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跟班中/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97】 跟班中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叶陨臣天天都随着洛幽去拍戏,记者们许多次拍摄到叶陨臣跟在洛幽身旁的照片,叶陨臣自然也就成为了媒体上的常客,对此,叶陨臣表示很淡定,他现在已经不需要执行什么特殊任务,就算是再度曝光也没有关系,而洛幽对此更加淡定,也算是用另一种方式默认了叶陨臣未婚夫的身份,不反驳也就算是承认了不是。

而也因为洛幽和叶陨臣这种不避讳的态度,让更多的粉丝从黑转粉,粉丝们冲动总是有时间限制的,过了那段惊讶的时期,粉丝们也渐渐的变得宽容明事理了起来,洛幽的贴吧和微博上,众多粉丝的留言也渐渐转向了善意和支持的言论,即使偶尔冒出一些反对的声音,也很快就被淹没在了诸多粉丝的力挺声中。

网络传播各种信息都是极快的,而且无论是留言还是阅读都很方便,而叶陨臣正好处于无事可做的时期,便多了一个上网查看留言的爱好。

看到支持他和洛幽在一起的言论,叶陨臣眼神就会柔和许多,看到有人说他和洛幽很相配,叶陨臣眼神就会愈加温柔,但如果是有人说他们在一起不合适,说他们是政治联姻什么的,叶陨臣的脸色就会变黑,然后很是快速的敲打键盘,人工操作将“不合适”的评论刷下去,当然他的操作不是指后台删除,而是人力压顶,直接覆盖掉。

洛幽忙着拍戏,也没有发现叶陨臣竟然会做这样幼稚的事情,但一直坐在叶陨臣身边的李昂宇和肖潇就有些忍不住要翻白眼了。

“小臣,累不,喝点水?”李昂宇递给了叶陨臣一瓶矿泉水,开始的时候还觉得这个男人挺冷酷的,一个眼神都能冻死人,尤其是当完兵回来,更是带着一股慑人的气息,但是为什么这么冷酷的叶陨臣竟然会做出如此幼稚的事情呢?刷屏?小孩子都不这么做了!

叶陨臣挥了挥手,眼神都没给李昂宇一个,继续刷着论坛,洛幽的粉丝太多名气太大,各种论坛各种网页都有她的粉丝留言,甚至还有许多不算是粉丝的留言,这让叶陨臣觉得压力很大,叶陨臣真的很想问,订婚的是他和洛幽,关这些人什么事啊。

其实叶陨臣本人并不是一个太过在意旁人话语的人,但无论如何见到那么多人说他不配洛幽,他还是有些不舒服的,虽然即使是他自己,也觉得这是一个事实。

叶陨臣手指的动作变慢了些,抬起头眼神开始搜索,几乎是瞬间便看到了洛幽。

此时的洛幽正在和顾格拍摄一幕吃饭的戏,周围许多人,大吵大闹的很是惹人厌烦,洛幽不喜冷着脸,但即使是板着脸的样子,在叶陨臣看来,也完美的毫无瑕疵。

为什么洛幽会这么优秀呢?以前的洛幽就已经美好的让他觉得有些自卑,只敢跟在洛幽的身边,连追求的勇气都少,想着就算是一个小跟班的身份也认了,而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想着让自己成长,才去从军去锻炼,却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而所为的也不过是可以更好的守护洛幽,可以距离洛幽近那么一点点。

只是这样的奢望却似乎遥不可及,即使他一直都在努力,但却感觉距离越来越远了。

一幕戏拍完,洛幽休息,向着叶陨臣走了过来,叶陨臣站起身,看着缓缓走进的洛幽,眼神中多了一抹笑意。

无论两个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少,无论她有多么耀眼,但至少在她的身边,有那么一个位置是属于他的,他该知足不是。

打开保温瓶,倒了一杯温水给洛幽,洛幽喝了两口就还给了叶陨臣,叶陨臣看着剩下的水,喝掉了之后才放下杯子,两个人的动作都很自然,但这样的动作对于这两个人来说,除非极为亲密的人,不然是绝对不是如此做的。

肖潇在心里叹气,自从叶陨臣来了之后,他这个小跟班能够做的事情就越来越少了,端茶倒水送毛巾什么的都轮不上他,让他很没有成就感呢。

不过肖潇再叹气也没有李昂宇来的严重,因为自从叶陨臣回归后,他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一天二十四小时,除非关机的时候,不然天天响个不停,不是询问洛幽的事情,就是询问与洛幽有关的叶陨臣的事情,让李昂宇恨不得直接关了手机,而且相对于经纪人的工作,李昂宇觉得自己现在所做的工作更像是接话员,实在是太打击人了。

