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未婚夫新上任/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96】 未婚夫新上任

当天晚上,洛幽在家里等,但除了等回了叶陨臣以外,竟然十分错愕的发现,洛家其他人都没有回来!

洛老太爷加上洛爷爷洛奶奶,还有大伯大伯母大哥,再加上洛爸爸和洛妈妈,当然也缺不得小姑在内,整个洛家人竟然都没有回来!

好家伙,洛幽是真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一个电话就打给了太爷爷。

“太爷爷,您这家都不会了,是弄的哪一出?”洛幽心情不太美丽,语气也就不怎么温柔了。

“小幽啊,你可是大孩子了,一个人在家也没有关系,太爷爷和朋友们聚会,最近这段时间就不回去了,你有事就找你爷爷奶奶啊,先挂了啊,八万,哎呦别抢,我糊了……”

听着电话里的声音,洛幽很想问,您老眼看着快一百岁了,还能看得清楚麻将吗?当然,洛幽还没来得及问了,电话就被挂断了。

洛幽不服气,这都晚上九点了,算计了她之后,难道这一大家子人还真能不回家?!

洛幽紧接着就给自家老爸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小幽啊,你还没休息啊,爸爸今天和几个朋友谈工作,就不回家了,你早点休息啊,晚安。”洛爸爸话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这一次洛幽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

洛幽生气了,气都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怎么觉得这一大家子人越来越耍宝了呢。

洛幽被洛家人弄的哭笑不得,也不再打电话了,看了几页书就休息了。

第二天,洛幽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铺天盖地的有关她的消息被各大媒体报道着,电视,报纸,杂志,还有网络,种种媒介都播报着有关洛幽的消息,好像不提洛幽两个字就落后了一样。

奢华的宴会,盛大的排场,无与伦比的人气,当然最最重要的还是洛幽订婚的事情!

“为什么幽公主会多出来一个未婚夫啊,普天之下哪里有人能够配得上我们的公主殿下,这绝对是不可能的,我们觉得不相信!”类似于这种质疑的评论和留言出现在各种地方,已然成为了洛幽订婚事件的主流。

偶像有了未婚夫,这对许多男性粉丝来说都是知名一般的打击,他们心目中的女神被人订走了,这让他们以后怎么过,所以这些人几乎是不遗余力的在各大网站上留言抗议,甚至还越好了想要进行游行示威,当然现在游行是需要申请的,所以最后大家讨论着想要在洛幽娱乐公司门前静坐,以表示他们心中的强烈不满。

而除了主流的质疑之声之外,还有许多其他的声音,例如曾经十分支持公主和骑士的一派,在知道叶陨臣是洛幽的未婚夫时,就十分高兴的表示了他们的支持,当然这其中都以女孩子居多,而且还是那种颇有女王范的女孩子,或者也可以称之为御姐,她们对忠犬的喜爱显然是十分明显的。

而在抗议和支持以外,也有一些不同的态度,像是觉得只要洛幽幸福就好的,还有觉得十八岁订婚太早的,也有觉得这件事很虚幻的,种种不一而同。

但无论是哪种反应,却都是在讨论着和洛幽相关的话题,就是老爷爷老奶奶们,也喜欢说上几句,看这图片上的小娃娃多么漂亮,穿的像是龙袍一样,了不得啊了不得。

面对如此多的议论之声,洛幽本人倒是十分淡定,在洛宅用过了只有她和叶陨臣两人的早餐后,便去了片场继续拍戏。

车上,曹炎希是专职司机,肖潇坐在副驾驶是洛幽的助理,后座上除了洛幽以外,还有抱着小猴子的叶陨臣,叶陨臣调动回京,其中有半个多月的休假时间,而没有事情可做的叶陨臣,自然而然的就跟在了洛幽身边。

小金币在叶陨臣手里很乖巧,时不时的还卖萌一般的用着自己的小脑袋蹭着叶陨臣,肖潇通过后视镜看到这一幕,表示很伤心,他对小猴子那么好,喂吃喂喝还陪吃陪玩,但小猴子在他面前显然没有如此乖巧的样子,除了洛幽,也只有在叶陨臣的怀里,才会这般乖顺,让肖潇又生气又无奈。

叶陨臣自然是不知道肖潇的纠结,小猴子只他救出来的自然会和他亲喽,他现在所有的心思都是放在洛幽身上的,不知道因为什么,他总觉得洛幽似乎是有些不开心的。

“哪里不舒服吗?”想到洛幽曾经生病的消息,叶陨臣就忍不住关心的问道。

洛幽有些懒懒的抬眼瞪了叶陨臣一眼,也不理叶陨臣,径自闭上眼睛休息去了,她不是不舒服,是没有睡好,昨天晚上她只要闭上眼睛,就忍不住想到自己有了未婚夫的事实,再然后就想到了家里长辈们合谋算计她的事,然后想着想着一直想到了很晚才睡了过去,早上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睡多久,整个人都打不起精神。

洛幽闭上眼睛休息的疲惫样子,让叶陨臣觉得有些心疼,是太辛苦了吗?

