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5章 破军VS七杀/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咬牙切齿地说:“我生来便是这样的体质,这是我的错吗?是他把我生成这样,到最后他却抛弃了我,自己飞升成仙。我要报复他!我要让他的子民饥渴而死!我要杀光所有人!”

和凝对她的控诉完全不为所动,冷笑道:“我很欣赏你的复仇,既然你做了,就要为自己的复仇付出代价。”

旱魃冷笑道:“那又怎么样?以你现在的力量,能和我们斗?”

正说话之间,我听到一声闷哼,抬头一看,发现从极一剑砍断了东岳的黄金剑。断裂的剑尖在空中飞速旋转,最后深深地插进了我眼前的地面。

我惊得说不出话来。

东岳的剑……居然断了!

从极一掌打在东岳的胸口,东岳猛地往后飞了十几米才站定了身体。

从极冷眼看着他,手指在长剑的剑身上缓缓抚摸而过:“这把剑。是我在哀嚎之地的冰湖之中找到的,是其他更高级的大千世界的高手,在远古时代来到地球所留下的。吸收了这剑中的力量,我才能够恢复修为。甚至更上一层楼。”

“只要我拥有这把剑,就拥有压制混元无极大罗金仙的实力!”他阴测测地说,“能死在这把剑下,是你的荣幸。”

东岳用袖子抹去了嘴边的血迹。手一挥,一柄黑色的长剑出现在了手中。

看到那把黑剑,从极眯起了眼睛。

这是尹晟尧的剑。

他以前也曾见过这把剑,但奇怪的是,今天这把剑却给了他奇怪的感觉。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看了看那剑,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剑,虽然上面所雕刻的符文不同,但怎么看都很像。

难道……

不可能!

这种剑只有一把,他怎么可能也有。

东岳冷声道:“你废话真多,来吧!”

说罢,再次冲了上去,手中的黑色长剑朝着他的面门刺来。

“当!”

一声脆响,两把长剑交锋,在刹那之间,两把剑上的符文都开始亮起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从极满脸的不敢置信。

东岳冷笑道:“你连这把剑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吧?这两把剑来自同一个地方,但来自不同的人。”

从极心底里生出一丝危机感来,怒吼一声,一个转身,黑剑带起无数的剑光。织成一道密密的网,从四面八方朝着东岳刺来。

东岳一边拆招一边说:“这两人来自于同一个世界,他们是一对道侣。”

他拆了一招,道:“你那把名叫七杀。而我这把,名叫破军。”

说罢,又主动击出一招,道:“七杀的主人拿着这把剑。在他们原来的世界大杀四方,还杀死了自己道侣的兄弟。他的道侣为了替兄弟复仇,历经千辛万苦,搜集天材地宝。终于炼成了破军剑。”

他的招数越来越凌厉:“破军剑,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压制七杀剑而存在。”

从极冷笑道:“那又如何?你现在能压得住我吗?”

东岳嘴角一勾,露出一个和他极为相似的笑容,说:“我应该感谢你。本来我和这把剑一直无法沟通,它嫌弃我修为太低,自从和唐明黎融合,得到东岳的肉身之后。我终于炼化了它,与它合二为一。”

他眼中精光乍现,道:“不是只有你,才从那把剑里得到了力量。”

说罢。两人的剑击打在了一起,东岳的剑完全亮起,而从极的剑却仿佛被压制住了一般,上面的金色符文顿时褪去。从极觉得体内的力量也在随之极速褪去。

此时,和凝深深地看了旱魃一眼,忽然低下头笑了起来。

旱魃怒道:“你笑什么?”

和凝抬起下巴,笑道:“我笑你们太不自量力了,你们公然破坏三界的平衡,令天道失常,你们以为,天道会轻易放过你们吗?”

说罢,他骤然出手,一道月弧的光芒横切而出,旱魃大惊失色。

她发现自己完全被和凝的力量给压制住了,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月弧朝着自己的刺来。

嚓。

仿佛是风拂过脖颈,当旱魃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缓缓地摸向自己的脖子。

刺啦。

鲜血顿时从她的脖子里喷了出来,那些血液比岩浆还要灼热。不管碰到了什么,都能将对方烧成灰烬。

我乘机就地一滚,朝着和凝跑去。

旱魃不敢置信地看向他,后退了两步。说:“你……的实力……不仅仅是混元无极大罗金仙……”

和凝笑了笑,说:“我的力量早已经接近更高等级。”

“不可能!”旱魃脸色苍白,“如果你比混元无极大罗金仙还要高……这个世界的天道……不会允许你……存在……”

和凝意味深长地说:“是啊,它的确不会。但是。如果它需要我来维护三界平衡,杀死那些妄图破坏平衡的反叛者,就会对我格外包容。”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道:“我也是刚发现的,从我一出现在这个世界,就一直死死盯着我的力量,忽然消失了。”

他的目光落在了夸父的身上:“现在,就是你们的死期!”

旱魃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眼睛鼻子里都流出了殷红的鲜血,然后重重地倒在了地上,整个人都开始燃烧起来。

旱魃的尸体,能燃烧整整一千年,才会化为齑粉。

夸父狠狠地捶了捶自己的胸膛,对着和凝愤怒地嘶吼,然后挥舞着狼牙棒,朝着他冲了过来。

我没有心情关心他们的战斗,看向东岳和从极。

两人的速度都快得看不清楚,只能看见一道道光影,就像那些玄幻网络游戏一样,不过比那些游戏夸张多了。

我想要上去帮忙,可是我连他们的动作都看不清,上去也只是添乱罢了。

可恶!

我太弱了!

为什么我这么弱!

我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说:“师父,您在吗?”

“我在。”天帝的声音传来。

“师父。你在从极身上下了咒吗?”我问。

对面沉默了一阵,道:“下了。”

我心中一喜,正要念咒,却听见天帝道:“但从极是从东岳身体里分离出来的。这个咒语对东岳也会造成影响。”

“什么?”我惊道,“也会摧毁掉他的仙灵吗?”

“不会,咒语是下在从极的仙灵之上,东岳会受到牵连,仙灵会受伤。”天帝道,“不到迫不得已,我不会动用这个咒语,东岳大帝一直是我最信赖的臣子。”

我抬头看向正交战的二人。这场战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但我不舍得东岳受伤。

我犹豫了,说:“师父,你能看出,谁占了上风吗?”

“是东岳。”天帝道,“他似乎得到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现在完全是压制着从极打。”

我心中涌出欣喜,道:“太好了,师父,我们有希望了。”

“等等!那是什么?”师父的声音一沉,道,“不好!东岳有危险!”

话音未落,就看见天空中爆发出一场耀眼的金光,东岳闷哼一声,飞了出来,重重落在我的身侧。

“东岳!”我立刻冲了上去,将他扶起,发现他胸膛上渗出了黑红的血液。

“为什么会这样?你不是一直占据上风吗?”我抱着他,颤抖着问。

从极漂浮在半空之中,右手举起,一只金色的圆轮漂浮在他的手上,不停地旋转。

“没想到吧,东岳。”从极冷笑着道,“在那片冰湖下面,我还找到了这只金轮。很显然,为了对付破军剑,七杀剑的主人也炼制了一件武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