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未婚夫/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95】 未婚夫

洛老太爷的先斩后奏显然是有效果的,至少洛幽没有当场说出任何辩驳的话来,不是不可以说,但洛幽却觉得没有必要,莫要说她和叶陨臣也不过是订婚而已,就算是结婚又如何呢,前世她就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结婚对象是谁,现在身边左右,能够让她觉得合适的,也就只有叶陨臣一个了,所以实际上和叶陨臣订婚,洛幽并不反感!

但是,无论反感与否,都不能否认洛老太爷先斩后奏的事实,尤其是这其中还夹杂着她对叶陨臣的信任,洛幽只要一想到叶陨臣竟然瞒着自己让成人礼变成了订婚宴,整个人浑身就忍不住冷气外冒。

洛幽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强颜欢笑的人,不过好在她平日里就是这种冷漠的样子,倒是没有太过特别,洛老太爷似乎也明白现在的情况,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便宣布宴会开始,竟然没有给洛幽发言的机会。

洛幽被气的有些哭笑不得,这老爷子就不觉得自己这么玩真的有些过分吗?

洛幽冷着脸走下了台,顺手就从服务员手里取出了一杯红酒,看都没有就一口干了,火辣的感觉才让洛幽觉得舒服了一些。

叶陨臣一直都跟在洛幽身边,他其实也弄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他甚至无法确定这场订婚宴洛幽是应允的还是不知情的?如果是前者,洛幽为何又是如此冷漠的神情,旁人不清楚洛幽的脾气,他可是十分明白的,洛幽浑身都压抑着怒气,显然是在生气的。

而如果是后者,那么自己这个不知情的人会不会让洛幽误会?想到洛幽误会自己也参与其中,叶陨臣就有着心惊胆跳的慌乱感。

“洛幽,我……”叶陨臣想要解释,但话刚说出口就看到洛幽冰冷的视线,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想要说的是什么。

“闭嘴!”洛幽真的很生气,此时此刻她也根本不想听叶陨臣说什么。

叶陨臣果然闭嘴了,僵直了身体站在原地,眼神中的慌乱毫不掩饰。

“小幽,小臣,没想到这竟然是你们的订婚宴,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提前通知伯伯一声,是不是太见外了?”叶陨臣的父亲叶正清带着大儿子叶天锋也来了,不过本来以为的生日宴竟然变成了订婚宴,这让身为叶陨臣父亲的叶正清就觉得有些难受了,再怎么说他也是叶陨臣的父亲,儿子订婚都不通知一声,这不是让外人看笑话吗,不久前那些恭喜的声音,简直就是对他的一种讽刺。

“父亲,这件事我们也知道的很突然。”叶陨臣很讨厌洛幽因为自己而受责问,想也不想的就开始解释道。

洛幽冷冷的看向叶陨臣,“你忘记我刚才说的话了吗?”

洛幽是强势的,同时也是偏执的,而这些性格又集中体现在了对待叶陨臣的态度上,她是掌控他人生的主人,他要完全听从她的话,如果是平时,洛幽也许不会如此计较,但现在是她生气的时候,可就愈发的明显了。

叶陨臣皱眉,张了张口想要解释,但却被洛幽愈发冰冷的气息吓得闭上了嘴,他怕,他是真的怕,洛幽的话对于他来说就是命令,是不可违背的,他真怕自己做了让洛幽厌恶的事情,如果洛幽再次驱逐自己,他真的无法想象自己是不是还有存在的意义!

曾经被洛幽驱逐的那两年,对叶陨臣来说就是噩梦般的存在,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再去体验一次了。

叶陨臣的沉默让洛幽略微满意了些,将视线转回到了叶家父子的身上,“叶伯父,今天的红酒很不错,是姑姑亲自挑选的,您和叶公子一定多喝几杯,下一次,也许就是结婚宴了。”

洛幽说完就走了,留下了有些呆傻的叶家父子两人,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三人,就连叶陨臣也蒙了,不过好在他还记得要跟着洛幽,也不管自家父兄是如何想的,跟在洛幽身后也走了。

洛幽在宴会场里走了一圈,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在说着恭喜,对此洛幽表示很淡定,动了动嘴角就算是笑了,也不多说什么,溜达过了一圈就回到了休息室里,洛家老太爷和几个年纪差不多的老头老太太坐在里面,看到洛幽进来,就笑着招了招手。

