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3章 前往疫区/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些专家都是些六七十岁的老头子,我和东岳二人坐在这里,显得很格格不入。

专家们都时不时地用怪异的眼神瞥我们一眼,我们正悠闲地喝着茶,忽然对面有个穿西装的老专家开口了,说:“不知道两位是哪个研究所的?师承何人?”

我愣了一下,原来学术圈子里也讲究个师承吗?

我能告诉他我师承天帝吗?

会被当成神经病看吧。

这时,尹晟尧开口了。说:“我们是研究中医的。”

这些老专家有不少都跟妖魔鬼怪有接触,因此对于华夏的异人世界和古医术都有所了解,都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可是。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中医?就是那个没有经过科学论证的巫术?”

我冷冷地看向他,说话的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专家,他是华裔,但中文说的不好,听着很别扭,看来是刚从国外回来。

另外一个留着长胡子的老专家皱了皱眉,说:“威尔逊·李教授,中医博大精深。与现代医学根本不是一个体系,用现代医学去论证中医,不觉得很可笑吗?”

威尔逊·李嗤笑了一声,说:“没有经过科学论证的巫术,怎么能用在病人的身上?你们华夏因此而死的人还少吗?”

我依然冷眼看着他,另外的专家都有些不满,其中一个德高望重的开口了,说:“李教授,请注意你的言辞,你对中医并不了解,请不要随意评价中医。”

威尔逊·李一脸的不屑,说:“我对中医的确不了解,也没有了解的必要,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反科学的,只是古代的一种巫术罢了,用它来进行现代的医学治疗,简直是拿病人的生命当做儿戏。”

其他老专家们都很不高兴,其中有几个脾气爆的,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就在这时,我开口了:“既然这位李教授认为中医是巫术,那这次的东南省一行,你也不用去了。”

李教授不满道:“是你们国家的最高研究院将我从国外请回来,这次的行动,也是你们的领导求我。我才会来,你有什么资格让我走?”

我笑了笑,说:“因为这次在东南省肆虐的病毒,就是一种上古巫术。你要是看不起巫术,认为巫术是骗人的,还是不要去了,不然只怕是有去无回。”

李教授眼睛一眯。道:“你威胁我?”

我冷笑一声,道:“我是好言相劝,既然你不听劝告,那一切后果。你自己承担,到时候可不要说我们没有提醒你哦。”

李教授对我的话嗤之以鼻,其他的老专家也都不搭理他,他却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他是哈佛大学的博士。在国外的科研机构工作了几十年,自认为比国内的这些专家权威多了,从来都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而研究院里的领导对于这个在国外学术界有着很高地位的李教授也一直迁就忍让,让他更加自大。越来越目中无人。

我并没有把这个专家放在心上,等到了东南省,现实会教他做人。

很快,飞机就降落在东南省的省会机场。下了飞机,我们立刻坐车前往龙华市。

龙华市是东南省西部的城市,周围群山环绕,是有名的鱼米之乡。

我们走下车来,才发现整个龙华市已经被军队层层包围,驻守在这里的士兵们都全副武装,手上端着专门对付妖魔鬼怪的化灵枪。

谭委员长大步走了上来,握住了我和尹晟尧的手。说:“你们来了,真是太好了。”

其他的专家教授们都有些意外,用奇怪的目光看了看我们,有心眼小的,眼底浮起一丝不满。

谭委员长居然首先跟我们这两个无名小卒打招呼,而没有先迎接他们,让他们心里很不爽。

我看了看那些士兵,说:“龙华市里的情况怎么样?”

谭委员长脸色凝重起来。道:“情况很不好,整个龙华市都已经感染了,我们派了很多人进去搜寻幸存者,但幸存者微乎其微,我们还折损了不少的军人在里面。”

我皱眉道:“这种病毒的传染性极强,据我弟弟发回来的消息,生化服不能抵抗这种病毒,他们穿成这样……”

谭委员长立刻道:“这种生化服是前段时间才研究出来的。里面配了一件天材地宝。”

“什么天材地宝?”我又问。

“是鲛砂吧?”东岳道。

谭委员长点头,说:“对,就是鲛砂!”

鲛砂是鲛人死亡之后,身体所化成的砂子。

传说,鲛人是生活在海洋深处,人首鱼尾的生物,干宝的《搜神记》中就有记载:“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他们都拥有着美丽的容貌,擅长织造一种很美丽的布料——鲛绡,穿着这种鲛绡,出入水中。衣服不湿。

他们的眼泪会化为珍珠,身体里面的油提炼出来,可以用来点长明灯,据说一千年都不会熄灭。

传说,他们死后,会前往一座海岛,死在那海岛之中,千百年后,他们的尸骨会化为鲛砂。

鲛砂是蓝色的,看起来像砂子,非常的美丽,这种鲛砂有很多功效。其中一种就是能够抵御邪恶的力量,解百毒。

我惊奇地说:“你们居然能找到这么多鲛砂?”

鲛砂是很珍贵的,据说在上古时代,一两鲛砂可以卖到一块中品灵石。

谭委员长道:“还记得上次你所发现的那座岛吗?在那座岛上。我们发现了一处鲛人的墓地,墓地之中有数万吨鲛砂。”

数万吨!

难道从上古时代,那座岛就是鲛人们的墓地了吗?

这可是一笔很大的财富啊。

谭委员长说:“凭着这些鲛砂,我们才能暂时控制住疫情。”

东岳摇了摇头。道:“控制不住。鲛砂可以让你们不被感染,但没有鲛砂的人,抵挡不住灭世病毒。”

“灭世病毒?”谭委员长一惊,道:“你对这病毒了解多少?”

东岳道:“我们进去详谈吧。”

他让我们所有人都穿上生化服,东岳却说,我们俩没有穿的必要,只要把鲛砂给我们就行了。

谭委员长给了我们一人一小袋鲛砂,东岳从乾坤袋中拿了一块布料出来,那布料摸起来十分的顺滑,冰冰凉凉,我不由得问:“这是什么?”

东岳笑了笑,说:“这是鲛绡,东岳宫里还有很多,你要是喜欢,等从极的事情解决了之后,我亲自给你做一件法衣。”

我脸颊泛红,又听他说:“东华宫里还有很多珍奇的布料,比如西海龙王的三公主用珍珠磨成粉,用特殊手法制作成丝线所织的珍珠绡,还有大名鼎鼎的织女用天河的水所织成的晚霞罗。”

他凑到我的耳边,低声道:“都是你的,你可以每天换不同的衣服,参加瑶池的蟠桃会时,你一定能够艳压群芳。”

我满头黑线,说:“谁要艳压群芳?你认真点好吗?”

“已经做好了。”东岳将一只香包交给我,那香包之上铭刻着繁复的符文,他说,“这鲛绡香包里包的是鲛砂,上古时代的大能们,就是用这种办法来消除瘴气。”

“你呢?”我问。

他笑道:“你忘记了?我这具身体是仙体,这病毒再厉害,也不过是凡间的病毒罢了,伤不了我。”

我点了点头,这才放了心,将香包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我们进了指挥部,总指挥这次并没有赶来,由谭委员长全权主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