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 杀往撒旦教总部/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周的灵气疯狂地朝着她涌了过来,她就这么在睡梦之中畅通无阻地晋升了七级。

天空渐渐地暗了下来,浓厚的乌云开始在天空之中云集,一时间风起云涌。

大风呼啸,在院子之中刮过,院中的树枝在风中不停地摇晃,发出沙沙的声响。

雷劫要来了!

轰!

天空中打过一道雷电,李木子一下子就从睡梦之中醒了过来。

她纵身而起,双手快速掐了一个法诀,一道藤蔓从她的手心之中长了出来,藤蔓上布满了倒刺,还长出了一朵朵鲜艳的红色蔷薇。

她从窗户跳了出去。劫云已经来了,在她的头顶上盘旋,不停地打着闪电,她张开双手,眼中坚定无比,充满了一往无前的勇气。

轰隆!

一道雷电从天而降,打在了她的身上。

这道雷电有小儿手臂粗,她猛地一甩鞭子,那条蔷薇鞭发出破空之声,立刻便打在了雷电上。

雷电被鞭子打散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还是打在了她的身上。

我给她换上的睡衣在雷电之中被烧成了一条条的破布。零星地挂在身上,她白皙如玉的皮肤也被烧成了黑色。

很快,第二道雷电落下来了,她再次倾尽全力打出一鞭子,但这一鞭子比刚才那一鞭子要弱了许多,只打散了三分之一的雷电。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没有了。身体更是一片焦黑,像个黑人一般。

没过多久,第三道雷电来了。

李木子咬紧了牙关,全身都是黑的,只有那一双眼睛比星辰还要亮。

他拿起了蔷薇鞭,打出了最后一鞭。

轰!

这一鞭子只打散了六分之一的能量。剩下的劫雷全部打在她的身上,她发出一声闷哼,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

“师姐!”向东阳想要上去救,被我拦住了,说:“先不要过去,你师姐自己能行。”

过了一会儿,李木子再次睁开了眼睛,她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盘腿坐下,开始运功。

充裕的灵气在她的身体之中游走,将她体内的经脉硬生生给扩大了好几倍。

她就这么修炼了一天一夜,当第二天的夜色降临之时,她身上的焦黑出现了一道裂缝,然后迅速蔓延到了全身。

那层黑色的血痂开始脱落,露出了里面洁白如玉的肌肤。

又修炼了三天三夜,李木子的修为完全稳定了下来,等她收了工,换上了一身衣服出来,这周身的气质已经变了。

原来的她,长得很清秀,但算不上是美女,而现在的她,却肤如白玉,身姿婀娜,连气质也变得高贵,飘然若仙,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谪仙人的风华,让人见之忘俗。

现如今。她的五官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给人的感觉却翻天覆地,从一个小家碧玉,变成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向东阳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眼睛都直了,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师父。”她脸上带着笑容。高兴地说,“我晋级了!”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好,你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准备一下吧,我们要去欧洲。”

李木子一惊。道:“师父,您……是要去找撒旦教的麻烦?”

我摇了摇头,眼神变得犀利,道:“不,我们是去彻底铲除撒旦教。”

李木子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道:“师父。您,您没开玩笑吧?”

“我的样子像开玩笑吗?”我说。

李木子吞了口唾沫,道:“我们有多少人去?”

“就我们三个。”我顿了顿,道,“对了,还有一个人。”

“谁?”她充满希望地问。

“和凝。”我说。“不过,他帮不上什么忙。”

他要准备进入地狱,一旦进入那个世界,他的实力就能恢复,将和撒旦一决高下。

李木子犹豫了一下,说:“师父。这,这恐怕不大合适吧?我们才三个人,这小子不算,才两个人,能对付得了整个撒旦教?何况还有撒旦分身。”

我露出一道神秘的笑容,道:“撒旦分身已经不是问题了。”

我将撒旦重伤和教宗已死的消息告诉了她,她立刻兴奋起来,道:“师父,要真是如此,那真可以一战,我这就去准备。”

向东阳眼珠子一转,说:“师姐。我来帮你吧。”说完便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我嘴角一勾,这小子,泡妞有一手嘛。

没过多久,敲门声响了起来,我去开门,来的竟然是唐明黎。

“唐家主,有什么事吗?”看到他那张脸,我心中便有些不自在。

唐明黎道:“你打算去欧洲吗?”

