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从极VS东岳/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山君?”我惊喜道,“你养好伤了?”

“先别管我了,丫头,我这里有一把刀,借给你用,等你飞升之后再还给我。”说罢,我便觉得眼前一闪,一道白光出现在我的面前,白光之中包裹着一柄匕首。

那匕首居然是木头做的。

“丫头,这是用上古神木制作而成,可以砍断世上所有东西,那白玉绞索根本不在话下。”黄山君道。

“多谢前辈!”我满脸的欣喜,拿起木头剑,朝着那绳索重重地砍了下去。

嚓。

原本坚硬无比的绞索,居然被这把木头匕首给砍断了。而且像砍豆腐一样,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

我三下五除二便将阿信救了下来,又朝另外几个弟子跑去。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道红光从天而降,一个高大的壮汉出现在我面前。

那个壮汉身高三米以上。宛如巨人,手中拎着一根巨大的狼牙棒,长得很丑,凶神恶煞的瞪着我。

这是……

“夸父。”耳边响起九灵子的声音,道。“没想到,连他也越狱了。”

夸父不是一个人,而是上古时代的一个种族,那个种族身材无比高大,生来就力大无穷。但天赋比人类差,很少有夸父能够升天成仙。

而眼前的这个,就是那极少数中的一个。

他成仙之后,想要改变自己种族的命运,偷了天界的一件至宝——天运果。想要借助天运果的力量,让自己的民族拥有强大的修炼天赋,成为绝世的强者,凡间之主。

他的罪责不仅仅是偷盗圣物而已,还破坏了三界的平衡,天帝大怒,下令捉拿,并将他关入阿鼻地狱之中,永生永世受苦。

“人类!”夸父的嗓门非常大,他一说话,我耳朵里就嗡嗡直响,“愚蠢的、狡诈的人类,受死吧!”

他举起狼牙棒,朝着我狠狠地打了过来。

我正要反击,忽然一道光从面前闪过,生生接住了他手中的狼牙棒。

“和凝!”我惊道。

和凝单手接着狼牙棒,回头对我道:“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就交给我了,你快去救人。”

“是。”我高兴地说,“谢谢你,和凝。”

和凝笑了笑,纵身而起。一拳朝着夸父的脑袋狠狠地砸了下去。

我一边救那些弟子,一边朝东岳看了一眼,他只能使用地仙的修为,一直被旱魃压着打。

我心中发狠,暗暗道:等我救下了这些弟子。将你们的仙灵全部毁掉。

很快,我就将弟子们全都救了下来,然后对阿信说:“你赶快带着师弟们到黑龙的背上去,让它带你们去安全的地方。”

阿信一把拉住我的袖子,说:“元女士。那你和师父呢?”

我说:“我们自然有办法对付他们,你们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只会给我们添乱,还不快走!”

阿信咬了咬牙,和弟子们相互搀扶着上了黑龙的背。黑龙转身腾空而去,阿信依依不舍地望着我们,眼中满是泪水。

我送走了这些弟子,双手迅速掐了一个法诀,开始念诵咒语。刚刚念到一半,忽然察觉到了危险,身形立刻一起。

就在我跳起的刹那,刚才所站立的地方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强大的冲击波将我给掀飞了出去。我觉得胸膛上像被人狠狠打了一拳,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我反应极快,身形急转,落在了广场旁的一棵树上。

身穿黑色长袍的从极缓缓而降,他身上所穿的袍子。居然是东岳大帝的礼服,上面织着山川湖海、日月天地,头上戴着十二旒的冠冕,五彩的珠子互相撞击着叮咚作响。

这身礼服,是东岳大帝上朝和前往天界拜见天帝时所穿的。和我的那件皇后礼服是一对。

如果不是那一身的邪气,我会认为他就是东岳。

他手一伸,我就被一股强大的吸力给吸了过去,落在了他的手中。

他掐着我的脖子,目光阴森地看向东岳和和凝二人,道:“都给我住手,否则我捏断她的脖子。”

两人一惊,手下的动作明显慢了下来,很快就被旱魃和夸父给打伤,两人迅速后退,并肩而立,愤怒地望着从极。

我却露出了一丝冷笑,道:“从极啊从极,亏你还穿着这一身礼服,你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没有帝王之气,说你是街头混混都是抬举了你,只会用女人来威胁别人就范,你就是个懦夫!”

“住口!”他手上用力,我觉得脖子快要被他扭断了。但还是艰难地说:“我瞧不起你,你这个胆小鬼!”

从极眼中折射出一抹寒意,道:“省省吧,想对我用激将法,我不吃这一套。”

我冷哼一声。继续说:“你居然是从东岳大帝的身体里分裂出来的,简直难以想象,别是你自吹自擂吧?东岳大帝那么光明磊落,怎么会分裂出你这样的无耻之徒?”

从极冷笑了一声,道:“他光明磊落?光明磊落的人能管理得了阴曹地府?别笑掉了人的大牙。”

他看向东岳。说:“你自己告诉她,你是光明磊落之人吗?”

东岳沉声道:“我虽然称不上光明磊落,但我从来不用女人孩子来威胁别人。”

从极笑容里满是讥讽,说:“东岳,我是你心底深处最阴暗的一面,其实你知道,这些事情都是你想做,而没有机会做的。我阴险狡诈,坏事做尽?呵呵,我有多狡诈。你就有阴险!”

东岳忽然勾起嘴角,冷笑道:“从极,你不是想要抢走我的一切吗?既然如此,就像个男人一样,自己来找我拿。”

从极眼神危险地瞥了他一眼,将我往身后一扔,我摔在地上,旱魃的高跟鞋立刻踩在了我的身上。

东岳望了我一眼,眼底满是关切和怒意,我用眼神示意他: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东岳走向从极,道:“是时候做个了断了,从极,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想要去天界,就踩着我的尸体去吧。”

从极嘴角上钩,道:“很好,你会成为我最完美的垫脚石。”

一柄黑色的光从从极的手中伸了出来,凝成一柄黑色长剑。东岳的袖子里滑出一柄金色的长剑,两人冷冷地望着对方,眼神撞击的地方,仿佛有金戈交击之声。

两人骤然跳起,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轰!

两人交锋所产生的力量向着四面八方辐射而出。将医王宗所有的房屋全部扫倒,如摧枯拉朽一般。

两个混元无极大罗金仙!

破坏力惊人!

我感觉自己像被卡车从身上碾过一样,骨头都快要碎了。

旱魃的高跟鞋在我的背上碾了碾,弯下腰,说:“别着急,等从极杀死了东岳大帝,马上就轮到你了。”

说罢,她一鞭子缠在我的脖子上,侧过头对和凝道:“别鬼鬼祟祟地想要靠近我们,否则。这小美人的脖子就要被拧断了。”

和凝忽然笑了起来,道:“我走过了很多地方,像你们这样的懦夫见得多了,明明胆小如鼠,还以为自己有着斗天斗地的勇气。你们去了天界打算怎么做?也抓天帝的妃子来威胁他?”

夸父的智商不高,性格鲁莽,愤怒地想要冲上来,被旱魃给拦住了。

旱魃冷眼望着和凝,充满了恨意,说:“当年炎黄二帝与南方的妖王蚩尤大战,我们立下了赫赫战功!如果没有了我们,那场战争不会胜利,华夏的凡人们不可能会活到今天!可黄帝是怎么对我的?他是我的亲生父亲!却说我引发旱灾,杀死了无数无辜的凡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