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木头很可爱/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89】 木头很可爱

颜导喊完开始,第一幕正式开拍,顾格在戏中的角色是一名剑痴,性格比较偏向于古板守旧的正道君子,而洛幽饰演的女杀手却是剑冢的守护者,一个不分正邪,只管按照自己心思行事的无情之人。

剧中,顾格和洛幽并肩走在十分热闹的大街上,远处就是调戏民女的恶霸,这一幕拍的很恶俗,但接下来的一幕却很令人震惊,顾格的行为很老套,并没有太过出彩的地方,但洛幽在入戏的那一刹那所表现出来的杀气,却是再一次震惊了所有人,尤其是那个被洛幽长剑直直的指着的恶霸扮演者,那一刻更是有种临近死亡的错觉,哪里还有什么在拍戏的感觉,呆呆的站在那里,连死都忘记了。

“卡!那个恶霸,你做什么呢,该你死了,血都喷出来了,你连躺下都不会吗?”颜钰扶着头有些头痛的喊,其实她也知道这不是恶霸的错,错就错在洛幽的气势太过震人,恶霸忘记配合去死了。

饰演恶霸的男子这才有些尴尬的反应过来,连连道歉,下去换了身衣服继续拍,他的衣服上装了血包,洛幽的剑下去正好刺破。

重新开拍,众人的接受能力都好了许多,恶霸忍着全身发寒终于躺下装死人了,顾格拎着剑拦在洛幽身前,紧皱着眉头一脸愤怒的质问道:“幽魂,你这是在做什么,怎么能枉顾人命?”

顾格的表情很到位,那种震惊和愤怒演绎的恰到好处,而洛幽的表情则十分冷酷,将一个冷血杀手演绎的入木三分。

“他人的人命与我何干,杀了也就是杀了。”洛幽冷冽的声音也像是一把锋利的剑,让顾格的脸色更加难看。

“OK!过!”颜钰满意的通过了这第一幕,两个主要演员的表情都很到位,她的眼光果然不错。

洛幽瞬间收起了自己一身冰冷且凌厉的气势,整个人恢复到了往日那种淡漠且优雅的样子,比变脸还快速。

顾格怔了怔才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他一直都觉得自己足够努力足够有天赋,可以很好的驾驭各种角色,但自从和洛幽一起合作黑道千金以后,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骄傲着的天赋和演技有多么的不堪,在洛幽面前,敢说自己是天才的人,真的不多。

而且更让顾格佩服的就是洛幽这种收放自如的状态,这是顾格远远不及洛幽的,也是许多老演员都无法做到的。

“小幽,你果真没有让我失望。”颜钰毫不遮掩的夸赞自然是真心的,说实在的,说一点都不担心是不可能的,虽然一直都认为洛幽很适合,也知道洛幽很优秀演技很棒,但实际上洛幽并没有试镜,也没有演过剧中的任何情节,颜钰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安的,而现在,那仅有的一点不安也变成了惊喜,洛幽比她期待的还要优秀,甚至是优秀许多。

“我应该做的。”这是洛幽的态度,除非不做,既然选择了,就会努力去做好,不要留下遗憾,才是对自己人生负责的态度。

因为是第一天拍摄,并没有拍摄很长时间,而就在快结束的时候,洛姑姑打来电话,晚上约了几个熟人一起吃饭,洛幽也没有问都是谁,便答应了下来。

带着肖潇和李昂宇付了约,洛学心定的也不是什么大餐馆,而是一家口碑极为不错的火锅,洛幽去的时候人似乎都已经到了,洛学心,马安,云岩,还有洛幽的小舅苏乐,再加上洛幽,李昂宇和肖潇三人,七个人凑了一桌,鸳鸯火锅已经上桌,一盘盘菜摆放在桌子上,香气四射闻起来就很有食欲。

“姑姑,小舅,你们聚在一起?很奇怪的组合啊,还有马安和云岩,这算是什么?各方代表吗?”一个娱乐公司负责人,一个商业公司的总裁,一个知名导演,外加上一位影帝,这几个人聚在一起,还真是有些奇怪啊。

“我们在谈一部新剧,你小舅负责投资,马安导演,云岩主演,我是中间人喽,谈完了就一起吃饭,顺道喊你过来凑个人数,没你什么事,不用奇怪。”洛姑姑一边说着一边开始下肉,她最喜欢吃涮羊肉了。

