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 弥轮仙女/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岳带着我跳下莲花,径直来到一扇金碧辉煌的房门前,道:“母亲!”

里面没有人说话,他直接往门上拍了一掌,将门给轰开了。

我心中暗暗想,其实弥轮仙女并不是不想见他吧,否则这门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轰开。

“逆子!”里面传来一个威严的女声,“你还知道会来?”

我抬起头,看见一个身穿华服,头上盘着发髻,戴满珠翠的女人端坐在案几之后。

那女人长得十分漂亮,看起来不过三十来岁,目光中有一种上古神灵的威严,她宽大的袖子铺在地上,上面所绣的花栩栩如生,纤毫毕现,如果不仔细看,还真以为她坐在花丛之中。

东岳低下头。朝着她行了一礼:“母亲。”

弥轮仙女冷声道:“你还知道我是你的母亲?”

东岳无奈地说:“母亲,当年是您不让我回来的。”

弥轮仙女沉默了片刻,感叹道:“是啊,我不让你回来,你就真的几千年都没有回来啊。”

这话听着有几分辛酸,东岳缓缓来到她的身侧,说:“母亲,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弥轮仙女侧过头,伸手缓缓抚摸他的脸,忽然惊道:“你的灵魂……是怎么回事?”

东岳便将来龙去脉简单说了一遍,弥轮仙女眼睛有些发红,似乎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可恶!”她一掌挥下,将面前的案几给打了个粉碎,“天帝简直欺人太甚,将我的金蝉流放人间这么多年,让他被天道折磨,最后死在了宵小之辈的手中!我要去凌霄殿,问他讨个说法!”

东岳沉声道:“母亲。当年,是你让大哥出面,为从极求情的吧?”

弥轮仙女一震,顿时沉默了下来,东岳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说:“娘,你为什么要为从极求情?难道你把他也当成是自己的儿子了吗?”

弥轮仙女沉吟片刻,开口道:“那孩子与你是一体的,你们一同生下,我将你们都看作我的儿子,有什么不对?”

东岳眼中射出一抹怒容,道:“母亲,从极多次陷害于我,还害死了大哥,你居然还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

弥轮仙女侧过头去,不敢看她。

“母亲!”东岳却步步紧逼,这时,我开口道:“娘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弥轮仙女这才注意道我,抬头将我仔细打量了一番,说:“你是什么人?”

东岳道:“母亲,她是我选定的妻子。”

弥轮仙女皱起眉头,道:“一个凡人?”

“虽然她只是凡人,但她的天赋很高,很快就能举霞飞升,今后成为混元无极大罗金仙,根本不是问题。”东岳说。

弥轮仙女似乎对我并不太满意,脸色不大好,我上前道:“娘娘,请恕我直言。那个从极身上,是不是有着什么秘密?”

弥轮仙女一惊,道:“你区区一个凡人懂什么?”

东岳不满道:“母亲,请不要用这样的语气斥责君瑶,她也是一片好心。”

弥轮仙女瞥了他一眼,道:“母亲一心一意都是为了你,你却帮着一个外人说话?”

我却像是想到了什么,道:“难不成,那个从极身上,有什么秘密牵扯到了东岳?”

弥轮仙女眯起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东岳道:“母亲。难道真的如此?”

弥轮仙女别开眼睛,躲避着他的目光,说:“你别信她胡乱猜测,没有的事。”

东岳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沉了下去:“母亲,请不要把我当成三岁的小孩,我还分得清是非。”

他抓住自己母亲的手,道:“你告诉我,从极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弥轮仙女柳眉紧锁,似乎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我道:“娘娘,此事不仅仅事关凡间的生死存亡,也关系着天界的稳定,甚至还关系着东岳的性命,请您务必告诉我们。”

弥轮仙女沉默了许久,才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抚摸儿子的脸颊和鬓角。充满了慈爱。

她是一个深爱儿子的母亲。

“金虹……”她轻声叫着他的氏名,说:“当年……为娘怀你的时候,在山顶上赏花,却被一只金鹏袭击,差点死在当场。后来你父亲用了各种仙草灵丹,才将我救回。但是你……”

她叹息一声,道:“你……已经……”

“死了?”东岳一字一顿地问。

弥轮仙女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你父亲给我把脉,说已经胎停,你已经死了。”

她忽然死死抓住了他的手腕,说:“我不能失去你,我怀着那么美好的期待。等待着你的到来,绝对不会允许一只孽畜将你夺走。”

“你做了什么?”东岳目光一沉,问。

弥轮仙女沉默了片刻,道:“曾经有人告诉我,天帝的手中有一颗黑色的蛋,若是吞下那颗蛋。就能让你复活。”

东岳惊得说不出话来,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原来,东岳大帝金虹氏,才是那颗蛋所衍化出来的人吗?

