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1章 撒旦教覆灭/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个祭品被放在圆形的祭坛之上,呈放射状,少女们似乎吃了什么药,意识有些模糊,眼神迷离,脸上带着微笑,沉浸在无尽的美梦之中,丝毫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唐明黎转过身,朝着祭坛的方向,高声道:“伟大的主人撒旦啊,我们赞美您,为您献上最高贵最美丽的祭品,请您降临吧!”

说罢。祭坛上空,忽然出现了一道白色的光。

祭司们都露出了惊讶之色,这光芒似乎与以前举行大祭祀仪式的时候不同啊。

那团白光越来越亮,最后变成了一颗白色的珠子,那珠子猛地一震,巨大的能量如同海浪一般蔓延开来,席卷整个神殿。

祭司们根本没有任何防备,被那力量打了个正着,发出一声惨叫,被震倒在地,喷出一大口鲜血。

那个叫阿瑟的祭司地位很高,他艰难地抬起头,看向唐明黎,道:“教。教宗,你,你要干什么?”

这时,唐明黎脸上的容貌开始发生了变化,涟漪泛过,他又变回了黑发黑眼的华夏人模样,居高临下地望着他。说:“你们的教宗已经死了,你们所信奉的主人撒旦也受了重伤,被打回了地狱,现在,轮到你们了。”

说罢,他俯下身,低声道:“敢碰我的女人,你该死。”

说罢,他的手在阿瑟的脖子上一划,鲜血顿时喷涌而出,他身形一闪,轻松躲开了喷泉般的血浆,走向了下一个祭司。

此时,我们几人全都变回了原来的模样。开始收割这些人的性命。

目所及之处,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这些祭司全都是撒旦虔诚的信徒,喊着撒旦的名号,祈求它降临凡间,救他们一命。

但是,撒旦始终没有来。

他们终于知道,撒旦真的受了重伤,不会再来了。

我们肆意收割着性命,有几个还想要反抗,被我们轻松给摁住,二十几个祭司,全部铲除。

到了最后,我来到那个名叫泰勒的管家面前,他惊恐地望着我,我说:“知道为什么留下你吗?”

泰勒是管理撒旦教中庶务的人,对教中的一切都很了解,但他的实力并不高,只是一个区区的五级异能而已。

“你……想知道教中的事情?”他问。

“我对你们教里的事情不敢兴趣,我只想知道,那个名叫从极的华夏人,到底在哪里。”我眼神如刀,一字一顿地说。

泰勒咬了咬牙,道:“那个华夏人我只见过一次,他是主人的贵宾,能够直接与主人联系,只有教宗知道他在哪里,我,我不过是管理一点庶务而已。怎么可能知道?”

我用神识在他身上一扫,确定他没有说谎,冷冷道:“既然你对我来说没用,我就没有必要留你了。”

说罢,手一挥,他的脖子上立刻裂开了一条深深的伤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

我站起身。转过头问道:“人都已经除掉了吗?”

“祭司已经全部解决,至于剩下的人。”唐明黎语气冰冷地道,“不过是些小虾米而已,不值得我们动手。”

就在这时,泰勒脸上忽然露出一道诡异的微笑,他按住自己的心脏,猛地往下一按。

霎时间。地动山摇,整座城堡都开始颤抖,他口中一边喷血一边笑道:“米勒城堡还有最后一件武器,能够将整座山头都炸成废墟,哪怕是神级高手,也无法在这样的爆炸中幸免!启动这件武器的开关就在我的心脏之中,今天。你们全都要死在这里!”

他拼命地大笑着,上官允冲上前去,金属化的手臂一拳砸下,将他的脑袋打了个稀烂。

“不好!”我们感觉到地底之下有一道恐怖的能量蔓延开来,那力量非常强大,竟然让我们心底生出了几分恐惧。

我一咬牙,迅速转身。一手一个,抓住了我的两个弟子,纵身而起,朝着天空冲了出去。

几乎与此同时,地面炸开,无数的巨石飞溅,从下面透出耀眼的猩红色。巨大的能量将地上的尸体,无辜的祭品少女和难以计数的侍从全都烧成了灰烬,彻底吞噬。

我的速度特别快,脚下的飞剑是那把玉石剑,它是用来暗杀的,速度本来就很快,再加上我吞了一颗风行丹,速度已经超过了音速。

但还是晚了一步,我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打在自己的后背,就像挨了重重的一记铁拳,剧痛传来,肋骨根根断裂,有两根还刺进了里面的内脏。

“哇!”我猛地吐了一大口鲜血,血中带着破碎的内脏碎屑。

我眼前一阵阵发晕。却还不停地往前飞奔,不管如何,这两个弟子,我一定要护住!