“啧啧,原来我是蹭饭的。”洛幽好笑的感慨着,和家人在一起时的洛幽,显得活跃了许多。

“是啊,不仅一个人蹭饭,还带来了两个小跟班,不过没关系,这顿饭你小舅付账。”洛姑姑下完了羊肉又下粉丝,人都说吃火锅下什么是有顺序的,不然会乱了味道,但洛姑姑可不管那么多,喜欢吃什么就下什么,反正只要她觉得好吃就足够了。

“既然是小舅付账,那我可得多吃点,来来来,再点两盘羊肉,就这么多还不够姑姑一个人吃的呢。”洛幽说着也已经开始动筷子了,在座的都不算外人,也不需要客气。

“哈哈哈,好,都多吃,吃多少小舅也买单,你们也别客气,尽量吃。”苏乐是一个很开朗的男人,开朗到身边女人一堆却至今未婚,就怕伤了女人的心,而也因此,苏乐和洛学心这两个大龄未婚青年很是谈得来,也都是各自圈子里的风云人物,气势上倒也是半分不差,是很好的朋友。

其实很久以前,洛家和苏家还想着亲上加亲的,毕竟这两人无论从外形还是年纪上都是十分般配的,但显然两个人都没有这样的意思,混着混着就成为了臭味相投的好朋友,誓言单身到底绝不屈就。

至于为什么要用屈就来形容,那就要说两个人的挑剔性了,眼光太高的人,独身也只能说是自作自受了啊。

“小幽,今天新剧开拍,感觉如何?颜导手下不好混吧。”马安提到颜导两字的时候眼睛都发亮了,颜钰可是他的偶像啊。

“要我所就绝对不会。”云岩一直到现在才开口,语气很是肯定,他可是相当相信洛幽实力的。

“当然不会,小幽是最棒的,颜导一直在夸赞她。”李昂宇代替了洛幽回答,很是骄傲的样子,不过那眼神却总是偷偷的往洛学心身上瞟,小模样看的洛幽直想笑。

热热闹闹的火锅吃了两个多小时,谁也没喝酒,却消耗了五大杯果汁,众人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洛幽吃的很饱,离开的时候突然不想那么快回去,九月份的天气很舒服,洛幽让肖潇先回去之后,便自己一个人在路上随意的走了走。

洛幽也不记得自己有多长时间没如此走在路上了,夜色的遮掩下,也没有太多的人注意到她,这让洛幽的心情也格外的轻松。

也许这样的在人群中夜色下慢慢行走,是许多人都觉得很普通很普通的事情,但是,对于洛幽来说,当她得到了许多东西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失去了许多属于最普通的幸福和快乐,就像是现在这般,时间总是因为太过匆匆而错过。

而就在洛幽感叹的同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到手机屏幕上那个名字,洛幽轻浅的笑了。

“陨臣。”洛幽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我想你。”从离开的时候就开始想,离开之后更是越来越想,想的无时无刻都只想回去,回到她的身边。

“你除了这句话,就没有其他想说的吗?”每次打电话都是同样的一句话,洛幽表示真心无奈,而且很矛盾,按理来说这木头哪里会说什么情话,但实际上,我想你这一句,难道就不是情话吗?这木头怎么就能这么随意的说出口?

“我真的很想你。”不是情话,而是心里话,他脑子里只有想念这一种感觉,其他的话,又能说些什么呢?

“你个木头。”洛幽笑了,这男人虽然总是这么木头,但能够木头到让她觉得开心,也就足够了。

其实认真想来,人又何必非要那么聪明呢,太过聪明的人活着累啊,傻人有傻福这句话多么贴心啊,所以累的只有她一个就足够了,就让叶陨臣那傻子活的开心一点吧。

“……你在做什么?我可以问吗?”叶陨臣似乎也在反省,只会说想你的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些太过木头了,好认真的想了想之后,才试探着问道。

“打探主人的隐私?”虽然只是电话,但洛幽也能从叶陨臣的语气中感受到他的忐忑,这样主动询问有关她的事情,对于叶陨臣来说是很难得的事情,让洛幽忍不住逗弄了他几句。

关于主人和小跟班的话题,似乎已然成为了两个人之间的一种情趣和默契,洛幽偶尔便会如此突然的说出来,逗弄逗弄叶陨臣,而在电话另一头的叶陨臣,也会立刻红了脸额,表现一下属于男人的腼腆和羞涩。

