候你还招募人进来,就不怕是奸细?”

奥丁微微仰着下巴。道:“教宗,就是因为我们的势力被压缩排挤,才更应该招募更多新人,不然主人的大计,如何实现?”

教宗冷哼一声,道:“别拿主人来压我,你打的什么主意,我怎么会不知道?”

说罢,也不再理他,转身看向被捆得结结实实,躺在地上的向东阳。

“这就是那个百鬼不侵的少年?”他问。

“没错。”奥丁眼中有着得意,道,“教宗,你派出那么多人想要抓他,可惜都功败垂成,到最后,还是我把他给抓到了。”

教宗眼底的不满更加浓重,说:“元君瑶呢?抓住她了吗?”

奥丁呵呵一笑。说:“教宗这就难为我了,连主人亲自出马都抓不到她,我怎么能抓到?她可是气运笼罩之人,能够从她眼皮子底下把这个人抓走,已经费尽了我的心机了。”

教宗脸上浮现出讥讽,道:“看来你的能力也不过如此。”

奥丁眼睛底下的肌肉抖动了两下。道:“教宗,咱们还是废话少说,做主人交代下来的事情吧?”

教宗冷哼一声,道:“祭坛准备好了吗?”

“早已经准备妥当。”奥丁往旁边一指,这偌大的地下空间之中,有一个圆形的祭坛,祭坛是用黑曜石制作而成,上面雕刻着精致的符文。

我走上前去,手从祭坛上拂过,摸着那些符文,道:“奥丁先生真是厉害,居然能刻出这么繁复的符文。”

奥丁走上前来,朝我臀部拍了一巴掌,说:“宝贝儿,想学吗?”

我立刻点头道:“想。”

“好,等你把我伺候好了,我就全都教给你。”他语气暧昧地说。

教宗黑着半边脸,说:“奥丁,不要耽误了主人的大事。”

奥丁笑道:“那是当然,教宗,请您迎接主人前来吧。”

教宗冷哼一声,手一挥,向东阳便飞了起来,落在了祭坛的正中,向东阳拼命地挣扎着,眼中满是愤怒和恐惧。

我不动声色地看着,拳头微微握起,随时准备出手。

奥丁始终站在我的身旁,将我紧紧搂在怀中。

那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全都走了过来,围在祭坛的周围。教宗从侍从手中接过权杖,拿在手中,用权杖的地上轻轻一磕,道:“我们伟大的主人,世界的统治者撒旦啊,我是您忠实的仆人。我们呼唤您,请您驾临吧,将这个亵渎您的少年吞噬!”

说罢,他又将权杖重重一磕,从他磕的那个地方开始,流淌出一道道金色的丝线。迅速地流进了祭坛之中,在那些符文中游走,迅速将整个祭坛上的符文全都染成了金色。

接着,一道道金色丝线从祭坛中冒了出来,捆在向东阳的身上,向东阳拼命地挣扎着。却越捆越紧,几乎将他给捆成了木乃伊。

“伟大的主人啊!”教宗张开双手,将权杖往空中一举,道,“请您降临吧!”

权杖顶部的黑色宝石喷出一股黑色的光,打在祭坛上空。那里的空间开始扭曲,撕裂,最终出现了一道裂缝,一团黑色的能量从里面蔓延了出来。

教宗脸上现出惊喜之色,道:“伟大的主人撒旦,这个少年就是百鬼不侵之人。我们将他敬献给您,请您将他的灵魂吞噬,祭炼成您的分身吧。他一定会成为您最强大的分身!有这个分身在,我们就能占领华夏,屠杀华夏的修道者。”

说到这里,他眼底浮现出一层层雾霭,道:“我也能够为我那死去的儿子报仇了。”

那团邪恶的黑色能量在半空中涌动着,缓缓地沉了下来,离祭坛上的少年越来越近,少年眼中的恐惧也越来越深。

我的拳头握得死紧,奥丁有力的手臂将我禁锢住,朝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轻举妄动。

“果然是完美的灵魂。”那团邪恶力量开口了,声音很难听,就像是勺子在陶罐里不停地刮一样,“我一定要得到他!”

