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我的天赋/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罢,他发疯一样朝着我冲了过来。

而此时,那团邪恶的力量已经被奥丁打得步步后退,越缩越小。

“你是谁?”撒旦愤怒地狂喊,“为什么你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奥丁嘴角上钩,露出了一抹阴郁的笑意,道:“你一个西方的鬼物,也想要将势力蔓延到我华夏来?你的手,伸得也未免太长了吧?”

“什么?”撒旦惊道,“你居然是华夏人?”

奥丁一边打,面容也在迅速地变化,如同一层涟漪缓缓扫过。奥丁已经不见了,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英俊的华夏青年。

那青年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目光却如刀一般锋利,那双漆黑的眸子之中,仿佛蕴藏着山河湖海。

“我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你力量的一部分进入凡世。”青年笑道,“分身无论死多少都没有关系,但是这团力量却与你的本体相连,将它击碎,你的本体也会受到重创,至少五年之内,你无法再送分身到凡间来了。”

青年的眼中亮起一道星辰之光,双手快速掐了一个法诀,然后双手手心相对,一团电光喷了出来,凝成一个闪烁着闪电的光球。

撒旦怒道:“你这个狡猾无耻的华夏人!你要是敢伤我,五年之后。我一定会回来找你,将你和你的家人全都碎尸万段!”

青年嘴角一勾,道:“不用你来找我,等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去地狱找你,将你轰成齑粉。”

撒旦更加愤怒。道:“好大的口气,你有这个本事吗?”

“有没有,要试过才知道。”青年双手猛地往前一推,只听轰地一身响,电球打在了那团邪恶的力量之上,随着一声凄厉的声音响起,那团力量被打了个粉碎,而那条通往地狱的时空裂缝,也就此关闭。

“不!”正和我缠斗的教宗发出一声怒吼,扔下我,疯了一样朝着撒旦冲了过去,想要挽留住它。

然而已经没用了,那团力量被彻底打散,消失在半空之中,他抓到的只有空气。

“不!”他嘶吼着,噗通一声跪倒,我乘机一剑刺过去,直接刺穿了他的胸膛。

他浑身颤抖,口中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回头充满怨恨地看了我一眼,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在倒下的瞬间,他忽然朝着自己手中吐了一大口血,然后按在地上,在地面迅速形成一个小型魔法阵:“我以我之名,将灵魂献祭给伟大的主人,愿……”

话还没有说完,忽然一只脚伸了过来,啪地一声,踩碎了他的头颅。

“废话真多。”那青年厌恶地说。

我顺着那只脚一直看上去,看到了他的面容。眼前的青年长身玉立,一头碎发,皮肤白皙,看上去阳光而干净。

“和,和凝?”我有些犹豫地问,在我的记忆中。他应该是一个气质超群的翩翩君子,为什么此时此刻,他却像个邻家男孩一般。

和凝笑着朝我走过来,伸手在我脸上一抹,我的容貌又变了回来,他用力揉了揉我的脑袋。笑道:“没想到我的后代,居然是个这么可爱的小女孩。”

我嘴角抽搐了两下,说:“第一,我已经不小了;第二,也不可爱;第三,你说我是你的后代。那你的老婆到底是谁?为什么我所继承的记忆之中没有关于她的一切?”

和凝的神情有片刻的变化,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脸上是和善的笑容,就像一个大哥哥般,说:“那个嘛,并不重要啦。你只要记得你是我的后代就行了。”

“还有。”我见他不愿意说,便岔开了话题,“之前我们从来都没见过面,你怎么知道有我的存在?”

“我有一点预言未来的能力。”他笑着说,“何况,在上古时代。我曾经见过你哦。”

我皱眉:“什么时候的事?”

“你忘记了吗?那片桃花林中,我教你绘制阵法,还给你吃过一颗果子?”他说。

我猛然想起,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

“可,可那是在做梦啊。”我一直以为,那其实只是沉睡在我体内的他的记忆,以梦的形式传给我罢了。

“很显然,那并不是做梦。”他说,“在那一瞬间,我们穿越时空相见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来……”

他顿了顿,上下打量我,说:“想来应该是你的力量。”

“我的力量?”

