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公主生病了/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91】 公主生病了

洛幽去参见了慈善晚宴,而且是从摄影棚直接出发,临走的时候看到正好也要回去的顾格,顺手便将顾格牵来做了男伴,李昂宇对她来说年纪太大了,肖潇长相太可爱没有杀伤力,顾格英俊稳重,做个男伴还能阻拦不少的苍蝇,洛幽也就顺手用了。

“小幽,当你的男伴真的很有压力啊。”两个刚刚走进宴会大厅,就吸引了许多注意力,虽然早就做好了准备,但顾格还是有些无奈的对着身旁的洛幽说道。

“很多人也是在看你,五点钟方向的那位夫人,看你的眼光像是想要将你吞了,你确定她不是你的粉丝?”洛幽不甘示弱的反驳道,虽然顾格的名气不如自己,但对于女性的吸引力,可是要比她这个小女孩强上许多的。

“别,我只是陪着你出席而已,可不想再弄出什么绯闻了,这几天为记者同志们追的脑袋都痛了。”顾格摇了摇头,敬谢不敏的说道,他现在是真有些怕了,出道这么多年,对于绯闻的杀伤力他实在是最清楚不过了,他可不想出席个宴会就又被弄上了头条,还是让他消停两天了。

不过显然顾格的祈祷不是那么有作用,在场的记者在他们两人出现的瞬间,就已经飞快的按下快门,咔擦咔擦的将两人一起走进来的画面定格了。

“小幽,你说明天的头版头条会不会是我们?”顾格看着不远处的记者,暗叹自己的白痴,他早该想到这样的场合是绝对不会缺少记者的。

“头版头条没有关系……”洛幽一句话显然没有说完,不过顾格很快就帮她补充了,“怕就怕写的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绯闻,到时候估计会传我男女通吃?啧啧,希望这帮记者不要如此高估我才是。”

顾格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摇着脑袋,一副感慨又无奈的样子,到是不怎么严肃,也不怎么担心,至于记者到底会不会捕风捉影乱写一通,顾格也不怎么在意了,他和姚俊斌的关系都被曝了出来,还有什么能够刺激他的呢。

只是如果真的有媒体敢说他和洛幽怎样怎样的话,他倒是会很佩服那家媒体,洛幽可不是他,洛幽在娱乐圈甚至还有一个隐形的媒体杀手称呼,几乎没有媒体敢得罪洛幽,不过他到是真的不希望媒体乱写,他可不敢高攀洛幽,如果传出去点什么东西,他估计能被洛幽的粉丝们用口水淹死。

顾格脑补了一大堆自己的后果,脸色都有些变了。

“想什么呢?不会有媒体乱写的,除非是不想在这一行混了。”洛幽本人自然也是不希望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消息传出去的,万一有人说她和男人抢男人,多丢她的面子啊。

洛幽虽然并不经常出席这类的场合,但知名度却是绝对不弱的,至少在场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知道她是谁,而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也都很是了解洛幽的身份,洛幽和朋友合资开了一家珠宝店,可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事情,尤其是当初洛幽为了回馈粉丝,而亲手设计银制品低价出售的时候,更是引起了多方注意,幽宝珠宝公司现在可是十分有名气的。

洛幽无论是作为艺人还是珠宝公司的负责人,出席这样的活动,都是十分正常的,宴会的举办方京残联的负责人立刻就迎了上来,十分热情的接待了洛幽和顾格,将洛幽两人安排在了宴会前方的位置上,与他们坐在一起的,都是京市十分知名的人物,每个人的身家都绝对是在九位数以上。

而就在距离他们不远处,顾格有些错愕的看着某个十分熟悉的人影,当然对方也一直在看着他们,眼神不善。

“这么巧。”这话是洛幽说的,顺着顾格的眼光看去,她自然也发现了姚俊斌的存在,当然还有坐在姚俊斌身边的某位美女,似乎也是娱乐圈里的人吧,就是不记得名字了,或许,应该说根本就没有记过。

“是有点巧,他说有个活动要参加,原来是这个。”顾格面色不变的坐在了下去,说话的同时已经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这样的场合可不适合认亲。

