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8章 大结局/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星玉女道:“大家都知道,那从极是东岳帝君身体里分裂出来的,从极就是东岳,东岳就是从极。”

“那又如何?”有仙人道,“既然已经分了出来,就不再是一体了,上古时代,还有许多仙人,是上古大神的眼睛、手脚所化呢。”

“若真是如此,倒也罢了。”明星玉女的双眼忽然亮起金色的光,道,“我这双眼睛,能够清楚地看到,东岳帝君的体内再次凝成了一团黑色的邪恶之气。那邪恶之气现在还很弱小,自然无碍,但许多年后,它又会再次衍生出一个穷凶极恶的从极来,今日的灾难。恐怕要再重演一遍。”

众仙人都惊得目瞪口呆,议论之声再次响起,看向东岳的目光开始染上了怀疑。

明星玉女拱手道:“这一点,想来众位混元无极大罗金仙都能看出来,大家一看便知。天帝陛下,您千万不能被他所蒙蔽啊!”

天帝阴沉着脸,其实他早已经看出来了,但看在我的面子上,并不打算当场拆穿,只想着日后慢慢想办法,但如今却被明星玉女当众说出,他不处理也不行了。

这时,仙班之中又走出了一名仙人,那是一位男仙,一副中年人的模样,下巴上留有络腮胡子,恭敬地行了一礼,道:“陛下,臣复议。”

说罢,又有几名仙人出来复议。

东岳做了这许久的东岳帝君,而这个职位本身就是掌刑狱和人间百姓生死祸福的。仙人们有后代留在人间,时不时地便有人来向他说情,请他网开一面,放那些人一条生路。

但东岳向来秉公执法,很少有网开一面的时候,因此也得罪了不少人。

如今有了这个由头,那些仙人自然要出来作怪了。

我愤怒地指着他们。道:“东岳才刚刚拯救了三界,你们怎么能如此待他?”

一名仙人道:“东岳帝君的确拯救了三界,但三界之所以有此劫难,都是因为他,他不过是将功补过,哪里有什么功劳?”

我气得微微颤抖,就在这时,忽然外面有侍者高声道:“弥轮仙女觐见。”

众人一愣,只见弥轮仙女穿着一身白色衣裙。头戴百花,缓缓而来。

众人立刻给她让路,弥轮仙女生东华、东岳两位帝君,又是水一仙尊之女,乃上古神仙,众人怎么都要给几分薄面。

她跪地行礼,道:“陛下,东岳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体质,全是因为我当年盗取陛下的宝物,生生将他救活所致,一切的冤孽,都在我一人身上,我愿意受任何责罚,只求陛下饶过东岳,他是无辜的。”

说罢,再次俯身行礼,言辞切切,令人动容。

东岳轻叹一声,起身道:“陛下,臣自知罪孽深重,愿意交出东岳帝君之位。”

话还没说完,就听明星玉女冷哼一声,道:“交出帝君之位又如何?你怎么能保证多年之后,不会再出现一个从极?”

东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继续道:“数日之前,为了炼制拯救世人的丹药,我与君瑶前往极东之地,见到了扶桑树神,求得扶桑花。树神有一个条件,要我二人前往大千世界,为她种下树枝,以应对多年后的劫难。我们已经发下了毒誓。”

他顿了顿,道:“因此,我们会前往别的大千世界,永不回来。”

众人心中暗惊,都有些不忍,连明星玉女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

弥轮仙女惊道:“金虹,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难道你还要让我失去另一个吗?”

东岳没有回头看他,淡淡道:“在我还未出生之时,你就已经失去我了。”

弥轮仙女浑身一震,眼泪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

那个络腮胡的仙人冷哼了一声,道:“说得倒是冠冕堂皇,谁知道你会不会瞒着天庭,悄悄回来?”

他朝着天帝拱手道:“请陛下降旨。除去他的仙灵,拔除他的仙根,让他成为一个凡人,永不能修炼,这样哪怕再有穷凶极恶之人从他体内分裂而出,也危害不了三界!”

东岳的敌人们纷纷出列,齐声复议,反正已经把我们给得罪死了,自然要穷追猛打。不能给我们报复的机会。

此时,天帝叹了口气,道:“也罢。行走于三千大千世界、三千小千世界,也不是坏事,反而更利于你们追求大道。”

他看向我,目光很深,道:“去任何你们想去的地方,去追求你们的‘道’。”

我知道,这话。其实是对我说的。

那络腮胡仙人惊道:“陛下……”

天帝抬起手,冷冷道:“朕意已决,谁若抗命,按犯上论处!”