“是啊,我们神族,身上都有某种天赋,或者这正是你的天赋也说不定呢。”他道,“可惜那几次我能够感觉到你的存在,却没有看过你的容貌。今日一见,果然不愧是我的后代啊。”

我迟疑了一下,咬了咬下唇,说:“我曾经去过山海大陆。”

他的脸色一顿,立刻暗了下来,我问:“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之后你又去了哪里?”

“我……我运气好,所以逃出来了,去了另外一个世纪。”他的笑容有些苦涩,道,“在那个世界,我修成了混元无极大罗金仙,也就是山海大陆所谓的渡劫期。但是我始终无法飞升,没办法,之后我就在各个世界游历,寻找飞升之路。”

“那你……回过山海大陆吗?”我问,“有没有想过,为他们报仇雪恨?”

“有必要吗?”他说,“当年那些人已经不在了,我也恨过,也曾发誓报仇,可是当我晋级渡劫期的时候,经历过一次心魔。在心魔所形成了幻境中,我杀光了山海大陆的人。看着面前的尸山血海,我却一点都不觉得快乐。”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那个时候,我才明白,山海大陆的人已经受了千年、万年的惩罚,我的族人们虽然死了。却也都在异世界获得了重生的机会。而我的仇恨,不过是一场虚妄。”

他抓住我的双肩,说:“我看过你的直播,知道你去过山海大陆,君瑶,你也把仇恨放下吧。”

我无言以对。

只是有些不甘心。

良久,我叹息一声,说:“你为什么会变成奥丁的样子?”

他哈哈一笑,说:“我当时破碎虚空,从另一个世界回来,正好遇到了奥丁。他在执行撒旦的任务,想要拿到地中海深处一座古老海神神殿之中的法宝。有了那件法宝。他们就能在华夏的南海策划一次恐怖袭击,借此进军华夏异人界。”

“如今华夏国力越来越强,这些外族的宵小,都妄想将华夏毁掉。”他冷笑一声,道,“真是痴心妄想。”

他正色道:“现在撒旦受了伤。无法再打开通往凡间的通道,撒旦教的教宗已经被我们所杀,撒旦教群龙无首,正是除掉他们的重要时机。”

我道:“撒旦五年之内就能养好伤,就怕那时候他会回来,疯狂地报复。”

“这个不必担心。”他眼神一沉,道,“我会前往地狱,将他除掉。”

“对了。”我突然回过神来,“你的实力这么强,怎么能来到地球?就不怕天道规则的反噬吗?”

他呵呵一笑,道:“我和他们不同,这对我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我仔细打量他,他现在的实力也不过是神级巅峰而已,我道:“莫非你在其他世界得到了什么宝物,可以欺瞒天道?”

“嘘。”他伸手在我唇上一按,道:“不可说。不可说。”

我立刻做了个将嘴缝上的动作,说:“是我多话了。”

“呜呜呜。”躺在地上的向东阳挣扎着,我立刻将他解开,他不敢置信地望着我,说:“你,你真的是师父?”

“难道还有假?”我笑道。“怎么,你现在不把我千刀万剐了?”

向东阳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说:“师父,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是你,可是他……”

他愤怒地指着和凝。说:“他打伤了师姐!”

和凝从乾坤袋中拿出了一只玉瓶,道:“打伤她,实在是情非得已,要是不这么做,又怎么能骗得了教宗的人?这个丹药是我在一个专精于炼药的世界所得,你拿回去给她吃下,她很快就能痊愈。”

我叹了口气,道:“东阳,接着吧。”

向东阳满脸愤愤,却还是只得接了过来。

“我不想见华夏官方的人。”和凝转过头来对我道,“我们欧洲见。”

说罢,他转身离开了,我给谭委员长打了个电话,他们很快就赶了过来,将尸体全都收拾干净。

我回到了元宅,将那颗丹药倒了出来,放到鼻子下闻了闻,一股浓郁的灵气迎面而来,让我全身清爽,之前被黑暗力量所灼烧出来的那些伤口,竟然隐隐间有愈合的迹象。

果然是好丹药!

我将丹药倒进了李木子的口中,那丹药立刻就化为一道流光,滑进了她的胃中。

她的身体开始隐隐放光,胸口上的青紫色手掌印开始迅速愈合,几分钟后,连一丁点的痕迹都看不到了。

而李木子的身体里灵气十分充裕,修为也开始飙升。

我一惊,道:“她就要晋升七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