“不然就不要去拍戏了吧,多休息一天没有关系的。”虽然一直都知道洛幽是一个很敬业的人,但拍戏拍的如此辛苦,还是让叶陨臣觉得难过。

洛幽很想说如果不是你她也不会这么辛苦,但想了想还是没有说,毕竟叶陨臣也是无辜的,而且这男人小心翼翼关心自己的样子,说实在的也让她觉得挺窝心的。

“没事,别瞎操心。”洛幽仍旧闭着眼睛,能多休息一会就休息一会吧。

洛宅距离拍摄的地方不算远,但也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洛幽休息着休息着就睡了过去,不知不觉便倚在了叶陨臣的肩膀上。

叶陨臣全身都僵硬着不敢动,就怕自己有什么动作打扰了洛幽的休息,更是一直都盯着洛幽看,眼神里充满了眷恋的倾慕。

能够这样陪伴在洛幽身边,能够在洛幽疲惫的时候借出自己的肩膀给她依靠,这也温暖又踏实的感觉,真好。

洛幽其实是很警觉的人,如果身边坐着的不是叶陨臣,估计她根本就不可能睡着,但即使如此,当车停下的瞬间,洛幽还是醒了,眼神中的迷茫只存在了短暂的一刹那,便消失不见了,顿时又变成了那个冷漠淡然优雅如公主一般的洛幽。

拍摄现场外的记者很多,洛幽的车刚到就被一堆记者围住了,洛幽看着那群不知道守在这里多久了的记者,除了厌烦之外,不得不多了一丝佩服,行行业业其实都是有不容易的地方,这些人能被人称为无冕之王,其实也是付出了许多代价的,年年被告的混不下去的记者也很多,绑架、车祸、威胁和恐吓之类的更是数不胜数,这个行业本身就存在了一定的话题性。

只是瞬间洛幽就想了很多,但无论她怎么想的,却也没有自己应对记者的想法,直接打电话给李昂宇,片刻过后,李昂宇就带着保镖拦住了记者。

洛幽下车,叶陨臣和肖潇护在她的左右,隔离着记者便要走进摄影棚,而也在此时,周遭的记者们一个接着一个高声的问着各种各样的问题。

“洛幽,据说昨日是你的十八岁成人礼,也是你的订婚宴,这是不是真的,你身边的这位先生就是你的未婚夫吗,据说他曾经也是一名演员,你们还合作过,你们的感情如何?”某记者甲扯着嗓子问道。

“洛幽,听说你和你的未婚夫是青梅竹马的关系,而且还一同出演过电影《第一公主》,请问你们之间的感情是爱情还是友情,其中有没有家庭因素的关系,你们是政治联姻吗?”某记者乙问的更加尖锐了一些。

“叶先生,您作为洛幽的未婚夫有何感想,面对上千万抗议的粉丝,会不会觉得有什么压力?”这是记者丙的问话,一边喊着一边努力伸着手,想把话筒伸到叶陨臣的方向,但中间隔着好几个保镖,看起来十分狼狈。

洛幽一边走着一边轻皱着眉头,这群记者怎么就那么八卦呢,什么问题都问,而不等洛幽想完呢,突然之间就发生了一个小小的变故,就在洛幽前进的方向上,两个保镖的空隙中,一个记者因为后方的推挤,没有站稳从人群中跌了出来,直直的趴在了洛幽的脚下!

洛幽很庆幸,今天她穿的不是裙子,不至于出现走光的现象。

而就在洛幽庆幸的同时,诸多记者猛地按着快门,没有洛幽的回答没有关系,只要有新闻有爆点就可以交差了。

洛幽甚至能够想象得到,接下来各大媒体报道的将会是什么。

“某记者采访途中不慎跌倒,是膜拜还是炒作?”

