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 流放人间/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玄龟身形十分巨大,此时我们在一片沙漠之中,它目光淡淡地望着我,说:“别傻了,人类,你太弱了,根本奈何不了我。”

说罢,它转动巨大无比的身躯,想要离开,天空中却忽然响起一声炸雷。

无数的乌云在头顶上集结,这个常年不下雨的地方,几百年来。第一次被厚厚的云层所覆盖。

我厉声道:“就算你逃出了阴曹地府又如何?这个世界的天道不会绕过你的!”

玄龟抬头看了看天空,说:“想要杀死我?呵呵,太天真了。”

说罢,它将自己的脑袋朝龟壳中缩去,然后缓缓地往地下沉。

它是属于大地的,一旦进入地下,连劫雷都奈何它不得。

因此,玄龟这种生物数量稀少,因为它实在是太逆天了。

就在它的脑袋即将缩进龟壳之时,忽然一道光闪过,土黄色的鲜血顿时如喷泉一般喷洒出来,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睁睁看着它的脑袋滚到了我的脚边。

我抬起头,赫然看见东岳漂浮在半空之中,他深深地望着我,声音柔和,道:“君瑶,你没事吧?”

一股热流在我的胸膛里涌动,我冲了上去,扑进了他的怀中。

他的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轻轻拍了拍我的背,道:“别怕,有我在呢。”

我紧紧抱着他的腰,说:“东岳。对不起,我拖你后腿了。”

他轻轻抚摸着我的长发,说:“你是我的女人,保护你,本来就是我的责任。”

我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惊恐地望着他。道:“你怎么到凡间来了?这具仙人的身体会被天道所压制,你会受伤的!”

东岳淡淡地笑道:“没关系……”

我抓着他的手臂,眼泪顺着鼻梁流淌下来,说:“东岳,我……我不是什么幸运之人,我是个灾星对吗?跟我在一起,你总是遇到灾难。”

他心疼地将我的脑袋按在自己的锁骨上,道:“君瑶,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的犯人越狱而出,我肯定要将它正法啊。何况……”

他顿了顿,眼神变得深邃,里面藏着一些我看不透的东西:“何况,它是我亲手放出来的,刑天和另外两个重犯也已经逃脱,我犯了天规天条,天帝传下旨意,将我流放到凡间了。”

“什么?”我惊道,“刑天没有死?还有别的犯人逃脱?”

我顿了顿,道:“是不是因为……要来救我,所以才……”

他打断我的话,说:“君瑶,为什么你总喜欢将罪责揽在自己的身上?”

我咬了咬牙,说:“我去找师父,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走上东华大帝的老路。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将你给救活的!”

他摇了摇头。道:“别傻了,君瑶,他是你的师父,却也是天帝。如果他做不到公平,如何服众呢?”

我焦急地抓着他的双臂,道:“那。那现在怎么办?”

东岳沉吟片刻,道:“他们从阿鼻地狱逃脱之后,不会直接前往天界。天界现在的实力还很强,他们贸然前往,只是送死罢了。”

顿了顿,他的眼神变得犀利。道:“天界和凡间本是相辅相成,人间要是乱了,天界也必然会大乱。因此,在攻入天界之前,他们会在人间搅起腥风血雨。”

我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拉着他的手。说:“对了,和凝那里有能欺瞒天道的东西,我们去找他,只要能欺骗天道一时,我们就能除掉从极,将功补过。天帝一定能赦免你的。”

他愣了一下,道:“什么?和凝有欺骗天道之物?”

我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呼唤和凝!”

“等等。”他抬头看了看天,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另外找个合适的地点再说。”

他带着我。穿越了整个华夏,来到了泰山之下,一处隐蔽的山洞之中,说:“这泰山是我的地盘,周围有我所布下的阵法,可以暂时避开天道的耳目。”

我点了点头。用上次的办法召唤和凝。

只希望,他还没有闯入天界。

原本以为呼唤他需要花点时间,没想到他很快就出现了,脸色有些难看。

他的目光在东岳身上扫过,露出惊奇之色,说:“看来我走之后,发生了很多意外。”

我焦急地道:“和凝,你的那个欺瞒天道之法,能够告诉我吗?”

他看了我一眼,我以为他会拒绝,谁知道他却说:“告诉你们倒也无妨,但你们用什么来换?”