洛幽没有再说话,两个人的关系需要两个人自己去处理,无论今天的巧遇结果如何,都与她无关,顾格会不会在意,姚俊斌又会不会介意,都与她无关。

慈善宴会很快就开始了,许多受邀而来的明星都上台表演,主办方在见到洛幽出现的时候就邀请过洛幽,不过却被洛幽直言拒绝了,她今天来只是做观众的,当然还有捐款。

其实这样的宴会是有点无聊的,固定的程序,名义上是为了捐款,但更多的人也是为了社交,多认识一些朋友,多闯出一些名气,各有各的理由,不然捐款何必要半个什么宴会,直接签了支票就足够了,需要救助的人们又不需要来参加这样的宴会。

洛幽有些无聊的想着,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怎么总是黑黑的,想什么都好像是看透了一般的阴暗,不过也许是死过了一次的人吧,总有这样的愤世嫉俗,不过好在她也就是自己无聊的想想而已,不会影响社会平衡的。

洛幽无聊到有些昏昏欲睡,但好在优雅冷凝的气息半分没变,不至于让盯着洛幽的某些人太过惊讶,不过宴会进入到后半段的时候,洛幽就真的有些坚持不住了,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回家逗逗猴子。

“咱们走吧,还是你要等等?”洛幽这话自然是问的顾格,后面那一句则有些深意,眼神有意的扫了不远处一眼,姚俊斌一直都坐在那里,而他身边那个女人则是快贴到他的身上了。

“现在可以走?再不走我的想睡着了。”拍了一天戏,顾格也很疲惫,坐在这里也是强打起精神的,听到洛幽要离开的话,眼睛都亮了。

洛幽看的有趣,笑了笑,站起了身,顾格也紧跟着起身,两人本来就是受关注的对象,自然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不过这个时候也没有好上前阻拦什么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而其中自然也包括微微皱起眉头的姚俊斌。

顾格开车送洛幽回家,洛幽一路上除了指点方向外也没有多说什么,直到下车的时候,才犹豫的问了一句:“需要我做什么的时候就直说,我们怎么也算是朋友了吧。”

洛幽也不直到顾格和姚俊斌的关系到底发展到何种程度,这话说出来,显然是怕顾格被人欺负了去。

“谢谢。”顾格笑了,很开心的那种,温温柔柔的样子也很迷人。

他就知道,洛幽真的不是那么冷漠的人,冷漠下的温柔和体贴,是只有朋友才能感受得到的,能有这样一个朋友,真好。

第二天,洛幽个顾格一起出现在慈善宴会的事情果然上了头版头条,而且还不是一家媒体,但是却没有一家媒体敢胡乱写些什么,都只是客观的阐述了一下当时的情况,而且还重点夸赞了一下洛幽事情上的成功,和对这次活动的大力支持,以及表现出来的十分有爱心的一面,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是正面评价,而就是剩下的那百分之零点一也不过是模糊不清的隐射,大多说是洛幽和顾格的关系很不错十分不错之类。

不过,媒体虽然没有公开发表什么不该发表的言论,但在这网络发达的今天,洛幽的威胁显然是还有局限性的,洛幽和顾格两个人一起出现的视频被曝光了,而且最引人误会的还是顾格送洛幽回家时的那张照片,洛幽说了一句话,顾格就笑的十分开心,那笑容实在是太让人无法忽视了,然后网络上关于洛幽和顾格的绯闻就不可抑制的传了起来。

洛幽知道这些消息的时候肖潇和李昂宇已经在帮着处理了,洛学心也找了一些专门人士负责引到舆论方向,侧面澄清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虽然洛幽此时此刻的身份也不太这样的绯闻,但无论是洛幽本人,还是洛幽身边的人,是都不怎么喜欢看到这样的不实绯闻的。

“小幽,啧啧,我是让你参加宴会,没让你弄出个这样的大头条出来啊,怎么,真的假戏真做,在一起了?”打电话来的是损友一号桑予宁,调侃的语气让洛幽挑高了眉。

“你这算不算是落井下石?”洛幽语气也有些危险,如果不是桑予宁非让她去,哪里会多了这些麻烦,她是不是也应该想想什么办法,好好的回敬一下桑予宁呢。

“当然不错,我这是在恭喜你,男朋友很帅啊,我可是看过他演的好几个电影啊,什么时候给我个签名?”桑予宁和洛幽的关系愈发亲密以后,活泼搞怪的本性也就越发的暴漏无疑,尤其平日里在洛幽面前吃亏的总是她,现在有机会调侃调侃洛幽,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你喜欢的话可以自己去追,不过他喜欢的貌似是男人,你追之前可以先变一下性,也许还有机会。”洛幽毫不掩饰的发挥了一下自己的毒舌,噎的桑予宁直翻白眼。