“来来,小幽,给各位太爷爷太奶奶问好。”洛老太爷身边的几位,也可以说是华夏硕果仅存的几位,每一位都是只手遮天的人物,按理来说这几位是不可能参与一个小辈的生日宴的,所以也没有在宴会上正式亮相,而是直接来到了这里,算是洛老太爷的一次私人聚会,这群老伙计们也是很久没有聚聚了。

洛幽一一问好,很给面子也很乖巧,叶陨臣跟在身后依旧没有说话,但微低着头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倒是还不错。

洛老太爷也能感觉到洛幽和叶陨臣之间的问题,不用想也知道因为什么,但考虑在座许多老朋友,他也不好解释,总不能说是自己擅作主张吧,便只好挥了挥手,让洛幽自己去玩。

宴会进行到这里,洛幽这个主人公也可以功成身退了,从酒店的后门走出来,洛幽一言不发的上了车,司机等候在那里,看着站在车外不知道要不要上车的叶陨臣,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叶少爷不和我们一起回家吗?”

洛幽坐上车之后发现叶陨臣没有上车,再看叶陨臣那想上又不敢上的样子,气的都有些想笑了。

“跑回去吧,我在家里等你!”洛幽按下了车窗,丢下这句话后就让司机开车走了,看都没有看叶陨臣一眼。

叶陨臣看着远走的汽车,眨了一下眼睛,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担忧的神色却渐渐的化了开,无论如何,至少洛幽还是会等着他的,这是不是意味着,其实洛幽也没有那么生气?

一个多小时后,洛幽已经洗完了澡坐在书房里看书了,叶陨臣才红着脸跑回了洛家大宅,当然他脸红不是因为害羞,而是运动量有些大,就如洛幽吩咐的那般,他是一路跑着回来的。

话说叶陨臣这一路可是没少吸引路人的视线,一身白色的西服,谁看都像是新郎,而且看那跑步的着急样子,许多人都在猜测,这人不是在追新娘就是在逃婚,不过好在是晚上,叶陨臣的样子看的不太清楚,而且经过两年的训练,样子也有了些变化,不然也不知道有没有可能被认出来。

叶陨臣也顾不上整理自己,直接就去找了洛幽,洛幽在书房听到敲门声,冷冷的应了一声进来。

开门关门,叶陨臣走进来之后一直都在盯着洛幽瞧,但洛幽面色冷淡,也看不出什么喜怒。

叶陨臣犹豫着要不要先开口解释,洛幽现在这样的状态显然也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么是不是对他也有误会?想到洛幽误会自己,叶陨臣就愈发的难过和心慌。

只是他还没有开口,洛幽就突然动了,一拳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叶陨臣半弯着腰单膝跪地,不是不可以躲开,但叶陨臣就是动也没动一下,而后洛幽动作不停,一脚踢在了叶陨臣另一只尚未弯曲的腿上,身体无法支撑,叶陨臣顺势便跪了下来。

洛幽的手绕过叶陨臣的脑后,很是不温柔的一个用力,便迫得叶陨臣不得不抬头仰视着自己。

“我只问你一遍,今天的事情,你知道还是不知道?”洛幽的声音很冷,而这冷然之中,还带着一种绝然的味道。

还是那句话,任何人都可以欺骗她,但惟独叶陨臣不可以!

“生日自然是知道的,但订婚我绝对不知道,我昨天就想和你说我回来的事情,只是你挂断了电话,我想着给你一个惊喜,真的没想到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订婚的事,你也不知道吗?”叶陨臣很认真的解释着,神情有些急切,这是怕洛幽误会,而其中也带着一丝丝的委屈,这也是因为洛幽的误会,这么大的一件事,他明知道洛幽拒绝了的,哪里还会瞒着洛幽同意下来,洛幽这样怀疑他,也当真是让他觉得有些难过了。

洛幽没有错过叶陨臣的表情变化,她可以从中很明显的看出叶陨臣的认真和坦然,当然还有着那一丝丝委屈的意思。

其实,震惊过后,洛幽便已经想清楚了,也已经相信了叶陨臣,但也正是因为她真的在意,才会如此郑重其事的问出来,想从叶陨臣口中听到自己想听的答案。

“你觉得委屈了?”洛幽问,语气还是那般高高在上,并没有什么愧疚的味道,对待叶陨臣,她也很难有什么愧疚的感觉,因为更多的还是怜惜,就觉得叶陨臣如此委屈的小模样,也是十分有趣的,也许这便也是洛幽的恶劣所在了。