这几人的不同心思洛幽自然是不知道的,反正她的随行队伍越来越壮大,倒是越来越有大牌的气势了。

而就在众人休息的时候,摄影棚的门口却走进来了三个人,两个女人加上一个保镖式的男人,走进来之后直盯盯的就奔着顾格去了。

顾格也在休息,他休息的时候一般都在看下一场的剧本,所以是低着头的状态,当他感觉有人向他走进并且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很自然的就抬起了头,然后不等他反应,清脆的把掌声便响了起来。

整个剧组都因为这个突然之间的变化而静默了三秒钟,视线汇聚,顾格这里俨然成为了焦点,就是一直偷偷看着洛幽和叶陨臣相处的众人,也不由的看向了顾格。

“我是姚俊斌的母亲,这是俊斌的未婚妻,这一巴掌是送给你的见面礼,希望我们不会有机会再见到,不然到时候,就不是一个巴掌了事,而是毁了你的一张脸了。”说话的是两个女人之中年纪较大的那一个,趾高气扬,打了人还带着一种施舍的味道。

顾格脸色发青,站起身之后带着一种迫人的气息,两个女人不得不后退了一步,但即使如此,两个女人的气焰仍旧是十分嚣张的,不等顾格开口,便提高了声音喝道:“哼,别以为你一个戏子有多么了不起,不要说你是一个男人,就是女人,我们姚家也是看不上的,趁着我还有耐心,你最好知难而退,不要再缠着我家儿子,不然的话有你好看,哼,我们走。”

女人说完就自顾自的走了,真应了那句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话,而除了这几人的脚步声,整个剧组里静的只能听到心跳声,场面很是尴尬。

“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别忘了自己的本分!”静默之中,洛幽起身,说话的同时冷眼扫过看热闹的众人,而凡是被她看到的人,都连忙低下了头,收回了看热闹的视线。

人情冷暖,即使是相处融洽的剧组,很多人对于顾格的事情也是抱着看戏的心态,而且即使如此,也好过那些落井下石的,洛幽毫不怀疑,刚刚发生的这一幕,如果不尽快处理,很快就会被外界知道,毕竟这样的一个消息还是很有价值的。

“如果让我知道有人将不该透漏的消息透漏出去,后果自负。”洛幽的第二句话已经是十分明显的威胁了,洛幽既然敢公开威胁各大媒体,又怎么会不敢警告这些等着看戏的人,顾格作为她的朋友,自然也在她的守护范围之内,更何况他们现在还是合作关系,她并不希望顾格因为这件事而有所影响。

洛幽说完话后便坐回到了位置上,继续研究着剧本,没有理会怪异的片场气氛。

不远处顾格略带感激的看了洛幽一眼,苍白的脸色也好了许多,但坐回到位置上的时候,动作还是有些僵硬,顾格的经纪人和助理也围了过去,为顾格遮挡了一些视线。

洛幽想了想,对着身边的李昂宇说道:“去和颜导请个假,今天状态不好,休息半天吧。”

李昂宇没有反驳,直接去找了颜钰,而后颜钰点了点头,又让助理去和顾格说了几句,剧中大多情节都是男女主角在一起拍摄的,洛幽让颜钰放假,洛幽和顾格自然就都可以休息了,但颜钰可没有放假,翻了翻剧本,找了几个不需要男女主角拍摄的情节。

洛幽这番作为是为了什么众人自然都知道,许多人认真的想了想之后,看向顾格的眼神也有些复杂了,洛幽如此明显的罩着顾格,想落井下石的人都没有了心思。

下午没戏,洛幽直接换了装,而趁着洛幽去换装的时候,李昂宇有些戏谑的向着叶陨臣问道:“小幽这么做,你就不吃醋?”

看热闹的不是怕事大,李昂宇的心态明显是如此的。

“那个人不是喜欢的男人吗?我为什么要吃醋?”叶陨臣看着李昂宇的眼神有些古怪,好像在说你怎么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呢?

李昂宇呆了呆,有些不服气的追问道:“谁说喜欢男人就不能喜欢女人了,更何况是洛幽对人家好呢,那可是你的未婚妻,你难道就不准备看严点?”

