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七、三千世界·奴隶文明(三)/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楚瑶脸色冷下来:“你要她干什么?你身边的美女还少吗?”

就在这时,我缓缓拿出了一条吊坠,道:“你们说的,是这个吗?”

所有人都愣住了。

我手中的吊坠和墨楚瑜手中的一模一样。极品灵石的强大灵气为它染上了一层浅浅的光晕。

墨楚瑶缓缓地走过来,拿过吊坠,仔细看了看,又抬头看我,道:“你竟然真的是……”

管家道:“大小姐,能让我看看吗?”

墨楚瑶递给他,他仔细观察了半晌,说:“我听说,月家大小姐的信物曾经磕掉了一小块。这个却很完整。”

我冷淡地说:“你亲眼看过信物?”

管家愣了一下,说:“没有。”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说,“你们对我的身份还有别的异议吗?”

墨楚瑶的脸色很难看。

“那么,我就告辞了。”我伸手去抱尹晟尧,却听墨楚瑶焦急地道:“不要!”

我奇怪地看向她。她深吸了一口气,换上了一副笑脸,说:“刚才是我失礼了,不过,月大小姐,请问这个人到底和你是什么关系?”

“我已经说过,他是我未婚夫。”我说。

墨楚瑜不满地道:“你不是和我有婚约吗?”

我瞥了他一眼,道:“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婚约,但他是我的未婚夫,我们已经打算结婚了,他会受伤也是为了保护我。”

我将尹晟尧抱了起来,墨楚瑜焦急地看向他姐,低声道:“你想想办法啊。”

墨楚瑶沉默了片刻,说:“我们已经请了最好的医生给他看病,医生说,要让他醒过来,需要养魂白玉果。”

我步子一顿,尹晟尧的伤其实不需要养魂白玉果,他的伤虽然严重,但并没有伤到神魂,我亲自给他调理个四五天就能醒来。

但是,我的分身如果有养魂白玉果,就能够醒过来。

当时师父给了我一天的时间去处理凡间的事务,我回到山城市见了弟弟之后。就将埋在聚灵阵中的分身挖了出来,放进乾坤袋中,随身带在身边。

乾坤袋本来是不能放有生命的动物的,但尹晟尧给我炼制了一个专门养灵兽的灵兽袋。

养魂白玉果是很珍贵的灵植,十分稀有,我去过了好几个世界,也没有找到。

没想到这个世界居然会有。

墨楚瑶见我动了心,连忙乘热打铁说:“月大小姐,我家有最好的药物、最好的医生,让他留下来治病,比离开的好。”

话没说完,就听见墨楚瑜道:“你要是不放心,也可以留下来嘛。”

墨楚瑶瞪了他一眼,不会说话就别说!

我沉吟片刻,道:“实不相瞒,我就是医生,他的病我要亲自治疗。既然墨家愿意提供药物,我便多谢墨家的好意了。等我未婚夫身体好了,我会拿出相应的补偿,感谢墨家。”

墨楚瑶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客气地说:“墨家和月家祖上是世交,月大小姐这么说,可就见外了。”

说着,她给管家道:“还不快赶快给月大小姐安排住处。”

于是,我们便住了下来,管家给我安排的屋子有些远,我以照顾病人为借口,并没有住过去,根本就不睡觉,衣不解带地在尹晟尧身边照顾。

连下人们都对我交口称赞,说我对他情深义重。

这话墨楚瑶大小姐自然是不爱听的,有我守在尹晟尧的身边,她连接近他都不可得。

墨楚瑜来约了我好几次,我都以照顾病人为由推脱了,让他也很不爽。

这天早上,我刚喂尹晟尧吃下了丹药,她就带着一大群医生走了进来。

那些医生一进门就不满地说:“你怎么能给他胡乱吃药?病人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怎么办?”

我瞥了墨楚瑶一眼,心中道:就知道你要找事。

便露出了一丝笑容,说:“各位,你们先检查检查晟尧的身体再说吧。”

“哼,这个不需要你说!”医生怒道,“要是他的伤情恶化,你是要负责任的!”

我让到一旁,医生们七手八脚地检查了半天,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不可能啊,他的身体那么糟糕,我们都以为他活不下来了,这才几天,他居然就好了这么多?”主治医生惊呼。

墨楚瑶心中一震,不敢置信地看了我一眼,说:“医生,他什么时候才能够醒过来?”

