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他们都死了?/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明黎似乎也感觉到了,后退了两步,道:“事不宜迟,快走!”

话音未落,大地忽然震动起来,整个冰雪森林开始崩裂,一块块巨大的冰块滚落,一股强大而邪恶的力量,从那片湖泊中蔓延了出来。

“快走!”尹晟尧护住我,召唤出他的黑色长剑,将我拉了上去,御剑飞行。朝着哀嚎之地外面急奔。

但还是晚了,身后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我立刻转身,和尹晟尧、唐明黎三人一起,聚集起全身的力量,在面前凝成了一道透明的屏障,爆炸所产生的强大力量打在了屏障之上,我们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好强!

唐明黎道:“不好,从极的力量恢复了!那寒冰湖泊下面到底有什么,居然将他几百年间被天道规则所伤的身体全部复原!”

从极是从东岳大帝的身体里分裂出来的,从一开始就拥有了混元大罗金仙的实力。

再加上在天界那么多年,他天赋又高,一番修炼下来,早已经突破了混元无极大罗金仙。

我们三个神级和混元无极大罗金仙斗,只有被秒杀的份儿。

“东岳!东华!”一声怒吼传来,“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

我抬起头,看见那风暴的中心立着一个人影,他穿着一件全黑的长袍,和唐明黎长得一模一样。

但他的双眼血红,眉宇间带着一股恐怖的邪气,眼神一动,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道:“我先杀了你,我要让他们亲眼看着最爱的人惨死!”

说罢,朝我挥出一掌,空中立刻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手掌,我在乾坤袋上一拍。立刻抽出了神栖木的木条,朝着他狠狠地打了下去。

啪地一声,那一掌被打散了。

“嗯?”从极眯了眯眼睛,冷哼一声,道,“又是神栖木?元君瑶,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新奇的东西吗?”

说罢,他再次朝我击出一掌,我也再次挥舞神栖木打了过去。

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一鞭子下去,居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我心中大骇。

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会不害怕神栖木!

从极冷笑道:“你以为这个垃圾对我还有用?我早已经脱胎换骨,在我的眼中,你们都是蝼蚁!”

说罢,那一掌凌空压下,倾注了他全部的力量,如同泰山压顶,如同山河倾颓。

而我,居然动惮不得。

这是我第一次正面死亡。

我曾无数次与死亡擦肩而过,但从未像今天这样。

敌人太强大了,在他的面前,我真的只是蝼蚁。

我,就要死了。

“君瑶!”耳边似乎有人在呼喊我,但那一瞬间。我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了。

仿佛只过去了一瞬,仿佛过去了一整个世纪。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了尹晟尧的背影,他挡在我的面前,替我挡去了所有的攻击。

他的身体就像是一堵坚硬无比的墙壁。替我遮风挡雨,为我留下了生存的希望。

然而,他却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生命。

那一瞬间,我脑中一片空白,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冲上去紧紧抱住了他。他无力地倒在了我的身上,鲜血从他的五官之中汹涌而出。

我紧紧地抱着他,看着他的血在我手上和身上流淌,痛苦地嘶吼、呐喊,却仿佛眼泪被熬干了一般,流不出泪来。浑身只觉得刻骨铭心的痛。

痛。

痛入骨髓。

“君……君……”他已经看不见东西了,无力地伸着手,寻找着我,我立刻抓住他的手,无声地哭泣,他的手颤抖着。无力地抚摸我的脸颊,说:“不,不要哭……”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他的手指划过我的嘴唇,忽然化为了一缕金色的细砂,从我的唇上飘落。

“不!”我看着他一寸一寸地化为金色的砂砾,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

哗!

他的身体彻底成了一地齑粉。那一瞬间我的心像被人挖走了,身体里空了一块。

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死了。

他的肉身已经消亡。

彻底地死了。

我就算有回天之术,也再救不了他!

“晟尧!”我拼命叫着他的名字,在那一堆金色的砂砾之中乱抓,想要留住他,然而一切都是徒劳,金沙从我的手指间流走,我再也找不回他了。

从极满脸的得意,哈哈大笑,抬头对着天空道:“东华啊东华,没有想到吧,你精心挑选的继承人。还没能飞升成仙,就死在了我的手中!”

我抬起头,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只能看见他,我的仇人。两次杀死了我爱人的仇人!

我要和他拼命!

