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5章 阴险的从极/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岳看了看那个人形怪物,说:“把这个打开,我要进去。”

谭委员长一惊,道:“尹宗主,不行啊,这种病毒传染性很强,就算你身上带了鲛砂,一旦被他抓伤咬伤,还是会被感染。”

东岳道:“无妨,以我的实力,不用担心这个。”

我也道:“委员长,还是让他进去吧。说不定他能发现些什么。”

谭委员长犹豫了一下,最后一咬牙,说:“好,尹宗主,我相信你的实力,你一定要小心。”

东岳笑了笑,道:“放心。”

不知道为什么,谭委员长觉得他的声音就像有魔力一般,他莫名其妙地就安下心来。

东岳走进旁边的真空消毒室,然后通过消毒室走进了那人形怪物的房间里。

人形怪物立刻朝他冲了过去,口中发出野兽般的嘶吼,他手往下一按。那人形怪兽噗通一声扑倒在地,拼命地挣扎,朝着他露出獠牙。

东岳径直走到他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脑袋。

谭委员长吓得浑身一颤,上前了两步,我按住了他。说:“不用担心,他不会有事。”

东岳捏着那人形怪物的脑袋,伸出一根指头,在他天灵盖上划了一圈,将它的天灵盖缓缓掀开。

那人形怪物痛得拼命挣扎,却始终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束缚住了一般,根本无法逃脱。

天灵盖被揭开之后,露出了里面的大脑,但那大脑已经发生了变异,居然变成了黑色,上面盘踞着红色的血丝。

东岳将手伸到大脑上方,那些红血丝飞了起来。在他的手心处凝聚成一颗红色的小珠子。

那人形怪物就像是突然被人抽走了生命,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东岳拿出一只玉瓶,在上面刻了一个阵法,然后将那颗红色的水滴封在了玉瓶之中,转身走向真空消毒室。

经过严密的消毒,谭委员长正要开门,李教授忽然道:“不行,不能让他出来!”

谭委员长皱起眉头,李教授严肃地说:“谁知道他从变异人身上提取了什么,一旦有个什么闪失,谁付得起这个责任?”

谭委员长有些犹豫,我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道:“他手中所拿的东西,对我们寻找治疗病毒的方法有重大意义。”

李教授冷声道:“那也应该在密封的环境中进行研究!”

话还没说完,却看见东岳穿透了金属墙壁,缓缓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所有人都惊呆了。

连谭委员长都惊呆了。

这座地下实验室使用的是特殊金属,哪怕是神级,也能够挡住。

但是,他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穿墙而过?

东岳瞥了李教授一眼,道:“你说的没错,但我不用。”

说罢,他对谭委员长说:“这就是灭世病毒。我将它封在了玉瓶之中,不会泄露。给我们一间实验室。”

谭委员长还没有说话,李教授又开口了,道:“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只让你们俩进行研究?”

东岳和蔼地说:“你们还有两个变异的怪物,能够提取出足够的病毒进行研究。李教授,希望你能够成功研制出抗病毒特效药和疫苗。”

说罢,他再也不看他一眼,径直朝着门外走去。

谭委员长连忙道:“快,给尹宗主和元女士安排一间实验室!”

他心中暗暗想,尹宗主怎么有些古怪。似乎比以前腹黑了很多。

修为……似乎也强了很多。

这一刻,他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哪怕来再多的专家,到最后,能够研制出疫苗的,只有我们。

我们被安排在一间研究室里,东岳关上了门。眼神一转,那些摄像头便自动转到一边,而显示在监视屏幕上的画面跳了跳,又恢复了正常,但显示的画面却与真实画面大相径庭。

我奇怪地问:“怎么了?”

东岳严肃地说:“君瑶,这个病毒是将恶魔四号和灭世病毒混合之后所产生的新病毒。而且……”

他顿了顿,脸色一沉,道:“从极还在里面加了一些别的东西。”

“什么东西?”我一惊,问。

东岳沉默了片刻,道:“他的精血。”

“精血?”我皱眉道,“他还真舍得下血本。”

“如果要研制抗病毒药剂和疫苗……”他顿了顿。说,“需要我的精血。”

“什么?”我的音量拔高了十度,“你,你的精血?全华夏人都需要接种疫苗……你的精血哪有这么多?”

