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十二、三千世界·回地球(二)/恐怖女主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年82年的拉菲就已经是天价了,何况已经过去了三十年,据说只留世了二十瓶,我这一瓶,还是从一个老藏家手中买到的,他的女儿生了重病,命不久矣,我给了他一颗治疗的丹药,换来了这瓶酒。

喝完了杯中的残酒,我长长地吐了口气,说:“朋友,既然来了。就请出来相见吧。”

话音未落,身后忽然光影一闪,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出现在了客厅之中。

我回过头,看到一张极为英俊的脸,是白种人,有着一头好看的金色头发,身材高大挺拔,衣服下隐隐透出坚实的胸肌。

“好久不见了。”他说,“真没想到,居然还能见到你。”

我眯起眼睛,道:“你是……骷髅王?”

骷髅王在我旁边坐下,说:“现在我已经不再是骷髅了。”

“是啊。看出来了。”我嘴角一勾说,“没想到当年你居然跟着我逃出了地狱,我要不要为民除害,将你送回去呢?”

骷髅王笑了,道:“很显然,我在人间过得很好。没有滥杀无辜,而是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商业帝国,你现在所住的这座酒店,就是我的产业。”

我悠闲地喝着酒,说:“听说这座酒店的主人,是一个名叫黑渊的商业帝国。花旗国就在这个商业帝国的控制之下,看来这些年,你过得很好。”

“不,我过得并不好。”他身体微微前倾,深深地望着我,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说:“这些年来,我总觉得这里少了点什么,直到我见到了你,才知道,原来,是少了你。”

我淡淡道:“那是因为你喝了我的血,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这是你重生长肉所要付出的代价,认命吧。”

“我不想认命。”他深深地望着我,说,“我曾去华夏找过你,可惜,他们说你破碎虚空,去了另外的世界,还好你回来了。”

他的眼中亮起一道光,说:“元君瑶,我……”

话还没有说完,我手一挥,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直接将他从窗户扔了出去。

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关上了窗户,打了个哈欠,道:“该睡觉了,你很吵。”

说罢,我一口喝尽了酒,钻进了被窝之中,骷髅王飞了回来,站在窗户外面,深深地望着我,似乎想要对我说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他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对手。

如今的我,是天仙等级,虽然用特殊的手法封闭了力量,瞒过了天道,但也不是他能够对付的。

他很不甘心,却又不得不知难而退。

良久,他终于离开了,我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如果他不肯走,我一定会将他扔回地狱里去。

第二天一早,我打开窗户,吸收了从东方而来的一抹鸿蒙之气,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我该走了。

他还在那个世界等着我。

我回到了华夏,我回来的那座山峰之上,翻开手,在我手腕内侧有一个小型符阵。

我咬破手指,在那小型符阵上轻轻一抹,符阵立刻就亮了起来,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天而降,拉扯着我,我张开双手,闭上了眼睛,化为一缕光,被拉进了虚无的时空之中。

当我睁开眼睛之时,看到尹晟尧正盘腿坐在传送阵前,见我回来,他仰起头,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道:“你回来了。”

我缓缓走向他,说:“等了很久了吧?”

“没有,我也才来。”他温和地说。

我知道,从我离开那一刻开始,他就没有离开。

我扑上去,抱住了他的脖子,吻住了他的嘴唇,他脸上闪过一抹欣喜,抱住我的腰,反身一扭,将我压在了地上,我们的身体纠缠着,如同两尾缠绵翻滚的鱼。

一番云雨之后,我抱住他的腰,贴着他的脸,说:“我们下一站去哪个世界?”