说罢,那团邪恶力量朝着少年涌了上去,包裹住少年的身躯。

少年拼命地挣扎着。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教宗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和一层层恨意,只要撒旦得到了这个强大分身,他就能够杀了我了,他失去了唯一的儿子,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杀了我给他儿子报仇。

就在这时,那团邪恶力量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发出了一声怒吼,道:“这少年身上有东西!”

教宗不满地看向奥丁,说:“你是怎么做事的?”

奥丁连忙恭敬地说:“伟大的主人,请您示下,他身上有什么东西?”

撒旦道:“他的脖子上有个东西。那东西在阻挠我,如果不拿走,我就无法吞噬他的灵魂!”

奥丁诚惶诚恐道:“伟大的主人,请交给我吧,我愿意为您取下那件东西。”

“还不赶快动手!”撒旦不耐烦地怒吼。

教宗满脸的不悦,又让奥丁在主人面前出了风头,这个人处处和他作对,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一定要找机会将他干掉!

此时,奥丁已经来到了向东阳的身边,一把掐住了向东阳的脖子,伸手在他脖子里摸了一圈。然后抓住了一件东西,掏了出来。

那是一个小布袋子,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是一缕黑色的头发。

我心中一惊,那是什么东西?哪里来的头发?

撒旦似乎对那头发十分的惧怕,焦急地道:“拿走。赶快给我拿走!”

“是,伟大的主人。”奥丁将那布袋子一把扯了下来,撒旦发出一声兴奋的吼叫,然后道:“他是百鬼不侵之体,我杀不了他,你将他杀掉,用魔法将他的灵魂逼出体外,让我吸收。”

奥丁满脸的兴奋,说:“是,主人,属下这就为您献上最好的祭品。”

说着,他拿出了一把匕首。朝着向东阳的脖子划了下去。

就在匕首即将割破大动脉的时候,奥丁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一道金色的符文,然后一掌拍下,打在那团邪恶的力量之中。

撒旦猝不及防,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然后纵身而起。在半空之中不停地蠕动。

教宗大惊,道:“奥丁,你干什么?”

奥丁眼角挂着一丝冰冷的笑意,双手掌心都亮起金色的光,一掌一掌地朝着撒旦拍了过去。

而几乎与此同时,我也一跃而起,朝着教宗冲了过去,手中喷出一抹白色的亮光,凝成了一把长剑。

剑意化为无尽的星光,摧枯拉朽!

“教宗,小心!”四周穿黑西装的侍从们全都冲了上来,但他们哪里挡得住我的剑意?

剑光扫过之处,血肉横飞,空气中立刻弥漫起了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

我穿过一团团的血雾,冲到了教宗的面前。

教宗脸色一沉,将手中的权杖朝着我一指,黑色的光朝着我打来。

我感觉到了危险,却没有退缩。一往无前。

这就是剑修!

虽千万人吾往矣!

剑意刺进了黑色的光线之中,将光线生生地劈成了两半,然后从我身体两侧打了过去,在我身上留下一道道灼烧的可怕伤口。

我的剑没有丝毫的停顿和减缓,我也仿佛感觉不到任何的害怕一般,只有一个念头。

杀了他!

我浑身上下弥漫着强大无匹的杀意。教宗脸上露出了畏惧之色,双手紧紧握住了权杖,将权杖举起,加大了输出。

我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有的地方还被烧出了骨头,但我的剑。仍然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剑,终于刺到了教宗的面前。

教宗脸色大变,将权杖横在了身前,挡住了这一剑。

当。

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响起,我的剑被震了个粉碎,他后退了好几步,也被震碎了内脏,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血中还混合了一些内脏肉屑。

再看手中的权杖,那黑色的宝石居然出现了一道浅浅的裂痕。

“不!”他发出一声惨叫,那裂痕咔地一声,裂得更大了。

那宝石是玻璃材质的,一旦出现裂痕,便开始迅速崩坏,裂出了一道道蛛网,迅速地蔓延开来。

“不,不要!”他惊恐地捧着权杖,“伟大的撒旦啊,您赐给我的权杖居然被这个贱人给弄坏了!”

话音未落,就听见喀拉一声,宝石轰然破碎,洒落了一地,然后化成无数的沙尘消散在了半空之中。

教宗双眼血红,抬起头恶狠狠地瞪着我,咬牙切齿地说:“元君瑶,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我要让你在地狱之中,永生永世受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