就在这时,一双手从背后抱住了我,那是一双有力的手臂,散发着我所熟悉的淡淡薄荷味道。

唐明黎?

我转过头,看着他那张俊美的脸,他在我耳边轻声说:“别怕,有我在。”

说罢,他将一件黑色的袍子披在了我的身上,那袍子极为宽大,将我们四人都笼罩其中。

身上的压力一下子就消失了大半,这袍子居然挡去了大部分的能量。是一件十分厉害的防御法宝。

他带着我们一路往西,很快就出了日耳曼的国境,回了黑尼亚国,然后找了一座山林里的小木屋,屋子修得很好,应该是哪个有钱人的别墅,夏天用来避暑的,里面的东西一应俱全,只是生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李木子一个洁净咒,就将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有我挡着,他们受伤都不重。

他们将我放在床上,李木子拿出了一颗丹药给我服下,我盘腿坐起,开始运行大玄天决。

那股力量十分专横霸道,将我的内脏伤得很严重,我咬牙用灵气包裹着药力,一层一层地修复内脏,但残留在我体内的一丝邪恶的气息却横冲直撞,刚刚修复好的,立刻就被它给撕裂。

我皱紧了眉头,脸色苍白,唇无血色,满脸的痛苦,放在双膝上的手不停地颤抖。

李木子和向东阳焦急地望着我,向东阳道:“师姐,我们得想个办法。”

李木子满脸焦虑,说:“我也是六神无主啊。”

唐明黎来到我的面前。盘腿坐在我对面,执起我的双手,与我双掌相接,将灵气输入我的体内。

我顿时便感觉到一股清凉的力量钻进了我的身体中,将那如同炽热火焰一般灼烧我内脏经脉的邪恶力量给纠缠住,然后吸了过去。

我心中大震,睁开眼睛。见他脸色苍白,满脸痛苦,心中又酸又痛,说:“唐明黎,你这又是何苦?”

唐明黎淡淡看我一眼,说:“那地下爆炸的,肯定是某种威力强大的法宝,我对它很感兴趣,只是想要了解那法宝,再仿制一个罢了,你不要多想。”

我知道,他这么说是不想我内疚。

然而我更加内疚了。

我抓住他的手,想要将那道力量给抽回来,却突然从旁边伸出了一只手。按在了唐明黎的脑袋上。

我一惊,抬头一看,居然是和凝。

我有些不高兴,说:“我们都把人杀完了你才来。”

和凝笑了笑,道:“这些蝼蚁,也配让我动手?”他立刻转移了话题,说,“米勒古堡的地下,埋藏着一件上古法宝,是撒旦留下来的,名叫黑暗之阳,威力非常巨大,一旦爆炸,所产生的强大能量足以摧毁整个城市。”

我愣了一下。说:“米勒古堡所在的小城,已经……”

“已经彻底毁了。”李木子说,“师父您受了重伤,所以没有看到,那爆炸所产生的烈焰很大,不到十秒就将整个小城吞没,城中的数万平民百姓。全都葬身了火海。”

我怒道:“撒旦教真是丧心病狂!”

和凝笑道:“你也不必生气,那个小城的人全都是撒旦教的信徒,难道你没发现吗?那里没有一座教堂,家家户户屋子里所悬挂的,都是倒十字架。”

倒十字架是撒旦教的标志。

那座城市,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我心头这才好受了一点,却突然想到了什么,说:“上官允呢?”

和凝的手缓缓地往上抬,从唐明黎的天灵盖之中拉出了一根长长的黑色丝线,然后一握手,便抓在了手中。

唐明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我问和凝:“他怎么样了?”

“黑暗之阳的那股力量已经被我拔除了,他的身体已经无碍。”和凝道。“倒是你,你的内伤很严重。”

“我没事。”我摇头道,“明黎,你看到上官允了吗?他怎么样了?”

唐明黎很不高兴,冷声道:“当时我们各自逃命,哪里顾得上他?”

我皱了皱眉头,打算出门找他,唐明黎伸手将我按住,道:“上官家的家主,怎么可能没有保命的手段,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这么严重的内伤不赶快治疗,你是想在身体里留下暗伤吗?”

“可是……”我还想说什么,唐明黎严厉地说。“没有什么可是,你好好休息,我会联系上官允,他如果还活着,就会来找我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