一股强大的威压从宝座上弥漫开来,众人心中暗惊,天帝这是一门心思要护短啊。

这些人虽然憎恨东岳,但谁敢和天帝作对?

连那络腮胡子的仙人都低下了头,不敢抗旨。

我低下头,双膝跪下。朝他深深地磕了个头,道:“师父……保重。”

天帝闭上眼睛,道:“给你们一天时间,去处理好地球上的事情,然后,你们就走吧。”

我和东岳齐齐行礼,道:“臣(弟子)告退。”

我们牵着走,缓缓地朝着大殿门外走去。

“金虹!”弥轮仙女哭着叫了一声,东岳步子一顿。依然没有回头,轻声道:“母亲,忘了我吧。”

我们乘莲而去,弥轮仙女哭倒在地上,白色的裙裾如同鲜花一般盛放。

明星玉女看着我们紧紧牵在一起的手,心有不甘,眼神里仿佛淬了毒,却无可奈何。

天帝孤独地坐在那高高在上的宝座上,嘴角挑起一抹苦涩的笑。

真是……羡慕你们啊。

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做一对自由自在的璧人。

十年之后。

山城市。

自从十年前的劫难之后,整个华夏有三分之二的人觉醒了异能,那些虎视眈眈,以为华夏经此大难,会一蹶不振,想要乘火打劫的国家都被惊到了。

华夏已经成了一个异人之国,他们若是想入侵华夏,成功的可能性太低,就算成功了。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反而便宜了别人。

于是,华夏不仅没有因此分裂消失或者贫穷没落,反而以此为契机,变得更为强大。

十年,又短,又长。

山城市已经重建,更加繁华鼎盛。

我的宅子桂园之中,树木郁郁葱葱。到处都生长着灵植,因为聚灵阵的缘故,院子里的灵气是其他地方的数十倍。

这些年,也不是没有人盯着这栋宅子,但打它主意的人,都不明不白地消失了,不管是世家子弟,还是普通富豪,没人能够幸免。

于是,人们知道,这栋宅子虽好,但水很深。

从此,再无人敢打桂园的主意。

又是一年秋天。

秋高气爽,华灯初上,忽然来了很多车,停在了空了许多年的桂园门前。

上官允从车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西装的扣子,抬头望着黑色的门匾和朱红色大字。心中一阵怅惘。

这时,大门开了,一个西装革履的侍从笑道:“上官家主,几位家主、宗主都已经到了,正等您呢。”

上官允点了点头,大步走进了客厅。

客厅正中摆着一张八仙桌,几个人围坐在桌边,正在悠闲地喝茶。

白宁清、云永清、皇甫莲华、徐咏逸、小林。

上官允看了一圈,说:“姬飞星那小子呢?”

皇甫莲华道:“听说他今年年初去探寻一座秘境,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今年怕是来不了了。”

上官允在桌边落座,云永清道:“恭喜上官家主,你刚刚突破了神级巅峰,离飞升成仙只有一步之遥了。只可惜我前段时间被一件很麻烦的事情缠上了,没能来参加你的宴会。”

上官允淡淡一笑,道:“心意到了就够了。云宗主最近很忙吧?”

云永清在山城市建立了一个云清宗,之前他所管理的那些散修全都加入了宗门,一跃成为了山城市最强大的门派。

云永清叹了口气。道:“蓉城的飞云宗总是来找我们的麻烦,奇招迭出,让我们防不胜防。”

上官允笑了笑,道:“说起宗门,花宗主怎么没来?”

花宗主,就是阿信。

他本姓花,但这个名字对于男人来说有些羞耻,他已经改了名字,叫花信轩了。

自从东岳走后。他就成了医王宗的宗主,本来所有人都以为医王宗没了尹晟尧这个九品炼丹师,很快就会完蛋,没想到阿信居然力挽狂澜,不仅修为突飞猛进,还招揽了一批厉害的高手作为宗门护法。

而他也很快考到了七品炼丹师的资格证,医王宗不仅没有毁掉,反而越来越好。

皇甫莲华笑道:“他正在攻克九品丹药,准备今年去考九品炼丹师。所以会晚一些来。”

上官允道:“皇甫家主,恭喜啊,你和花宗主好事近了吧?”

