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4章 战神刑天/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点了点头,那黑龙一个猛子扎下去,钻进了山崖下的一座洞窟之中。

洞窟之内灼热无比,周围全都是暗火,岩壁之中还隐隐有岩浆流动。

东岳一伸手,就将我抱进了怀中,我顿时就像是抱着一台空调似的,立刻就凉爽了下来。

东岳道:“阿鼻地狱之中的温度很高,甚至比地心之中的温度还要高上许多,以你的修为无法抵御,一定要紧紧跟在我的身边,绝对不能离开一步,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他眼底闪过一抹得色,嘴角满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东岳……帝君……”

“就叫我东岳吧。”他说。

我犹豫了一下,说:“我有寒冰丹,吃了之后。身体的温度就会维持在正常温度,可以抵御阿鼻地狱的灼热。”

他眼中闪过一抹不悦,说:“寒冰丹伤身,还是不用为好。”

我满头黑线,寒冰丹可是专门用来抵御极热的,堂堂七品灵丹。自古以来不知道有多少修道者都吃过,从来没有听说过伤身。

“你……是想多抱我一阵吗?”我看了看他放在我腰上的手,直言不讳地说。

他的脸颊上浮起可疑的红色,轻咳了两声掩饰尴尬,说:“你想多了。”

于是,我从他的怀抱之中挣脱开来。然后拿出一颗极品的寒冰丹,塞进了口中。

一股冰凉的清流顺着我的喉咙流淌下去,就像三伏天吃了一大勺雪糕一般,全身都凉爽下来,非常的舒服。

东岳沉默了一下,忽然伸出手。抱住了我的腰,将我又给拉了过去,我愣了一下,抬头看着他,他低下头,与我四目相对。说:“君瑶,你是故意的吗?”

“什,什么故意?”我躲避着他的目光,说。

“我既是唐明黎,也是尹晟尧。”他一字一顿,在我耳边说,“你在我的面前,不用觉得不自在,我自始至终,都是你爱的那个人。”

“我……”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的性格有时候像尹晟尧,有时候又像唐明黎那般霸道,让我有些无所适从。

他的嘴唇凑在我的耳朵边,轻轻地吐着气,弄得我痒痒的。

“这样不是很好吗?”他说,“你无法接受两个人,而现在我们成了一个,你就没有心理障碍了。”

“你,你在胡说什么?”我急忙道,“我爱的是尹晟尧……”

“别自欺欺人了,你的心中,始终都有唐明黎。”东岳打断我,说。“人间的伦理道德让你不敢承认自己同时爱上了两个人,你一直在逃避自己的内心。将我们两人的灵魂炼化在一起,你的心中,是不是在暗自窃喜?”

不知为何,我心中生出了一抹怒意,一把推开他。道:“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是故意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你们!你们就是这样想我的?”

我咬了咬牙,道:“如果你不相信我,我可以将你体内的那一滴鲜血给取走,这具东岳的仙身,所有的力量都是在吃我的血之前修炼得来的。哪怕我取走了鲜血,你也不会有任何的损失。”

他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一抬头,就看见他那双漆黑的眸子,心头忽然颤抖了一下。原本到了嘴边的话,却说不出来了。

“是不是又想说,我不是你爱的那个人,然后连头都不回地把我给抛弃?”他眼中浮现一抹危险的神色,让我毛骨悚然。

为什么他变得这么可怕?

和他在一起,总有一种诡异的压力压着我。让我喘不过气来。

唐明黎加尹晟尧的双份霸道,不会真变成了一个占有欲极强的霸道总裁吧?

他抓得我的手腕有些疼,一字一顿地说:“元君瑶,你的心是石头做的,怎么捂都捂不热!”

我躲避着他的目光,说:“我。我没那么糟糕吧?”

他忽然捏住了我的下巴,威胁我道:“你这次要是再敢找那些无聊的借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脸部肌肉跳了跳,说:“你想怎么样?”

他的目光变得深邃而恐怖,凑得更近了一些,在我耳边轻声说:“我就把你关在东岳宫里。给他拷上枷锁,让你永远都别想走出去一步!”

这什么鬼?

我脸色发黑,尹晟尧和唐明黎的灵魂炼化成一个之后,居然……变得这么腹黑了?