“喂喂喂,你这是说什么呢,不是就算了啊,估计你这样的人也没有人要,哪个男人能经受得住你的气场啊。”桑予宁抗议之下不由的再次打击起了洛幽,而且她说这话可是心里话,洛幽气场太强大,一般男人根本无法招架,至少她身边的那一群男人,桑予宁就没觉得有哪一个配得上洛幽。

桑予宁这话实际上也算是另一种赞美了,当然被赞美的人就不这么觉得了,洛幽听了这话绝对很是不满,发射性的就说道:“谁说我没人要?我未婚夫都快有了。”

当然,只是快有了而已,但还没有,洛幽这话意思还是十分明确的,不过当她说完这话后,不等桑予宁反应呢,自己就有些蒙了,她怎么就一时最快这么说了呢,桑予宁这丫头绝对不会这么就算了的。

果然,下一刻桑予宁就语气十分震惊的问道:“未婚夫?什么未婚夫?哪里冒出来的未婚夫?洛幽你有未婚夫竟然不告诉我,实在是太不够义气了啊,亏我们还是好朋友,我还天天辛辛苦苦兢兢业业的帮你打工赚钱,你怎么可以不告诉我,快点如实招来,到底是哪个铁打的男人敢当你的未婚夫,我一定要在他的面前三鞠躬,以表达我无法言语的敬意!”

“桑予宁,你去死!”洛幽说完这句话后就果断的挂断了电话,然后世界清静了。

绯闻吵来吵去也只是绯闻,当事人不在意不承认的态度就是最好的灭火器,所以吵着吵着也就过去了。

拍摄继续,不过剧组却已经将摄影棚搬到了古墓里,当然这不是真正的古墓,而是颜导花了巨资打造的一个拍摄现场,一个被无数破剑充斥着的古色古香的剑冢,这也是《剑冢》这部剧十分重要的拍摄地之一,电影的开端和结束都是在这里完成的,而且剧情总共有大约二十分钟的时间都需要在这里拍,按照颜钰精益求精的态度,初步预计需要在这里拍摄二十天左右。

剑冢被打造的阴森森的,一点人气都没有,不过好在附近还有其他的建筑物,看起来不至于真的那么恐怖,至少不会让人怀疑是恐怖片的拍摄现场了。

导演拍摄一般都喜欢将重头戏放在后面拍,颜钰也一直有着这样的习惯,为了剧组熟悉环境,颜钰也给了众人半天休息时间,然后便开始了正常拍摄。

古墓的第一幕拍摄的是洛幽沉睡的片段,洛幽虽然在剧中饰演女杀手,但实际上演的却不是人,而是类似于守墓者的身份,而至于守墓者到底是不是人,剧中一直都保留着这个悬念没有解开,但剧情的开头却是洛幽在沉睡,直到男主误闯进了这座类似于墓地的剑冢后,女主才苏醒过来。

没有人知道女主沉睡了多久,女主看起来也就是十八九岁的样子,但即使是醒着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生气,反而一身都是浓烈的阴暗气息,阴沉,杀戮,就像是在演绎着死亡的黑色。

而男主见到女主的第一面,女主还没有如此冷酷,只是安静的睡着,睡颜美丽不可方物,让男主看的都惊呆了。

第一幕拍了两遍就过了,洛幽和顾格的默契越来越好了,两个人之间的感觉也不再那么生涩,也许是因为做了朋友的关系,所有感觉上就亲密了一些,正好能够拍出颜钰要的样子,让颜钰也很满意。

其实不仅仅是外界在传,就是剧组中的人偶尔也会在私下里谈谈关于洛幽和顾格的问题,猜测一下两人之间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关系,毕竟两个人站在一起勉强还是可以看的,一个冷漠高贵,一个温柔帅气,站在一起也算是协调。

许多演员都不怎么喜欢外景拍摄,因为拍摄地不好的话,拍摄就是一件十分辛苦的事情,就像是现在,十月末的天气有些阴晴不定,只能住在附近小招待所里的洛幽就很是郁闷,没有热水不能洗澡就算了,连屋子里都一股难闻的味道,还有外面凌乱的风声和雨声,让洛幽的火气都有些压制不住了。

她有洁癖的好不好,要不要住在这么简陋的地方啊。

“小幽,抱歉,这已经是最好的了,要不你就将就将就吧。”李昂宇跟在洛幽身边这么久了,也很是了解她的脾气了,看洛幽那一脸冰冷的样子,就知道她有多不开心了。

唉,要说洛幽也怪,说她娇气任性吧也不完全是,洛幽拍戏从来都不用替身,无论多么困难的动作都能做,打戏更是十分精彩,就算是开夜车加班也绝对不抱怨,这样的演员又怎么能说是娇气呢,但是要说不娇气,可也当真是有些难伺候,吃的住的挑剔的不得了,让李昂宇有些头痛,吃的可以自己做,但住的地方又能怎么办呢,难道自己建?