“洛幽魅力无人能及,记者都为之倾倒……”

洛幽脑子里闪过许多标题,嘴角抽了抽,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那名正在努力爬起来的记者,然后,就在看到那名记者相貌的时候,眼睛却闪了闪,流过了一抹惊讶的神色。

洛幽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在此时此地以此种形式见到这个人,一个在她记忆中令她无比厌恶着的记者,当然,也只是厌恶,还称不上沉默仇恨,这记者最多不过是对她落井下石了一些而已,对这种小鱼小虾,她本来就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竟然会再次遇到。

洛幽忍着一脚踩上去的冲动,冷冷的开了口说道:“我真的很怀疑你是怎么成为记者的,站都站不稳吗?为了制造一些八卦话题,连尊严都不要了吗?我真的很为你的母亲觉得悲哀。”

洛幽这话实际上是一种污蔑,而其语气也过于沉重了,但是,又有谁会在此时反对洛幽的话呢,更何况就算是洛幽不说,这些记者也会这么写的,而现在洛幽说了,这些记者也只会写的更加放肆而已。

而洛幽想要的也就是如此了,前世这个记者没少黑她,写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新闻诋毁她,其中更是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无中生有,让洛幽气不得了,一直想着找个机会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记者,但却一直没有机会,如今遇到了,又哪里会轻易的就放过呢。

洛幽说完话便带着一身冷气进了摄影棚,留下众人面面相觑,尤其是摔倒在地上的那名记者,脸色更是一会白一会红的,匆匆的爬了起来就溜走了,估计也没有什么脸面再在记者这行业里混了。

洛幽对媒体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这是很难预计的事情,但至少洛幽今天的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足以让任何一家媒体都不愿意雇佣这名记者,其后诸多报道上更是很严厉的批评了这名记者,说这名记者丢了记者的脸面,不仅不够专业还品行不良作风不正,一定要严厉惩处。

当然,这些事就与洛幽无关了,进入到了摄影棚的洛幽和叶陨臣,已经开始面对第二轮的攻击了。

“小幽,你真是太不够意思了,昨天竟然给了我们大家这么大的一个惊喜,我当时听到老太爷宣布的时候,差点都晕了,你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呢。”顾格昨天也参加了洛幽的宴会,自然也是洛幽订婚的见证者之一,但还没来得及和洛幽说句话,洛幽就已经离开了,这才等在摄影棚的门口,洛幽刚走进来就被堵住了。

“我和你知道的时间是一样的,你说为什么呢。”洛幽语气平淡的讲述着自己被设计的事实,而听的人自然就不可能这么平淡了,顾格调侃的神色当场就变得古怪起来,惊讶的看着洛幽。

“不会吧,你被设计了?逼婚?”顾格可从来没有想过,以洛幽这强势且固执的性子,竟然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接下来就是家族大战了吗?千金小姐为了逃婚脱离家族什么的,都被电视演的不能再俗套了。

“恭喜你,你猜对了。”对于这一事实,洛幽也没有隐瞒的必要,顾格是她的朋友,她就是保持沉默不说,也不会说谎欺骗顾格。

顾格错愕的神情十分明显,看了看洛幽,又忍不住看向了话题中的另一位主角,忍不住有些呆呆的问道:“你还活着?”

“……”洛幽和叶陨臣一起无语,洛幽表示顾格怎么也有这么脱线的时候呢,而叶陨臣则在怀疑,这人到底是谁,怎么比木头还呆呢?

顾格这么问自然是有她的道理的,洛幽竟然被逼婚,洛幽的性子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呢,家里的亲人不好做什么,但逼婚对象总是该不好过的啊?

“呵呵,那个不好意思,我开玩笑的,这位是叶先生吧,你好,我是顾格,很高兴认识你。”顾格摸了摸鼻子,对于自己的表现有些不好意思,他也是在洛幽面前坦率的久了,一时间想什么就说什么了,不过现在想来在人家未婚夫面前问这样的话,真是有些傻啊。

“你好,叶陨臣。”叶陨臣和顾格握了握手,然后很快就缩了回来,站在了洛幽身边偏后的位置,也许是心理作用的原因,叶陨臣很少会和洛幽站在同一位置,总是站在偏后的地方,是一种以洛幽为主的观念,也是一种守护者的他态度,他,永远都愿意做洛幽的影子,哪怕会因此隐没属于自己的光彩和荣耀。

接下来一整天的时间,洛幽和叶陨臣都是在摄影棚里度过的,洛幽仍旧表现的十分优秀,很少出错很少NG,与顾格配合的十分默契。

而在一旁,叶陨臣则表现的十分低调,偶尔会用电话处理一些问题,偶尔会看一些资料,但最多的还是看着洛幽演戏,用着一种十分专注且认真的眼神去看,就好似他的眼里只有着洛幽一个人,并且因此将全世界都排除在了他的视线外。