“我只是关心。”绝对没有打探隐私那么严重,叶陨臣没有将后面那句话说出来,是因为他也知道洛幽不过是在逗弄他而已。

“我在散步,刚刚吃完火锅,不想回家,一个人走夜路,也不知道有没有危险。”洛幽心情好的时候似乎话语也变得多了一些,一边一步步走着,一边形容着自己此时的状态。

“危险?你身边没有人吗?我找人送你回去。”叶陨臣听到危险两个字的时候神色猛地一变,说话的语气都严肃起来了,不由的开始脑补,洛幽一个人走在黑夜中,万一遇到了点什么情况,出现几个坏人,甚至是遇到杀手什么的,那可就糟糕了。

想到这里,叶陨臣甚至都有些呆不住了,拿着手机就想向外走,他此时正在南省的一家宾馆里,虽然距离京市有些远,但赶回去看上一眼还是可以的。

“笨蛋,你真是傻的吗,说有危险就有危险?而且就算是有危险,那有危险的人也不是我,你就这么不相信我的身手,该揍。”洛幽忍不住在电话这头瞪了瞪眼睛,她的玩笑话都听不出来吗,这男人除了是块木头外,还是个笨蛋。

叶陨臣停下了脚步,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语气有些落寞的说道:“对不起。”

他听到洛幽说危险就有些慌了,哪里还会想那么多,现在想来是有些笨,但他那落寞的神情却是因为其他,因为自己竟然不能陪在她的身边,任由她一个人走在夜色下,不知道会不会也觉得孤单呢?

想必是不会的吧,那么坚强的洛幽,无所不能的洛幽,哪里会觉得孤单呢,一直以来,孤单的只有自己,无论是走在人群里,还是缩在角落里,都一直品尝着孤单的滋味,只有在她的身边,他才不是孤单的那个人。

洛幽沉默,她现在真的很想将这个说对不起的男人抓过来,好好的教育教育,木头也就算了,笨她也忍了,但要不要这么认真的说对不起啊,让她觉得欺负这样老实人的自己,实在是有些太坏了。

洛幽当天晚上用了半个多小时走回了公寓,这也幸好是吃饭的地方距离公寓近,不然得走到天亮去,而在她回家的路上,电话也一直保持在通话中,叶陨臣虽然是块木头,虽然不怎么会说话,洛幽虽然有点冷,有些不太喜欢说话,两个人的交谈也是断断续续时有时无,甚至其中有两三分钟的相对沉默,但是,他们还是打了一路的电话。

洛幽听着叶陨臣的声音,就觉得有种温馨寂静的感觉,好似路旁的喧闹都不存在,整条路上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自己,一个便是电话里的男人,这让她觉得无比的轻松和自在,让她实在是有些舍不得挂断电话,即使一直拿着电话的自己,显得也有些傻气,但傻就傻吧,她刚刚还在想着傻人有傻福呢。

而叶陨臣自然也是不舍得挂断的,只要想到和自己通话的是洛幽,不久前觉得冰冷的酒店房间就好似变得温暖起来,只要听着洛幽的声音,即使只是呼吸的声音,也会让叶陨臣有种满足的幸福感,想要紧紧的握住电话,就像是紧紧的握住洛幽一般,努力的抓着属于自己的幸福,永远也不放弃。

九月末,洛幽的踪迹已然从大学里彻底消失,各种寻找洛幽的存在都只能失望的对着玄学专业的课堂叹气,虽然媒体已经报道了许多关于洛幽的踪迹,说是《剑冢》剧本正在开拍中,洛幽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拍摄的状态里,但还是有许多粉丝不放弃的来京大寻找洛幽,其中有些人的想法甚至不仅仅是想看到洛幽,也想看看洛幽学习的地方。

而洛幽此时整个人都忙着拍戏,一个又一个情节走过,颜钰不过是十分有名气的导演,对细节的挑剔也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即使是顾格和洛幽的表现都十分不错,但偶尔也会有某几条内容需要拍摄数十次才过,有时候是灯光的问题,有时候是摄像的问题,也有更多的时候只不过是龙套演员的一个表情问题。

对此洛幽没有表示任何抗议,她也是一个挑剔的人,也能够明白颜钰的心情,而且她也期待这一部可以更加完美的新剧,即使完美这个词是永远不可能出现在电影拍摄这个行业里的。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同样的角色也有着不同的演绎方式,而观众们的感觉也会有所不同,完美这个词是经不起推敲的。

“卡,重来,顾格,你要抱住洛幽,紧紧的抱住,你要拦住她,用生命的力气去阻拦她杀人,不是简单的拥抱,懂不懂?重来!”这已经是颜钰在这一镜头上喊的第五遍卡了,每一遍都有不如意的地方,尤其是现在这个顾格需要紧紧抱住洛幽的镜头。