这到不是不可以,就怕屋子没有建好呢,戏就拍完了。

李昂宇有些闷闷的想,他也不怎么喜欢这个地方,整个剧组的人都在抱怨,谁都没有办法啊,只能忍了。

“哼,肖潇,打电话让人来收拾,我今晚住车上!”

洛幽带着一身冷气上了车,好在保姆车足够宽敞,加了一件衣服勉强就睡了,不过临睡之前洛幽狠狠的念叨着,以后拍外景什么的一定要提前踩点,她再也不要住在这样的地方了。

洛幽昏昏沉沉的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比一夜没睡还难受,连续打了两个喷嚏之后,洛幽很是悲催的发现,自己竟然难得的感冒了。

为什么说难得?因为洛幽是很少生病的健康宝宝啊,在古杀训练的那么生猛,她都没有生过病,现在只不过是在车里睡了一宿,就生病了,头晕眼花喉咙痛,难受的让洛幽站都站不稳。

“小幽,你还是去休息吧,我调下戏份,先拍没有你的部分。”剧中有几个部分是说电影后期许多江湖人士闯入到古墓剑冢里,因为外界都在传剑冢里藏着一把惊天神剑,得此剑者可以无敌天下,许多人便一路过关斩将带着熊熊野心找到了这里,而那个时候洛幽也回到了古墓里,但却是因为受伤之后回来疗伤的,而她在知道众人闯入之后就开启了剑冢的机关,一层层陷阱路障都被启动,让那些闯进来的江湖人士吃了不少苦。

洛幽也知道自己这状态没有办法拍戏,只好回到了房间去休息,肖潇的办事效率很高,已经当天晚上就整理好了房间,从内到外消毒之后,又全部都换上了崭新的用品,让洛幽勉强的可以休息了,当然,此时洛幽晕头晕脑的估计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人感冒其实是件小事,但洛幽感冒对洛幽的粉丝们来说可就是大事了,整个剧组那么多人,洛幽生病也不是什么秘密,几乎第一时间就被传到了网上,洛幽的贴吧和粉丝还有各种后援会的粉丝们都被惊动了,各种留言表示关心,各种祈祷希望洛幽好起来。

“幽公主,你快点好起来吧,你生病了我都没心思学习了。”这是中学生的感叹。

“小幽,我们都爱你,你一定要好起来,我们会一直支持你的!”这个铁杆粉丝的鼓励。

“幽姐姐,你生病了就要乖乖吃药哦,妈妈说吃药的孩子才是乖孩子。”这是某位五岁宝宝的可爱留言。

而也就是在洛幽生病这件事越传越广的时候,某位正在执行任务的男人也知道了。

叶陨臣此次要执行的任务是护送一批特殊技术人员去指定的地点,任务危险不大,几个特殊技术人员表现的也很听话,看书的看书,玩电脑的玩电脑,摆弄手机的摆弄手机,现代人在车上做的也就是这些人了。

而这其中就恰好有着洛幽的粉丝,看到洛幽生病的消息,当场就忍不住哀嚎了起来!

“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能这样呢!”二十五六的男人,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框,技术宅男几个字似乎不需要标签就已经贴在了他的身上。

作为此次任务的负责人,叶陨臣第一时间就询问道:“什么事?”

叶陨臣的声音很冷,表情很淡漠,立刻就让那个慌乱的男人冷静了下来,有些可怜兮兮的说道:“我的公主生病了,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要不要做个祈祷网站为我的公主殿下祈祷呢?”

“公主生病?什么公主?”虽然叶陨臣很是怀疑这男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但还是询问了一句,公主这样的形容词让叶陨臣发射性的想到了一个人。

“当然是幽公主了,唉,我的公主殿下那么柔弱,怎么就生了病呢,我这就去做个网页为公主祈福去……”

叶陨臣脸色难看的不得了,他现在是既想拍死这个敢说洛幽是他的公主殿下的男人,又想回到洛幽身边,洛幽生病了?会不会很难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