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 暴怒的阿信/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望着他的背影,不由得揉了揉脑袋,双份的霸道,我还真有些受不了。

接下来的几天,华夏一片风平浪静,从极他们不知道在策划着什么,并没有搞事,东岳每天出门处理唐家的事情,晚上就到元宅来蹭饭,但李木子二人对他似乎有些反感。

眨眼又是一个星期一,东岳按照惯例,要去唐家财团的总部办公。他身后跟着助理小郑。

郑家是唐家的附属家族,从几百年前开始,就一直是唐家的部下,郑家也出过好几个高手,一直很得唐家信任。

小郑刚跟随唐明黎五六个月,但对自己的这个顶头上司很了解,自从他这次回来之后,他就觉得他有些不对。

总感觉……好像是换了一个人。

但是,东岳本身就是唐明黎,拥有他所有的记忆,小郑虽然觉得奇怪,却也找不到什么破绽。

“上次让你准备的事情。你准备好了吗?”东岳的声音忽然传来,小郑一惊,这才回过神来,说:“您说的……是上个月让我派人去东海月国岛上寻找灵植的事情吗?那边传来的消息,已经找到了,这个周末就能送到。”

东岳微微点了点头。道:“很好,正好周末约会的时候可以送给她。”

小郑松了口气,暗暗想:家主寻找那个珍贵灵植,准备送给元女士的事情,只有他和几个寻宝队员知道,如果这个家主是假的,肯定不可能知道。

就在这时,小郑接了个电话,说:“家主,刚才前台来消息,说有人闹着要见您。”

“无关的人何必理会?将他赶出去。”东岳微微皱眉。

小郑犹豫了一下,说:“来的是医王宗的人,似乎叫阿信。”

东岳步子一顿,说:“让他到办公室来见我。”

“是。”

很快,阿信就被带进了东岳的办公室,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皮夹克,一脸怨恨地瞪着他,说:“我师父在哪儿?”

东岳朝小郑使了个眼色,小郑立刻退了出去。

阿信大步走到东岳的办公桌前,狠狠地一拍桌子,说:“立刻告诉我!我师父在哪儿?是不是被你给害了?”

东岳皱眉道:“谁告诉你的?”

阿信怒道:“你别管谁告诉我的,你说,是不是你害死了我师父,还迷惑了我未来师娘?”

东岳脸色一沉,道:“注意你的语气,你现在所面对的是唐家的家主。”

阿信脸上的愤怒更深,仿佛要化作刀剑,刺进东岳的胸膛之中。

“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有多强。”阿信的双手按着桌子,眼神很危险,说:“如果我师父真是你害死的,你最好现在就把我杀死,否则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会向你复仇!直到你死,或者我死的那一天!”

东岳眯起眼睛,冷冷地打量他。面对高手的压力,阿信却一点都不退缩,咬紧了牙关,一瞬不瞬地与他对视。

良久,东岳却忽然笑了起来,道:“你就这么信任上官允?他说我杀了你师父。你师父就是被我给杀了?你师父要是知道你这么容易被挑唆,心中会怎么想?”

阿信怒道:“你别顾左右而言他!唐家主,你只要明确地告诉我,我师父是不是被你所杀?”

东岳身子往后一靠,贴在椅背上,说:“谁说你师父死了?”

阿信浑身一抖。顿时露出了兴奋的神色,道:“我,我师父还没有死?”

东岳笑道:“怎么?难道你还希望他死不成?”

阿信连忙说:“我师父在哪儿?我要见他!”

东岳双手抱胸,说:“你还真是个忠臣孝子,好,今天晚上十二点。在天坛外面,你师父会来见你。”

阿信不由得皱起眉头,道:“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

东岳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见到他之后,他自然会告诉你。”

阿信沉默了半晌,后退了几步。说:“好,我就相信你这一次,如果今晚我没有见到师父,那你所派出的杀手最好将我杀死,不要留我活口,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东岳望着他的背影,微微笑了笑,看来阿信以为他是想将他骗到天坛,然后派杀手将他给除掉。

真是个傻小子,他如果真要杀他,哪里需要这么麻烦?

