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生日宴/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94】 生日宴

洛幽生日宴的前一天晚上,拍完戏便回到了洛家大宅,这一次洛幽的生日宴并没有在洛家大宅举行,邀请的人太多,在家里也不合适,所以洛家大宅显得朴素许多,但洛家的长辈们却都在,洛幽回来的时候正好一起用了晚餐。

晚餐过后,洛幽的大伯母找了洛幽聊天。

“小幽啊,小泠那孩子的情况你也知道,治疗也没有什么进展,你这次的生日,她估计是要缺席了。”自从将洛泠送出国之后,洛幽再也没有见过洛泠,就算是过年洛泠也没有回来,不过关于洛泠的消息,洛幽却是知道的很清楚,洛幽甚至可以很肯定的说,那个女人的精神病是好不了了,毕竟她三五不时派过去的人,绝对不是摆设。

“大伯母,我明白,就让她在那好好休养吧。”洛幽对这个大伯母还是很尊敬的,洛幽的大伯母和她大伯都是部队出身,性格也很直爽,为洛家做了许多事,但却十分低调,虽然和洛幽接触不多,却是洛幽很尊敬的长辈。

“恩,还是小幽让人放心,小幽明天就满十八岁了,大伯母是个粗人,也不知道送个什么礼物好,这是我嫁到洛家时,我母亲送给我的玉坠,我这辈子也没有个丫头,你就和我亲生女儿一眼,这玉坠就送给你,希望小幽将来能平平安安的,也嫁个好人家。”大伯母打开了手中十分古朴的盒子,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玉坠。

“谢谢大伯母,您也和我母亲一样,我会好好珍惜的。”洛幽没有推辞,长辈送的礼物都是心意,没有推辞的必要。

洛幽接过了盒子,取出里面玉坠认真的看了看,玉坠雕刻的是两个绑在一起的小锁头,清透纯白还透着一丝古朴的气息,洛幽只是看了一眼便喜欢上了。

当晚凌晨整,电话响起的时候洛幽真有种砸手机的冲动,她怎么就忘记关机了呢,去年的这个时候,她明明就告诉过自己,今年一定要关机的啊。

“叶陨臣,我很生气,你说怎么办吧?”刚睡着不久就被吵醒,洛幽的脾气可不怎么好。

“……生日快乐。”叶陨臣犹豫了一下,在“对不起”和“生日快乐”这两句话中,最后还是选择先说了生日快乐,然后才又紧跟着说了一句,“对不起!”

洛幽表示很头痛,又生气又无奈,洛幽想说自己很生气,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块木头呆呆的说着对不起的时候,心里却只觉得很窝心,冒出来的火气也被一点一点浇灭了。

“我真想把你从电话里揪出来。”洛幽这时候的语气,已经明显没有什么火气了,说是生气,但更多的却像是在打情骂俏,当然,这一点洛幽本人是不知道的,至于电话另一头的叶陨臣,自然也是不知道的,谁让他笨呢。

“……做什么?”叶陨臣很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还是没有想明白洛幽为什么想要揪他出来,所以只好呆呆的问了出来。

“做什么?当然是揍你一顿,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做这样的蠢事,以前做就算了,今年还来,以后你是不是也打算这么做?大半夜的不睡觉打电话,神经病吗?”虽然感觉上已经不那么生气了,但生气的意思还是要表达出来的,免得这个笨蛋以后年年这个时候打电话,那样的话她就真的考虑要关机了。

叶陨臣这头有着短暂的沉默,似乎是在思考该如何回答,洛幽觉得这男人应该是在反省,但实际上,叶陨臣开口之后,差点把洛幽气死。

“那你揍完了我之后,是不是就可以打电话了?”在洛幽生日的那天,第一个送上自己的祝福,这是让叶陨臣觉得好幸福好幸福的一件事,就算是被揍,也不想放弃的一件事。

“……”

洛幽很是果断的挂断了电话,然后直接关机,所以一件她本来是该知道的事情却没有知道,当然,不知道也没有关系,因为她很快就会知道了,而这对于她来说,勉强算是一个甜蜜的惊喜吧。

电话这头,叶陨臣正开着车,虽然被洛幽挂断了电话,但神色中流露的却是满足的笑容,很淡,显得也有些僵硬,似乎真的透着一丝傻气,但怎么看却怎么觉得,这个时候的叶陨臣是真的很幸福。

