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八、三千世界·奴隶文明(四)/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我伸手去抓那位前总统的手时,前总统忽然抬起头,朝我龇牙咧嘴,满脸凶恶,口中发出了猛兽的叫声。

忽然,他双腿一蹬,身形猛地一起,像野兽一样朝着我扑了过来。

墨楚瑶眼中的兴奋更深了,似乎特别希望自己的外公能一口将我咬死。

我却一把抓住了前总统的手腕,他发出一声呜咽,倒在了床上,温顺无比。

墨楚瑶惊呆了。

她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盯着我。就像在看一个怪物。

我用神识检查了一下前总统的身体,说:“他被犬妖附身了。”

说罢,我伸手在他头顶上一抓,凭空抓了一条狗出来,扔在了地上。

那狗长得有一头小牛犊那么大,一脸的凶恶,恶狠狠地瞪着我,仿佛要将我生吞活剥。

我放出自己的天仙级的威压,那犬妖浑身一抖,身子一软,居然瘫倒在了地上,瑟瑟发抖。和刚才那个凶神恶煞的犬妖判若两狗。

墨楚瑶更是震惊不已,惊道:“你是捉妖师吗?”

我没有理她,盯着犬妖冷冷道:“你为什么要附身在前总统的身上?”

犬妖的眼中流出了浑浊的泪水,居然开口说话了。

它说六十年前,当前总统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在家乡生活。他们所居住的村子里有一座犬神庙,因为三百年前犬神曾经救过这个村子,因此村民们为它建造的庙宇,世代供奉它。

但前总统被狗咬过,非常讨厌狗,有一次进犬神庙里去玩儿的时候。看见了犬神的塑像,想起了那只咬过他的狗,心中又恨又怕,就叫来自己的随从,让他们毁掉了犬神像。

前总统是贵族,没有村民敢阻止,都敢怒不敢言,后来前总统走的时候,还叫人烧掉了犬神庙,不许再建。

从此之后,犬神就流离失所,它恨透了前总统,但前总统的气运一直很高,它不敢去伤害,但是五年之前,前总统的气运下降,开始走霉运了,它就乘虚而入,附身在了前总统的身上折磨他。

“霉运?”我忽然开口打断了它,说,“前总统走了什么霉运?”

犬神道:“别看他表面上是个好人,其实暗地里为了维护自己的身份地位,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死在他手上的人没有十个。也有九个。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跟着他,他做过什么,我都看得清清楚楚,为了娶大贵族家的千金小姐,他连自己的原配妻子都害死了。”

没想到,今天居然能听到这么多豪门密辛,真是不虚此行了。

而墨楚瑶却变了脸色,她虽然很瞧不起这个小贵族出身的外公,但他毕竟是自己的亲戚,如果外公的好名声被毁了,他们家族也会受很大的影响。

他往前走了一步,急切地说:“月大小姐,你还在等什么?这种妖怪说的话怎么能信?赶快将它给除掉,我家的灵植仓库,你可以随意去挑选。”

我勾了勾嘴角,道:“此话当真?”

“当然是真的!”她连忙说。

“好。”我手一挥,犬神惨叫一声,化为一缕黑雾消失了,我说:“好了,这个妖怪已经被杀,事情也已经解决了。”

说着,我侧过头去,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前总统,他的意识已经清醒了。

我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道:“前总统的病情已经治好,以后只需要好好调养身体就行。”

前总统在女仆的搀扶下缓缓坐了起来,感激地望着我,说:“多谢女士的救命之恩。”

我摆了摆手,道:“你外孙女已经给了报酬了。”

前总统点了点头,说:“还是要感谢女士,那么多医生、捉妖师都做不到的事情,您却做到了,您的法术真是高明。”

“哪里,一点雕虫小技罢了。”我客气地说,“不打扰您休息了,告辞。”

“请。”墨楚瑶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微微侧过头看了自己外祖父一眼,收到了他狠厉的眼神,嘴角上勾,亲自上前打开了门。

就在我走出房门的刹那,忽然无数的子弹朝着我呼啸而来。

我闭上眼睛,露出了一抹冰冷的笑容。

身体里猛然间迸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将那些子弹生生地挡在半途之中,就像是射进了胶水里,动惮不得。

只挡了不到两秒,那些子弹猛地射了回去,打在那些埋伏的军人身上。

惨叫生响起,外面已经躺了一地的尸体。

我后退一步,又回到了房内,反手关上了房门,看着脸色惨白的墨楚瑶和脸色发灰的前总统,似笑非笑地说:“刚才我说‘雕虫小技’,其实只是在谦虚而已,你们怎么就当真了呢?”