虽然洛幽不是旁人能够管束的人,但李昂宇还是怀疑叶陨臣的态度,会不会太不在意了一些啊?

叶陨臣的脸色更怪异了,用着一种很是认真的语气反问道:“小幽的心思你不懂吗?小幽只当他是朋友,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

叶陨臣说的十分肯定,因为他是最了解洛幽的,虽然他不确定洛幽喜欢上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子,但却绝对不是现在这样的态度,虽然维护,但却还是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给对方留下了自己的空间,洛幽是绝对强势的,强势到真的喜欢的话,不会如此放纵。

“你就这么肯定?”李昂宇不太确定的问,很是想不明白叶陨臣的信心来自于哪里,但却又无从反驳,好像事实真的如此,或许事实也真的是如此,洛幽个顾格也只是简单的朋友。

叶陨臣点了点头,冰冷的眼神却在下一瞬间有了变化,李昂宇不意外的回头,果然看到了换好衣服的洛幽。

心里轻叹一句,变脸要不要这么迅速啊,有洛幽在的时候是贴心暖男,没有洛幽出现的时候就是冻人的冰块,这样的差距让身边的人有些适应不良啊。

一旁肖潇拍了拍李昂宇的肩膀,两个人面面相觑,像是都能体会对方的感受一样,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

整个下午的休息,洛幽给李昂宇和肖潇都放了假,然后便和叶陨臣去了古杀基地,好久没有和叶陨臣交手了,也不知道经过这两年的军事化训练,叶陨臣的身手如何了。

古杀的基地两个人都很熟悉,但路过之处却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洛幽的身份在古杀算是公开状态,既是身份需要,也是没有办法隐藏,因为洛幽实在是太红了,经常看电视的人知道,经常看报纸杂志的人知道,经常上网的人也知道,再或者经常上街的人也会见到,大型商场的广告牌子上有她的代言,各大电影院外面的宣传她也长期上榜,走在路边报摊旁也能看到许多关于洛幽报道的杂质,一般说来,能够不知道洛幽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其实以你现在的身份,并不适合出现在古杀里了。”洛幽这话是很有道理的,叶陨臣身份比较特殊,原本想着身兼两职的事情,也不得不慎重考虑一下了,洛幽并不希望因为古杀的问题而给叶陨臣造成什么麻烦。

“没有关系,我们是特殊部队,要求不同。”当初洛家送他进部队似乎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所以才通过关系将他送到了现在服役的这支特殊部队里,虽然某些方面要求的十分严格,但也有很多方便之处,身份的掩饰便是其中之一,只要做的不过分,就不会引起过多的关注。

“但还是小心一些的好,现在的你也不需要古杀的支持了,做你自己想做的吧。”当初选择黑道的叶陨臣可以说是一无所有,观念上也是一种别无选择的状态,但现在的叶陨臣却不同了,军衔加身,拥有的已经不少了,是否还想要继续混黑道,还是一件需要认真考虑的事情。

叶陨臣没有回答,因为洛幽这句话不是问题,但是他在心里却念叨了一句:我想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守护在你的身边。

谁说叶陨臣是笨木头来着,其实人家才是最多情浪漫的那一个,无时无刻不再想着甜言蜜语,只是这样的话对于他本人来说却不能用甜言蜜语来形容,而是心之所念,无时无刻不存在着的心愿。

交手的时候,两个人开始都没有用全力,都是试探性的用了六七层力度,但即使如此,一次硬碰硬的碰撞后,洛幽还是退了五六步,而叶陨臣却只是退后了一步缓冲。

这样的事实让洛幽有些气恼,眼神微冷,咬着牙再次向着叶陨臣冲了过去

洛幽的训练虽然也很刻苦,但所有的时间与叶陨臣相比却是很短的,而且就是强度上也无法与叶陨臣相比,他们在训练上都很自虐,但显然叶陨臣自虐的更严重,除了执行任务和思念洛幽,叶陨臣只要是清醒的时候就是在训练,与同队伍的战友相比,他的训练强度要超过对方的一倍以上,如此的两年下来,陨臣的身手已然有了飞一般的变化,超出了洛幽很多。

但洛幽显然是一个不懂得服气的主,更不会如此简单的就认输,力量上的不如不代表武力值就真的不够,技巧上也是可以占优势的!