洛幽的生日宴会是在晚上,所以白天的时间还是很闲的,而且为了她的生日,颜钰今天也没有排她的戏,让洛幽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小幽,起的这么早,不多休息会?”餐厅里,洛家人早起的都在了,洛妈妈看到洛幽也出现了,带着关心的问道。

“习惯了。”拍戏的时候起的更早,她现在就是想睡都睡不着了。

“当艺人辛苦吧,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可不能为了保持身材什么的就不吃饭啊。”洛妈妈也是过来人了,知道艺人工作起来有多么辛苦,而且还得注意保持身材,很多艺人都因此弄坏了身体。

“我知道。”一杯奶两个煎蛋,洛幽吃的不多但也不算少了。

吃饭的时候,洛爸爸又问道:“今天白天还有什么工作吗?没有的话陪陪你妈妈吧,逛逛街什么的,呵呵,打扮漂亮点。”

“是啊,今天晚上小幽可是主角,一定不能含糊了。”洛老太爷也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能看到重孙女成年,也是他的福气啊。

“是,太爷爷,我会打扮漂漂亮亮的,一定不给太爷爷丢人。”洛幽笑的很温暖,和家人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好,很放松,似乎什么都不需要思考,只做那个美丽的小公主就好。

饭后,洛幽收拾了一下就和洛妈妈出门购物了,母女俩的名气一个比一个大,现在要出门自然是需要一番伪装的,至少两个太阳镜就必不可少。

司机将车停在了大厦外,两人下车站在一起,不像是母女到更像是姐妹,手挽着手就走进了商场。

洛幽其实不太热衷于购物,主要是她也不怎么喜欢人多的地方,但和妈妈一起逛街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平日里妈妈太忙没有时间陪她,而她自己也闲不到哪里去,两个人一起逛街的记忆几乎就没有,现在手挽着手走在一起,怎么想怎么感觉很开心。

“小幽喜欢什么,妈妈送给你。”洛幽很开心,洛妈妈自然也是很开心的,她一直都觉得自己太过注重事业而疏忽了女儿,但好在女儿从小就很懂事独立,也没有让她操心,而且现在进了娱乐圈,竟然比她预计的还要优秀,让她真的觉得十分欣慰。

而欣慰之余,洛妈妈又想到洛幽今天就过十八岁生日了,心中更是有着许多感慨,好似晃眼间自己的女儿就长的这么大了,让她都不得不感叹,自己都有些老了呢。

“好,不过妈妈要是喜欢什么,就由我送给妈妈,不是都说孩子的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吗,我的生日,最该犒劳的应该是妈妈啊。”洛妈妈心中有所亏欠,洛幽心中又何尝没有呢,也许现在的她只有十八岁,感觉上很小,但前一世的她却已经二十五岁,可却没有为家里做过些什么,更是对自己的父母有诸多疏忽,总是想着以后会有机会照顾自己的父母,却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生竟然如此短暂,她又何尝不内疚呢。

“好,我的小幽儿终于长大了,也知道心疼妈妈了呢,小幽,妈妈有你就很开心了。”

母女俩一边聊着知心话一边逛着街,走走看看很是惬意,虽然身边路过的人也有怀疑两人身份的,但终归没有引起什么轰动,倒是成全了母女俩的一日游。

中午的时候母女俩直接在外面用了午餐,而且还十分平民化的去吃了关东煮,京市的小吃也很多,洛幽也有很久没有吃过了,这个时候她那点小洁癖也不在乎了,吃的满嘴辣味,洛妈妈也是如此,母女俩一边吃一边笑,就算是有注意她们的人,也很难想到这对名气大的吓人的母女俩会在这种地方用餐。

下午的时候母女俩满载而归,大包小包的加上司机都搬了好几趟,其中给她们自己买的东西没有多少,倒是许多都是给洛家其他人买的,从老太爷到洛爷爷和洛奶奶,还有大伯大伯母什么的,每个人都没有落下。

晚上,宴会前一个小时,洛幽和洛妈妈搀扶着洛老太爷去了饭店,路上,老太爷一直拉着洛幽聊天,从洛幽的演艺事业聊到商业投资,从角色扮演聊到未来计划,而后话锋一转,又聊到了婚姻生活。

“小幽啊,你今天就十八岁了,也是大孩子了,你和小臣的事情就没考虑过定下来吗?我可是听你大伯说小臣在部队上表现的十分优秀,可别到时候让人抢走了啊。”洛老太爷语气中带着很明显的调侃意味,让洛幽忍不住在心里念叨了一句为老不尊,什么抢走不抢走,打死她她也不信有人能从她手中抢走叶陨臣。

