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十一、三千世界·回地球(一)/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秋的子夜,接连的阴雨天笼罩着山城市,绵绵细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天空一片阴霾,看不见月亮和星辰。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雷电从天而降,狠狠地打在山林之中,窜起一道冲天的火光。

但那火光并没有引起火灾,很快就熄灭了,也就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我缓缓站起身,从火焰之中走了出来,抬头看了看天空。呼吸了一下空气,一股熟悉的味道充满了我的胸腔。

我终于回来了。

过去了将近三十年,我终于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回到了这个无数次出现在我梦中的地方。

一时间,泪水盈满了我的眼眶。

我来到了医王宗,发现这座宗门居然发展得十分庞大,之前只有几座建筑,而如今却密密麻麻,占据了整片山脉,其中有大片大片的灵植园,布着护山大阵,灵植园里的灵植长势很好。还有一些十分稀少的珍贵灵植。

我满心欣慰,看来医王宗已经发展得很好了。

我没有惊动他们,悄悄地找了一个灵气充裕的地方,给我的分身吃了养魂白玉果,将她埋进地下,还布了一个聚灵的阵法温养着。

做好这一切。天已经亮了,我来到城市,三十多年的时光,让这座美丽的山城改变了许多。

科技更加发达了,城市更加繁华,异能者也越来越多。

我站在解放碑前。看着这座高大的建筑,恍若隔世。

物不是,人已非。

或许,没有变的,只有我自己而已。

我找了一家咖啡馆,像以前一样,点了一杯拿铁,坐在靠窗的座位前,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出神。

我本来该去见我的那些亲人朋友的,但不知为何,我竟然有些害怕去见他们。

这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吧。

忽然,一道神秘的气息靠近,我骤然回头,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朝我走来。

他坐在我的对面,深深地望着我,眼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良久,他开口道:“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回来了。”

我勾起嘴角,笑了笑,说:“你似乎并不想我回来呢,东阳。”

没错,他就是我的弟子——向东阳。

三十年没见,他已经变了很多。不再是当年那个实力低微,需要我保护的少年了。

“你没有飞升成功吗?”我问,“你现在的修为……是地仙吧。”

向东阳点了点头,道:“三年前,我本来可以飞升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不走?”我皱起眉头,原来他是自愿失败的吗?

在九重雷劫之下,居然能做到想走就走,想留就留,他的实力有多强大?

“木子还差一点才能飞升,我得等她。”一说起李木子,向东阳的眼中就满是怜爱,道,“还有,我想再见你一面,师父,有些心里话,我想要告诉你,如果瞒着你,我的心里总有一个心结,将来在天界也不会有多大的建树。”

我轻轻地叹息一声,道:“当初,你在那个西方的地狱之中,其实已经被夺舍了吗?”

当初,我和唐明黎、尹晟尧他们一起去了哀嚎之地,他被一个人留在了外面,悄悄跑出了我为他所设的防御阵。

后来,他告诉我,他因祸得福,找到了一个上古异界大能的尸体,还得到了他的传承。

当时我就怀疑他已经被夺舍了,但他毫无保留地让我进入了他的识海之中,我检查过,他并没有被夺舍。

之后的很多年,我一直在疑惑。

当初他到底有没有被夺舍呢?

他摇了摇头,说:“师父,我当时并没有被夺舍,只不过,我也没有得到什么传承,那个异界大能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他什么都没有留下。”

我眼中满是疑惑,深深地望着他,道:“你到底是谁?”

他点了一杯卡布奇诺,说:“师父,其实……我来自异世界。”

我的心颤抖了一下,果然……

他望向窗外,似乎有些怀念,叹息道:“我所在的那个世界,是个修真文明。我出身在一个小渔村里,父母都是打鱼的渔民。在我家乡的附近,有个很大的宗门,每过六十年,他们就会到四周的村子里寻找有灵根的少年,收入宗门里培养。”

“我幸运地被选中了,三灵根,不算好,也不算坏,勉强进了外门,成为外门弟子。”

“我花了三百年的时间,一步一步成为了合体期的修士,就在我晋级的关键时刻,我的道侣背叛了我,和我最疼爱的弟子一起,将我打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我很不甘心,正好之前我得到了一件宝物,我的灵魂就附在那件宝物之上。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穿越了时空,来到了地球,托生在了母亲的肚子里,出生之后,父亲就给我娶了个名字——向东阳。”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我一直觉得他古里古怪,却找不到他被夺舍的证据,原来他并不是夺舍,而是转世。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之前混得那么惨?”我问。

向东阳说:“我被人封住了经脉,丧失了记忆,你帮我疏通了经脉之后,我的记忆就完全恢复了。”

我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

向东阳就像是吐出了多年的心结,满脸的轻松。

我看了看杯子,咖啡已经喝完了,我又点了一杯,道:“他们怎么样了?”

向东阳说:“木子还有一步就能飞升了,最多半年。”

顿了顿,他又说:“最先飞升的是沈安毅,几年之后,上官允也飞升了,然后是白宁清、徐咏逸、皇甫莲华。”

“他们都已经飞升了啊,很好,我也就放心了。”我心中很温暖,也很高兴,“对了,阿信呢?云永清呢?”

“云永清已经成为了西南地区散修的最高领袖。”向东阳道,“阿信是医王宗的开派宗主,二十年前和皇甫莲华结了婚,但他的天赋要弱一些,皇甫莲华已经飞升,而他却卡在了神级巅峰快十年了,始终无法突破。”

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医王宗现在怎么样了?”

“医王宗在十五年前,正式合并了药王谷,成为了华夏第一大宗门。”他说,“现在华夏百分之七十的丹药,都出自医王宗,医王宗的弟子也突破了万人。”

我满脸欣慰,道:“阿信兑现了他当年的承诺。将医王宗发扬光大,晟尧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

说着,我抬头看向他,道:“木子知道我回来了吗?”

“她还不知道。”向东阳道,“我是发现昨晚有火光降落。去山林之中查看,发现空气中弥漫着您身上的气息,才猜测是您回来了。我现在就通知她。”

我按住了他的手,说:“不必了。”

向东阳不明就里地望着我,我说:“再见又如何,终究是要离别。与其再次经历离别之苦,还不如不见。”

“可是……”向东阳还想说什么,我冲他笑了笑,道,“何况,我留下了一件东西。”

向东阳奇怪地问:“是什么?”

我笑而不语。从乾坤袋里拿出了一只玉瓶递给他,道:“替我将这个交给阿信吧,告诉他,这是他师父给他的,他是尹晟尧最大的骄傲。”

“师父。”见我起身离开,向东阳连忙道:“您要去哪儿?”

我没有回头,笑了笑,说:“我要去到处走走,看看地球的变化,回去之后,再告诉他。”

向东阳望着我的背影,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花了三天的时间。将地球粗粗地走了一遍。

地球的变化很大,特别是华夏。

当年的华夏大灾难之后,很快就重建了起来,华夏的异人又多,国力大幅度提升,很多得到了脑力异能的人点亮了科技树。让这个国家的科技和异能共同发展,渐渐地将其他国家全部都甩在了后头,如今已经成了地球老大,连花旗国都得排在后面。

三十年,竟然沧海桑田。

这个晚上,我下榻在了迈阿密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花旗国的经济和国力虽然比不上华夏了,但他们底蕴还在,依然十分繁华。

我坐在落地窗前,喝着82年的拉菲,静静地俯瞰夜晚的城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