叶陨臣眼神微垂,委屈的意味似乎更浓了,就像是耷拉着脑袋的大狗狗,可怜兮兮的样子,即使自己不承认,却仍旧像是在期待着主人的安慰。

“不说话是什么意思?默认了?”得不到回答,洛幽也不生气,反而觉得有些好笑,再开口说话,语气都软了几分,至少不像是刚刚那么冰冷了。

“……小幽,相信我好吗,不要怀疑我,你打我骂我罚我怎么都行,但是请不要怀疑我,我是绝对不会欺骗你的,尤其是在明知道你会不高兴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做的,相信我好吗?”委屈什么的真的不算什么,在洛幽怀疑他的时候,他的心真的很痛。

洛幽在心里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她可以不相信任何人,但是却绝对不愿意不相信叶陨臣,这个愿意为了她去死的男人,如果他都不被信任了,她还能够信任谁呢。

不想再多说什么,也不想解释什么,洛幽直接用了一个吻结束了这场不算是误会的误会,而这一次,洛幽的吻很温柔,像是在抚慰着叶陨臣心中那点点不被信任的伤痛。

叶陨臣能够感受到洛幽口中那轻浅的酒味,连挣扎都没有,便迷失了所有的思绪,这样的温柔的洛幽,让他根本就无法抗拒。

一吻结束,洛幽已经放开了对叶陨臣的桎梏,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叶陨臣,轻浅的笑了。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未婚夫了,有什么感想吗?”除却被欺瞒的事情,其实这样的结果也没有什么不好,最多也不过是多了一个未婚夫罢了,于她或者是于叶陨臣来说,都不是什么坏事。

突然被问到这样的问题,前一刻还委屈着的叶陨臣,脸色顿时变红了。

“如果你不想的话,我去和太爷爷说,你不要生气了。”洛幽的不愿意是表现的很明显的,过年时候的当场拒绝,宴会时宣布后冰冷的脸色,还有不久前对他的惩罚和质问,如果这样还不知道洛幽不愿意,他也就当真是太笨了。

“你想和太爷爷说什么?”洛幽说话的同时退后了两步,坐在了椅子上。

叶陨臣仍旧跪在地上,即使没有洛幽的强制,他却也没有起身,他喜欢以这样的高度仰视着洛幽,就好似看着自己心目中的太阳。

“……”叶陨臣心里也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最好的说辞就是年纪太小,还不合适订婚,但实际上京市里许多大家族的孩子都是这个年纪甚至更小的时候就订婚了,他们也不算早了,而如果让他说自己不愿意,他却也是不愿意这么说的,他心里愿意的不得了,这样违心的借口可是说不出口的。

一时间,叶陨臣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而且这件事现在几乎整个京市的高层圈子都知道,又哪里是他能拒绝的了的呢,虽然在洛幽面前的叶陨臣是呆了那么一点,但实际上叶陨臣已经足够聪明到将各种因素都考虑到了。

在叶陨臣服役的那支特殊部队里,叶陨臣有个很是贴切的外号叫做狼虎,犹如狼一般的凶残狡诈,犹如虎一般的刚毅勇猛,能文能武,可以当做智脑统领全局,也可以冲锋陷阵勇猛杀敌,绝对是不可多得的精英中的精英。

所以,叶陨臣此时此刻所能想的到只有一句话,“对不起!”

“又不是你的错,你道歉做什么。”发了一顿小火的洛幽变得讲道理了许多,看着叶陨臣有些丧气的样子,忍不住想要伸手摸摸他的头,但距离有些远,只好道:“过来一点。”

叶陨臣自然是十分听话的,也没有起身,就着跪着的姿势就挪了两步,深邃黝黑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洛幽,那是一种完全将自己交付出去的坦然和决绝。

洛幽伸出手,摸了摸叶陨臣短的有些过分的头发,当了兵的叶陨臣头发也简短了许多,摸起来都没有以前那么舒服了呢。

“这次回来什么时候走?”叶陨臣这次回来的很突然,洛幽也没有收到消息,自然是不了解情况的。

“不走了,伯父说让我在京区里带队,我的资历勉强够了。”训练一年,执行任务一年,短短的两年时间里他经历过太多,远比一般士兵三五年都要丰富,这一次的调动,虽然有人脉上的能量发挥,但更多的还是他自己的努力。

洛幽眼睛一亮,一种说不出的愉悦的感觉油然而生,让她自己都很惊讶,她竟然会因为叶陨臣不走的决定,而感觉到如此的开心,似乎不知不觉中这个男人在她的心里,地位也已经越来越重了呢。