主治医生摇了摇头,道:“现在还说不准,身体虽然在好转,但还没有清醒的迹象。养魂白玉果找到了吗?”

墨楚瑶坚定地道:“我会尽力去找的,听说我派出去的一支队伍已经得到了可靠的线索,要不了几天就会有消息了。”

那主治医生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将我打量一番,道:“真没想到啊,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女士,请问你师承何人?医术竟然这么高明。”

我淡淡道:“过奖了,我不过是随便学学罢了。”

主治医生摇了摇头,叹息道:“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以后我每过三天来检查一次就行了,这主治医生的头衔也让给您,告辞了。”

这个医生年纪很大,没想到他倒是豁达,让我对他有了几分好感。

墨楚瑶看我的眼光有些不同,似乎若有所思。

当天晚上,她又来了,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仿佛和我是多年好友。

一进门,她就先道歉,说那日盘问我,也是为尹晟尧担心,怕我是假冒的,是出于好心,请我见谅。

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知道她肯定有所企图,但我也没有拆穿,道:“墨大小姐,今天来,不会只是为了道歉吧?”

墨楚瑶叹息一声,说:“月大小姐,实不相瞒,我的外祖父生了怪病,好几年了,请了很多医生,用了很多药也不见起色,月大小姐的医术如此精湛,因而想请您给我外祖父看一看。”

我自然是不愿意的,墨楚瑶也不强迫,但每日都送些珍贵灵植灵药来,这些药物对尹晟尧的伤都有好处,好几样还都是我的库存里没有的。

这个墨楚瑶倒不是那种胸大无脑的草包美人,相反,她非常聪明。

这样的聪明人,倒是让人警惕呢。

三天之后,我答应了她的要求。墨楚瑶满脸笑容,亲自来接我,坐上了她的专属座驾。

据说这辆车的牌子只生产贵族用车,而这种车型,必须是高等级的贵族才能够乘坐,其他人,就算有钱也买不到。

她瞥了我一眼,见我眼中毫无波澜,似乎对这泼天的富贵司空见惯,眼底有些不甘心,又有些惊讶,似乎越来越看不懂我了。

车子驶出了墨家的庄园。开过了小板座山,来到了一处深山中的别墅。

那别墅外戒备森严,有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看守,我用神识一扫,发现这些人全都是正儿八经的军人。

墨家似乎是和政界联姻?

对了,之前听下人们说过,墨夫人的父亲,是已经卸任的总统。

原来我今天是来给总统看病的。

一路畅通无阻地进入了卧室,一进门,我就嗅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

我挑了挑眉毛,原来这个世界也是有妖魔鬼怪的吗?

前总统的夫人早已故去多年,现在家里是一个女管家管事,那女管家慈眉善目,话也不多,谦卑而恭顺。

几个女仆和护士在照顾床上的病人,墨楚瑶上前道:“外公怎么样了?”

女仆愁眉苦脸地道:“老先生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已经没有意识。”

墨楚瑶眉间也爬起来一抹愁容,道:“我请了一位医生来给外公治病,你们把床帘挑开吧。”

一听说我是医生,女仆和护士们都用诡异的目光望着我,倒不是不信任,而是怜悯。

没错,就是怜悯。

我在心中冷笑,看来墨楚瑶果然不安好心。

不过,这种小孩子的游戏,在我眼中简直不值一看。

我缓缓走上前去,闻到一股浓郁的妖气。

再看床上的人,那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趴在床上,头发长得很长,很蓬松,无论动作还是模样,都像一条体型庞大但很瘦的病狗。

我眯了眯眼睛,问墨楚瑶:“他是什么时候出现这种情况的?”

墨楚瑶说:“五年之前,外公白天还在工作,晚上吃完晚饭,突然就变成了这样子。”

她严肃地说:“月大小姐,你应该知道我外公的身份,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传出去。于是我们宣布外公得了急病,辞去了总统一职,然后将他送到这里疗养。”

她用殷切的目光望着我,说:“月大小姐,您医术高超,求您救一救我外公。他不仅是个好总统,还是个好外公,我非常敬重他。”

她说得言辞恳切,我都快信了。

然而,她眼底一闪而过的阴险。却逃不过我的眼睛。

看来她也不怎么敬爱她的外公嘛。

我冷冷一笑,道:“好,看在你一片孝心上,我帮你。”

她顿时“喜极而泣”,说:“真是太感谢了。”

我来到床边,她从背后看着我,眼中满是兴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