东岳嘴角上勾,道:“好个从极,果然阴险狡诈。他加在病毒里的精血只要一滴,而我如果要制造疫苗,哪怕抽干我的精血,也没有用。”

一股怒火从我心底深处窜了出来,我发狠地握紧了拳头,咬牙道:“从极!从极!”

突然,我似乎想到了什么,说:“如果将从极的精血搞到手呢?有没有用?”

“有用。”东岳道,“但是不够。”

绝望从我心中升起,我抓住了他的胳膊,声音有些颤抖:“东岳……我们该怎么办?”

“君瑶,不要着急。”他轻轻抚摸我的头发。说:“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我急忙道。

“去找我的父母。”他顿了顿,道,“我和东华的父母。”

传说,盘古的后代少海氏娶了水一天尊之女弥轮仙女为妻,有一日,弥轮仙女梦见自己吞下了两颗太阳。后来便生了两个儿子,长子金蝉氏,为东华大帝;次子金虹氏,为东岳大帝。

东岳的父母,正是那两位上古时代的仙人——少海氏和弥轮仙女。

“我的母亲应该有办法。”他皱着眉头说,“但我现在没有办法回天界去。我是戴罪之身,如果未经召唤就回天界,是罪上加罪。”

“我跟师父说。”我道,“这件事关系着凡间的存亡,也关系着天界的平衡,他一定会网开一面的。”

说罢,我拿出了手机,接通了天帝,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祈求道:“师父,求您了,哪怕您只给东岳一天的时间,我们一找到除掉病毒的办法。立刻就离开。”

天帝沉声道:“你说得没错,事关数亿凡人的生死存亡,甚至事关三界平衡,我们没必要墨守成规。我给你们五天的时间,五天之内,你们必须找到办法。然后立刻离开。”

“好,师父,谢谢您。”我满脸兴奋,转头道,“东岳,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

那些病毒学专家们全都投入了紧张的研究之中,谭委员长坐在指挥部里,一名年轻的士兵将一本薄薄的本子递了过来,说:“委员长,这些是我们从市区里救出来的幸存者,您请过目。”

谭委员长翻了翻。惊道:“只有……这么点吗?”

那士兵的声音有些低落,说:“其中还有两个受到了感染,已经处理了。”

谭委员长无力地将本子扔回了桌上,说:“这些幸存者都好好安置吧,千万不能让他们再出什么事。”

正吩咐着,忽然一个士兵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谭委员长眼睛一瞪,说:“什么事情这么慌张?”

那士兵焦急地说:“谭委员长,出大事了。”

谭委员长有种不好的预感,骤然站起,道:“出什么事了?”

士兵那张年轻的脸蒙上了一层死灰:“刚刚从首都传来的消息,华夏一共有七处爆发了疫情。已经有七个大城市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

“什么?”谭委员长捂着自己的心脏,缓缓地倒了下去,两名士兵吓了一跳,连忙扑上去,七手八脚地急救。

正好我和东岳来了,见此情况,立刻道:“都让开!”

这一声里带着灵气,在两个士兵的耳朵之中炸响,两人立刻让到了一边,惊恐地望着我。

我上前先封住他体内几个大穴,然后给他把了把脉,拿出一粒丹药给他服下。

他是骤惊之下心脏病发作,但从脉象上来看,他最近太劳累了,这具身体已经有些承受不住。

吃了丹药,他悠悠醒转,问:“我这是在哪儿。”

我有些不快,说:“谭委员长。之前我跟你说的那些,你都没有放在心上吧?”

谭委员长抬头望向我,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说:“我也是没办法啊,现在是华夏生死存亡的重要关头,我哪能去休息?要是死在岗位上,我也算是尽忠职守了。”

我和东岳互望一眼,说:“委员长,我们……”

“有话快说。”谭委员长不耐烦地一挥手,我说:“我们要离开一段时间。”

“什么?”谭委员长再次跳了起来,“你们要走?去哪儿?这城市里可是有几百万老百姓等着你们救啊。”

“我们这次走,正是去寻找救世的办法。”我郑重地说。

谭委员长一惊,道:“你们已经有救世的办法了?”

我摇了摇头,道:“所以才要去寻找。”

谭委员长颓然地问:“你们……要去多久?”

“五天。”东岳道。

谭委员长用恳切的目光望着我们,说:“君瑶,尹宗主,我们刚刚接到了消息,全国有很多大城市都发现了疫情。这种病毒扩散得非常快,我不知道五天之后,华夏还在不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