再一次冲上去的洛幽完全发挥了自己灵巧的优势,在速度上与叶陨臣较量了一番,叶陨臣很强悍,但与洛幽交手却有着心理上的压力,实力发挥不到七分,在洛幽的攻势下显得有些笨拙,虽然不至于落入下风,却也没有占多少上风,一时间倒是让两个人的较量有了棋逢对手的感觉。

洛幽很快就发现了他们之间的问题,眼神中闪过一抹异色,不仅没有收手,还趁机多敲了叶陨臣好几下,让你不认真,让你不敢动手,活该被揍。

洛幽难得傲娇了一小下,然后叶陨臣就悲惨的添了好几处新伤,两个人打了十多分钟才收手,洛幽有些气喘,叶陨臣倒是面色不改,眼神很暖的看着洛幽,问道:“小幽,累不累,喝点水不?”

洛幽表示很生气,忍不住又敲了叶陨臣的脑袋一下,这下子叶陨臣可没敢躲开,交手已经结束了,他可是不敢再躲了,只能可怜兮兮外加委屈的看着洛幽,不明白自己哪里做的错了,让洛幽不满意。

“下次不许让着我。”虽然打人很过瘾,但有违她的初衷,心里还是有些不爽的。

“……我没有。”叶陨臣解释,又认真又委屈的那种。

“敢说谎?”洛幽语气提高了两度,眼睛也微微的眯了起来,有些危险的样子,显然在即将生气的边缘,她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叶陨臣欺骗自己,无论是因为什么都不行!

就如同叶陨臣不久前想过的那般,对于自己喜欢的人,洛幽的掌控欲是很强的,就像是洛幽对叶陨臣,有些事情是绝对不允许的,对旁人可以宽容,但对叶陨臣却不行!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故意让你,我就是不知道怎么的就那样了,而且看到你的脸,我,我就打不下去,我不是故意让你的,绝对不是!”洛幽讨厌什么叶陨臣又哪里会不清楚,说心里话,他也真的没有想过故意去让着洛幽,洛幽的强势和骄傲他十分清楚,不会故意去踩洛幽的雷区。

洛幽眨了眨眼睛,要生气的样子也消失不见了,这样的男人让她怎么生的起气呢?此时此刻的洛幽只觉得有些窝心。

揉了揉叶陨臣的脑袋,洛幽低声念叨了一句:“傻瓜。”

叶陨臣是真的有点傻,不然在她面前怎么总是呆呆的呢。

感觉到洛幽不生气了,叶陨臣在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动了动嘴角,露出一抹有些僵硬的笑容,同时还动了动脑袋,轻轻的蹭了蹭洛幽的手掌,感觉到那柔软的温度,叶陨臣笑的愈发灿烂了。

至于刚刚被洛幽揍了一顿之类的事情,叶陨臣根本就不记得了,他只记得洛幽的好,记得洛幽冷漠之外的那点点温柔,这就足够了。

“你不觉得你这动作和小金币一样吗?”洛幽有些好笑的看着叶陨臣的小动作,简直就是和小金币一模一样。

叶陨臣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眨眼睛装无辜也很像哦,陨臣,你不是也想学着小金币卖萌吧?”洛幽说完这话,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她怎么总是觉得这么大只的叶陨臣,当真就像是个大型宠物呢,还记得生日前去见东方悠的时候,她就想着用大型宠物来形容叶陨臣,现在人回来了,虽然武力值明显上涨,但实际上却也不过是一只武力值恐怖的大型宠物犬,无论在对待敌人的问题上有多么的狠辣,但在主人面前,还是只懂得撒娇卖乖装萌,让洛幽觉得相似的不得了。

叶陨臣的脸微微变红了,有些不好意思的侧开了眼神,他只是想要和洛幽多亲近亲近而已,洛幽温柔的样子会让他不由自主的迷失在其中。

而与此同时,叶陨臣腼腆的样子却让洛幽眼神中多了一些慑人的光彩,冷冷的叶陨臣很酷,腼腆的叶陨臣则更是可爱,也会让洛幽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不由自主的,洛幽上前了一步,单手环上了叶陨臣的脖颈,轻轻的吻了上去,从颤抖的眉眼,都微抿的薄唇,洛幽的吻很轻,却很缠绵。

“怎么办好呢,我觉得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呢。”结束了这个轻浅的吻,洛幽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一般的说道。

叶陨臣脸色更红了,似乎有些不知所措,身体都有些僵硬,讷讷的回答道:“我也很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愿意用他所有的一切来交换这样一个吻,屏住呼吸感受着,就像是神的恩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