墨楚瑶惊恐地掏出了一把小巧的手枪,对准了我的脸,说:“这可是灵能子弹!不许过来!”

我平静地说:“你尽可以开枪试试。”

墨楚瑶拿着枪的手在微微颤抖。

“这位女士。”前总统开口了,声音有些沙哑,“我不管你是谁,但请你不要忘了我们的身份。你要是杀了我们,就算走出了这栋屋子,也会一辈子被追杀。”

“对!”墨楚瑶急切地说:“我的父母一定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只要你放过我们,我给你的承诺,全都会兑现。”

我嗤笑了一声,说:“你们似乎搞错了一件事。不是我要杀你们,是你们要杀我。因为我知道了太多的事情。你们要杀我灭口!”

我顿了顿,道:“就算我放过了你们,你们还是不会放过我的。像你们这样的人,我见识得太多了,总以为世界是围绕你们转的,肆意妄为。草芥人命。”

我的脸色渐渐冷了下去,眼神也变得凌冽。

“其实,你们不过是蝼蚁罢了。”

说罢,我抬起一只手,朝着前总统凌空一握。

咔擦一声。

前总部的脖子被生生扭断,他就像个破布娃娃般倒在床上,死死地瞪大了眼睛,始终不敢相信,我居然真的敢对他下手。

“啊!”护士和女仆们吓得四处逃窜,往床下、桌子底下钻,而墨楚瑶也浑身发抖,惊恐地朝我开枪。

那些灵能子弹的强度,还比不上地球上的灵能子弹,我抬手一挥,就将那些能量弹给打散了。

一梭子子弹打完,墨楚瑶已经无计可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她说:“你,你还想不想要养魂白玉果了?”

我眯起眼睛,她战战兢兢地说:“我派出去的队伍已经传回了消息,他们找到了养魂白玉果,正往回赶。如果我被你给杀了,他们一定会将那果子给毁掉,你的未婚夫就死定了。”

我冷眼望着她,这个女孩还是挺聪明的嘛。

我缓缓来到她的面前,忽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按住她的胸口,她只觉得胸口一痛,惨叫一声,痛苦地弯下了腰。

好半天她才缓过来,惊恐地冲到镜子前,撕开自己的裙子,发现洁白如玉的胸膛之上,居然印着一朵黑色的玫瑰,就像纹身。

她颤抖着摸了摸那玫瑰,说:“这。这是什么?”

我站在她的身后,从她的耳旁望出去,看着镜中的她,说:“这是我种在你身上的诅咒。如果你胆敢再对我耍花样,我就只能要了你的命了。”

话音刚落,黑色的荆棘就从她的身体之中钻了出来。有的甚至从她的口中钻了出来,蛇一般在她身上游走,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了一道道恐怖的血痕。

竟有一种妖艳的美。

她惊恐地失声大叫,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是幻觉而已。

我握住她的肩膀。轻声说:“现在,你知道诅咒的厉害了吗?”

她浑身颤抖如筛糠,好半天才开口道:“知,知道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很好。”我点了点头道。“他的死你自己去解释,如果让我知道一丁点关于我就是凶手的消息,放心,我不会死,但你一定会死。”

说罢,我转过身,打开门,门外又聚集了一大群全副武装的士兵,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我。

“让她走!”墨楚瑶的声音传来,士兵们互望一眼,缓缓放下枪,让出了一条路。

我就在众人的注目之中缓缓走了出去。直接上了墨楚瑶的车,司机惊讶地看了我一眼,我冷冷地道:“还不开车?”

司机只觉得后脊背一凉,立刻踩下油门,疾驰而去。

身后,似乎传来了墨楚瑶愤怒和仇恨的怒吼声。

回到了墨家。我走到尹晟尧所在的门边,那两个照顾他的女仆惊恐地望着我,似乎有话要说,却又不敢说。

我脸色一沉,一掌拍开门,走进去一看,脸色立刻变了。

床上的人,不见了。

我手一伸,一个女仆就被我吸了过来,卡住了脖子,我冷声道:“人呢?”

女仆惊恐地摇头,我手上用力,她拼命挣扎着,满脸青紫,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姐姐。”另一个女仆跑上来,惊恐地说:“我什么都告诉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