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8章 扶桑树/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从背后抱住他,说:“那又如何?总是有办法的,哪怕走遍了三千大千世界、三千小千世界,我们总能找到办法的。”

东岳抬起手,轻轻握住我的手,说:“无论如何,我们先除掉从极再说。这个毒瘤,绝对不能让他再活着了。”

东岳缓缓地点了点头。

经过一天一夜的漫长飞行,我们终于抵达了传说中的扶桑岛。

扶桑岛是一座位于天界极东之地的岛屿,岛上只有一棵参天大树,就是大名鼎鼎的扶桑树。

早在《楚辞·九歌·东君》之中,就曾经提到这棵树,《山海经·海外东经》中也提到,这棵树是太阳诞生的地方。

这是一棵亘古时代便存在的神树,年代可以追溯到盘古开天地之时,比天帝的年岁都要大上不少。

这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传说中的扶桑树,它高可参天,无数的树枝朝着四面八方伸着。

但是。它没有树叶。

远远地看去,只能够看到无数的树枝,看起来就像枯死了一样,其实它的生机十分茂盛,恐怕一直到这个小千世界灭亡的那一天,它都不会死亡。

我们来到树下,它的树干非常大,大得堪比一栋摩天大楼。

我正想伸手摸一摸树干,却被东岳拦住了,他捡起一块石头,扔在树干上,石头一下子就燃烧了起来,很快就烧成了一堆砂子。

“这可是太阳诞生的神树。”他说,“你现在还是凡人身躯,不能碰触,否则就会像那颗石头一样,被瞬间烧成焦炭。”

我吓了一跳,心中充满了敬畏。想用神识扫一扫树上有没有开花,却发现我的神识似乎被压制了一样,根本伸不出去。

“还是我来吧。”东岳道,“你修为太低,被神树的力量压制了。”

他用神识在树上扫了一圈,我充满期待地问:“怎么样?”

他沉默着摇了摇头。

我其实心中明白。扶桑树数百万年没有开花,怎么会为了我们,就莫名其妙开花了呢?

三界的兴衰,在神树的眼中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哪怕三界都灭亡了,它依然矗立在这里,等待着下一个时代的出现。

我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道:“我有办法!”

东岳问:“什么办法?”

我从乾坤袋中拿出了一面镜子,道:“这是宇宙洪荒镜,能够加快植物生长的速度,不知道它对扶桑树有没有效?”

东岳惊奇地问:“你在哪里得到的这件神物?”

我道:“机缘巧合而已。”

东岳仔细看了看这镜子,说:“这宇宙洪荒镜,并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东西,而是来自于别的大千世界,只是不知道来自于何处罢了。或许……还真的有用。”

我掐了一个法诀,将镜子对准了扶桑树,然后掐了一个法诀,朝着镜子一指,镜面上立刻放出万丈光芒,打在了扶桑树上。

但是,扶桑树没有半点反应。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按道理说,应该已经过去了几百年了,但扶桑树依然没有丝毫变化。

难道……宇宙洪荒镜对扶桑树没用?

“不。有用。”东岳道,“你看那块树疤。”

我仔细一看,树干上有一块树疤,似乎比之前大了一点?

“哪怕过了千百年,扶桑树的变化都很小,因此看起来才像没有变。”东岳道,“但仔细看树干上的纹路,已经变了。”

我点了点头,继续等。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我们在树下等了三天三夜,眼看就要到五天的期限了,但扶桑树始终没有开花。我的心中渐渐地焦躁起来。

凡间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又有多少人死在瘟疫之中,如果我们不能将扶桑花拿回去,凡间就完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道:“不用白费心思了,扶桑树是不会开花的。”

我俩都是一惊,回过头,看见一个男人,背上背着一个酒葫芦,面容阴柔,躺在一团白色的云雾上,脸色驼红,一脸酒气。

东岳上下打量他,道:“阁下是?”

“我?我只是个无名小卒,入不得帝君的法眼。”那年轻酒鬼从背上拿下酒葫芦,往口中一倒,喝了好几口。满足地打了个饱嗝。

我问:“阁下怎么知道扶桑树不会开花?”

那酒鬼呵呵笑了两声,说:“因为扶桑树不愿意开花啊,它要是不愿意,你们逼着它开花,它能乐意吗?”

我沉默了片刻,开口道:“那扶桑树要怎样才愿意开花呢?”