我不顾一切地想要冲上去,被唐明黎拉住了。

“他已经死了,你不能再去送死!”说罢,他在乾坤袋里一拍,一个小型的传送阵法出现在手中。

他将那小型阵法朝着我扔了过来,罩在我的身上。我顿时便被束缚住了,无法挣脱。

“唐明黎,你放开我!”我嘶声大叫。

唐明黎忽然抓住我的脑袋,低头吻住了我的嘴唇,我正在惊怒之中,狠狠地一咬,他闷哼一声,后退了一步,嘴角带着血。

“唐明黎,你放开我!不然我会恨你一辈子!”我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大声喊道。

“那你恨吧。”他又后退了两步,道,“能够被你记住一辈子,我也算是圆满了。”

说罢,他转过身,义无反顾地冲向了强大无比的从极。

从极冷哼一声,道:“真是可惜啊,本来想当着你的面将她折磨致死的。既然你用传送阵将她送走了,也好。我会找到她,将她囚禁起来,做我的禁脔,你没能从她身上得到的东西,我都会从她身上得到。”

唐明黎眼中闪过一抹深刻的愤怒,道:“你休想!”

从极却冷笑道:“只可惜啊。这样的场景,你是永远都看不到了。”

说罢,他倾注了全部的力量,化为一颗光球,朝着唐明黎打来。

那颗光球太强了,就像是一颗小太阳一般。所过之处,连这些万年不化的冰块,都像红糖一样被迅速融化。

“不!唐明黎,你回来!”我嘶声大喊,“你这个傻瓜!你明明打不赢他,你还上去作死干什么?快跑啊!”

传送阵启动了,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地消失。

我最后看到的场景,是那颗小太阳打在了唐明黎的身上,将他的身体炸得四分五裂。

我的预感应验了。

然而我始终没有想到,我会在这里失去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人。

我被传送到了城市废墟之中,那只是一个小小的阵法,根本不可能将我传送出地狱。

我艰难地想从地上爬起来,挣扎了几下,始终无法起来,只得身子一歪,躺在了地上,眼泪汹涌而出。

晟尧、明黎,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飞廉的预言成真了?

不。他的预言错了,他明明说只会死一个,可是他们都死了,都死了!

我无声地哭泣着,我的声音嘶哑,心脏就像被插满了锋利的剑。鲜血淋漓。

这时,有几只不长眼睛的怪物悄悄地朝我靠近,想要偷袭我,碰碰运气。

我在极度的悲伤之下,又生出了一种极度的愤怒和仇恨,一伸手。便将一只怪物抓在了手中,用力地撕成了两半。

我红着眼睛看向另外几只,它们全都露出了惊恐之色,争先恐后地逃跑。

我眼睛滴血,追了上去。

这些怪物,一个都没有跑掉。

我坐在一堆血肉之中。身上早已经被鲜血湿透,脸上也溅满了鲜血,就像一尊杀神。

连那些妖魔鬼怪都不敢靠近我,闻到了死亡的气味,纷纷逃走。

就在这时,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脸色一变,骤然跳起,从我刚才坐的地方突然冒出了一个巨人。

那个巨人足有三米高,就像是用石头雕刻成一般,一块块鼓起的石头就像一块块肌肉,十分的凶悍。

“好甜美的味道。”他伸着鼻子闻了闻,嘿嘿冷笑了两声,“这个人类修道者的肉一定很好吃。”

说罢,他猛地一跳,朝着我扑了过来,我的身体就像没有重量般,朝后飞了出去,他这一拳,正好打在了我刚才站立的地方。

一时间,碎石四溅,沥青地面裂出了一道道深深的口子,如同蛛网一般朝着四面八方辐射。

我面色冰冷,垂在身侧的手中凝成了一道白色的长剑,朝着他刺了过去。

我是不要命的打法,每一招都在进攻,一点都不防守,他打在我身上的拳头很痛,但这些和我心里的痛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都说恶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果然如此,我这一通不要命的战斗,不到五十招,就削掉了岩窟王的一条岩石手臂。

这些生活在地狱之中妖魔鬼怪都不是蠢蛋,不会明明知道没有胜算,还去拼死战斗。

岩窟王骂了一句脏话,说:“你是个疯子!”

说罢,虚晃一招,身体一转,就像电视里的土行孙一样,钻进了地下,妄图逃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