他抱着我的腰,将我猛地拉进了怀中,咬牙切齿地说:“别想离开我,我已经被你折磨得够久了,如果你再敢一走了之,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彻底懵逼了。

这不应该是甜宠文吗?怎么变成了虐恋了?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忽然低下头,在我唇边深深地吻了一记。

嘴唇上一疼,我低呼一声,摸了摸嘴角,道:“你为什么咬我。”

“给你印上印记。”他强势地说,“你是我的,免得被别人觊觎。”

我满头黑线,你能不能成熟一点?还做印记,你还是三岁小孩吗?

不过我十分识相地没有说出口。

轰!

黑云忽然间冲出了隧道,一股灼热的热浪迎面而来。

还好,有寒冰丹在,我只是觉得有些热,并没有因此受伤。

举目望去,眼前的阿鼻地狱比起西方的地狱来,更加的可怕。

西方的地狱是一片城市的废墟,还会跟随着地球上时代的变迁而改变,而这里,自创世以来便是一片赤地,炎热得可怕,普通的神级修道者若是进入了这里,会立刻被烤成人干。然后被四处乱窜的怪物吃掉,死无葬身之地。

就在这时,一只漆黑的蟑螂猛地从岩石后面窜了出来,扑棱着翅膀,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立刻将精神力凝成一束,打在那蟑螂身上,蟑螂应声而爆。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地面忽然鼓起了一个大包,那大包越来越高,忽然噗地一声爆开,无数的大蟑螂涌了出来,每一只都有磨盘那么大。气势汹汹地围住了我们。

我正要动手,东岳忽然伸出手,揽住了我的腰,说:“不要为这些低等的虫子浪费力气,我来。”

说完,他的身体之中猛地扫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席卷而出,朝着四面八方辐射而去。

所过之处,摧枯拉朽。

所有的虫子都爆炸了,血肉横飞,空气中除了岩浆的味道,就是血肉的腥臭。

他慢条斯理地从乾坤袋中拿出了一只黄铜香炉。里面点了一味香料,动人的馨香带着一抹迷醉的味道,瞬间就将腥臭味给压了下去。

他柔声道:“不要让臭味熏到你。”

话音未落,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目光一瞬间变得阴冷,直直地盯着前方。道:“我感觉到他了。”

“从极?”我连忙问。

他眼中骤然射出冰冷的杀意,道:“我们本是一体,我能股感觉到他,他也能够感觉到我。”

说罢,他猛地将我的腰抱起,黑云冲天而起。四周的景色迅速向后退去,快得根本看不清。

不过是顷刻之间,我们已经来到了一处山谷之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味道,不是臭味,却让我很不舒服。

东岳的脸色很难看。抱着我腰的手一阵收紧。

我问:“这里关着什么怪物?”

“刑天。”他缓缓道,“上古的神祇——刑天。”

我惊了一下:“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刑天吗?据说他是上古战神,手执一柄大斧,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但他不满天帝的统治,意图杀死天帝夺权,被天帝砍掉了脑袋。而他这样居然都没有死,胸口的双乳变成了眼睛,肚脐变成了嘴巴,发誓一定要杀了天帝复仇。”

东岳沉着脸道:“天帝杀不了他,才将他镇压在阿鼻地狱之中,让他永生永世都关在这里。回不了天庭。”

我深吸了一口气,道:“怪不得从极要到这里来,刑天就是他招募的第一个盟友。”

当然,这地狱之中,可供他招募的盟友肯定多不胜数。

黑龙从天而降,落在了山谷之中,谷中长满了植物,这些植物全都是赤红色的,有的极具攻击性,它们的触须在灼热的岩石上蔓延,将一切爬虫吞噬,看着就叫人害怕。

“真是令人惊讶啊。”一个声音从密林之中传来,“你居然还活着……不对,你……似乎有些不一样。”

那是从极的声音。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新仇旧恨顿时涌上了心头。

从极!

万恶的从极!

就是他杀了我的尹晟尧和唐明黎!

我的脸色变得很可怕,杀意从我心底蔓延出来,如同呼啸的风。

一只冰凉的手抱住了我的肩膀,说:“冷静一点。”

我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东岳一眼,刹那间,我仿佛看到了晟尧和明黎站在我的面前,心中生出了一丝欣慰。

我没有失去他们,他们都还在我身边。

“我明白了!”从极的声音传来,却始终看不见他的身影,“这个女人炼化了你们两人的灵魂,让你重生!真没想到啊,我原以为撕碎你们的魂魄,就能让你们彻底死去,没想到还是被你们钻了空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