以他现在的力量。只需要动动手指,就能让他炸成齑粉。

他这个弟子,对他的感情还真是深啊,就是太鲁莽了,居然直接就打上门来质问,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罢了,今晚去见他吧,安抚安抚他和医王宗众弟子的心,等唐家的事情处理好了,他就会回去处理医王宗的事情。

夜晚很快降临,北方城市夜生活少,十二点左右天坛已经没有什么人了,阿信站在天坛门口,抬头望着这座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建筑,心中如同一团乱麻。

他有些紧张。

他的出身并不好,家里有好几个兄弟姐妹,生活很窘迫。

他的两个姐姐读完初中父母就不许她读了,让她们出去打工挣钱。大哥连初中都没有读完,在南方打工,据说卷进了一桩抢劫案,被抓了起来,判了十二年,现在还在监狱之中。

他的命运。本来也该像他的哥哥姐姐那样,年纪轻轻就出去打工挣钱,养父母和弟弟妹妹,等年纪大了之后就娶一个和他同样出身贫寒的女孩子,生儿育女,浑浑噩噩地度过这一生。

但他从小就喜欢中草药,因此当听说安民药馆要招收弟子的时候,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思跑去报了名。

没想到,师父看中了他。

虽然他只是外门弟子,但师父对他非常好,还让他管理医王宗,人人都称呼他大师兄。他也因此得到了很多好处。

如今,他已经是六品的修道者,将来有着大好的前途。

他能有今天,全都是师父的提携,没有师父,就没有今天的他。

他愿意为师父牺牲自己的一切。哪怕是生命。

如果今晚见不到师父,他会拼尽性命杀死唐明黎。

哪怕同归于尽都不足惜。

“阿信。”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悚然一惊,转过身来,看见尹晟尧正站在几步之外,身上穿着一件驼色的风衣,风鼓起他风衣的下摆,在风中猎猎作响。

“师父!”他疯了一样朝着尹晟尧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他,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师父!他们说你死了,我快被吓死了!”

尹晟尧拍了拍他的后背,说:“傻小子,师父是什么人,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死?”

阿信用衣袖擦干净自己的脸,笑着说:“对,师父将来还要举霞飞升,成为神仙。怎么会就这么死呢?”

尹晟尧揉了揉他的脑袋,说:“没错,你信不过别人,还能信不过师父吗?”

阿信点点头,说:“师父,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们联系不上您?您什么时候回来?”

尹晟尧严肃地说:“我这边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等处理好之后就会回去,其他的事情,你不要问,知道得越多,你们就越危险,知道吗?”

阿信沉默了片刻。说:“师父,灵植园里种的引灵草就要成熟了,我们要将它们全都收割吗?”

尹晟尧盯着他看了半晌,笑了:“我们医王宗的灵植园里根本就没有引灵草。阿信,你是在诈我吗?”

阿信眼中闪过一抹慌张,说:“师父……”

尹晟尧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想到你这个小子还挺聪明的,我没有看错人。”

阿信有些不好意思,尹晟尧说:“你在灵植园里种了一棵兰花,你说那是你小时候,奶奶给你的,她在临死之前告诉你,如果让这颗种子长出来,开了花,她就会回到你的身边。”

阿信的眼中再次噙满了眼泪,在他幼年时,父母外出打工,是奶奶照顾他长大。他跟奶奶之间的感情非常深。

奶奶过世的时候,他伤心欲绝,但是一想到当兰花开花的时候,奶奶就能够回来,他就没那么伤心了。

长大之后,他知道奶奶永远都回不来。但他还是想将兰花种活,让它能开出花来,那是奶奶留给他的唯一念想。

“怎么样,现在相信我是你师父了?”尹晟尧笑着说。

阿信眨了眨眼睛,将泪水给咽了回去,说:“师父。你可要快点回来啊,我们都等着你。”

尹晟尧从乾坤袋中拿出一只玉简递给他,说:“这是我所写的《药典》,你拿回去好好参研吧。”

阿信一惊,道:“师父,这……这不是只有内门弟子才能够学吗?”

尹晟尧笑道:“没错,只有内门弟子可以学,你已经是医王宗的内门弟子了,而且是大师兄。”

阿信满脸的兴奋,浑身瑟瑟发抖,激动地捧着玉简,说:“师父,您放心,我一定会认真学习,一定不会辜负您的厚望。”

尹晟尧满意地说:“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等阿信走出几步,他又叫住他,严肃地说:“最近恐怕会有一场大灾难,你们把能收割的灵植都收割了,别再接炼制丹药的单子,如非必要,不要出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