“去修真世界吧。”他宠溺地抚摸着我的长发,说,“你的修为已经是天仙等级了,我想让你更进一步。”

说着,他凑到我的耳边,低声说:“这样你就能承受得更久了。”

我老脸一红,将他推了一把,嗔怒道:“去你的,你整天脑袋里都想的什么啊。”

他捏了捏我的脸蛋,道:“我想的……当然是你啊。”

说罢,他再次将我扑倒,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抱着他的脖子。鼻腔里全是他身上那青草的淡淡香味,只觉得整个世界都仿佛只剩下一团耀眼的白光。

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我的世界就充满了阳光,他所在的地方,就是我心所安处。

就让我沉溺在他的温柔之中,无法自拔吧。

半年过去了。李木子从修炼之中睁开了眼睛,随着她的实力越来越强,她的容貌也越来越美,浑身上下都仿佛萦绕着一层淡淡的光,让人心旷神怡。

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急匆匆地从床榻上下来,开门冲了出去,向东阳此时正在给院子里的那棵桃花树修剪树枝,她冲上去道:“别剪了,东阳,快跟我走,我们去接师父。”

向东阳的动作一顿,转过头来:“难道师父的分身……”

“我有感觉,师父的分身就要醒了!”李木子满脸惊喜地说。

向东阳立刻扔掉了手中的剪刀,激动地说:“走,我们现在就去。”

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郊外的山上,因为聚灵阵的缘故,这座山峰的树木长得十分茂盛,哪怕已经十月了,还有许多夏季的花在开放。

两人刚刚落在山顶,忽然轰地一声响,山峰中心的土炸开,阳光洒进了棺材之中,笼罩在一个美丽的少女身上。

我的睫毛轻轻地颤抖了一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就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我是一个长相很丑的女人,脸上长满了疙瘩,从小就被父母抛弃,被所有人欺负,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但我还是撑过来了,直到遇到了那个叫尹晟尧的男人,那一天,是我人生中最悲惨,最灰暗的一天,连唯一的亲人也成了植物人。

但那天就像是将我所有的霉运都用光了,很快。我得到了一款直播间,开始了我的逆袭之路。

我的人生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我遇到了很多人、很多事,有欢笑也有悲伤,我能记得每一个细节,也能感受到所有的喜怒哀乐。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是别人的故事。而我只是一个旁观者。

“师父!”一声熟悉的轻呼,将我从迷茫之中叫醒了过来。

我仔细看了看,指着他们道:“木子?东阳?”

“师父,你还记得我们,太好了!”李木子兴奋地将我搀扶了起来,伸手抱住了我。“师父,我好想你。”

我拍了拍她的后背,说:“傻丫头,师父不就是睡了一觉吗?怎么弄得像分开了几十年似的。”

李木子的眼神有些怪异,她和向东阳互望了一眼,说:“师父。你最后的记忆到什么时候?”

我仔细想了想,道:“好像是天帝下令,将我和东岳一起流放,之后……之后我似乎就睡着了。对了,东岳呢?难道他将我打晕了,自己走了?”

向东阳犹豫了一下,说:“师父,有件事情,我们要告诉你,希望你别激动。”

李木子有些不忍,说:“东阳,你觉得现在说这个合适吗?”

向东阳道:“现在不说。总有一天也要说的,既然如此,不如一开始就说清楚的好。”

李木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就算要说,也要先回家吧。”

我们回到了桂园,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里熟悉,却又很陌生。

李木子给我们端来了一杯清茶,我喝了一口,道:“有什么事情,你们就说吧,我能够承受。”

李木子看向向东阳:“还是你来说吧。”

向东阳点了点头,道:“师父,其实,你不是我们的师父。”

我皱起眉头:“什么?你们什么意思?你们是我所收的唯二的两个弟子,怎么我又不是你们的师父了?难道你们不认我了?”

向东阳不敢看我的眼睛,说:“师父,其实,你是我们师父的分身。”

分身?

我忽然想起,在我的记忆之中,曾经寻找到一段女娲木,然后用女娲木雕刻了一个分身,还将自己的一缕灵魂放入了分身之中,只是那分身一直都没有醒过来。

我颤抖了一下,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

我……真的只是个分身吗?

之前那个长长的梦,原来真的不是我所经历的,而是本体的人生?

李木子连忙说:“师父,你的灵魂是从师父本体分裂出来的,其实也算是我们的师父,所以……你就不要去纠结这个啦。我们都认你的。”

这个消息让我更加茫然了。

我记得,当初本体制作分身,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强大的帮手,可是现在……

我问:“那本体呢?已经跟着东岳一起,去往三千大千世界了吗?”

两人点了点头。

我低下头,心中有些怅惘。

东岳和本体走了,双宿双飞,现在过上了美好的日子,而我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