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 求婚的鲜花呢/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金时代的人类是怎么灭亡的,多年来众说纷纭,他们曾经荣极一时,却很快就被毁灭,据说不过区区百年的时间。

有很多人认为,黄金时代的人也是被神明给毁掉的,因为神灵无法忍受这些蝼蚁一般的凡人居然过得和神一样。

于是,和白银时代一样,宙斯放出了可怕的恶魔,毁掉了这两个时代。

天帝似乎陷入了久远的记忆之中。道:“那个时候,西方世界简直如同天堂一样,但那里的神灵却很不满,觉得凡人不应该活得这么畅快,蝼蚁就该有个蝼蚁的样子。于是,他们放出了一种病毒,名叫‘灭世病毒’。”

我脸色有些难看,气愤地说:“居然有这样的神明,还嫌弃凡人过得太好!”

天帝笑了笑,道:“人类的幸福日子过得久了,就会生出异心,觉得自己的命运不该由神灵来主宰,你们这些神灵和我们也没有多大差别,凭什么得到我们的供奉?正因如此。才会有白银时代的渎神。”

他顿了顿,继续道:“这种灭世病毒十分霸道,它能够将人类变成怪物,喜怒哀乐都被剥夺,只剩下屠杀和狩猎的本能。”

天帝微微眯了眯眼睛,说:“只不过,这个病毒似乎比灭世病毒的传染性和破坏性更强,应该是变种。”

东岳轻叹一声,道:“看来,从极已经坐不住了。”

天帝沉声道:“东岳,凡间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朕会时刻注意北冥那些怪物的情况。”

他顿了顿,又道:“保护好君瑶,否则你就永远别想回天界了。”

说罢,他关闭了连接。

东岳冷哼一声,说:“君瑶是我的女人,我当然会保护,哪里需要他来吩咐?”

我嘴角抽搐了两下,说:“师父也是担心我。”

“他对你的担心恐怕超出了师徒之情了吧?”东岳有些不满。

我皱了皱眉头,沉下了脸,说:“东岳,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很尊敬师父,对他只有师徒之情,他对我也是如此,请你不要把我们想得这么龌龊。”

东岳见我动了怒,伸手将我紧紧地抱住,说:“抱歉,君瑶,我……只是有些……紧张。”

我叹了口气。说:“东岳,不要胡乱吃飞醋,更不要置疑我的人品,在你的眼中,我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人吗?”

东岳的表情有些别扭。他手腕忽然一转,一朵鲜红的鲜花出现在了手中,插在我的鬓边,说:“别生气了,这么美的一张脸。给气变形了怎么办?”

我怒道:“说再多甜言蜜语都没有用,送花更没用!”

东岳从背后将我环抱住,道:“我以后……不再随便怀疑你了。”

我哼了一声,道:“这才对,你看我。什么时候怀疑过你?”

东岳脸色一窒,说:“我倒宁愿你怀疑我。君瑶,多疑正是因为爱,或许……你并没有像我爱你那样,爱我爱得那么深。”

我心头咯噔了一下。涌起一抹酸楚。

我在心底最深处是知道的,他爱我,比我爱他更深。

在经历了那苦难的二十年之后,我渴望爱,却似乎又忘记了要如何去爱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压下涌到了眼角的泪水,抬手握住了他的手,他的手指很长,指骨分明,孔武有力。掌心温热,让我的心,也变得越来越热。

他们无数次救了我,为我遮风挡雨,我还有什么资格忽视他们的爱?

我要爱他,像他爱我那样爱他!

“东岳。”我一字一顿,将誓言说得无比慎重,“我会爱你,除非你不爱我了,想要放弃我。否则,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绝对不会变心!”

我转过头,抬起脸来,与他四目相对,让他看到我眼中的坚毅。

他激动起来,握住我的双肩,道:“君瑶,你……你真的愿意……”

“我对自己的心魔发誓。”我伸出两根指头,说。“若有违今天的誓言,就让我……”

他按住了我的嘴唇,说:“君瑶,我相信你!你没有必要发这样的毒誓,我不允许!”

“我是真的下定了决心。”我说,“既然我不会违背,誓言再狠毒,又有什么关系?”

我又道:“还是说,你对我没有信心?”

东岳的手在我后背上轻轻抚摸,说:“不。即使你说的是真的,我也不想让你被这样的咒语禁锢住,我要你真心实意地爱我,自愿爱我。”

说罢,他低下头,在我唇边印下了一个吻,道:“君瑶,等消灭了从极,我们就结婚吧?”

结婚?

我的脑袋有些懵,脸顿时就红了。有些紧张:“结,结婚……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东岳道:“都已经五六年了,还快?都算得上爱情长跑了。”

他抱着我的肩膀,低头在我耳边喷着热气,说:“我已经等不及了。你要是再不同意,我就抢亲了。把你直接给抢回阴曹地府中去,你不结也得结。”

我满头黑线,说:“你向人求婚,就是这样求的?”

我双手一摊,道:“求婚的鲜花和戒指呢?”

他眼中露出一阵狂喜,道:“你……同意了?”

“那就要看看你的求婚礼物是不是有诚意了。”我嘴角勾了勾,朝他眨了眨眼睛。

他深深吸了口气,郑重地说:“君瑶你放心,我一定会拿出你最喜欢的东西,当做聘礼。”又顿了顿,道,“当然,鲜花和戒指也是有的,等到消灭了从极。我就会将聘礼送到你的面前,到时候,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了。”

气氛正好,我低头做娇羞状。忽然手机响了起来,东岳脸色一沉,道:“谁这么没眼色?”

我拿起来一看,道:“是谭委员长。”

谭委员长的声音低沉,带着几分嘶哑。道:“君瑶,我查过了,那个病毒……名叫恶魔四号。”

“恶魔四号?”

谭委员长说,203号研究所,是专门研究鬼物的,一年之前,他们从一只拥有肉身的鬼物身上找到了一种病毒,那个病毒传染性极强,感染之后,会怨气钻心,不到一天就会吐黑血而亡。

本来有人建议将这种病毒制作成生化武器,但病毒这种东西,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会引发很可怕的结果。

哪怕你有抗病毒药物或者疫苗,谁敢肯定,那病毒不会发生变异?

至今为止,人类唯一战胜的病毒是天花。

在死了十亿人之后。

于是,上面下了命令,不允许制造生化武器,将这种病毒关在203号研究所里,绝对不能泄露出去。

但是,203号研究所里的李教授一直在研究这种病毒,他想要根据这种病毒,制造出一种能改善人类体质,治疗绝症的特效药。

从恶魔一号一直到恶魔四号,病毒被他多次改进,然而,病毒的传染性越来越强,却始终无法制造出治疗绝症的药物。

上面已经决定彻底停止恶魔计划,将恶魔病毒彻底封存。

没想到,病毒还没有来得及封存,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上面已经派了病毒专家前往东南省。”谭委员长道,“君瑶,这次还要麻烦你和尹宗主走上一趟。”

我郑重地说:“您老放心,我们一定会去。”

这场战争,恐怕就是我们和从极的决战了!

东岳处理好了唐家的事情,然后变化成尹晟尧的模样,和我一起,踏上了前往东南省的飞机。

这艘飞机是特殊部门的包机,里面坐的都是全球知名的病毒学方面的专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