东岳道:“等我成功除掉从极等人之后,带你前往天界,如何?”

和凝眯起眼睛,道:“天界我自己会去,哪里需要来帮忙?”

东岳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如果你自己能去,就不会拖到现在了。你已经试过了吧?可惜根本就无法打开前往天界的通道。”

和凝眯起眼睛。两人目光对视,我能看到里面有兵戈交锋。

良久,和凝忽然笑了起来,道:“不愧是智计双绝的东岳大帝,好,成交!”

他大步来到东岳的面前,伸出手,朝着他的胸口摸去。

东岳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说:“你要干什么?”

“既然我们结为同盟,你就应该相信我。”和凝深深望着他的眼睛,说,“你还想不想和君瑶在一起?”

东岳放开了他的手,冷冷地望着他,道:“你要是敢耍花招,我不会放过你。”

和凝呵呵一笑,道:“放心吧,我的后代喜欢你,她是除了我儿子之外,唯一一个纯正的神族,我不会让她伤心。”

东岳冷哼一声,和凝猛地将手插进了他的胸膛,东岳露出了痛苦的神情,但他强忍住,只深深地盯着和凝。

片刻之后,和凝缩回了手,说:“东西已经放进你的身体了,你感觉如何?”

东岳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道:“能量的流失停止了。”

和凝点了点头,道:“我们暂时骗过了天道,但是你不能使用超过地仙的力量。否则天道会变本加厉地惩罚你,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

东岳沉默地点了点头。

和凝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好对君瑶,你要是胆敢辜负她,我不会饶过你。”

说罢。他后退了一步,又道:“回天界之前,叫上我。”

我惊讶地说:“从极和刑天他们来到了人间,恐怕会在人间大肆作恶,和凝,你不跟我们一起吗?”

和凝勾了勾嘴角,说:“这是你们的事情,我要为见我妻子做准备。”

他眼底闪过一抹精光:“我这次不会让她再逃掉了。”

说罢,他退到了阵法之中,瞬间便失去了踪迹。

我连忙走过去,拉开东岳的胸口,他的胸坚实而宽厚,我摸了摸,上面什么都没有。

东岳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说:“君瑶,别摸了,再摸我会把持不住的。这里正是天为被地为床的好地方。”

我脸颊一红,立刻后退了一步,假咳了一声,掩饰尴尬,说:“那个……我们……先回去吧。”

东岳嘴角上钩,道:“好。”

到了首都,我们回了元家,李木子和向东阳都用诡异的目光看着我们。

我去厨房做饭。李木子偷偷跑过来,说:“师父,这是怎么回事?您不是和尹宗主在一起了吗?怎么又……尹宗主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愣了一下,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总不能告诉她,尹晟尧和唐明黎已经变成了一个人了吧?

连我自己都觉得很诡异。

我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师父?”她小声问,“您没事吧?”

我笑了笑,说:“没有,我和他的事情,以后你会明白的。”

李木子无言以对,用“你们的世界我不懂”的眼神望着我。

我端着托盘,缓缓地来到东岳的房间,犹豫了一下。敲响了房门。

“进来。”

我推门进去,发现他正将自己的头发剪短,光着上身,下面只围着一条毛巾。

我连忙将目光移到别处,道:“我给你送吃的来了。”

他朝我伸出手,微笑道:“好久没有吃到你做的菜了。”

我盛了一碗异兽肉做的汤给他。他却盯着我的眼睛,说:“你喂我。”

我嘴角抽搐了两下,端起碗,坐在他的身侧,用瓷白的勺子舀了一小勺,伸到他的面前。

他直直地望着我。喝完了我手中的汤。

他忽然伸手,将我一把抱进了怀中。

我吓了一跳,道:“你干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很不自在?”他凑到我的面前,将嘴唇贴到我的耳朵上,说,“你面对我的时候,是不是感觉背叛了尹晟尧?”

我呆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握住了我的手,轻轻抚摸我的肌肤,说:“君瑶,我就是你的晟尧,我们说过,要在院子里种上各种各样的灵植,还要生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我颤抖了一下,眼泪涌出了眼眶,划过我洁白如玉的脸庞,在我圆润的下巴上滴落,我紧紧握住他的手,感受着他掌心的温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