酒鬼又喝了一口酒。摇头道:“怎样都不会开花的,你们走吧。”

说罢,他驾着云雾,转身朝着远处飞去。

我和东岳互望了一眼,说:“唉,算了。我们还是喝点小酒,吃点小菜,休息一下,也不枉来这一遭。”

说完,便拿出了一坛子酒来,拍开封泥。一股浓郁的香味飘出,整个世界都仿佛沉醉在这酒香之中。

忽然眼前一花,那个年轻男人又回来了,吸了吸鼻子,道:“好香的酒。”

我倒了两杯出来,和东岳一人一杯。酒入喉,清醇甜美,我俩都露出了满足的神情。

那年轻男人似乎嗜酒如命,心痒得抓耳捞腮,说:“也给我一杯尝尝。”

东岳淡淡道:“我们连阁下的名字都不知道,不知名字就不是朋友。怎么能共饮呢?”

正说着,我又给他倒了一杯,他一饮而尽,年轻男人急道:“这么好的酒,怎么能这么喝呢?应该细细地品才对。”

我俩你一杯我一杯,很快就要将一坛酒给喝完了,年轻男人急道:“这样吧,你们给我喝酒,我就告诉你们怎么让扶桑树开花!”

我俩一喜,侧过头去问:“当真?”

“当然是真的。”他说。

我摇头道:“我不信,你又不是扶桑树,怎么能知道怎么让它开花?”

“你们不信?”年轻男人冷哼了一声,很不服气地说,“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

他手一指,那扶桑树上居然就长出了一朵花苞。

东岳朝他拱了拱手,说:“见过扶桑树神。”

扶桑树神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知道我是扶桑树神,还不赶快把酒给我端上来!”

我连忙倒了一杯酒给他,他端起尝了一口,顿时露出满足欣喜的笑容。

“好酒!真是好酒!”他说,“这些年我也算是尝遍天下百酒了,不管是瑶池的桃花仙酿,还是凡间的猴儿酒,我都尝过。却没有尝过这么好喝的。这是什么酒?”

我说:“回前辈的话,这酒是用来自于异世界的材料和阴曹地府的几种珍贵灵植共同酿造而成。那个异世界是修仙文明,因此各种珍贵灵植多不胜数,我精挑细选了很久,琢磨了很久的配方,才酿出这一坛酒,再多就没有了。”

扶桑树神将酒包在口中细细地品尝,我们一起喝了几杯,他道:“既然你们是为了扶桑花而来,怎么不求我让花盛开?”

东岳道:“既然树神前辈愿意现身见我们,便是已经答应了我们的请求,我们只需感谢前辈就行了。”

扶桑树神瞥了他一眼。道:“就你聪明!我偏不让它开花!”

我连忙说:“前辈您不要生他的气,他不会说话。来,来,喝酒。”

他又喝了一杯,我看了看他的脸色,说:“前辈,如今凡间病毒肆虐,三界的平衡被打破,生灵涂炭。还请前辈怜悯生灵不易,给我们一朵花,让我们拯救世人于水火。”

说罢,我朝他深深地鞠躬行礼。他点了点头,说:“这才是正确的态度嘛。”

他摸了摸下巴,继续说:“想让我帮你们忙也不是不行。”

我俩大喜,连忙说:“前辈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只要我们能做到的,一定做到。”

他看了看我俩。道:“我的要求也不难。”他看向东岳,道:“你是混元无极大罗金仙吧?”

东岳道:“正是。”

扶桑树神说:“以你的实力,可以破碎虚空,前往别的大千世界。”

说着,他手一伸,无数的树枝从树上折断。飞了下来,落在了我们的面前。

“我可以给你们扶桑花,但你们必须将这些树枝带到别的大千世界中去,将树枝种下。”他说。

我有些不解,道:“这是为何?”

他白了我一眼,说:“你们人类还知道多子多福的道理呢,怎么,不允许我们扶桑树多几个子孙?”

我尴尬地笑了笑。

他又喝了一杯酒,说:“在很多年后,我的本体将会遭遇一场大灾,这些树枝都是我的分身,如果在其他世界有种活的。我就能在那个世界重生。”

他看向我们,道:“我要你们向心魔发誓,一定要将这些树枝全部种完,否则道心受损,修为跌落,死无葬身之地。”

我有些着急。说:“但他是东岳帝君,要管理地府,我虽然现在修为低微,但总有修到混元无极大罗金仙的时候,这个毒誓我来发。”

扶桑树神却冷笑一声,道:“谁知道你能不能修到那个等级?我从来不投资潜力股,还是一个看不清前途的潜力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