没有人打扰叶陨臣,虽然许多人都对洛幽这位未婚夫有着十足的好奇,但是叶陨臣低调且冷漠的气质,让许多人都望而却步,进而感叹,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洛幽和叶陨臣两个人同样的冷,两个人在一起,倒是不怕冻着了对方。

中午,洛幽几个人吃着肖潇亲手做的菜,叶陨臣吃饭的速度让围在一起的几个人瞪圆了眼睛。

“小臣,没有人和你抢,慢点吃。”李昂宇的米饭刚吃了半碗,叶陨臣就足足吃完了两碗饭,看的李昂宇眼睛发直,部队上是没有给饭吃吗?

“习惯了,小幽,多吃点。”叶陨臣是真的习惯了,无论是在部队还是在执行任务,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吃饭,一顿饭三两分钟解决是正常的,而吃完了饭的叶陨臣,就专职负责给洛幽夹菜。

李昂宇和肖潇看到叶陨臣的动作,都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下一刻却又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脸上也都流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洛幽有轻微洁癖,这并不是什么秘密,而是洛幽的粉丝们都知道的事情,但这种轻微洁癖到底达到了何种程度,却只有洛幽身边的这些人才清楚。

洛幽不吃剩饭剩菜,就算是与人同桌也很注意,别人用过的筷子勺子杯子盘子是绝对不会用的,就是旁人给她夹菜,也必须是没有用过的筷子,而且就算是如此,多半也是不吃的,因为这事心理上的问题。

李昂宇和肖潇一直负责照顾洛幽,一起吃饭的时候开始也会给洛幽夹菜,都是崭新的筷子,但洛幽却一次都没有吃过,久而久之也就都注意了,但是现在,他们俩去眼睁睁的看着洛幽将叶陨臣夹给她的菜吃了下去!

这难道就是未婚夫的不同所在吗?洛幽吃下菜后,李昂宇和肖潇一同直盯盯的看着叶陨臣,似乎是想研究出叶陨臣到底是哪里不同,能够让洛幽如此另眼相看。

叶陨臣挑了挑眉,愈发的觉得李昂宇和肖潇有些古怪了,他又不是美女,盯着他看是在做什么呢?

叶陨臣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看着洛幽吃下了菜,又殷勤的夹了一些给洛幽,洛幽有点偏瘦了,而且拍戏这么辛苦,一定要多吃一些才是啊。

饭后休息了一会洛幽就继续去拍戏了,叶陨臣坐在一旁继续上午的状态,李昂宇坐在他身边,有些感慨的说道:“认识你们的时候,就知道你们是一对,但感觉上还是有些奇怪,总觉得不像是在恋爱,你应该知道的,你们两个人在一起,与其说是在谈恋爱,不如说像是一对主仆,你就像是洛幽的小跟班一样,比肖潇和我做的还到位,但现在看来,你确实是不同的呢,恭喜你啊,小臣,也祝福你们可以一直走到最后。”

李昂宇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洛幽和叶陨臣的时候,那个时候洛幽还坐着轮椅,叶陨臣就像是一个贴身管家一般,恭敬乖顺沉默拘谨,而现在,叶陨臣的态度没变,但两个人之间的感觉却有了一些变化,比曾经所感觉到的,更加的默契,也更加的温情了。

洛幽和叶陨臣,不是少男少女热恋时的火辣和甜蜜,更多的是一种成年人的温情和暖意,就好像是生活在一起许久的夫妻家人,所作所为都那么的自然自在,让李昂宇这个孤家寡人看的羡慕的不得了,不由的想到了某个火辣辣的身影,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那个女人与他距离太远,让他连追逐的勇气都没有,也只能时不时的想想了。

“……谢谢。”对于李昂宇的一番感慨,叶陨臣心里也是有着诸多感受的,他可以感受到洛幽对待他的不同,但是,他也并没有因此就觉得,自己就从跟班的位置上脱离了,即使他现在是洛幽名义上的未婚夫,但实际上两个人之间并没有多大的改变,洛幽对自己的感觉不是爱,叶陨臣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但是无论洛幽对待他的态度是什么,这都不是叶陨臣企图奢求的,从始至终,他想要的,也不过是守护在洛幽身边,卑微的虔诚的守护着他心中独一无二的存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