“你怎么……”我本想问他怎么知道,可是转念一想,他可是智计双绝的唐明黎,这点事情怎么会想不到呢。

“对。”我点头道,“我们很快就要动身。”

话音未落,唐明黎忽然伸手,一把按在门上,眼中闪过一抹怒意,道:“君瑶,你把我看成什么?”

我愣了一下,道:“……盟友。”

“既然是盟友,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不通知我?”唐明黎眼神冰冷,让我后脊背一阵阵发凉,“你把我们的盟约看成了什么?随时可以撕约的废纸吗?”

我竟然无言以对。

唐明黎微微俯下身,望着我的眼睛,说:“君瑶。我希望你记住,你不是独行侠,既然我们已经结成了联盟,就应该共同进退。这次的欧洲之行,我们唐家也要加入。”

他顿了顿,道:“上官家也会参加。”

我皱眉道:“这次欧洲之行,去的人不宜太多,否则会变成国际事件。”

唐明黎道:“这个我自然会安排妥当,你们把东西收拾好,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

第二天一早,我们来到机场,登上了一架私人飞机。

唐明黎和上官允已经到了,他们相对而坐,正在下国际象棋。

飞机上除了机组人员,已经没有别人了,也就是说,上官家和唐家,各出了一个家主。

这是不是有点儿戏了?这是去掀人的老巢呢,还是组团去旅游的呢?

“你们的计划是什么?”我坐在沙发上,接过李木子递过来的咖啡,说。

唐明黎下了一步棋,说:“这辆飞机会飞到黑尼亚国,然后再御剑飞行到日耳曼国,撒旦教的总部就在日耳曼,这个国家的政权早就被撒旦教控制,我们不可能通过正常的途径进入日耳曼。”

上官允道:“这架飞机是我们上官家的私人飞机,什么东西都应有尽有,元女士,请不要客气。”

我笑了笑,道:“不会跟你客气的。”

唐明黎和上官允下了一路的棋,两人各有输赢,杀得难解难分,夜幕降临之时,我们抵达了黑尼亚国。

下了飞机,我们一刻也没有停留,直接召唤出了飞剑。朝着西边的大山飞去。

黑尼亚国和日耳曼国中间立着一座高山,我们在树林之中飞过,花了三个小时,进入了日耳曼境内。

根据唐明黎所得到的消息,撒旦教的总部就在日耳曼国西边的一座小城中。

这座小城十分古老,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据说古代曾经是某个大国的国都,城中还有好几座石头修建的古堡。

荒凉的夜色之中,一座高大的城堡矗立在山头之上,宛如一头恐怖的巨兽,蛰伏在深夜之中,静悄悄地盯着猎物,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这座城堡属于米勒家族。”唐明黎站在我的身侧,说,“那个死在你手中的教宗,就是这个家族的成员。”

“米勒家族的祖先是撒旦手下的部将,撒旦当年死亡之时,带着很多部下共同进入地狱。只在凡间留下了米勒。米勒家族建立了撒旦教,世代都担任教宗,是撒旦最忠实的仆人。”上官允又说。

“教宗的死华夏封锁了消息,他们还不知道。”我摸了摸下巴,道:“我有个计划,你们想不想听一听?”

“什么计划?”

我拿出了一只玉瓶,里面是碧绿色的清香液体。

几个小时之后,一辆加长林肯停在了米勒城堡的门前,城堡大门打开,木桥徐徐放下,架在了护城河上,一队身穿黑色衣服的人马匆匆而来。分列在道路的两侧。

车门打开,身披黑色斗篷的教宗从车上走了下来,身后跟着几个身穿黑色西装,面色肃穆的随从。

“教宗阁下。”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大步走了上来,向他行了一礼,说,“出大事了。”

教宗皱眉:“出什么大事?”

“祭坛出了问题,所有的阵法都失灵了。”那个管家模样的人焦急地说,“教宗阁下,是不是主人赐下的权杖出事了?”

教宗面色有些沉重,道:“权杖已经毁了。”

“什么?”那个管家模样的人身体颤抖了一下,说,“教宗,那,那主人……”

“放心吧,主人已经得到了一个新的分身,有了那个分身,主人会变得更加强大,损失一根权杖算得了什么?主人还会再次赐下更好的宝物。”教宗冷声道,“冷静点,泰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