皇甫莲华脸颊一红,低头道:“已经订了婚期了,明年的春天。”

众人都露出了喜色,互道恭喜。

小林打趣道:“你的修为比阿信高,炼丹术也比阿信高,看来你们家以后是你做主了。”

皇甫莲华笑道:“多亏了君瑶的玉简,她将毕生所学都记录在了玉简之中,慷慨地给了我,我才能有今日。”

众人都露出了怀念之色,徐咏逸轻叹道:“当年,若不是她慷慨地给了我们那些宝物,我们都不会有今天。”

徐咏逸如今也成了宗门的宗主,统领着西华宗,乃一方豪强。

白宁清恨恨道:“只可惜没能见上她一面。”

徐咏逸摇头道:“当年她只有一天的时间,能够见上自己的弟子和弟弟一面,将一切都安排好。已经很不容易了。”

白宁清低下头,望着手中的茶杯,有些落寞:“在她的眼中,我们始终是比不上她的弟子和兄弟的。”

众人都露出了失落之色,气氛有些压抑。

白宁清冷哼了一声,说:“幸好沈安毅那个臭小子两年前飞升了,不然我每年的今天都要看他的臭脸,真是倒胃口。”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正是阿信。

他已经是个翩翩青年,身材高大,容貌俊美,只是此时满脸的烟灰,如白玉蒙尘。

“还没开饭吧?”他急匆匆地跑来,坐在皇甫莲华身边。

皇甫莲华道:“你看看你,连脸都不擦就出来了。”

阿信笑道:“我不是怕来晚了,吃不成饭吗?”

他掐了一个法诀,给自己使了个洁净咒,将自己清理得干干净净,又变得风度翩翩起来。

“怎么样?成功了吗?”皇甫莲华又问。

阿信得意地说:“我出马,哪有不成功的?”

小林大喜,道:“太好了,我们华夏,又多了一个就品炼丹师。”

他已经做了好多年的山城市分部部长,本来前几年有机会高升去首都,但他拒绝了。

山城市是他的家,他不愿意离开。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道:“这是好消息,当浮一大白!”

众人抬头,看见李木子抱着一只酒坛大步走来。

众人眼睛立刻就亮了。

李木子将酒坛放在桌上,拍开封泥,一股浓郁的酒香飘了出来。

众人还没有喝,就已经醉了。

“来,来,尝一尝。这可是师父酿的酒,只剩这最后一坛了,连扶桑树神闻了都走不动路的。”

她给众人一人倒了一杯。

她的修为已经突破了神级中期,接管了我留下的所有产业,也成了一方豪强。

但是每年的这一天,她总会洗手作羹汤,和面前的这些人一起,吃一顿晚饭。

小林笑嘻嘻地问:“向东阳呢?”

“还在厨房里盛汤呢,饭菜已经做好。马上就上来了。”话音刚落,向东阳就亲自端着一碗汤,身后跟着几个女仆,每人手中都端着一盘精美的菜肴,走了进来。

饭菜一上桌,白宁清就夹了一筷子,点头赞道:“这味道是得了君瑶的真传啊,木子,我都想娶你了。”

向东阳阴测测一笑,道:“怎么?想跟我打一场?”

向东阳这人很邪门,明明只有神级初期的修为,却能杀死神级巅峰的高手,华夏上下,一提起他,没有不胆寒的。

“打就打,我还怕了你不成?”白宁清起身就要脱衣服。

李木子翻了个白眼,道:“好了,都别闹了,来喝酒吧。”

众人举起了酒杯,李木子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道:“和往常一样,这一杯,敬师父。十年前的今天,她和东岳大帝一起,被天帝流放,再不能回来,但她临走之时。为我们准备了很多东西,让我们能受益一生,她对我们的恩情,我们永世不能忘。”

众人眼中弥漫起了一抹惆怅,一口饮尽。

从十年前开始,每年的今天,这些叱咤风云的人物,都会聚集在这里,吃上一顿饭,纪念那个早已经远去的人。

酒席上的气氛一直很热闹。

“听说和凝去见南溟夫人,见到了吗?”

“谁知道呢?反正和凝也没有再回过凡间,再说了,谁在乎他啊。”

“你们说,君瑶和……那个人,他们现在在哪个大千世界?”

“不知道,不过,我相信,那一定是个很美的地方。”



2017年7月30日完稿于家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