这一场拍摄的是洛幽发了疯似的要杀人的镜头,已经在江湖上混了一段时间的女主,因为受到坏人刺激发了狂,手握长剑发誓要杀尽所有坏人,男主不忍女主嗜杀成性,想要阻止女主杀人,弃了剑紧紧抱住女主的一幕,只是抱了好几次,顾格的动作都达不到颜钰的要求,让颜钰很是不满意。

“对不起。”顾格也很不好意思,不仅是对颜钰和整个剧组,还有被他抱在怀里的洛幽,当然,在颜导喊卡的同时,顾格已经放开了洛幽,但即使如此,顾格还是红了脸,一副十分不好意思的样子。

“算了,休息十分钟,顾格,你好好想想,这样的情节一遍过总比一遍又一遍重拍的好。”颜导说这话显然是明白问题所在的,但就是明白才无奈啊。

“我知道。”顾格有些丧气的低着头,唉,什么时候自己竟然连个拥抱的戏都演不好了,幸好这部剧没有吻戏,不然自己还是不得被颜导骂死,不不不,估计不用等颜导骂死,就能被洛幽的眼光杀死了。

“你就这么怕我?”洛幽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觉得好笑,这顾格丧气的样子让她也不觉得有什么火气了,虽然不太喜欢被人抱在怀里的感觉,但顾格的话,勉强还能应付。

这个时候,洛幽就不由的想到了叶陨臣,如果是和叶陨臣拍这样的对手戏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啊,那个笨木头会不会比顾格还紧张呢?

“不是怕,是敬重,我一想到抱的是洛幽,就全身发软抱不下去,足以可见你在我心里的地位,那绝对是和颜导一个级别的。”顾格偶尔也很幽默,不过这话倒是自嘲的成分居多,明明面对着的是一个娱乐圈的晚辈,年纪还比自己小上好几岁,而且还是合作过的人,他怎么就那么放不开呢?

其实在黑道千金里两个人也是有一些相处镜头的,但却没有剑冢所表达的这么深刻,顾格和洛幽两个人演技都不错,也就勉强应付过去了,而这一次,颜导要求高,所以就卡住了,当然被卡的顾格,虽然洛幽不喜欢,但作为一个十分敬业的演员,在演戏的时候,她还是那个最棒的洛幽,不完美,却也接近完美。

“那你就去抱抱颜导,适应了,拍戏的时候也就适应了。”小幽也难得的开了句玩笑,她和顾格认识也挺长时间了,还是觉得这男人是不错的,至少当个普通朋友,是够资格的了,当然,两个人的关系,也仅止于此。

最近关于顾格和姚俊斌的话题虽然有些淡了,但两个人的关系却是被越来越多的人证实了,而且据目击人士证明,这两个人似乎已经住在一起了,当然至于到底是不是睡在一张床上,那还是有待考证的。

而作为洛幽本人,莫要说她对顾格没有其他想法,就是觉得喜欢了,她也不会做出抢别人男朋友的事情,她是强势,她也霸道,但是她也有着她的骄傲和原则!

在爱情方面,她不屑争抢!更何况,她已经有了一个十分不错的爱情对象,虽然那个人有点笨有点傻有点呆呆的像是块木头,甚至她也不肯定自己到底喜欢他有多少,会不会真的爱上他,但如果真的会爱会喜欢会在一起,那么也就是这个人了,没有旁人,这也是洛幽对叶陨臣的一种认定。

“小幽不要开我玩笑了,这个我真不敢,颜导太凶了。”顾格笑了笑,心情也轻松了一些,其实和洛幽相处久了,就知道这个精致的像是公主又像是小女王一般的女孩,其实性子并不是真的那么冷,仔细感受,在那冷漠外表下,一直隐含着的是一抹淡然的柔和,会让人觉得十分舒服。

当然,即使如此,一般人还是不可能会忽视来自于洛幽的压力,就像是他,很多次拍戏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跟着洛幽走,尤其是洛幽杀气外放的时候,就是他明知道是在演戏,都会觉得全身发冷,足以可见洛幽的强悍了。

“不要太有压力,实在不行就把我想象成一根木头吧,木头很可爱,会让你觉得轻松一些的。”这是洛幽的安慰,虽然有些让顾格觉得哭笑不得的感觉。

木头?可爱?谁家会觉得木头可爱呢?顾格很是疑惑的想,却错漏了洛幽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温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