“需要住在部队上吗?”洛幽问。

“偶尔会需要,不过很多时候都可以回家,小幽,我,留在你身边,可以吗?”叶陨臣并不觉得自己成为了洛幽的未婚夫就会改变什么,而且他一直所期待的,也不过是能够留在洛幽的身边,看着她,仰望着她,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去守护着她,至于其中爱情的成分,叶陨臣觉得实在无法涵盖他所有的感情,一个洛幽不想承认的未婚夫的身份,更加不是他所需要的。

在叶陨臣与洛幽的感情之中,叶陨臣的感情是卑微的,但却也是实际的,与一个不重要的名分相比,他要的是更加难得的东西。

“你不是已经在我的身边了吗,既然不走了,就好好留下吧,古杀的情况你也该熟悉熟悉了,陨臣,虽然我不能承诺你什么感情,但是,我承诺过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改变的,我身边的位置是属于你的,这一点,除了你谁也改变不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除非是叶陨臣做了什么她无法容忍的事情,不然她承诺过的事情就绝对不会改变,一如她对他的信任,还有他对她的忠诚。

叶陨臣很是认真的品位了一番洛幽的话,然后很是慎重的点了点头,“相信我。”

看着如此认真的叶陨臣,洛幽冷漠的眼神中也染上了点点暖色,略显温柔的说道:“去洗个澡吧,好好休息。”

洛幽温柔,叶陨臣的神色也就更加的柔和了,有些腼腆的低下了头,轻声说道:“小幽,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有准备生日礼物送给你,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只是伯母说,十八岁的女孩子如果收到戒指当礼物的话,会幸福一辈子,我挑的,你不要嫌弃我的眼光。”

叶陨臣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十分精致的戒指盒,单手捧到了洛幽的面前。

洛幽再次肯定,今晚的这场宴会果然是有预谋的,如果说老太爷是主谋的话,那么她的老爸和老妈就是从犯了,当然大伯和大伯母也十分有可能参与在其中,就是不知道笑的奸诈诡异的小姑,还有苏家的长辈们是不是都知道,不过话说回来,她的婚姻大事,估计这些长辈就是不知道都难。

洛幽这么一想,脸不由的黑了,这么说来那岂不是全家都和在一起骗了她,实在是让她太伤心了!不过还好,这里没有叶陨臣这块笨木头在,这对洛幽来说也就足够了,家人的关爱和叶陨臣对她的感情是绝对不同的,她可以接受家人的欺瞒,却绝对不希望叶陨臣会在其中。

洛幽取过了盒子,打开,一枚小巧精致的钻戒安静的躺在里面。

“知道的你是在送生日礼物,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求婚呢。”洛幽看着戒指有些无奈,虽然说是生日礼物,但很显然是订婚戒指啊,也只有叶陨臣这个笨蛋想的那么单纯。

叶陨臣有些不好意思,这个时候他自然也是明白其中意思的,但是礼物就这么一份,他挑了好久,无论如何还是希望洛幽收下的,“小幽,你喜欢吗?”

叶陨臣满含期待的问着洛幽,洛幽取出戒指放回到了叶陨臣的手中,而就在叶陨臣脸上流露出失望的神色的时候,洛幽才缓缓的说道:“给我戴上吧,就算是我们的订婚戒指了。”

洛幽的傲娇似乎很隐性,明明挺喜欢的样子,却还是说的这么勉强,但即使如此,叶陨臣的笑容还是那般的灿烂,小心翼翼的握住了洛幽的手指,将戒指戴在了洛幽的手上。

“很合适,也很漂亮。”让他有一种想要亲吻的冲动,但他也只是想想,他可不想惹洛幽生气呢。

“去洗澡吧,好好休息。”连夜赶了回来,又折腾了半天,再加上跑回洛宅,就是铁人也该累了。

洛幽想,她这是在关心叶陨臣,绝对不是不好意思了才赶叶陨臣走。

“……小幽,晚安。”叶陨臣有些不舍得走,但还是听话的站起了身,依依不舍的道了晚安。

“晚安。”

十八岁的生日,她多了一个未婚夫,意料之外,但却也是情理之中,而叶陨臣的回归,欣喜之余,更多的还是一种莫名的期待,虽然成为了她的未婚夫,叶陨臣还是那个忠诚乖顺呆呆傻傻的像是笨木头一样的大型犬科动物,但洛幽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同了。

或许,不同的不是叶陨臣,而是她对待他的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