那从极又是怎么回事?

弥轮仙女继续道:“我想尽了办法,从天帝的天宫之中偷来了那颗蛋,吞下之后。你果然活过来了,我以为一切都很完美,然而……”

东岳后退了几步,脸色阴沉如水,道:“我明白了,是我夺走了那颗蛋的生命力。因此它的灵魂才会附在我的身上,最后变成了从极。”

弥轮仙女闭上眼,点了点头。

东岳眯起眼睛,又道:“就算如此,你也没有必要将他看得如此重要,他的身上还有什么秘密?”

弥轮仙女脸色惨白,沉默了半晌,说:“从极其实就是你,而你就是从极。他是你恶的化身,与你密不可分。就算你杀死了他,也无济于事,几千年之后,你的体内会再次衍生出一个从极,一次又一次,重复这样的命运。”

东岳再次后退了几步,差点没有站稳,我连忙上去扶住了他。

弥轮仙女站起身来,焦急地说:“金虹,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啊。如果让他们知道,你才是一切罪恶的源头,他们为了永绝后患,一定会杀了你,或者将你流放。我不能让他们这么做!”

东岳受了极大的打击。沉默地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看得人心疼。

我扶着他,道:“不管如何,我们也必须除掉从极,拯救凡间万民于水火。至于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也不迟!”

东岳深吸了一口气,平静地拿出了那只装着病毒的玉瓶,说:“这是从极在人间放出的病毒,里面加了他的一滴精血,我要炼制抗病毒药和疫苗,有没有什么办法?”

弥轮仙女接过玉瓶。打开闻了闻,皱起眉头想了半晌:“办法不是没有。”

我心中一喜,连忙问:“请娘娘告诉我们。”

“办法是有,但很难。”弥轮仙女道。

“就算再难,我们也一定要办到。”东岳郑重地说。

弥轮仙女无奈地叹息,说:“在极东之地,有一棵树,名叫扶桑。扶桑树是太阳诞生之地,当年我听说扶桑树开花了,前去观赏,看见树上结了两朵扶桑花,十分美丽。后来我在树下睡着了。梦见两颗太阳被我吞进了肚中,醒来之后那两朵扶桑花不见了,回去之后就生下了金蝉,数年之后,就生下了你。”

“你们都来自于那棵扶桑树,如果扶桑树上能再次开花。用那朵花来炼制抗病毒药剂,这小小的一瓶,倒入长江黄河之中,江水便能治疗病毒,喝过之后,不会再得病。”

她顿了顿。又道:“只不过这扶桑树已经有千万年没有再开花了,下一次开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东岳道:“不管如何,我也要去扶桑岛试一试。”

他牵起我的手,大步朝着门外走去,弥轮仙女惊恐地追了几步,道:“金虹!”

东岳停下了步子,弥轮仙女开口问:“你……还会再回来吗?”

东岳沉默了半晌,没有说话,带着我踏上了莲花,朝着遥远的东方飞驰而去。

弥轮仙女望着渐渐远去的莲花,轻轻地叹了口气,又坐回了金丝绒的垫子上。模样依然美丽而庄严。

但她的脸上,浮动着泪光,一片湿润。

东岳一直沉默着,我很担心他,靠了过去,道:“你……没事吧?”

“没事。”他回答得简洁明了。让我更担心了。

我说:“你何必这么在意?就算杀了从极,以后还会有另一个,那又如何?他一出现,我们就想办法将他除掉便是了。”

顿了顿,我又说:“何况,我们一定能找到办法,将他彻底除掉的。”

东岳缓缓地摇了摇头,道:“他就是我,从我身体里分裂出的一部分,只要我不死,永远都会有新的从极出现。我本来早在母腹之中就已经死了,这是我偷来生命所要付出的代价。”

我的心一阵阵缩紧,就像被缠绕着荆棘,如今,那荆棘正在一寸寸收缩,在我的心上刺出千疮百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