“我还小,不着急。”洛幽觉得这个借口至少还能用上个三五年的时间。

“你不着急有人着急啊,想我洛家现在是四代同堂,太爷爷我啊年纪也大了,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洛家可以有五代同堂的时候,唉,你那个大哥太不争气,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太爷爷就只能指望你了。”洛老太爷那语气,可怜兮兮的,一边叹着气还一边摇着头,看的洛幽直眼晕。

洛幽真的很想说,不要在演员面前演戏好吗?演戏可是个技术活。

“太爷爷您还年轻,一定能看到五代同堂的样子,您不用担心。”洛幽想不明白,为什么她才十八岁,就面临着前世二十五岁都没有面临过的问题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但为什么改变要这么大呢,真心让人无法适应啊。

“放屁,老头子我眼看着就过百了,还年轻个头,小幽,咱也别废话,你就说吧,叶陨臣这个孩子,你看没看上,就一句话,你说。”好家伙,老太爷被洛幽一句话就弄的火了,也不演戏了,直接就来了脾气。

老太爷脾气本来就挺火爆的,而且性子直,一般都不喜欢废话,这也就是老了懂得转弯了,不然哪里有说这么多废话的时候。

要说前世吧,洛幽还真有些怕自家老太爷,但现在吗,洛幽最多的也就是无奈了。

“我看上了,成不?”洛幽的语气有些像是在哄小孩子,但实际上她说的也是实话,不然就算是忽悠自家老太爷,她也是不屑说谎的。

“好,不愧是洛家的孩子,就得有这种魄力,喜欢就是喜欢,叶小子也真是不错,你眼光很好,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太爷爷一定支持你,等到时候你们的孩子出生了,我就亲自给孩子起名字,洛家五代同堂,哈哈哈,想想就开心啊。”老爷子很豪气,手中的拐杖一颤,更是无比霸气。

洛幽哭笑不得,却也没有反驳什么,虽然觉得孩子的问题还距离她很遥远,但老太爷话中也没有什么逼婚的意思,设想一下美好的未来而已,洛幽也没忍心打击老太爷的积极性。

洛幽现在想的很轻松,不过就在不久的以后,洛幽就知道她现在保持沉默是一件多么错误的事情了,当然,那个时候她就是抗议也没有用了,所以啊,洛幽也就别挣扎了,结个婚生个小包子什么的,还是很有爱的。

洛老太爷笑着的时候脸上全是皱纹,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所以洛幽也没有看到老太爷眼里的诡异神色,所以,对于不久后她的生日宴成为了订婚宴的事情,她是真的不知道的。

而在一旁,一直温柔的笑着的洛妈妈却是眨了眨眼睛,看了看笑的老奸巨猾的老太爷,又看了看自家自欺欺人的小公主,什么也没说,然后笑的愈发温柔了,看戏什么的,也是洛妈妈的最爱啊。

为了庆祝洛幽的生日,洛家和苏家联手包下了京市最有名气的五星级酒店,洛幽和洛老太爷到的时候,酒店的停车场里已经停满了车,好在洛家早就准备好了专用的停车场,才让这几位主角能够正常的进入。

洛幽是主角,自然是不能够提早曝光的,直接就跟着洛老太爷去了专用休息室,化妆师樱子也已经等在了那里,为洛幽好好的装扮了一番。

而此时宴会厅里,灯壁辉煌,觥筹交错,各色人物聚集,可谓是热闹非凡,许多人进来之后就找着属于各自的圈子,三三五五的聚在一起,谈论着各种各样的话题。

“洛家的小公主就是洛幽吧,这么多人聚在一起给她办成人礼,洛家不会太过高调了吗?”宴会厅的一角,能够问出这样话的人,显然是不怎么了解洛家以及洛幽的。

“当一个人或者是一个家族站在足够的高度时,也就不怕高调了,因为他们根本就无法低调。”这是身旁人的一种解答,也许未必是事实,但却也有几分道理。

不远处的几个人也同样在谈论着洛幽,但显然话题是不一样的。

“洛家的小公主当真是名不虚传啊,这么盛大的成年礼,我可是第一次参加,不愧是洛家和苏家啊。”感叹的是一位中年人,在京市的圈子里也属一流,但显然还是被洛幽的成人礼惊讶到了。

当然惊讶的不仅仅是他,还有许多人都是如此,洛家一直都是一个比较低调的家族,如此张扬当真是第一次呢,就是洛老太爷的九十岁大寿,也没有如此的排场啊。

“不愧是幽公主的成人礼,果然没有白来啊,快,多拍两张照,我敢保证明天娱乐版的头版头条全部都是这场宴会。”如此感叹的自然是记者朋友了,洛家和苏家一致同意让记者参与,当然全部都是十分有名气的媒体记者,两家人的意思是,既然已经高调了,那就高调彻底吧。

宴会里大多人的话题都没有离开洛幽和洛苏两家,当然其中也有许多是含着羡慕嫉妒恨的,就不在这里一一详述了。

十八点十八分,洛苏两家商定的宴会开始时间,全场的灯光都暗了下来,而后在空灵的音乐声中,洛幽牵着洛老太爷的手,缓缓的走了出来。

所放的歌曲是洛幽的歌,名字就叫做《祝福》,空灵的歌声中带着让人觉得温馨的愉悦,歌声暂停,洛幽也站在了众人视线的中央位置。

今天的洛幽,穿着了一身金色的长裙,长裙摇曳,裙身上的凤凰也跟着摆动,活灵活现的就好似活物一般。

这是古外婆亲自为洛幽设计的晚礼服,尊贵高雅,同时却也霸气外漏,透着令人无法忽视的强势。

凤袍!许多人的心里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这样的两个字,而且所想的并不是古人结婚时的凤冠霞帔,而是皇位之上,帝皇所穿的尊贵和霸气!

“很高兴各位朋友能够来参加我重孙女的成人礼,洛家四代同堂,洛幽是洛家也是苏家最宝贵的小公主,今天,小公主长大了,成人了,也愈发的漂亮了,我这个老头子很开心,洛家和苏家也很开心,小幽的优秀,不需要我这个老头子说什么,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但是,这还不够,人生两大重事,成家立业,小幽在事业上有了一些成绩,但不能够骄傲,而成家,也是我现在要和诸位分享的一件喜事,现在我宣布,今天是我们洛家小公主的成人礼,但同时也是她的订婚宴,成家立业,洛幽,太爷爷为你感到骄傲,叶小子,还不上台来,再不来媳妇就被人抢走了啊。”

洛老太爷虽然年岁大了,但是底气十足,一番话讲的那是抑扬顿挫慷慨激昂,大有战前动员的气势,洛幽开始听着的时候,也觉得有些激动,而且感觉很窝心,家人的疼爱是她最宝贵的财富,也是她一生最温暖的守护。

但是!后面的话那是什么意思?到底是什么意思?成家立业?订婚宴?骄傲?天啊地啊,能不能不要骄傲!她现在只觉得头晕!先斩后奏什么的最坑人了,太爷爷要不要这么设计自家重孙女啊!

此时此刻的洛幽终于是反应了过来,为什么车里老太爷会说那些话了,那根本就是为了现在的先斩后奏做铺垫啊!而且,老太爷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叶陨臣上台?

洛幽顺着洛老太爷的视线看了过去……

一身白色的西装,站的笔挺的身姿,微扬着的头,冷冽刚毅的俊容,正缓缓走来的不是叶陨臣又是谁呢!

洛幽皱眉,不舒服的感觉十分明显,如果说被家人设计了她还可以理解可以体谅,但如果这其中包括了叶陨臣在,那么她就会觉得十分不舒服了,任何人都可以欺骗自己,但惟独叶陨臣不可以,这是洛幽的底线,也是她的坚持和骄傲,她相信他,无条件的相信,但如果叶陨臣哪怕有一次做了让她无法相信的事,洛幽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对待他!

叶陨臣走近,站在了洛幽的身边,俊美的脸上透着一丝凝重,微皱着的眉头让人觉得有些压抑,似乎并没有多少喜悦,只是他本来就是一个面无表情的人,不细看也无法分辨出他的情绪。

而此时的洛幽虽然看得见,却因为心中的那丝烦乱而没有去深思,不然她会发现,惊讶和苦恼的人不仅仅是她,同时也包括了叶陨臣在内,就如同洛幽的不知一般,叶陨臣又何尝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的回归也不过是想给洛幽一个惊喜罢了,甚至这个惊喜昨夜也是想过要汇报的,如果不是洛幽挂断了电话,他此时也不会出现的这么突然。

只是,成年礼变成了他和洛幽的订婚宴,看着洛幽有些阴翳的神情,叶陨臣的心也有些慌乱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